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葫芦村人

562 效果有了,就是太呛人

    一帮子领导都回头看过去。

    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受欢迎。

    而且,还是坐着滑竿上来。

    “这位就是刘八爷。九十好几了,是刘家辈分最高的,上山的路难走,这样的大场面,老人肯定得来的。”严劲松见领导们都看着坐在被两个滑竿上抬着的刘八爷,怕领导们心中不悦,急忙解释。

    “老人家看起来精神面貌很不错啊。这样高寿的老人可不常见!”何国华倒没有不悦。

    老头子看起来,红光满面的。

    在这年头的农村,五十岁都显得非常苍老,六七十的老人都不多。

    九十出头!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许志强知道刘八爷的经历。

    刘春来一听,自然明白怎么回事,直接开口说道:“那边叫磨盘寨,不仅是因为像磨盘,同样也是因为这里如同磨盘一样,很难被攻下来。从清朝末年开始,那就是一个土匪寨子,抗粮抗税却从不鱼肉相邻百姓……后来跟了长征的红军……这里以前非常穷,大部分一年都难得吃上一顿干的,我们葫芦村以刘家为主,占大约三分之二,却从里来没有因为穷得吃不饱饭而出现什么问题,就因为有这样的老人存在……”

    刘福旺顿时怒目。

    看到他的反应,刘春来赶紧改口,“当然,也跟我爹这个村支书兼大队长的威望不无道理。”

    刘福旺顿时就高兴了。

    旋即黯然。

    以前确实有威望啊!

    p,现在走在路上,都没有多少人打招呼了。

    不过再一想,没威望又咋的?

    刘春来有再多人拍马屁问好啥的又如何?不是还得管自己叫爹么!

    “八爷,你老人家还健忘哇?”许志强介绍了后,何国华主动上前打招呼。

    刘八爷看着这干部模样的人,示意抬着滑竿的两名后生把自己放下来,拄着拐杖,站得笔直:“领导,小老儿还刚健着呢!现在努力往一百岁活!看着我老刘家再添一代人。”

    “一百岁哪里够!要努力往120岁活!”何国华见这老爷子有趣,也乐了。

    “八祖祖,时间差不多了呢。”刘春来提醒老头。

    老头对时间看得重,这一提醒,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要不然,以老头子的性子,非得跟这个连许志强等人都陪着的干部好好摆谈一会儿。

    虽然,是当着领导夸奖老刘家出了能人,刘春来却不愿意要这样的夸奖。

    “老子还没到走不动路的程度呢!放开,老子自己走上去!”刘八爷推开了两个要搀扶自己的人,一脸怒气。

    随后,拄着拐杖,甩开腿,就颤巍巍地向着山上走去。

    刘春来看着这情况,可不敢让老头爬山。

    上山的路,还有几百米呢。

    走到他前面,“八祖祖,我背你上去吧,在我背上,才看得更远。”

    旋即,也不管刘八爷同意与否,就趴在他前面,反手把老头背在背上就往山上而去。

    何国华听了不少介绍刘春来的话,可亲眼看到,又是一番感受。

    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这年轻人,稳重!

    “春来是个好同志,值得培养啊!我们要发展,就需要这样的年轻干部。”

    大队长也是干部。

    何国华口里的年轻干部,可不是大队长。

    其他几个县的领导眼神都亮了。

    挣钱没法合作,可以让刘春来当官啊。

    当个县领导他们无法做主,管个镇还是没问题的。

    许志强跟马文浩两人看着这些双眼放光、不安好心的家伙们,相视一眼,心中冷笑连连。

    何国华见许志强跟马文浩两人不吭声,一脸疑惑。

    这下不解释都不行。

    “何副市长,不是我们不想,奈何春来同志不愿意啊,他说他这辈子就只想当个村长,完成他爹没有达成的目标。另外,之前在他还不是大队长,上任下面生产队队长的时候,当着所有老刘家的人发誓,自己要当老刘家最后一个光棍……”

    “这……”

    何国华也没想到这情况。

    他提出这个,倒不是为了用职位来让刘春来把厂子放到市里。

    即使在蓬县,也是他管辖范围。

    干部年轻化!

    有能力的干部,是任何地方都需要的。

    刘春来无论是负责招商引资,还是主官一个地方的建设发展,绝对比在一个大队要好得多。

    哪怕现在并不怎么了解刘春来,可何国华这几天一直都在听蓬县两位主官关于刘春来的汇报。

    从承包县里濒临破产的服装厂开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做到这样的程度。

    给他更大的舞台,这将会提现更大的作用。

    “之前就提出,让他先当幸福公社的乡长,虽然担任大队长的时间不长,现在不是特事特办,人才优先选用嘛!结果,他拒绝了……”

    其他几个县的领导,听完才知道,他们想多了。

    山顶上,到处都站满了人。

    不仅有四大队的,也有其他大队的人。

    在最顶上燕山寺残留的地基上,搭建了一个平台。

    上面摆着香案。

    香案上,摆着三牲。

    在下面一个平台上,四大队的民兵们背着老式的土枪,身着对襟土布断卦,腰里系着很宽的黑色腰带,脚穿草鞋,笔直地站立着。

    气氛,在这些大汉的严肃下,陡然肃穆、庄严!

    刘家要搞事,就没有不肃穆庄严的。

    本来刘春来不愿意的。

    现在副市长在这里呢。

    不过,刘春来倒也不再反感这样的事情。

    他都能穿越到这个年代,拜拜天地,也是没啥难以理解的。

    没看着所有老百姓都在这里看着么?

    这是刘八爷的吩咐,老爷子为了监督执行,没瞧着老爷子都亲自上来了么?

    “还有这种?”何国华皱起了眉头。

    改革开放没有几年,这种事情又开始冒头了。

    “何副市长,他们祭祖呢!刘家人虽然多,并不是因为人多才穷。整个这批山,除了山脚下,都是石谷子,土脚薄,即使雨水多,也没有什么好的收成,所以饿肚子……这也是福旺同志从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下来后,拒绝组织的挽留,回来当这个村支书兼大队长的原因……只是可惜,以前穷……”

    “是啊,祖上多少辈人都想不到的事情,让春来做成了。”刘福旺也顾不得忌惮。

    刘春来完成了他27年的梦想。

    只要有了水,土脚薄,多施肥,也是能种出很多粮食的。

    现在不少土地修路、修建工厂,这个小型的水利工程,就变得更重要了。

    “要不是你打好了基础,春来也做不到这么快啊。”许志强倒是不否认刘春来的功能,“你也不能怨县里,全县都穷……”

    说完这话,还看了一眼何国华。

    何国华自然知道他啥意思。

    动不动就说这些,就是想从市里要钱。

    根本就不接话。

    “何副市长,你要不要一会儿上去讲几句?”刘福旺问旁边的何国华。

    何国华摇头。

    他本来就是过来看看的,也是帮刘春来站台。

    告诉所有的干部,市里是支持地方发展的,虽然拿不出真金白银的钱来支持,政策等方面还是没有问题。

    彩电厂的税收优惠等条件,都将会在的彩电厂奠基仪式结束后,当众宣布。

    何国华直接摇头,“我是来看热闹的,你们该怎么怎么。”

    他可不愿意去抢谁的风头。

    他不去,自然其他的领导干部也就不会去了。

    刘春来向老爹投来询问的目光,刘福旺摇头。

    对于领导们讲话啥的,刘春来本来就不热衷。如果这些领导真的要站到这上面来,他反而会觉得这些领导不靠谱。

    整个工程,他爹在十多年前就完成了主体,尤其是通向四大队下属六个生产队所有地方的沟渠等。

    如果当初公社能从县里要到钱,整个大队的人,至少那些年不会饿肚子。

    改革开放后,别的地方都能吃饱,开始向着致富路迈进,四大队不是依然也得饿肚子,还欠着一屁股债?

    “八祖祖,你来吧?”

    刘春来示意刘八爷去上香。

    老爷子摇头,拄着拐杖,站得笔直,转而对人群开口了:“吉时已到,今天,我老刘家改天换地,由我刘家旗手,向列祖列宗告知!鸣炮!”

    那些原本背着土枪的民兵,从肩膀上取下了枪,倾斜着对准了天空。

    “放!”

    “砰~”

    枪口闪过的火光,在阳光下,并不明亮。

    倒是升腾起来的白色烟雾,腾空而起……

    放完枪的民兵,把枪托放在地上,随后往里面倒发射药,再用长钎子筑实,并没有往里装铅子。

    毕竟,只是为了这声响。

    土枪的声音,可比自动步枪啥的大多了。

    唯独不好的就是那硝烟味,太难闻了。

    “砰~砰……”

    连串的枪声在山顶上响起,远比鞭炮的声音响多了。

    刘春来没有说话,默默地按照刘八爷的要求,燃了香,对着四方各拜三次。

    “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从今天起,我刘家后人,不会再有勤快人受穷,懒人饿死!”

    没有按照刘八爷给的那张拗口的文言文来,简略一句话就达成了目的。

    随后也不管老爷子反应,把手中的香插入香炉中。

    土枪产生的硝烟,已经把这上面给笼罩了。

    刘春来都快被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