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系统平平无奇 蓝领笑笑生

第210章 又死了?!

    什么情况?

    战无极二号?

    如果说这个人只是衣着打扮一样的话,那倒是也不算奇怪,可能只是制服,也可能是追随者,很可能是后者,毕竟战无极不应该穿制服,尤其是他的战甲可是法宝。

    可是,这些都不是,因为这个战无极和里面的那个是一摸一样,连脸都一样,连气息都一样,感觉就好像战无极重生了一样。

    战无极走进来之后,看看自己的尸体,然后看着边上的女子,有些惊讶,开口道:“你到底是谁,能杀我分身的必定不是无名之辈。”

    分身?

    原来刚刚那个是分身啊,这个分身怎么看起来这么真实?

    可能是我们水平太低了,看不出中间的门道来,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门的战神啊。

    “他是你的分身?”

    女子的声音似乎有着意外的感觉,这一点大家似乎都懂,毕竟这实在太真实了,你看看这鲜血,鲜红鲜红的,还在流啊。

    你们要不是说分身的话,我们还真的不相信。

    “我的分身术是有血有肉的,不过实力只有我的三成。”战无极淡淡地说道,这句话也在说一件事情,那就是,分身输了不代表他输了。

    此时,众人就被惊到了,竟然只是三成不到,刚刚那气势已经很恐怖了,在场的人都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果然,天下第一门

    牛逼!

    女子淡淡说道:“我,一成不到。”

    你

    更牛逼!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我们出去打一架吧。”

    战无极说道,表达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具体说什么大家已经忘记了,在后来大家的传言之中就是如此。

    与战无极不同的,对面那女子的话,大家却是记得很清楚。

    不是对方的话比较重要,而是因为对方只说了一个字。

    “好。”

    女子抓起剑鞘,站了起来,动作很轻盈,并没有发出凳子后退的声音,接着,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外面。

    战无极也出去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战斗是怎么进行的,在场的人都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是被洗去了记忆吗?

    不,他们有记忆,并且记忆深刻,他们之所以不知道发生什么,是因为在他们出去的时候,已经看到躺在地上的战无极。

    又死了?!

    又被秒杀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谁能告诉我们?

    在经过一番打听之下,他们知道了,原来出来之后,女子就立刻出手,然后战无极就被带走了,在那一刻,战无极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惊讶与不敢相信。

    并且,他还很艰难地喊了一句

    “你……无耻……偷袭……”

    这句话虽然没有完全说完,但大家也已经知道了他要表达什么,同时也知道为什么他会被秒杀,原来女子出来就直接动手,乘其不备。

    你怎么又这样啊,之前就说了,不要这样了,不要秒杀,这让我们怎么和别人吹牛逼啊。

    你这一次好像更过分了,之前秒杀我们最起码看到了,这一次连秒杀的画面都看不到,就给我们看一个结果,那我们和那些不在现场的人不是一样了。

    过分!!

    酒客甲说道:“你们说,这个是不是分身?”

    酒客乙点着头回道:“这很有可能,本尊怎么可能这么快被秒杀。”

    酒客甲想想也是,说道:“说的也是,这样的话,估计很快就会再过来。”

    虽然他没有说出谁会过来,但大家都明白,说的是战无极的本尊或者分身,反正都已经被杀了两个了,有些人可能会继续让分身过来试探,不过这一次肯定会派一个更加强大的分身。

    而这个时候,酒客乙好奇地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酒客甲疑惑地问道:“什么问题?”

    酒客乙看了看四周,小声地说道:“这个分身身上的战甲是真的吗?这可是法宝啊,这个战无极难道还给自己的分身装备法宝?这天下第一门这么有钱吗?”

    “这个……”酒客甲沉默了,他也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怪,如果是分身的话,分身怎么也有法宝呢?

    并且,这法宝还是一摸一样的,难道战无极就这么有钱吗?或者说,天下第一门这么有钱。

    而酒客甲还在疑惑这个的时候,酒客乙说了一句话,让他瞬间懵逼,并将这些问题都抛在了脑后,这句话就是

    “要不,我们把它脱下来,试试看就知道了。”

    “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啊,但……”

    我喜欢!

    竟然想要在天下第一门的面前脱下他们的法宝战甲,这是想要干嘛,想要占为己有吗?

    当然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虽然他们也知道天下第一门的厉害,但这种级别的法宝已经到了让他们抛开一切的想法,总有人会觉得,自己会很幸运的逃开追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对他们来说,那就是说给胆小之人听的,他们只有坐上忏悔椅子的时候,才会明白,原来这是真的。

    而现场也不止一个人这样想,很快,在大家的混乱抢夺之中,两个战无极的战甲被人剥走了,在场的人谁都看不到是谁做的,如果看到的话,一定会说出来。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别人得到。

    之后,大家看向那女子,女子竟然还回去坐着,她这是还要继续等天下第一门的人上来啊,这已经不是艺高人胆大的事情了,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感觉。

    “姑娘啊,我劝你还是赶快走吧,天下第一门的人很快就会到了。”有人提醒那女子,让女子感觉离开。

    “我就是在等他们上来,免得我一个个去找。”女子淡淡地回道。

    “!?”

    你竟然是故意找麻烦的?

    看来你也是和天下第一门有恩怨的啊,那就当我没说过了。

    众人继续喝酒了,但也关注着外面的情况,如果天下第一门的人来了,他们就会立刻离开远一点,在远处围观,因为他们知道,下一次来人,肯定会是更强的人了。

    而女子这种找麻烦的人,其实也很常见,不要说全范围的,就是这个小镇,也有十几个吧,毕竟天下第一门家大业大,惹到人是很平常的。

    现在举行武林大会的时候,正好是清账的时候,所以,没有一点实力,也不敢办这个武林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