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泡椒炖咸鱼

第六十九章.殷洪上榜

    三十三天之上,兜率宫。

    陆植此次上这三十三重天来,乃是特意向老君求取太极图而来。

    此前,众人商议让那殷洪应誓,他下山之时,发下毒誓,若是违背,甘愿四肢化作飞灰,粉身碎骨。

    如今他背弃誓言,自然当让他应誓而亡,才算是顺天应命。

    但那孽障身上,有八卦紫绶仙衣护体,却是不好对付。

    虽然若陆植以渊虹剑强行摧坚的话,也有把握能打破八卦紫绶仙衣的护体之能,但那样做的话,恐怕就连八卦紫绶仙衣也会受到损伤,不可硬来。

    最后,还是赤精子提醒,老君手中的至宝太极图乃无上至宝,神妙非常,有平定地水火风之威,转化阴阳五行之力,最是玄妙,包罗大千万象,可阴阳转换,化去八卦紫绶仙衣的护身之能。

    于是陆植便特地回了兜率宫一趟,求老君赐下太极图,助他们成事。

    而老君也似乎早便已经算到了他会来,也没等他开口,便直接赐下了太极图,又一挥手中拂尘,现出一座天地玄黄玲珑塔飞向陆植。

    “青植,这玄黄塔,你也一并带着吧,若遇到危险,便将其顶在头顶,定可保你周全。”

    陆植目光一闪,心中暗道,莫不是老君算到了他可能出现什么危险?不然的话,又何必赐下这天地玄黄玲珑塔给自己护身?

    见陆植不解,老君倒也没给他详细解释什么,只是说道。

    “此前,那燃灯道人被你玄都师兄带来,然后被你元始师叔消去了顶上三花,闷了胸中五气,削去了他千万年的道行,而这份因果,却是要算在青植你头上的。”

    “还有,你与龙吉公主结合,成就天婚,消减劫气,但你们自身也要应一场劫数你当记得常怀清净祥和之心,莫被劫气冲昏了清宁。”

    老君一番话,如醍醐灌顶一般,陆植瞬间神魂一清,脸色不禁微微变幻了数番。

    他此前,神魂似乎的确有些迷蒙了,就像是那殷洪,明明与他并无什么恩怨纠葛,但陆植却是无端对他生出了诸多戾气,甚至想要将其剔除出封神榜,抽魂炼魄,打入无间

    但如今仔细想来,他才发现了不对,自己为何会无故对此人如此戾气深重?他此前也从不会做那等暴戾折磨他人之事。

    就算是其有取死之道,一剑斩之也就行了,又何必还要在心中暗生暴戾之心,浮现出诸多恐怖残忍的念头来?!

    “多谢师傅提醒,青植必定谨记,恪守道心清明?”

    老君点了点头,又一挥手中拂尘,将一本隐现神光的蓝皮经书送到了手中:“这本道德经,本还不到出世之时,不过倒也无碍,我将之赐予给你,你每日研读数遍,定可保你神识清明。”

    陆植再次拜下:“多谢师傅。”

    “好了,封神大劫还未结束,你身为西岐主帅,也不宜离开太久,便且自去吧,待到大劫落幕之时,再回来拜会老道吧。”

    陆植躬身一礼,退出了殿中,然后也不耽搁,转身便重新返回了西岐。

    他回到西岐之时,下界已经过去了将近半月,期间那殷洪倒是又来叫阵了数场,都被打退,而且在知晓了其手中阴阳宝镜的神通之后,有了防备,倒是并无人遇害。

    他刚一回营,姜子牙便找了过来,问道:“元帅回来了,可有从大师伯手中借到太极图?”

    陆植抬手,摊开手掌,一道黑白阴阳太极图从他手中游出,缓缓转动,演化两仪,三才,分理天道玄机之功,玄妙至极。

    姜子牙脸色一喜,说道:“太好了,有了太极图,殷洪那孽障,定然难逃此劫!”

    陆植说道:“正该如此对了,赤精子道兄呢?怎么没有见他?”

    姜子牙说道:“师兄数天前便已经回山去了,只言若是元帅回返,便让我做法唤他,我这便去通知师兄。”

    一天之后,赤精子再次来到西岐,与陆植众人一同商议,对付殷洪。

    是夜,赤精子再一次来到商营,喝骂殷洪,激他现身。

    “师傅,你又为何要一再苦苦相逼?弟子真不愿与师傅你为敌,为何师傅你却不肯放过弟子?”

    赤精子冷声道:“你这孽障!休要多言!为师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迷途知返否?”

    “若你现在放下那世俗荣华之心,随为师一同前去西岐,向你姜子牙师叔及陆植师叔领罪的话,为师还可念在与你师徒一场的份上,为你求情,免得那粉身碎骨的下场。”

    “若是不然,今日,便是你应誓身死之时!”

    他对殷洪,倒是仍旧还抱有最后一丝留恋之心,欲最后尝试救他一番,当真可以说是慈师之心了。

    但那殷洪,却是并不领情,还只道赤精子唬他。

    他如今贵为殷商殿下,身份贵不可言,还有诸多玄妙灵宝在手,可护身,可攻敌,连赤精子都奈何不得他了,又有何人能让他应誓?

    “师傅,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更不可能抛下我殷商江山不顾,去为那西岐效命。”

    “师傅你日后,也不要再来寻弟子了,你我师徒,既然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今后便也不再相见!”

    赤精子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悲痛之色,他这逆徒,居然真的狼心狗肺至此。

    “殷洪为师苦劝你良多,你却狂悖至此,既如此的话,那你们师徒之情,也便在今日彻底断了吧。”

    “从今天,我也不再认你这个弟子,你且应誓去吧。”

    殷洪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赤精子,直到赤精子转头朝一旁出声招呼之时,他才猛地脸色一变。

    “陆植师弟,请你出手吧,送这孽障应誓灰灰了去。”

    ‘什么?!那陆植竟也在一旁!’殷洪面色大变,当即便转头朝一旁看去,但却并不见陆植,只是看到那虚空中黑白两色一闪,现出一道太极图,神情一懵,便杳杳冥冥的踏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殷洪心知中招,顿时大急,赶忙便召出阴阳宝镜持在手中,戒备着身旁。

    但是此地除了一片灰蒙蒙的混沌蒙鸿之外,便再无一物,连同时间与空间的概念都不存在,他就这样被困在这一片混沌天地之中,一刹之间,便仿佛已是永恒。

    恍然之中,他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忘却了时间,脑中思绪如潮水一般的涌来,已然是新生幻怖,诸多恐怖幻象纷至沓来。

    陆植手中托着太极图,看着那在太极图内疯癫大笑,又突然悲痛欲绝哭泣出声,状若疯魔般的殷洪,心念一动,太极图缓缓旋转,便见那殷洪突然痛呼一声,浑身缓缓崩灭成灰烬!

    一旁的赤精子见状,脸上不禁闪过了一抹不忍之色,终是忍不住出声道。

    “陆师弟,为兄向你求个人情,这殷洪便请你留他一线造化生机吧,若是真将他魂魄贬至九幽无间之下,他便真的永世不得超生了。”

    陆植看了赤精子一眼,叹息一声:“道兄慈悲,既如此的话,贫道也便饶这殷洪一次。”

    说罢,只见陆植将太极图一抖,那殷洪的魂魄便化作了一道流光遁出。

    只见那殷洪的魂魄化作一阵清风现形而出,跪倒在地泣声道:“师傅!徒儿知错了!求求你,救徒儿一救吧!”

    “弟子愿保西岐武王灭纣,望乞师傅救命,徒儿辛苦学得了一身本事,但如今一还未成家,二未立业,建立功勋事业,实在不甘心就此身死啊!”

    “还望师傅发个慈悲,借得徒儿一线之生,为我还阳,我今后必不敢再有违师傅吩咐。”

    赤精子闻言,不禁无奈摇头道:“殷洪啊殷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今天命如此,为师却也救不了你了,你且自去那封神台吧。”

    殷洪悲泣道:“都怪那申公豹误我!我信了他的话,故此违了师父之语,应了毒誓,但徒儿如今真的知道错了,师傅,求你救徒儿一救吧!”

    见殷洪还要再恳求,赤精子不禁厉声道:“殷洪!你落得如此下场,实乃咎由自取,为师也救你不得!”

    “勿要再纠缠,为师已为你向陆师弟求了人情,准你上榜去,但若是误了进封神台的时辰,你连日后封神都没了资格,只能做个孤魂野鬼,飘荡在这天地间,漂泊无依!”

    见赤精子也救不了自己了,殷洪终于死心,朝赤精子磕了一个头后,便化作了一阵清风,往那封神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