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阎ZK

番外篇·古云之章(完)

    /

    姬乐的一箭毫无半点留情,不但贯穿了违逆命令的铁西部战士,更是直直没入了公孙鼎的胸口,一瞬间尸体横陈,血腥味道溢散,透着森冷之意,旋即无比冰冷肃杀的铠甲声音骤然大作。

    一位位潜藏着的,真正用以保护人皇的强大修士们立在虚空。

    他们的身后,磅礴法力勾勒无数元气,而在同时,数千精锐战兵出现,皆持斧钺列阵,冰冷霸道的战阵气机冲天而起,和修士们的元气融合在一起,在天空中形成了某种狰狞可怖的虚幻存在,衬托人皇之威。

    无数百姓低下头来,头皮发麻,无边的畏惧和尊敬浮现心头。

    这就是人皇的力量。

    是人族之所以能够君临天下,之所以列于百族顶点,和神灵论道的依仗!

    他们心中恭敬无比,也透露着恐惧,先前对公孙鼎貌似好言相劝的贵胄面容带着遗憾之色,摇头道:“可惜了……触怒人皇帝君,我也救不得你啊。”

    说着却见公孙鼎承受了姬乐一击,竟似乎还未曾身死,生机未灭,微微一怔,转头见到上首人皇眼底冰冷肃杀之意,那贵胄心中一丝遗憾,眼底带着看着愚钝之人的不屑一顾,叹道:

    “为何要违逆帝君?”

    抬起手,自有禁卫列阵,和先前主要目的是仪仗的禁卫不同,这些人皇禁卫号称轩辕鳞,乃是一等一的修士,历经杀伐磨砺而出,手持更是上乘宝物,所谓手持利器杀心自启,那贵胄只是轻描淡写一挥手,诸多轩辕鳞禁卫就毫不犹豫地张弓强射。

    伴随着极为凌厉的破空声音,无数道箭矢裹挟残影疯狂攒射。

    按照常理,哪怕是公孙鼎能够在刚刚那一招凌厉的射击当中幸存,面对着这毫无破绽,甚至于可以说彼此连携的弓箭也是断无幸存之理,但是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径直地出现在公孙鼎身前。

    不见其如何动作,那些以现在百族最高工艺打造的弓箭弩矢就齐齐顿在虚空,密密麻麻不知数百,然后失去全部力量和灵光,如同垃圾一般坠了满地,还不曾落下就已经化作了齑粉。

    已经漫不经心移开视线的人皇姬乐猛地转头。

    一道道视线重新落在这突然出现的男子身上,看到他身穿白衣,黑发落下,双目微敛,其中潜藏苍青色流光,人皇怒气磅礴,但是人道之气涌动,遇到那黑发男子时却毫无作用,反倒是那人皇闷哼一声,后退数步,面色难看下去:

    “神灵……”

    云神眼眸淡漠,祂勉强克制住了自己瞬间暴走的冲动,可无边怒气仍旧在这诞生之后就懒散清冷的天神身上流转,百万年,百万年,这就是当初那家伙所期许的人族?!祂回头看向姬轩辕转世,后者不断剧烈咳嗽着,面色煞白,嘴角不住流出鲜血,看上去颇为凄惨。

    一枚几乎被打破的古代钱币落在地上,弯折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

    刚刚就是龙神赠与的这一枚古代钱币挡在了要害前面,这可是百万年前的时代,人族用来和百族沟通交换物品所用的凭证,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难得的铸造材料,坚硬不说,也具备难得的延展性,能够隔绝元气,也因此,正面承受人皇一箭的公孙鼎才保住了性命。

    云神面无表情,抬手,五指翻覆。

    云气聚集,让公孙鼎的伤势恢复。

    然后为那些尚且还活着的铁西部战士疗伤,神色清冷漠然,一举一动,不言不语,却让整个祭祀之处的气氛不断降低,越发低沉肃杀,这种压抑到让人想要发疯的氛围当中,人皇姬乐仍旧算是沉静的声音响起。

    他双手抬起微微一礼,嗓音宽厚平缓:

    “原来却是天神冕下。”

    “姬乐不知尊神也在,方才出手惩戒人族,见了血光,冒犯了尊神,还望尊神海涵。”

    他语调徐和,显然已经从一开始见到有天神插手的惊愕当中回过了神来,这并非是他过于自傲,而是人族君临九洲十方之界百万年,通过一件件事情,一次次胜利所不断积蓄的自信,使得融众生之力的人皇,即便是面对着高高在上的天神也不至于失态。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即便是天神也会对于百族之皇保持一定的尊重。

    所以他有把握对方不会如何,而在同时,已经有受邀而来极为执法天神一一显露出真容,看向骤然插手此事的云神,姬乐心中的最后一丝担忧放下来,抬头微笑道:

    “尊神冕下,这只是我人族的事情,按照人神之约,只需要交给我们人族自己去处置就是了,还请尊神来此上位,和几位尊神冕下同列而做,祭祀天地的典仪就要开始了。”

    他言辞平和,不急不缓,尽显人皇姿态气度。

    先前因为天神出现而震撼失神的百姓贵胄们回过神来,觉得果然不愧是人皇,能够和神灵对谈,不逊于古之神话,而且,今日的大祭当中,竟然早早就有了天神在其中,人皇果然还是人皇……

    姬乐的话还没能说完,白衣天神微微抬眸,双目苍青,漠然冰冷,那位权位之高绝无仅有的人皇声音骤然停滞,心脏仿佛都被一把攥住,旋即眼前尽数都是血色黑色,无边剧痛转瞬才袭来,双眼下意识瞪大。

    寡人是人皇……

    执掌百族,问道于神。

    怎可能,怎可能?!他怎么敢?!

    这是他最后的思绪。

    姬岳眉心一个狰狞的裂痕,鲜血涌出,张了张口,然后直直倒下去。

    百万年人族积威深重,乃至于集结众生之力于自身的人皇,直接身死。

    一片死寂之后,转瞬就是压抑着恐惧的尖叫和惊呼,旋即被沉重的气势压倒,动也不能动,云神眼底漠然,就仿佛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带着一丝怀念,闭了闭眼,淡漠道:

    “人族和神灵的契约啊……确实是有。”

    “但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等愿意和当初无比孱弱的人类百族签订契约?”

    “………我为了吾友而认可了那所谓的约定,你却要以这约定来毁坏吾友的祭祀,倒是有趣,赵离啊赵离,你曾说人寿短情长,神寿数漫长故而淡漠清冷,看来倒也不过如此,他们啊,早就忘记这一道护身符究竟是谁给他们的了。”

    云神笑了笑。

    天神的淡笑讥诮而冰冷。

    手掌抬起,五指微弯,生生抗衡了死生的规则,将那姬乐魂魄牵扯过来,后者是个虚幻的小人儿,刚刚也听得了云神的话,跪倒虚空不断叩首求饶,先前受邀而来的执法天神此刻回过神来,无论如何,祂们就算看不起这人皇,也得维持天地秩序,当即踏前一步,怒喝道:

    “云神,住手!!!”

    “你要违逆帝君制定的规则么?!”

    “此刻你虽做错,却还不算太迟,尚有弥补的机会,还不速速将人皇魂魄放下,随我等去见帝君?!”

    声声怒喝,仿若惊雷,令苍生都面色煞白,难以自持。

    苍天之主曾经在数十万年前,为了三界的秩序稳定而以当初和人族百族的约定为雏形,制定了诸神都必须遵守的契约,并且还有了将恶神流放到世界外侧接受惩处的执法天神。

    这几位天神是姬乐以人族这百万年间积蓄得来的至宝之一众生愿力为报酬请来的,得了旁人好处却没能护住,这几位天神只觉得面上无光,更不必提动手的只是这素来闲散而无威名的云神,更是隐隐怒不可遏。

    云神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这几位天神隐隐威胁的低喝,修长五指漫不经心地握合,姬乐魂魄直接被捏碎,化作了最基础的魂魄组成,重新回到天地,成为新生之物魂魄的组成部分,再无可能作为一个整体转世。

    然后懒撒注视着那些执法天神,淡漠道:“捏死了,如何?”

    “云神,你放肆!!!”

    “合该流放而出!”

    一声暴喝,旋即四位执法天神齐齐杀来,但是旋即,前所未有,浩瀚不逊天地的霸道气机升腾,将他们直接逼退,冲的最前的那位直接咳出大片鲜血,身躯像是破布一般飞出,将一座高山撞塌。

    云神眼眸微敛,眼中苍青色越发浓郁,平淡道:

    “让我让步,你还不配。”

    天空中传来一声平静的声音,道:

    “那我又如何?”

    身穿灰衣,眉眼温和庄重的青年站在虚空,仿佛天穹本身的具现化,安静清澈的眼睛落在死不瞑目的姬乐身上,顿了顿,移开视线,注视到了云神身上,平静道:

    “……你违反了约定。”

    “什么约定?”

    苍天摇了摇头,低声道:“秩序是三界所必须的,无论是有何等的原因,违反秩序终究是违反了秩序,若是不去解决,会让我等定下的秩序从根本被撼动,神灵对凡尘众生肆意出手,百族又如何能够成长起来?”

    “收手吧,回去闭关万年以作为惩戒。”

    天穹之上,大日似乎压得更低,群星灿烂一一显现。

    群星背后,隐隐有一张面孔注视着云神,这倒不是那位素来傲慢自矜的群星之主,而是其属神,以前者的自视甚高和淡漠,根本不屑于来此,但是即便如此,其属神在此,那位恐怕也会在幕后,在那巍峨的行宫当中隔空出手。

    毕竟,当初的秩序之约,也有群星之主的参与。

    击杀明面上作为百族领袖的人皇,导致其魂飞魄散。

    哪怕是为了三界秩序,祂们也得要出面。

    在此时,人皇剑没有了姬乐的强行遏制,发出了剧烈的剑鸣声音,自姬乐之处飞出,落到了恢复伤势的公孙鼎身上,后者眼中幽深之光终于安静下来,虽然还是青年,却有了非开辟天下不可有的浩瀚气魄,他还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抬眸看着和天神星主对峙的云神,苦笑难言。

    风女站在他旁边。

    她其实想要往上,但是耳边传来的声音却让她不得不停在这里。

    这是她在未来漫长岁月,第二次后悔的事情。

    她总是太过于顺着云神的性格,而后者素来慵懒,也将獠牙潜藏……

    当时她听到的话,是要她和地母一并,将大部分无辜的百族众生从这里移开,当时在她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位面容安雅柔美的女子,正是地母,地母神色复杂看着云神,隐隐猜测出了后者的意思。

    叹息一声,还是和风女一同,将此地百姓百族移出此地,未曾参与大战。

    云神平淡看着苍天和群星,低头看着无比巍峨奢华的轩辕城,突然自言自语道:“……当初那家伙希望的人族,是和百族一同成长,人皇是作为最高战力庇佑苍生,让人族能自如成长,众生各行其事,人人如龙,而不是人皇作为生杀予夺的暴君,去掠夺众生。”

    “难怪人皇剑不认可他们,走反了啊……”

    “放心,我给你掰回来。”

    身边早已经有执法天神,诸多星神,有昼夜四时布阵,要将祂擒拿回去,祂们并不蠢,当风女和地神将下面众生转移的时候,就已经证明眼前这位懒散云神并不打算束手就擒。

    虽然祂们也不知道为何苍天帝君和群星之主会如此郑重。

    一个本体亲临,一个也在行宫亲自出手。

    但是尊主有命,祂们自当遵从,云神抬眸看着苍天,道:

    “苍天你注重三界秩序,而星主看重规则,地母则喜爱众生,想必等到地母回来,也会对我这有可能导致众生承受灾劫的神出手罢……”

    苍天沉默了下,道:“何至于此……”

    云神笑了笑,轻描淡写道:

    “没什么,你们觉得这三者重要,我也认可,但是比起天地秩序,三界规则,以及那所谓的众生,我觉得我的好友要重要的多,此举一则复仇,二则,也替他扫一扫这百万年秩序森严的门第贵胄……”

    苍天面色微变,就要出手。

    云神抬起左手,双目闭着,平静道:

    “风,雨,雷,霆。”

    这是祂第一次呼唤自己的属神之名。

    于是天空席卷起狂暴的风,风汇聚元气化作罡风,暴雨自九洲十方之界疯狂洒落,或者带着能够腐蚀神魂的力量,或者沉重到一滴就能压塌一座山脉,雷霆怒吼,瞬间照亮天地万象。

    仿佛灭世般的气魄浩瀚展开。

    三位哪怕是在这个时代也是最强一批的神灵半跪虚空。

    而那白衣迈步往前,风雨雷霆化作铠甲,覆盖其身,黑发被玉冠所束,战袍落下,其上三千世界云纹,帝君抬手,修长手指捏着一面青色面甲,缓缓覆面,双目苍青之色,脚下,巍峨的轩辕城已然化作废墟,

    那些打算借挪除赵离祭祀而得到利益,素来不可一世的贵胄们,已经化作土灰。

    “豪门百族,怎敌得过风雨雷霆,不过雨打风吹去罢了。”

    “而万象众生,又怎比得过吾友一人?”

    云神轻声呢喃,抬起头看着那些诸神微笑:

    “你们或许也不在乎,可是,我在乎。”

    即将奔赴三千世界,代表着九洲十方之界众生弥漫三千世界,让三千世界也逐渐繁华起来的节点,在此刻,这些众生回头,看到了一个几乎让他们肝胆俱裂,心神涣散的画面

    诸神之列,无过于天地群星。

    此刻,云雾厚重,遮天,蔽日,覆压群星!

    天地之间,一人独存!

    有老迈的史官记录历史,手掌颤抖,呢喃道:

    “天,天蚀……”

    PS:本书番外就此结束了~大战之后,未来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大家所希望的也都可各自去期望,所想就是真的了,主要是将之前的古代历史补足了一部分~

    感谢番茄加柠檬的万赏,陈平安啊的两万赏,萧氏相思醉的万赏,纠结`已成歌的万赏,酒醉鞭名马的万赏,麻雀的万赏,本来应该在章节名后面写的,结果章节不够了,就请大家包涵一下我了~(抱拳)

    完结感言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笑),整合不足,期望未来,咱下本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