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阎ZK

第四十章 哦嚯(2/2)

    赵离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活泼年幼的少女。脑海中关于青鸾鸟的记忆一一浮现出来,青鸾鸟,也就是苍鸾鸟,正是姬辛所修苍鸾掠空决的本体,也是一种神兽。

    当初听苍鸾掠空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见到活着的苍鸾。

    在赵离若有所思的时候,青鸾也在偷偷打量着赵离。

    穿着深青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用玉簪束起,垂到靠近腰部的位置,神色看起来似乎很轻松,没有丝毫的紧张局促,然后看到他和凤凰之间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尊卑感,青鸾心里更是慎重。

    这可能是一位不比尊主差的强者。

    凤凰平淡吩咐,让青鸾鸟留在了岚洲,又略略提及天庭之事,然后告知赵离,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寻找她的话,可以通过青鸾鸟,她自己不用这一个时代的传讯,唯独青鸾鸟一脉,自太古年间就是她的近侍和信使,能寻到她。

    赵离回忆起凤凰出现在西芦城秘境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那里的鬼域掠走一名青鸾的魂魄,若有所思,颔首应下。

    凤凰平淡道:“那么,他日再见。”

    赵离想到这位凤凰可能知道的历史,想到其本身的强悍实力,沉吟了下,道:

    “他日或许有劳凰姑娘。”

    凤凰嗯了一声,没有看他,踏步上前,脚下生出朵朵赤金色火焰,托举她的脚步,几步之后,消失在空中,那些半透明的火焰也一一在虚空中散去。

    这不属于是遁术之类,但是赵离却看不出她是怎么样离开的,心中感慨,也有惕醒,自己虽然因为种种缘由,和这些太古强者平辈论交,但是其实远远比不上他们,实力不到,一切也只是空中楼阁罢了,都是虚妄。

    不能因此就狂傲自大,就认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和位格。

    刚得动要刚,真刚不动了,听从内心的指引也不寒碜。

    他收回视线,看向旁边的青鸾鸟,后者因为方才赵离和凤凰交谈,对待赵离的态度即是好奇,也是敬畏,道:“夫子……什么是天庭?”

    赵离笑了笑,看向远方,嗓音温和道:

    “过几日,你自然会知道。”

    …………………

    天乾·元朔城。

    最受寻常少年们喜欢的那一条街道上,充斥着无数新鲜有趣玩意儿,有着无数好吃的小食,熙熙攘攘,热闹地很,姬辛快步地跑过,再往过去没有多久,就是龙族秘市。

    因为某些原因,他已经能够自由地进出秘市。

    自割鹿城来到元朔也过去了数年。

    姬辛的模样已经长开许多,褪去了最后属于孩子的稚嫩,尽数都是少年的清朗,眉宇仍旧是温和,玉环将头发扎成了利落的高尾,垂落下来,披散在肩上,一身白衣,因为走武仙的路数,有铠甲的要素,眼睛倒是和当年一样安静。

    敖雪儿早就回到了元朔,他们的日子似乎回到了往日那样。

    常常一同玩闹,春日摘花钓鱼,夏日踏水泛舟,秋日则是摘些松果,一起放风筝能够过一整日,敖雪儿常常要姬辛以苍鸾掠空唤风,冬日则是学着寻常少年们一样把松软的雪攥起来,挤开里面的空隙,堆积成一个个雪人儿。

    现在是秋日,姬辛踏在落叶上,发出细碎柔软的声音。

    抬手扫过落在他黑发上的一枚黄色落叶。

    他今天不是要去找敖雪儿出去散心的,是因为今日帝都的人又去了他的住处,而今日又恰好是群仙会的使节,只得出来去寻敖雪儿,以避开那些来自于大周的犯人贵胄们,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姬辛很幸运,抢到了最后两份热腾腾的糖炒栗子。

    计算着时间,从这里到秘市,以掠风决控风,能够保证温度。

    雪儿恰好可以吃到暖的炒栗子,须知这吃食一旦凉下来,就失了大半的风味。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路边靠坐着一位老者,老人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老人似乎颇冷,拉着自己的衣领,双眼眯着,元朔城城民富足,姬辛未曾想到会见到生后如此困顿之人,脚步微微顿住,迟疑了下,然后朝着老者走过去。

    常先正在打盹。

    他和自己的弟子从大周来到元朔也过去了很长的时间,为了寻人皇,可惜,他们一直没能见到所谓的有人皇气的存在,反倒是惹了不少的麻烦,给那些王公贵族的客卿赶出来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

    人皇是不是只是传闻?

    只是上古之民希望,人族能够有这样一个领袖?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了啊……

    正在感慨的时候,常先感觉光线暗了些,皱了皱眉,抬起头来,看到自己前面站着了一个少年,穿着的衣服虽然很简单,但是显然不是一般人家穿得起的,下意识觉得是不是自己徒弟是不是没挣到钱,反倒惹来些麻烦,要不要装作不认得那小子。

    当下稍微缩了缩脖子,打算装作乞丐,虽然说元朔城很少见到乞丐,但也不是没有不是,就看到那少年没有高高在上地俯瞰自己,高声呵斥,而是半蹲下来,双目和自己平视,然后才伸出手来,将一个口袋递过来,口袋里热气腾腾,散发出一丝丝甜味,常先微怔,那少年笑道:

    “老人家,给,秋日天寒了,吃点吃食暖暖身子……”

    哦?是个心还不差的小子?

    常先若有所思,然后看到了那少年手里递过来的还有几枚灵晶碎片,对于这少年人评价提高了些,是个心好还不蠢钝的家伙。

    这些灵晶碎片虽然不多,但是正因为不多,反倒是最好。

    多了对于自己这副模样的人,会惹来灾害。

    他心中微顿,磨蹭了下才伸出手去接,故意让手上沾满污渍,打算看看对方的应对,然后发现这穿着白衣的少年人视线没有躲避,眼里也没有怜悯或者厌恶,眼神有点像是隆冬雪夜里烧起来的柴火,带着笑意,带着暖意。

    这种视线让常先动作顿了顿,反倒觉得自己做的不妥,做得不对,要收回手。

    少年却主动伸出手,温暖干燥的手掌将吃食和钱币塞到常先手里。

    用力握了握,年轻鲜活的生命,血脉跳动的感觉清晰地传递过来,仿佛传递了一丝力量过来,然后笑着道:“老先生,吃完东西,用这些钱换一身衣服,然后找一个做事情的地方,元朔城,只要愿意的话,一定能够吃饱和穿暖的。”

    他手指收回来的时候,无意触碰到常先手腕上一个红色绳索挂着的古玉,少年没有察觉,但是常先的身躯却微微僵硬,他感觉到,那得之于上古遗迹的古玉突然亮起,灼热的火焰温度,几乎要将自己燃尽一般。

    他仿佛透过那古玉,听到了无数骤然高昂起来的怒吼。

    能让古玉有所反应者为人皇气。

    那如此,又是如何?

    常先思绪略有凝滞,一点一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少年,后者则以为对方的视线是落在了自己手中另外一袋糖炒栗子上,稍微往后藏了下,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又带这些歉意道:“老先生,这是我朋友的了,抱歉不能给你……”

    老人张了张口,道:“你将自己的都给了我?”

    少年诧异,点头。

    老人又道:“为何不将那一袋也给我?”

    少年答道:“这已经是和朋友约好的了……既如此,那就已经是好友的,我不能挪用别人的东西来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老人逼问道:“反正没有人知道。”

    少年笑道:“我知道,而现在,老先生你也知道了不是么?”

    “那么我再这样做就已经失德了。”

    老者沉默了下,最后问道:“若我现在已经要饿死了呢?”

    少年愣了下,然后笑着安慰他道:“老先生你身体明明很好啊,不必担心,您一定还可以度过很多个春天,很多个秋天……”

    老者固执道:“若是如此呢,我马上就要饿死……”

    少年怔住,然后回答道:

    “若人命关天的话,我自己的德行又算是什么?”

    出身王血而能平视万民,心有准则,却也不是拘泥于规则的腐朽之辈,很好。

    常先长长叹息一声,将钱币和包裹着糖炒栗子的纸袋子放在一旁。

    然后起身,整理了衣袖,认认真真地拜下,双手平平放在地上,双手手指相对,虽然穿着很破旧,却有一股苍然巍峨的气度,认真道:“老夫并没有超凡脱俗的才华,在元朔城也孤苦无依,希望能够在公子的麾下讨一口饭吃,希望公子收留……”

    少年怔了下,下意识道:“老先生您会些什么?”

    常先抬起头,一双浑浊的眸子看着前面的姬辛,嗓音平静宽厚。

    “不过会烹小鲜。”

    手腕上那一枚古玉已经彻底崩解。

    ………………

    片刻后,一名青年满脸欣喜,抱着好不容易做日结苦工得来的食物,快步跑到了墙角,看着空无一人的墙角,呆滞茫然:“老师?老师你去哪儿了?!!老师?!”

    旁边一名路过的妇人看他一眼,道:“那个老头子么?走掉了。”

    青年呆滞:“走掉了?!”

    “去哪里了?”

    “那谁知道啊,反正就是走掉了嘛,一边吃东西一边走的。”

    “好像还哼着曲子,挺开心的。”

    妇人嘴里嘟囔着离开。

    青年一点一点抬头,看到空旷的道路,风吹而过,一片片落叶摩擦地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莫名凄凉,青年嘴角抽搐了下,面容微微扭曲,咬牙切齿:“死老头子你好啊!”

    他把买来的食物塞到嘴里大嚼,含糊不清追风而来,满脸恼怒。

    “你不要想抛下我一个人去找人皇!”

    …………………

    西定真洲。

    老迈的土地讲述修行之法,身边环绕着一只只野兽,最后他们都散去,只剩下了其中一只巨大的黑熊仍旧迟迟地不肯离开,老土地计算着时间,盘腿坐下,黑熊盘踞在旁边,用皮毛给土地挡风。

    伴随着元神上升的感觉,土地再度来到了蓬莱万仙会。

    他看到多出了一个活泼的少女,微微一怔。

    多出了成员?

    贪狼也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而且还感觉到这新来的似乎很厉害。

    太公还未来,土地抚须,在和相熟的人打过招呼之后,看向那少女,笑着询问道:

    “这位道友,不知是……”

    青鸾因为先前那位夫子的缘故,对于这里的成员,具备有相当的敬意,对着一看就知道极为苍老的土地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嗓音清脆悦耳:“小女青鸾,见过老爷子……”

    土地一怔,看向少女:“青鸾?!”

    贪狼双目亮起。

    哦嚯?!

    青鸟?!

    蓬莱云千风好奇,也下意识看过来,若木见土地看过去,出于尊敬,也早早地看过来。

    青鸾鸟面对着众多视线,有些好奇,有些不解,土地已然抚须笑道:

    “道友在此。”

    “嗯,不知道西王母可还好么?”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