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阎ZK

第四十三章 初遇(3/3)

    姬辛背靠着墙壁,他知道这个位置上是最靠近娘亲的。

    对于幼年的记忆,他忘记了很多,那些模糊的记忆中大部分是爹娘,他很想要见到娘亲,但是他无法踏入这个宫殿,只能在练功之后的闲暇时过来,偷偷地坐在这里,就靠着这一堵冷冰冰的墙壁,在心里默默地和娘说话。

    他觉得自己应该怨恨那个被称呼为父王的人,可心里怎么也怨不起来。

    他只是觉得委屈。

    坐在这里,想着娘,想着那个把自己高高举起来,让自己坐在肩膀上的男人,姬辛总会莫名其妙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他打了自己的膝盖一拳,懊恼地低语,觉得自己简直太软弱了,软弱地不像话,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算是战斗时候习惯了伤痛,这个时候心都柔软地不像话。

    默默地在心里和娘亲说了今天那些并不怎么有趣的琐碎小事。

    姬辛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那墙壁低声道别,转身走出来,偌大的王宫,奢华而威严,是天工一族的手笔,远远地能够看到,无比高大,支撑着笼罩百姓数千万元朔城阵法的摘星楼。

    元朔城中,天乾的雄主就住在那里。

    姬辛心中回想着修行的要点和记忆,走在名家设计的园林道路上,一路上风景很别致,他却没有心思去看,走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声恼羞成怒的喊叫声音:

    “喂!我都叫你叫了好几声,你好歹答应一声啊!”

    “前面的人?喂!你是呆子么?!”

    姬辛一呆,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转过头,看到一个身子比自己稍微矮小些的人,这样的天气里,却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大氅,下摆一直低垂到脚那里,踏着一双小鹿皮的靴子,同样纯白色的兜帽把她的脸遮住。

    姬辛只能看到那双像是着了火一样的眸子,抬起来,在瞪着自己。

    姬辛下意识指了指自己,道:

    “姑娘你刚刚叫我?”

    那少女脸色一呆,觉得自己被戏弄了,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焰来,跺了下脚,道:“你你你,除了你还有谁么?我都叫了你六七八九声了,你都不停一下,天乾王宫的内侍,就是这样不讲礼数的么?!”

    “这,我刚刚想事情,有些入迷了。”

    “抱歉……”

    姬辛愕然,他的性子老实温和,当下觉得自己理亏,老老实实地道歉。

    那少女毫不客气地接受。

    姬辛挠了挠头,试探道:“姑娘你叫住我有什么事么?”

    少女翻了白眼,随意将一块石头踢到了莲花池子里,咕哝道:

    “我第一次来天乾的王宫,吕姨有正事,要我自己去玩。”

    “可是这里好大,我都有些迷路了。”

    “你对这里很熟悉吧?带我转转吧,我可是这里的客人,你的老大不会说什么的。”

    “如果他责怪你的话,我帮你说话!”

    少女拍着胸脯保证。

    姬辛左右环视,这里位于藏书阁和别宫之间,都算是宫中的禁地,素来来的人很少,这时候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竟然没了旁人在,心里想要回去修行,可是将眼前的人扔下,心里过意不去,只得点头。

    那少女拍手笑一声,然后一抬手抓住了姬辛袖口,双眸发亮,道:

    “太好了!”

    “这边有很多地方我都不熟悉,只能认得出是天工的手笔,你们人可真是会享受,这样大的宫殿竟然只是为了一个人去准备的,其他地方都没有,走走走,听说这里有着整个东澜景洲最盛大的月龙花海,我早就想要去看了。”

    少女看上去娇娇小小,力量却很大,姬辛这样的体魄,却也被拉着踉跄往前,那少女对于王宫中的楼阁,花园之类都充满了好奇,不但要看,还要问姬辛这些地方的典故,这里的花纹是什么风格,说这里和她往日见过的地方,都不一样。

    姬辛离开王宫十年之久,哪里能够回答得了,有些还有些印象,有些却完全不知道,只能老老实实地摇头,让那穿着白色大氅的少女好生嫌弃,那双眸子很奇特,是火红泛金的,带着‘你这样也算是生活在王宫’的不爽意思瞥过来,让姬辛也有些羞愧。

    心里却也不服气,如果问的是武功,肯定能够回答。

    如果是气血的话,那么肯定能够回答地更好。

    有本事问一下剑术和拳法啊。

    少年心里不由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来。

    就这样一路边走边看,竟也走过了大半的王宫,见到了许多往日不曾见过的风景,姬辛天天来往于王宫,竟然也没有察觉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多难得的景色,最后,那少女伸展双臂,满足地远眺着那一片繁华花海。

    一双火红泛金的眸子眯起来。

    姬辛看着那花海,想到这一片东澜景洲绝无仅有的景致因何而来,心中略微有些许低沉,正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声音,道:

    “十二弟?你在这里做什么?”

    姬辛自恍惚中回过神来,回头看到一名风采气度皆过人的俊朗青年走出,那青年和穿白衣练功服的姬辛不同,身上所穿华服,有凤凰纹饰,却不显得过于夺目,丰神俊朗,器宇不凡,带着一丝儒雅的笑意。

    姬辛行礼,道:“九王兄……”

    姬楚看着眼前的姬辛,心底有些不愉,原本是来这一片花海摘些花儿回去,给极为宠姬装饰用,心底有翻云覆雨之心,此刻见到了这段时间名气颇大的姬辛,那种欢畅之感都被搅合了。

    他出身的母族不凡,对于这个弟弟毫无半点好感。

    十年疏离,也无有半点兄弟之情。

    在他眼中,这个姬辛就如同原本没有这个人,突然从天降下来,还对三王兄造成了影响,连带着他这种处于中立的王子都受到相当波及,日子没有了往日那样的清闲,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晦气。

    正要找个由头离开,那边穿着白色大氅的少女听到声音,回过头,道:

    “咦?是你的熟人么?”

    姬楚皱着眉看过去,眸子却微微一亮,那少女虽然罩着兜帽,但是却仍旧能够看到大半张脸,能够看到那光洁小巧的下巴,还有白皙如玉的面容,嗓音清脆,天然烂漫,姬楚算是花中老手,罕见这样少女,一时竟有些许怦然心动之感。

    姬辛下意识道:“这是……”

    姬楚已经上前一步,带着无可挑剔的温和微笑,俯身朝着少女行了一礼,柔声道:

    “在下天乾国九王子,名为姬楚。”

    “不知道姑娘芳名。”

    他笑容温和儒雅,面容兼具双亲特点,是元朔城中最让闺中少女倾心的男子之一,此刻心中动的念头却不甚好,他不喜姬辛很久,此刻行为,一来是那少女模样气度确实出色,让他心动,二来,为了借这个姑娘,折辱姬辛。

    却迟迟得不到回应,抬起头,看到那少女一双赤红泛金的眸子,满是厌恶地看着自己,还带着鄙夷和轻蔑,就像是看着一直虫子那样,不知为何,他竟然感觉到一丝丝寒意。

    少女一下拍开姬楚的手掌,好大一声响,轻易将他的手掌拍红,甚至于有些拍地肿了,姬楚一呆,旁边左右两个亲卫早已经震怒,各自上前怒声呵斥,也有秀美女子上前,用一双柔夷将姬楚手掌包住。

    姬楚被团团围住,看着那少女,心中羞怒交加,说不出话:

    “你,你竟然敢!”

    少女在大氅下面穿着鹅黄色的衣服,此刻两下跳到姬辛旁边,毫不客气用拍开了姬楚手掌的手在姬辛的衣服上擦拭着,嘟哝着不爽的低语,两名属下上前,姬辛下意识拦在了这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身前,而少女则毫不在意,大剌剌的,一下将姬辛拉到后面。

    然后一抬手,咔嚓两下将那两名亲卫手中兵器折断,一双白生生小手,将那星纹铁给捏成了齑粉,赤红泛金的瞳孔看着两位亲卫,后两者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慌乱,只得怒喝:

    “你,你竟然敢对殿下出手?!”

    “我打都打了,你是不是笨,还在说这个?”

    “按照你们的规则是不是要比后台了?来啊来啊,谁怕谁。”

    少女翻了个白眼,然后抬手掀开了兜帽,露出了完整的面庞,清秀之中带着丝丝凛然的威严,两鬓垂落青丝,虽然还没有长成,却能看出,是具备有王者女帝那样气度的出色美人,但是最为令人惊愕的,是那满头青丝中两根龙角,以及眉心一枚金色龙鳞。

    众人皆神色骤变:

    “龙族?!”

    少女正色补充道:

    “是龙族的王族,我姓敖。”

    她看着那面色略有慌乱的姬楚,嗓音清脆,眸子以及化作了一双金色竖瞳,淡漠无情,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是什么样的想法,我可已经两百岁了,对你们这十几岁的小孩子可没有兴趣,你们的花招,在我眼中,更是毫无意义。”

    “今日我是来做客的,没有兴趣和你们多做纠缠。”

    姬楚不知道眼前这龙族王系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惹了大事,狼狈离去,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少女冲着几人的背影,伸出手指拉了下右眼的下面,吐了下舌头,做个鬼脸,一指姬辛,喊道:

    “对了,旁边这个家伙我罩着的!”

    “再敢欺负他,我让吕姨收拾你们,把今天的事情都告诉你们天乾的王!”

    见到众人跑得更快,才满意收回视线,然后咳嗽一声,拍了拍姬辛的肩膀,一副大姐大的模样,道:“唔,你很好,我认你这个朋友了。”

    她有些不适应地摸了摸自己的龙角,眸子变回了原本那样,像是宝石一样的赤红泛金,咕哝道:“原本是有变化术的,可是吕姨说面对姬氏,至少应该保持现在的模样,才不算是太失礼。”

    “对了,我叫敖雪儿,你叫什么名字?”

    姬辛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

    “姬辛。”

    他说。

    ………………

    藏经阁中,姬氏姬景叹息,道:

    “所以说,吕姑娘,以龙族连通九洲的能力,也不知道蜀山的消息么?”

    在这样处于姬氏秘地的地方,竟然坐着一位和此地风格不符的女子,一身白色和浅紫的宫装,端庄当中,也妍丽无双,青丝之中有龙角,眸子虽然仍旧纯黑,却泛着淡金,眉心龙鳞,端茶饮了口,鬓角青丝,动作神态显得有些慵懒,嗓音柔和,道:

    “天下太多未知之处,龙族也无力联通四海九洲全部地域。”

    “关于蜀山剑派,着实只有那一丝消息。”

    “玉虚宫道人斩杀九首圣尊的时候,一剑斩裂了整座九灵山,曾经说出,他那一剑是从蜀山处习得,更刘流露出蜀山曾是天下万剑之宗的身份。”

    姬景沉默了下,道:“那位玉虚宫道人,名字为何?”

    宫装女子声音顿了下,伸出白皙手指把玩着鬓角长发,眸光低垂,微笑道:

    “是怜卿一位故人。”

    “故其身份真名,不愿外传。”

    PS:今日第三更……敖雪儿,之前和小麒麟吓唬赵离,被反杀的那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