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泡椒炖咸鱼

第六十八章.欺师灭祖

    话说殷洪落败而归,借着其师赤精子赐下的一身法宝,才狼狈的逃回了商营之中,当即也不敢再战,立刻鸣金收兵,返回了后方大营。

    ‘师尊却是唬人!先前还言道,这阴阳宝镜玄妙无双,只需将那黑色阴面往人一照,便即刻让人倒地身死,凡人仙神尽皆命归九泉。’

    ‘结果今朝出战,那陆植与哪吒却是丝毫不惧我阴阳宝镜,差点误了我之性命’

    这殷洪,落败回营之后,不想着其他,却反而在心里埋怨起了赤精子来,以为其大话欺人,差点误了自己,当真是毫无半点感恩之心,活生生一只白眼狼。

    而正当他心中埋怨之时,便忽听一声熟悉的招呼声从上空传来。

    “殷洪,你这逆徒!且出来见为师!”

    听到此言,殷洪当即面色一变,这声音,分明是他的师傅,赤精子来了!

    他赶忙便出了营帐,抬头往头上看去,正见赤精子踩着祥云,站在高空之上一脸冷然的看着自己。

    “师傅,您怎么来了?!”

    赤精子冷冷答道:“若是为师再不来的话,你这孽障是不是就要真的狂悖背誓,与你姜子牙师叔他们为敌了?!”

    闻言,殷洪不禁面色微变,嘴硬道:“师尊,你要我来坏我殷商江山,与我生父为敌,我又怎能如此?我”

    “够了!”赤精子呵斥道,“你这孽障,莫不是忘了,你下山之前,在为师面前发下的重誓?可莫要以为,能欺瞒天地!”

    “孽障,你若是再不悔悟,赶紧随为师一同前去向你姜子牙师叔他们赔礼领罪的话,你怕是过不了此劫!”

    “到时候,誓言应验,你必然粉身碎骨!无人可救!”

    殷洪沉默,也不作答,只是低下了头去。

    赤精子还以为这逆徒终于悔悟,默认了,出声道:“你若有了悔改之心,便随为师一同回返,到你两位师叔面前,领罪受罚,如此,为师尚且能救你一救,你”

    “师傅!”赤精子话还没说完,便被殷洪大声打断道,“弟子!也不会随你前去领罪的!”

    “你?!”

    殷洪抬头,神情冷漠的向赤精子说道:“师傅,弟子却是做不到相助西岐,坏我殷商江山。”

    “想我成汤数百年基业,这天下,本就该是我殷商王朝的,且我身为殷商的王子,待父王百年归天之后,这天下就是我的!我又如何能将这大好江山拱手送给那西岐,送给那逆臣贼子姬发?!”

    “师傅你当初就不该让我下山相助西岐!而且你们又有何资格,将我的江山,送与那西岐?!”

    赤精子一愣,随即大怒道:“你这孽障!竟敢与为师这般说话?!”

    “这武周兴起,替代殷商,本就是顺天应时的大势,西岐乃天命所归,你这孽障又如何能逆天而行?!”

    殷洪冷笑:“天命所归?弟子却不认同!那西岐有何资格,代替我殷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我殷商才是天命所归,我殷洪才该是那天下共主!”

    赤精子有些陌生的看着殷洪,他居然有些不认识这个自己一手带大之人了。

    “你这孽障,已然是利欲熏心,无可救药了!”他咬牙道。

    殷洪沉默了两秒,说道:“师傅,你回去吧,我是不可能和你走的。”

    “待弟子带领大军,平了这西岐祸乱,重铸我殷商气运后,到时你自会明白,弟子才是对的,我才是那天命所归之人!”

    “若是师傅你一定要逼迫的话那就别怪弟子冒犯了!”

    赤精子闻言,先是眼中闪过一抹不敢置信之色,随即大怒道:“你你这孽障!难道你还敢向为师动手,欺师灭祖吗?!”

    殷洪神情冷漠的说道:“师傅,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也不想坏了你我师徒情分,但若是师傅你定要相逼的话,也就怪不得弟子了!”

    若是以往,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冒犯赤精子这位师尊,毕竟以赤精子的修为道行,随手一挥,便能让他化作齑粉。

    可如今,赤精子将自己一身的法宝身家,都尽数赐予给了他,身上甚至连根拂尘都没留下,而他却是宝物众多,心中也算是有了底气,甚至敢与赤精子翻脸了。

    “你这孽障!”

    赤精子当真是又痛心,又愤怒,自己十几年养育传授,竟然养出了这么一个反咬他一口的白眼狼出来,那种感觉,何足与外人道。

    “贫道今日,就要清理门户,诛除了你这欺师灭祖,目无尊长的孽障!”

    赤精子愤怒之下,抬手便打出一道玉清仙光,欲要打杀了那殷洪,清理门户。

    可殷洪有八卦紫绶仙衣护身,那玉清仙光刷下,对他就只如是微风拂面一般,根本就无法伤到殷洪一根毫毛。

    反倒是那殷洪,却是仗着手中法宝犀利,反过来逼得赤精子狼狈不堪。

    只见殷洪抬手就召出了阴阳宝镜,朝着赤精子便是数道阴阳神光打去,逼得赤精子都不得不捏了个法决,遁形而走。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赐给殷洪的法宝,却被他用来对付自己,那种恼怒又无奈的感觉,真的是让人难受不已。

    “你这孽障,如此忤逆背德,合该应誓,粉身碎骨!”

    放下这句话,赤精子也索性不再留了,转头便运起纵地金光,化作一道金虹出了商营,往西岐大营而去。

    如今殷洪这孽障法宝在身,就连他都已经无法收拾得了这个逆徒了,再留下来,也只会自讨没趣,还不如便回了西岐大营,找陆植与姜子牙两人商议一番,如何收拾了这逆徒殷洪。

    却说赤精子转身回了西岐大营,刚落下遁光,姜子牙便迎了上来,问道。

    “师兄,如何了,那殷洪,可曾被你劝说?迷途知返?”

    赤精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羞愧之色,摇头叹息道:“那孽障,却是已经成了气候,连贫道这个师傅也不放在眼里了。”

    “可恨贫道当初,对这孽障百般关爱,将一身的法宝都赐予了他,以至于落得如今被那孽障羞辱的下场当真是可恨至极!”

    姜子牙闻言,不禁脸现愤怒之色,说道:“什么?!那殷洪,竟然连师兄也敢冒犯吗?!”

    赤精子叹息不语,脸上的神情十分的复杂,痛惜,愤怒,悔恨,无奈,最终都融进了一声深深的叹息之中。

    陆植也走上前来宽慰道:“道兄又何必叹息那狼心狗肺之辈?其自己定要寻死,也怪不得他人了。”

    “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殷洪如今已是疯狂至此,灭亡之日,便在今朝了。”

    “道兄也不必再念及什么,既然此獠如此猖狂,连道兄你都已经不认了,何不就正好将其逐出门下,以免日后还被这背德之辈污了名声。”

    赤精子拱手道:“贫道如今已是无有脸面,再管此孽障的死活了,一切但凭青植师弟发落,无论是要那孽障粉身碎骨也好,将其魂魄贬入九幽之下也罢,便请师弟决定发落吧。”

    陆植点头:“既如此,那便交由贫道来吧,那孽障,贫道必不可能轻易饶过他!”

    另一边,殷洪还不知,自己死劫将近,还以为逼退了赤精子,暗自得意呢。

    毕竟对赤精子这个师尊,他一向惧怕无比,平日之时,根本不敢有半点忤逆。

    而且,下山之后,他也一直在害怕,赤精子会找上门来,要他应誓,落得那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下场。

    但如今,就连赤精子都被他凭借法宝之能,逼迫得只能退避遁走,这无疑让他心中振幅欣喜,像是搬开了一块挤压在心中的大石。

    什么誓言,纵然他背誓了又如何?有这一身法宝相护,连他的师傅赤精子,都已经奈何不了他了,又有何人能让自己应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