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葫芦村人

540 瓜分青山公社?

    “严书记,他的意思……”马文浩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

    这种事情,想想都激动。

    严劲松看着刘春来的背影,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没错,他就是这意思。狗曰的,还是年轻人有胆子!以前,咱们想都不敢想!”

    “可咱们这里……”马文浩觉得没有可能。

    “葫芦坝那一片,别说塞下一个县政府,哪怕是市政府,甚至省政府,都能安排得下来!县政府要搬迁,至少也得好多年,如果咱们在这里搞出名堂了,啧啧……”

    突然,严劲松不想退休了。

    或许,再干几年,这个没准就实现了?

    “这事情……”马文浩觉得,太不靠谱了。

    “行了,这事情下来再谋划。虽然咱们现在依然欠着账,条件也不好,但是跟之前不同了。小马啊,我是没指望了,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啊……”严劲松提醒马文浩。

    马文浩不是傻子。

    要不然,他不会跑到幸福公社来当个乡长。

    去其他条件好的公社当乡长,只要不犯错,也能做出成绩,得到升迁。

    同样,在那些地方,各种成绩都是中规中矩的。

    幸福公社不同,以前那是一点可能都没有,根本没人愿意来。

    马文浩接触得多,了解许书记跟吕县长的态度,加上他确实想要来这边跟刘春来他们一起奋斗,不仅是亲眼看着全县最贫穷落后的一个公社崛起,更是想要亲身参与进去。

    干好了,未来别说县长书记,更高的职位,都敢想。

    刘春来没有管两人的心里,反正自己的想法提出来了,他们是否能争取到,这就跟他没关系了。

    县政府现在所在的位置,唯一的区位优势就在于就在嘉陵江旁边,水运条件便利。

    可这样的优势,在目前,并没有体现出来。

    未来,不管是高速公路、铁路,都会通过县城。

    一旦县城真的搬迁过来,他们的发展优势,更会进一步体现出来。

    要不是之前县里透露出来很多年前就有搬迁想法,刘春来也没想法。

    这一次,其实就是机会。

    让县里把地方统筹修路的钱砸到幸福公社到望山公社深水码头的快速公路上,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今天究竟有哪些人要来?”

    严劲松快步追上刘春来,没有再问其他的事情。

    当务之急,是今天哪些人要来。

    虽然人家是因为四大队的这些事情来的,可作为公社的领导,也得陪着啊。

    刘春来摇头,“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这话是认真的。

    谁要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对他来说,这些事情,并没有那么重要。

    四大队的路通了,一切的发展,都加快了。

    可真正更快的发展,需要的是打通四大队到望山公社码头的公路。

    “严书记,你这大忙人,可真不好找!”

    谢国强跟宋志杰两人,是在刘家坡沟里的大棚中找到严劲松几人的。

    打谷子前就开始育苗,打谷子后修建大棚,到现在,大棚里面种植的各种夏季的蔬菜在移植后都是涨势良好。

    四季豆跟黄瓜、苦瓜等,都已经开始牵腾腾(长蔓)了。

    甚至,四季豆都已经在开花了!

    “这是黄瓜?这是苦瓜?”

    谢国强跟宋志杰两人瞪大了眼睛。

    “热天的蔬菜,冬天能长出来?”宋志杰有些不信。

    哪怕在大棚里,能感觉到比外面更高的温度。

    现在已经快要中午了,大棚两边的厚熟料薄膜都掀开了。

    即使这样,温度也比外面还高。

    “两位来这边,不会是为了质疑我们这黄瓜啥的在冬天能不能结出来吧?”刘春来懒得解释。

    温室大棚,在这个时代,有些逆天。

    已经到了懒得解释的程度。

    “修路的事情。”了解刘春来的性格,谢国强直奔主题,“一会儿青山公社的王书记也要过来,我们准备明天动工,从两头往中间修……”

    听到这话,刘春来的态度好了起来。

    今年的提留款,两个公社都少交了不少,甚至这条路,县里还有补贴呢。

    这两边不像他们,直接把地里还没收获的庄稼都给铲除,用来修路。

    “那边码头修建得如何了?”

    从赵玉军入手了玉春号之后,加上山城船运公司也有船承接葫芦村的各种运输,刘春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过望山公社。

    那边的码头进度如何,他也不知道。

    缺少了工程机械,修建深水码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深水码头还早,不过目前停泊玉春号那样的,还是没有问题的。”谢国强说到。

    他的意思是希望现在刘春来能望山公社运输。

    可惜,谁都知道在路没有修通的情况下,这事儿不靠谱。

    到县城,有汽车运输。

    走望山公社,全部都得凭借人力。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福林叔,大棚的温度一定要注意,另外,其他的棚子里育苗工作也得展开……”

    刘春来对一边明显没有多少喜悦之情的刘福林说道。

    “这些大棚里种的时间还都不一样?”谢国强有些疑惑。

    “每隔一周种一批,这样能确保在后面一直有上市的。同时,也为了实验究竟什么时候种植才最合适……”刘春来解释着。

    对于大棚种植,他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大棚建立起来,能使用很长时间。

    最多也就是浪费一些种子跟肥料啥的。

    谢国强顿时一脸失望。

    他还准备回去召集一批人来跟着学习呢。

    冬天如果真的能种出来,不说名声啥的,仅仅是收益,就非常可观了。

    顺着嘉陵江往下,好几个大城市。

    冬天蔬菜虽然说是不少,但是都不值钱,夏天的这些在冬天出现,可想而知这利润。

    刘春来会干亏本的买卖吗?

    回了刘八爷的宅子里,几人直接就进入了谈判的正题关于幸福公社扩大下属辖区的事情。

    议题只有一个,望山公社得支持幸福公社吞并青山公社穿插在两个公社之间的9大队!

    给刘春来的感觉,就像二战时期苏德瓜分波兰一样,波兰政府甚至都不知道这事儿……

    “哟,咱们这来得正合适,吃饭都不等我们!”

    正在刘春来等人准备吃饭的时候,青山公社书记王保兴带着两人进了刘八爷的宅子。

    饭菜刚上桌呢。

    看着正主来了,几人都是看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