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个进化点 宝石猫

第二八零章 呓语者家族

    贝南鸣罗,一座笼罩在风暴之神光辉下的普通小城!

    这座小城只有一条铁路通向远方,一年之中,来到这里的游客也是屈指可数,并没有几个。

    因此,来到这座小城的任何人,都会给人一种非常显眼的感觉。

    秦南手持硬木手杖,缓缓的走出并没有几个人的车站,他很自然的朝着一辆看上去在拉客的四轮马车走去。

    “先生,您要是单独租赁,至少需要一个银纳尔;如果您能和其他乘客一起,那么,只需要两个铜子。”衣着整洁的马车夫,语气很是柔和。

    秦南摆手道:“去班德爵士的府邸,我单独一个人。”

    听到秦南的要求,那马车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好的先生,从这里到班德爵士的府邸,需要一个银纳尔三个铜子。”

    秦南痛快的答应道:“走吧!”

    坐在马车上,那马车夫笑着道:“先生,看您的模样,您好像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哟!”

    “是,我是从外地来的,专门来投靠班德爵士,我们是亲戚!”

    听着秦南的话,那马车夫犹豫了一下道:“先生,班德爵士一家好像有些冷僻,您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哦,班德爵士一家非常不好打交道吗?”秦南好奇的问道。

    那马车夫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了一番,好像生怕自己的话被什么人听到了一般。

    秦南耐心的等着这马车夫说话,对于这位班德爵士,秦南很是好奇。

    他之所以决定寻找这位班德爵士,是因为那位自称光之圣者的存在自称,想要拯救他,则需要十个后裔的血液,从而在祭祀中化成坐标,才能够将他从封禁中引导出来。

    安尔顿从血脉上来说,是这位光之圣者的后裔,但是秦南绝对不愿意,用安尔顿的血进行祭祀。

    虽然他现在借助真神战偶,已经达到了真神的地步,但是对于一些神秘的诅咒,秦南还是敬而远之。

    而这位从他一穿越,就开始在他耳边呓语的班德爵士,更是秦南需要小心提防的人物之一。

    只要是有可能,秦南绝对不会对这位光之圣者,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先生,班德爵士一家真的很孤僻,他们虽然也参加贵族的聚会,但是从来都没有邀请过别人到他们家中参加聚会。”

    “还有,我听说班德爵士的家族,基本上不和贵族联姻,他们联姻的对象,好像都不是风暴的信徒。”

    “如果先生你还有其他的办法,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自寻烦恼了,这一家实在是……”

    听着马车夫对于班德爵士一家的谈论,秦南越发多出了一丝肯定。他笑了笑道:“多谢您的劝告,如果真的不行的话,我就不再寻亲了。”

    就在两个人说话间,马车已经在一栋看上去很气派的府邸前停了下来。那充满了古王国时代风格的大门,好像是在所有人诉说着这个家族,以往是多么的辉煌。

    “再见先生,祝您好运。”接过秦南付的银纳尔,马车夫毫不吝啬的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也就在这马车夫送上祝福后,秦南就走向了那充满了斑驳的大门。此时的他,稍微朝着府邸之中感应了一下,就生出了一丝了然。

    在这个府邸中,秦南感觉到了至少四个人,和安尔顿的血脉,有着联系。

    其中有一个人和安尔顿之间的联系,无比的直接。

    “咚咚咚!”

    秦南轻轻的敲响了房门,伴随着秦南的敲门,一个面容古朴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请问您找谁?”他朝着秦南扫了一眼,一副很不欢迎的模样。

    秦南此时,无比的平淡:“我找班德爵士,我是他的外甥!”

    按照秦南的感应,那位和安尔顿有着亲密关系的存在,就是班德爵士。

    班德爵士应该就是安尔顿那位神秘失踪母亲的哥哥!

    本来一副波澜不惊的中年男子,在听到安尔顿的话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惊讶之中。

    他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秦南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刚刚说,我找班德爵士,他是我舅舅!”秦南耐心的解释道:“我相信,你禀告了他,他就会明白。”

    那中年男子犹豫了瞬间,最终还是朝着秦南道:“你等一下,我去禀告。”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很快跑进了府邸内。

    一刻钟之后,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朝着秦南重重的看了一眼,这才沉声的道:“我们爵士说了,他并没有妹妹,自然也没什么外甥。”

    “你在这里胡乱认亲,就是在败坏爵士大人的名声。”

    “现在爵士给你一次机会,立即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他可以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不然的话,爵士就要对你不客气。”

    说道最后,那中年男子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叠纸币道:“这是爵士感到你年纪轻轻就四处招摇撞骗,也算可怜,现在离去,他可以当成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一瞪眼道:“快点走。”

    纸币的价值,是一百个银纳尔,虽然不算是太多,但是普通人拿着这些银纳尔,倒也足以生活半年时间。

    这位班德爵士,看来还不算是直接将事情做绝。

    如果只是为了认亲,秦南绝对会转身离开,但是现在的秦南,过来可不只是为了认亲。

    他的到来,为的是救出光之圣者的仪式。

    “班德爵士就是我的亲戚,你就算再阻拦我,我也要和他见上一面。”秦南说话间,直接朝着那房门走了过去。

    面容古朴的中年人脸色一变,随即他朝着秦南道:“你这般横冲直撞的胡闹,可就不要怪我将你丢出去。”

    “爵士大人怜悯你的不容易,但是我可不想因为你给自己招惹麻烦。”

    说话间,那面容古朴的中年人就朝着秦南轻轻的一挥手。

    一股属于风的力量,朝着秦南束缚而来。

    这是风暴序列的超能力,只不过这登能力,也就是对低序列的存在有用。

    对于秦南这等存在而言,低序列的手段,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用处。

    面对席卷而来的风,秦南连动都没有动,那卷来的狂风,直接崩溃了开来。

    而那面容古朴的中年人,实在是没有想到秦南竟然有这种能力,他惊恐之际,刚刚准备说话,却陡然发现自己的身躯竟然动不了。

    他大喊,可是他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

    作为一个超凡者,在这种时候,他怎么不明白,这一次,他是遇到了毕竟比自己更强的超凡者。

    一般这等的时候,他的最好选择就是求救,但是他和爵士府的距离,却给了他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年轻人,你闯入这扇门,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低沉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勋爵,我知道你想要逃避什么,当年你们将她放逐出去,不就是因为她能够听到那呓语吗?”秦南可没有心思在这件事情上兜圈子,直截了当的道。

    班德爵士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

    这件事情他虽然已经有了多年的准备,但是此时听到秦南提起,他依旧感到无比的难受。

    对他来说,这件事情,最好就不要有人提起。

    “好了,年轻人,我再重复一遍,你和我们家族,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离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可以……”

    秦南轻轻的踏入大门,笑吟吟的看着一副愤怒模样的班德爵士道:“爵士,奈何不了我。”

    “我这次来,并没有什么恶意,我只不过是带来了解除那种诅咒的方法。”

    秦南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这笑容下,却隐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志。

    班德勋爵的面容抽搐了一下,最终还是沉声的道:“阁下,我不管你是为什么而来,也不管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提议,我不接受。”

    “不论你说的如何美好,我都不会违背祖训。”

    “现在,请你立即离开这里。”

    秦南看着犹如咆哮狮子一般的班德勋爵,并没有生气。他不愿意亲自操纵这件事情,那么这个仪式,自然就要由班德勋爵等人来执行。

    就在秦南准备施展手段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在这一阵马蹄声下,一对穿着华丽盔甲的骑士,朝着班德勋爵的方向直冲而来。

    一个穿着赤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面容中带着一丝自得。他用一种俯视蝼蚁的目光,看着整个府邸。

    班德勋爵在看到来人的瞬间,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朝着秦南重重的瞪了一眼,而后挥手道:“我们不会为你愚蠢的念头投资,现在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说话间,班德勋爵不动声色的朝着秦南摇了摇头,那意思是在告诉秦南,此时不要说话,按照他说的做。

    秦南还没有说话,那穿着赤红衣袍的中年男子,就用一种讥讽的口气道:“我亲爱的班德,多年不见,我以为我要对你刮目相看,没想到,你是没有半点的长进。”

    “就凭这点本事,还想让人走?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说话间,他的目光就落在秦南的身上道:“年轻人,你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