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夫凶猛 懒鸟

第804章 人生在世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一转眼,就是三千六百秒过去了。

    但这三千六百秒,却是第一序列三千六百秒,真当得上是无比的漫长。

    这是一个无限接近于静止的世界,或者更准确地说,第一序列的时间长度只有二十年。

    超过二十年,就是一个新的循环,如果不能在这个循环里拿到继续逗留下去的力量,就会主动降级到第二序列。

    一切生命诞生于此,短暂停留于此,就会迅速离开。

    不过,二十年,还只是第一序列最外围的时间长度,其真正的核心,就只有三千六百秒。

    这是时间长河的真正源头,也是时间架构的原初,一切规则皆从此处散发出去,一切生命皆从这里起源。

    这里的三千六百秒,放到第一序列的边缘,就是二十年。

    放到第二序列,就是三千年。

    放到第三序列,就是十万年。

    放到第四序列,就是三百万年。

    放到第五序列,就已经是一亿年了。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靠谱,那是因为无法理解时间核心。

    李斯文如今也才算勉强理解,不然他要给第一序列做手术也不会如此谨慎了。

    最简单一点,时间长河里,时间看似是流淌的,实际上却是通过震荡传播方式递进的。

    在第一序列的时间核心呆了三千六百秒,第五序列是真的会过去了一亿年。

    这中间的变量可以多到让人崩溃。

    不过这仍然架不住李斯文有钱啊,尤其当他的世界身体升级为序列身体,又暗中控制着圣墟净土网络,还控制着微观文明的光明铠,横跨三大序列,吓住所有的先天生灵,近乎于时间之主的情况下,他就可以从容不迫的动手,不用担心有谁来捣乱。

    说起来,那些时间难民也是挺牛逼的,能够寄生在第一序列,哪怕只是边缘,二十年一轮回,啧啧,了不起,了不起。

    李斯文是纯粹用资源开路,通过第六序列与第一序列沟通的区域,带着每秒十万点世界规则的红包雨降临了。

    没有谁能拒绝这种红包雨,时间难民都不行。

    在这种资源红包雨所过之处,原本荒芜的空间瞬间变成生机勃勃的原始森林,森林之中无数大大小小的生命张开嘴,嗷嗷待哺……

    这其实是假象,

    真实的画面其实是天空没有,大地没有,虚空中一条条银白色的管子在飞舞着,飘荡着,就像某种虫子……

    这些银白色的管子往往有几百万公里那么长,一端甚至能探入第二序列,但一端百分百是在第一序列的深处,那里有更多的管子,纠结着,缠绕着,蠕动着,体积,比一颗地球还大。

    但其实这就是一个时间难民的家,这蠕动的管子也并非什么恶心的虫子,而是一种特殊的造物,像输液管一样,把营养从先天生灵的胚胎里抽取出来。

    是的,先天生灵的胚胎。

    从第六序列循环过来的资源会优先进入这些先天生灵的胚胎,然后被这些时间难民用这种奇异的输液管再抽走百分之八十,最终导致先天生灵营养不良,在一段时间后跌入第二序列,在那里发育一段时间,再掉入第三序列,比如李斯文的前身,就是这么一个循环。

    这是一个不知持续了多少岁月的买卖,不知养活了多少的时间难民。

    当然最初的时候没有这么严重。

    一千个先天生灵的胚胎大概还有几百个完美发育到第二序列。

    渐渐的,这个数量逐渐减少。

    到如今,第一序列里已经没有完美发育的胚胎了,全部都是畸形,而往往这个时候,就是一条时间长河彻底衰败崩溃的时候,时间难民们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去寻找下一个健康的,有活力的时间长河。

    所以,李斯文如果不能解决这些家伙,也就不算什么时间之主,他在下游创造再多的财富又咋样咧,还不是被吸血鬼给吸走了?

    不过,这些跑到第一序列寄生的时间难民可不是外面那些时间难民,他们的身份更高贵,也更难缠,甚至性命都与先天生灵的胚胎绑定在一起,来啊,来啊,你来杀我啊,我死了,它也跟着死!

    十足十的小流氓。

    一般人还真的拿他们没办法。

    很不幸,他们这次遇到的是一个败类,李败类。

    面对这种情况,李斯文唯一的手段就是做手术,掠天之刃在第一序列是无效的,因为这里是时间之核,不过他还可以直接动手。

    哦,发完红包就动手。

    不发红包那些时间难民是不会现身的。

    只有顺着红包,找到先天生灵的胚胎,先弄死先天生灵的胚胎,然后就能弄死时间难民。

    逻辑清晰,线条完美,无可挑剔。

    就是代价有点大,预计需要损失两百亿点世界规则。

    可是,李某人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啪!”

    “啪叽!”

    一路发着红包,一路做着手术,李斯文就像是闯进了文明社会的野蛮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三千六百秒过去了。

    光阴似箭,一转眼,又是三千六百秒过去了。

    又是三千六百秒过去了。

    又过去了。

    了。

    李斯文很忘我,很敬业,边边缝缝,角角落落,有一个算一个,有一双算一双,统统捏死。

    逃,是没有意义的。

    打,还是没有意义的。

    求饶,唔,有点意义,我就喜欢听你们的惨叫啊!

    不知过了多少个三千六百秒,第一序列终于被清空了。

    真正意义上的空白。

    而此时,他已经投入了差不多一千二百亿点世界规则,外面的岁月,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

    在第四序列都过去了百亿年……

    在第五序列,乃至第六序列,甚至无法计算了。

    这就没办法了。

    李斯文无奈苦笑,把自己的人类身体放出去,都不知道能不能看日出……

    退出第一序列,李斯文打死都不想再走一趟了,所谓人生在世,到此为止吧。

    让自己的序列身体陷入无尽岁月的沉睡,他就放出自己的人类身体,沿着微观生灵打造出来的第七序列,第八序列,第九序列,一路走马观花看日出而去。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