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葫芦村人

679 矿山太小,刘大队长瞧不上

    “级别很高?”刘春来问道。

    马文浩的爱人,刘春来没见过。

    平时跟马文浩在一起,也很少谈工作之外的事情。

    双方保持着不小的距离。

    远不如刘春来跟严劲松他们这种关系。

    “不高,也不低,所以许书记他们不管这事情,青山公社也没法出面……马文浩根本话都说不起,去年闹得最凶的时候,他跟他婆娘说这事情,结果挨了一顿打……”

    刘春来瞪大了眼睛。

    刘家的女娃子凶,也不至于在这样的事情上把男人给打一顿啊。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事情为什么不好解决。

    有人在背后伸腰啊。

    “老刘,你可别乱编瞎话!根本就不是为这个事。”

    吕红涛也听到了刘福旺说的,哭笑不得。

    “一会儿,李彤同志也会回来。”严劲松看着李红民,一脸平静地开口。

    李红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马乡长的爱人,支持这事情?”刘春来问道,“她不了解,我们是市里批准的试点,市里的一些厂子都要搬迁过来,加快我们的发展?”

    他的声音不小。

    也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这话,甚至是刻意的。

    他不了解那个叫李彤的女人是啥级别,再高,也不可能比何国华高。

    市里对于这边什么态度,在市里工作的人能不清楚?

    “你觉得可能么?”许志强问刘春来。

    刘春来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摇头了。

    这年头的干部,一个个精明得如同那啥一样,自己又没有好处,为什么要去支持这种事情?

    即使支持,敢明确表态么?

    会么?

    作为体制里混的,没人会那么傻。

    这就有意思了。

    既然这样,刘大队长觉得,他还是该拿出态度,没必要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行了,对于这事情,我只说一句,如果李家坡的人依然是这样的态度,坚持以为划入我们大队,可以胡乱提条件,那么就没有必要谈了!这是命令,不是商量……大队不是谁的爹,也不是谁的妈,你们想要得到特殊对待,没可能的!”

    本来简单的事情国内,非得搞得这样复杂。

    刘春来很想问问严劲松跟马文浩,究竟怎么想的。

    看到刘春来的表情,严劲松站起来,把他拉到一边去。

    “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复杂。李家的人比刘家的更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刘八爷这样的人在……”

    严劲松知道刘春来平时都没关注这些事。

    “这么说来,就由着他们瞎搞?”

    “他们又没有犯法,这些狗曰的,从来都是踩着线……”严劲松叹了一口气,“青山公社那边,巴不得丢给我们。”

    难怪,青山公社的人,一直都没有为这个出面。

    收回去,也不同意。

    刘春来就纳闷了,说好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干部蛮狠,强悍呢?

    “所以,这就是一个生产队的人都能让事情拖这么久的原因?”刘春来难以理解,“许书记他们能容忍?”

    农村工作不好做,他知道。

    可现在这情况不对啊。

    “这不来了么?今天这事情,不解决都不行了。”严劲松知道刘春来的脾气。

    没有刘福旺那样火爆,但是在一些事情上,甚至比刘福旺都还难以商量,一旦发火,手段肯定会激烈。

    刘春来真的没法理解。

    “其实,最大的问题,在于李家山,有一条含量不是很大的铜矿。如果要开矿,就得动他们的祖坟地……”

    这特么的才是根源!

    刘春来终于明白了。

    铜价一直都不便宜呢。

    他就好奇了,为什么之前县里那么穷,都没人想要开矿?

    再强横的地方宗族,在解放后,都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了,至少没有可能跟政府对着干的。

    “鸡肋一样,储量不大不说,以前运输也不方便。加上投资也比较大,县里根本就没钱。但是你们不同,有钱,而且路也修通了大部分……”

    “我们根本就没考虑过开矿啊!”刘春来很无辜。

    如果是大矿山,考虑一下还可以。

    一座储量不大的小铜矿,他完全看不上。

    “你没有这想法,你爹有。这事情双方都知道,一直没有谁主动公开谈,要不然,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刘春来有些明白了,“他们的祖坟地,在七队?”

    他的印象里可没有。

    “没有,但是一旦挖了那矿,李家的人就认为这是动了他们李家的风水……”严劲松看着刘春来。

    刘春来有些无语。

    刘八爷他们确实重视风水,大队部的修建等,都被认为是为了镇压那些烈马呢。

    刘春来没法辩解啊。

    何况,刘福旺根本没给自己说过想要开这边的矿。

    不过一想到老头子那性格,只要是一份事业,他可不管赚钱不赚钱。

    如此一来,他也就能理解这事情为什么这样麻烦了。

    七队根本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逼着四大队同意不开矿,不动他们祖坟,不破坏他们李家的风水。

    了解了这一切,刘春来原本心中的怒气也就小了很多。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公社不好处理这事。

    “究竟有多大的铜矿?县里都不动心?他们看的这么重?”

    刘春来很好奇。

    蓬县可是没有矿的。

    “几千吨……要不然,你以为许书记会就这样看着?对于县里来说,这矿没有太大的开采价值,可对于一大大队来说就不小了。那也是几百万的收入!那边就是想以这个为资本,却又不愿意让你们开矿……”

    意思不言而喻。

    刘春来满脸的苦涩。

    他理解刘福旺的想法。

    难怪老头子当初说只要这两个生产队。

    看着自己搞的这些产业,一年都是以千万记;而刘支书当了那么多年,不仅没挣到钱,还欠政府一大笔;现在更是欠着上千万的债务。

    难怪他阻止刘春来来解决这事情,而是自己去解决。

    了解了这事情后,刘春来心中就有数了。

    恰好,这时候,一个穿着长风衣,年约三十六七的中年女人跟着何国华走到了这边。

    女人长相一般,打扮倒是比较时髦。

    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鞋。

    一副精干女干部的模样。

    “何副市长怎么也来了?”刘春来不解,“这事情至于么?”

    “他可不是为了这个事情来。市里要考擦产业带的布局等问题。”严劲松解释。

    要是这样的事情就惊动了副市长,那下面的这些干部,都可以回家种红苕养猪了。

    李彤看着刘春来,打量了好一阵。

    看的刘春来都不好意思,吕红涛都开始吃醋了。

    “刘大队长,以后工作上打交道的机会多了,还希望多多支持工作。”李彤笑着对刘春来伸出了手。

    手很粗糙,骨节也比较粗,是一双劳动人民的手。

    见刘春来疑惑,吕红涛向刘春来解释:“李彤同志将会担任县里主管经济的副县长。”

    这让刘春来有些震惊。

    这女人,不简单啊!

    如此年轻,就成了副县长。

    苏阳呢?

    “李副县长,配合政府工作,那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刘春来随便应付着。

    李彤看着他的表情,嘴角弯了弯,显然不相信刘春来的话。

    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何国华跟李彤到了后,刘福旺跟李红民之间的争吵,也就消失了。

    不管有多大的矛盾,当着市里的领导争吵,让领导难堪,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首先,我得表明态度,对于这事情,我并没有任何的支持,甚至,在去年年中之前,我也不了解这事情!但是我觉得呢,农村的一些风俗得考虑,李家坡的铜矿,储量并不大,没有太大的开采价值……”

    李彤首先表明了态度。

    刘福旺看着她,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扭头向刘春来看去。

    刘春来直接给他翻了个白眼。

    于是乎,刘支书顿时瞪了严劲松一眼,严劲松则是如同没看到,也不顾干部形象,伸出小手指头,掏了掏鼻孔。

    看得刘春来无语至极。

    都是几十岁的干部,一点形象也不顾。

    “我们没有开矿的想法,所以,你们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同样,还是那话,既然是并入我们大队,就得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去年七队的上交提留等都没有交……”

    刘春来也不客气。

    李红民跟其他人顿时面如死灰。

    这还谈个屁!

    “春来……”

    刘福旺也不爽了,自己谋划这么久了呢,又被儿子给拍死了?

    屁的才几千吨,至少有一万吨。

    当初地质勘察队来这边的时候,刘福旺可是私下打听过了的。

    “就是有上万吨的储量,开矿投资多少?为了赚几百万折腾,把山都挖空,有什么必要?还是要开厂,那个来钱才快。”

    刘春来把刘福旺拉到一边,小声地说到。

    儿子太强,对于一个当爹的来说,尤其是一个本来就强势的爹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咱们有机械厂,对铜的需求量也不小。铜价一直都在上涨呢!”刘福旺根本不死心,“我就晓得你不愿意开矿,才没给你说……”

    “爹,如果我们开了这矿,搞个炼铜厂,得投资多少?算过吗?”刘春来问刘福旺。

    刘福旺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