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阎ZK

番外篇·古云之章(三)感谢阿蝉东南飞丨十里一回头的盟主

    人族每百年一次的大祭按时开启。

    风女藏匿于人群当中,连连回首去看,但是当雄浑沉厚的钟声祭器都开始鸣响之时,那熟悉的身影却仍旧还不曾回来,她皱了皱眉,突然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些什么事情。

    但是想到云神虽然清冷孤傲,素来不喜欢在旁人勉强展露手段,可她却知道,那家伙本身实力很强,甚至于能够收复雷霆,只是不喜欢那些繁琐的虚名,所以才名号不显露罢了,眼下也没有什么事情能拦得住祂的脚步。

    可知道是一回事,心里的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想了想,反正凡人的祭祀之事虽然盛大,但是神灵寿数绵长,她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她希望的是和云神一并来看,而非是独自一人孤零零在这里看那冗长而乏味的所谓祭祀之事。

    当即毫不迟疑转身离去。

    周围人群,也只是感觉到了一阵清风徐来,旋即就再无半点异状。

    公孙鼎抬了抬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察觉不得半点异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那威严的仪仗,看着那些雍容的贵胄们,旁边的同乡好友也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不愧是整个人族最为盛大的祭祀之礼!

    祭祀天地诸神,而在这得享祭祀的名号之列,也有着人族的存在。

    虽然是在末尾,却也是和诸神其辉。

    不过,以传说当中那位的功绩,也足以当得如此……

    他找了个好点的地方坐下,从怀里掏出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双目炯炯地看着那繁盛浩大的祭祀典仪,可渐渐便觉得有些无趣,就在他几乎因为那冗长无趣的仪式而昏昏欲睡的时候,伴随骤然变得威严的曲调,当代人皇姬乐身穿黑色衮服,腰佩人皇剑,徐步迈出。

    终于来了!

    公孙鼎打起精神,认真去看。

    那位人皇神色威严看着周围的来宾客人,有人宣读人皇旨意,用的语言都很繁复,理由也充分却笃定,最后说的话公孙鼎听了清楚。

    废除大祭之上对于拜祖先师赵离的祭祀。

    改为小祭,并且将姬轩辕之位顶替而上。

    公孙鼎面色铁青,一股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愤怒的情绪充斥了他的内心,手中的瓜子洒落一地,他几乎是本能地抬起手,与生俱来的神力重重砸在身下青石之上,发出沉重地超过那祭器的巨大声音,愤怒出声:

    “不可!!!”

    ……………………

    风女在近乎于七千里之外找到了云神。

    后者,龙神皆在,而在这里,还有一位风女完全没能够想象的成员,身上有冰冷浩瀚生死之意,无论生机还是死意皆是浓烈无匹,诸生死无常之意,万物寂灭之归。

    风女愕然,旋即面色一肃,郑重行礼道:“见过帝君。”

    死生之主微微颔首,看向云神,嗓音透过死生之意传递出来,淡漠而悠远,不知其真面目是何等威严,淡淡道:“此事就是如此,能够和你说的,也已经都说过了。”

    云神点了点头,素来清冷孤傲,眼底却浮现一丝激动,道:

    “哪怕不过是一线之机,也已经足够,多谢。”

    死生之主并不在意,等到云神起身,和风女告辞离去,祂才淡淡看向那面容桀骜的少年龙神,冷淡道:“……你说过你想要让他复活?生死之事是天地规则,即便只是一介凡人的生死,也不能够轻易违律。”

    龙神平静道:“……我知道。”

    死生之主看着那少年,嗓音冷淡,道:

    “姑且问之,你又能付出什么代价。”

    “一切。”

    眉眼锋利桀骜的少年垂落眸子,不假思索,毫无迟疑道:

    “只要我所拥有的,任何东西你都可以带走,只求他能够回来。”

    死生之主不置可否,许久后,平淡道:

    “即便是神,违反生死之律也要付出代价。”

    龙神不发一言,最后那浩瀚意识冷淡道:“你所做事情已经违反了规则,我本应该就此将你留下,罢了,留下一缕神魂,待得那人复苏之后,再来还债……”

    少年龙神微微拱手,并指一斩,毫不迟疑分出一缕神魂,面色苍白,道:“多谢帝君成全。”

    这事情多少算是冲撞了死生的规则,只是留下一缕神魂作为道标防止祂过于乱来,已经算是这位素来漠然的死生之主法外留情,龙神起身之后,旋即离去,唯独那浩瀚冰冷的意志留存于此。

    生与死的薄雾散去。

    身穿黑色衮服,玉冠黑发,眼眸漠然而清冷的俊美少年面无表情坐在石桌旁边,龙神的一缕魂魄纠缠在手指之上,有此在手,若是龙神他日违约,祂自然可以通过这一缕联系去寻到祂。

    不过,其实祂并不很在意这个。

    方才所说,不过是为了规则,况且,祂也认为龙神难以成功。

    手掌用力,就将那一缕神魂烙印捏碎,任由其散去。

    死生之主眼眸微敛,自这人间消失不见。

    ……………………

    风女和云神并肩而立,侧眸问道:

    “刚刚死生帝君和你说什么了?”

    云神脸上,方才那种激动已经缓缓收敛,恢复了原本的沉静清冷,嘴角微微勾起,缓声道:

    “说姬轩辕当年之事,我和姬轩辕不过是数面之缘,未曾想到,他居然曾经问道于死生之主,赌赢一局,用死生之主的承诺,换取了一道有可能复活赵离之法,而他则选择重入人间不断转世。”

    “姬轩辕已经将赵离四散的魂魄搜集起来,聚集在了他的墓葬。”

    “通过人族对他的祭祀来便想完成过去未来长存这一点要求,这样,即便是那家伙也有可能做到古往今来不朽不坏,有可能跨过中间的死亡,从而复苏。”

    风女脸上浮现惊愕之色,道:

    “这……死而复生?”

    云神微微颔首,脸上有遏制不住的欣喜之色,道:

    “对,他好像还和白泽做了约定,白泽能观万事之法理,哈哈哈,姬轩辕那家伙游行天下三十多年,硬生生押着白泽一块走,让白泽将自身所知道的法理都写入一枚白色卷轴当中,和那赵离葬在一处。”

    “一则以此物分担不必要的香火愿力,只留下单纯的自身烙印,省得那家伙醒过来反倒被冲击得失去自我,二来,如此等到赵离复活,那东西承担了百族三百万年的祭祀香火,具备一定程度的权柄神异也是大有可能之事,不如白泽权柄观万物万法,却也具备消耗气运香火推演万法的可能性。”

    “说来,这本就是那赵离当年所说,自后天仿先天铸造灵宝,蕴含权柄的概念,这一道卷轴也是他们当初讨论得出的,我正好知道,却只认为是在胡思乱想,没有想到,姬轩辕竟然真的做了。”

    云神微微抬眸,嘴角微微勾起,浮现一丝微笑,抚掌道:

    “本座倒要看看,那家伙再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

    “他必然还记得我!”

    “彼时再和他细细谈这百万年悠悠岁月,谈你我故人故事,虽沧海桑田,然你我故人不变,大醉一番,何其快哉!”

    风女敛眸,想了想,问道:

    “那你现在要回去轩辕城里,看看那次大祭吗?”

    云神摇了摇头,眼底遏制不住一丝兴奋之色,道:

    “我先去看看那家伙的墓葬之处,呵……若不是先前我不愿去看那家伙的尸体,现在恐怕早就发现了异状吧,哈哈哈,这一次事情之后,我便去相助龙神,一定将他复活。”

    “对了,先前还见到了姬轩辕的转世,也得好好谢谢他了。”

    风女也不说什么,两人驾驭风云直往距此极遥远的地域而去。

    轩辕城的方向几乎是立刻便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

    公孙鼎的怒喝声音,在整体氛围予人雍容肃穆的会场,极为刺耳。

    尤其是他刚刚惊怒一拳砸在了身下青石上,将这以北山青玉石材所铸的会场直接砸塌了一部分,让人咂舌,动静之大更是让人难以忽略。

    一道道带着愕然,不满,厌恶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立刻便有披坚执锐的禁卫奔上前来,要将他拿下,同乡没有和公孙鼎坐在一起,此刻看到公孙鼎这个素来性子温和的好友如此行事一时间都惊愕非常,公孙鼎此刻背后一凉,方才意识到自己这种行为的莽撞,不单单让自己陷入危机之中,更有可能连累同乡好友,心中已有悔意。

    可箭在弩上不得不发,早有两名禁卫奔上前来,手中精锐战矛直接奔着他要害而来,一个猛地刺向他的眉心,一个搅向心口,若是吃实了,必死无疑,到时候就真的是有口说不清。

    失去了最后的辩驳机会,必然连累乡里。

    至少得解释一番。

    公孙鼎心中思绪飞快转过,手中动作不停。

    一个侧身避开奔着心口的一击,抬手五指张开,猛地抓住了刺击眉心的长矛,抬脚猛地前踹,动作干脆利落击打在了禁卫小腹,力大无穷,后者面色一变,几乎呕出酸水来,下意识力气一弱,兵器已经给夺了过去。

    公孙鼎手持长矛,往下一架,将另外一把兵器架住,臂膀发力,矛尖擦着对方兵器长杆往上一划,若不撒手,以他的巨力,两条手腕被削下来也是正常,后者不得不无奈退去,可转眼往前迈步时候,公孙鼎挟持战矛,猛地抬臂,矛尖震颤抖出一片银光星点,已经抵着那禁卫的咽喉。

    一瞬间两名凶悍禁卫已经被制住。

    甚至于还未曾展开自家手段,就给夺了兵器,制住要害,眼下这青年没什么修为,但是本身招式精炼,几乎骇人听闻。

    公孙鼎珍惜这机会,急急开口道:

    “小民并非乱党,只是心中疑惑至极,家中长辈皆说我人族先师开辟万族之路,今日能有如此生活,能在天地肆意而动皆有赖于这位先师,故而百年祭祀香火不绝,这已是绵延百万年的事情,怎么说变就要变?!”

    他开口说话条理清晰,加上在场也有不少人迟疑好奇为何会有此事,先前肃穆的会场一时间就有些嘈杂混乱,人皇姬乐眼底浮现不愉之色,早有官员往前一步,派人安抚周围会场之时,低沉询问道:

    “你在质疑陛下的命令?”

    公孙鼎不卑不亢:“不敢,只是遵循轩辕帝的古训。”

    他以古帝君轩辕来应对对方不轻不重的拿捏,一时间对方也有些说不过话,姬乐眼底有不愉之色,眼神示意旁边官员处理,那也是眼下人族一大家族的家主,从龙之臣,姬乐要改变这祭祀之礼,事情和几大家族都说过。

    他们都是当初有熊部功臣之后。

    这漫长岁月里面家族不乏有大手段的人物,所以多少知道当年轩辕帝的安排,连带着也猜测出了姬乐的行为目的,但是他们并不在意,毕竟姬乐已经愿意付出一定利益来让诸多家族听命,一死了百万年的古人罢了,骨灰都没了,哪里比得上眼下唾手可得的利益和活生生的人皇?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他迈步往前,询问了公孙鼎姓名,公孙鼎不卑不亢回应。

    那贵胄家主倒是有些诧异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公孙鼎,然后摇了摇头,微笑开口道:

    “公孙小兄弟果然真性情,可惜眼界有些局限。”

    “古礼不合今时,自然应该变化,再说,轩辕帝的名号和对于我人族的贡献,不也远远要在那位人族先师之上?以轩辕帝之名代替其本身祭祀不也合乎道理?何况陛下之意,也不是要取消祭祀,只是将其从和诸神并一的大祭移出,专门开辟一类师祭……”

    他语调从容,言辞清晰恳切,显然是提前做了部分准备,让人说不出反对的话,不但合情合理,而且若能够成就,对于大部分人都有好处,最具诱惑而无法让人反驳的,便是轩辕帝祭祀和师祭两大祭祀新创,会给举办之地,以及数量庞大的百姓带来极大的好处利益。

    而每一种祭祀的贡品都各不相同。

    若有一地被选择为祭祀之地,则此处黎民的生活肯定会有很大提高。

    若有一地的特产灵材被挑选为了祭祀特需,那便是一整条会惠及十数万人的利益链,而祭祀这种盛大之事所需之物,肯定不止是一种两种,若是分到一人身上,就是足以惠及子孙的大好处。

    一瞬间,刚刚众人眼底的些许犹疑就化作了极致的渴望。

    一个是区区虚幻的传统,一个则是就放在眼前,可能彻底改变人生的机会,这几乎是不需要选择的问题。

    质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但是公孙鼎心中却有一种汹涌的情绪在涌动,不知为何,他知道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那种情绪越发激昂,让他原本褐色的眼瞳变得越发幽深。

    那位家主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微笑环视周围,笑道:

    “还有谁有异议吗?”

    一阵安静,刚刚的些许质疑声讨论声再度响起,只是这一次指向了公孙鼎,后者似乎是承受不住,垂下眼眸来,眼底的光越发幽深,姬乐眼底淡漠讥嘲,以利诱民,足以在短时间内让一个坚实的同盟分崩离析,何况是刚刚那种什么都算不上的质疑?

    这种事情,他作人皇二十年,见得多了。

    一片安静当中,有几个身影走出来,穿着朴素的布衣,和公孙鼎站在一起,很多人认得出来,那是主持祭祀百族先师的铁西一部,那位家主微微诧异挑眉,却也不怎么在意,微笑看着垂眸的公孙鼎,道:

    “铁西部,还有小兄弟,诸位不妨再考虑考虑。”

    公孙鼎抬眸,眼底神色幽深,又有点恍惚,下意识回答道:

    “此事不可。”

    姬乐有些不愉地皱了皱眉,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人皇剑猛地震颤,感觉到这把剑几乎灼热到了要燃烧起来的程度,面色骤变,下意识伸手死死握住剑柄,视线则瞬间锁定到了那眼眸幽深的公孙鼎身上,感知到人皇剑的雀跃,一种骇然之感浮现姬乐心头。

    他没有往这个时代毫无征兆的轮转之说靠拢思考。

    他一瞬间浮现的思绪极为清晰和简单

    人皇剑选择了新的主人?!

    他下意识想要遏制住人皇剑,但是人皇剑挣扎的频率越来越高,随时有可能挣扎出去,随时有可能暴露,可能下一个呼吸,这把剑就会自鞘中飞出,飞到那男子身边,到时候自己的声望必然暴跌,持拿人皇剑者为天选人皇,这个传统可是还在的,定然有许多不满足的贵胄倒戈……

    到时候最好的局面也是自己失去小半的权力,更有可能会是那持拿人皇剑的家伙成为人皇,自己还得跪倒在地口称臣子。

    要任由这一切发生么?

    百族追逐利益如同蝼蚁虫子,人皇就是划分这利益之人。

    一言可令天下兴亡,可令荣华富贵转眼变成梦幻泡影。

    眼下轮到自己的权力变成泡影了。

    这种将百族众生操之于手的快乐,要转手让出吗?!

    绝不!

    区区一介草民猎人,怎么有资格坐上这位置?

    姬乐面容变得狰狞起来,眼底浮现一丝戾气,一瞬间,他对于权力的欲望和暴虐压到了自己的理智,他猛地抬起手,抓起了旁边的仪仗弓箭,猛地拉开,以人皇之位,其实力远非普通人比拟,黄色的箭矢仿佛电光,没入了公孙鼎胸口。

    挡在前面的数名铁西部战士瞬间喋血。

    与此同时,姬乐抬手,冷着脸命令属下完成了断绝百族先师祭祀的议程,先前所需的繁杂准备早已在这三天以内完成,剩下的不过是将其百族先师之位从祭祀礼器之上移开。

    赵离的祭器被推开。

    姬轩辕转世口中喷出鲜血。

    负责守墓的忠诚战士倒在地上,眼见不活。

    这一幕落在了匆匆赶来,本来含笑的眸子里。

    那双眸子微凝,旋即几乎以可怖的速度,被苍青色的厚重占据。

    PS:五千四百字。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祝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扭转乾坤。

    感谢阿蝉东南飞丨十里一回头的盟主,非常感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