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圣主的世界之旅 笨蛋兔子君

第四百一十五章 委屈,可怜,又无助!(为盟主想把兔子给红烧加更)

    荒芜的地狱中,刚回过神来的圣主骂骂咧咧的,只不过,没见识过新世纪阴阳人跟喷子的他,连炮轰族谱都不会,词汇贫乏,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词。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鲜活的圣主?”

    “芭莎等等,你要做什么?”看到突然来袭的水之恶魔,说实话圣主有点儿慌。现在,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外出离开地狱是背负了释放其他恶魔的使命的,可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归来只是个幌子,那个小偷跟人类联合挖坑设计了他。等他到达地面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场惨绝人寰的虐待!

    兜兜转转,被封印讲道理,被封印了,他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自然更不可能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芭莎找过来了,那其他的恶魔们呢?

    “做什么?当然是跟你叙叙旧了!”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新仇旧恨让芭莎索性不再顾忌地狱的规则,直接召唤了一波浪潮就涌了过去。

    圣主全然猝不及防,他想逃走,但思想跟身体有点儿不愿意配合,断断续续的封印了上千年的时光,让圣主早忘记了身体是该怎么动的。而也就在下一瞬,浪潮蜂拥而来,省的他自己纠结了,浪花推着他反反复复,在原地疯狂的兜圈子。而同时,一边泄愤,芭莎一遍说道:

    “释放了其他的恶魔,却独留我的地狱门?干的可真漂亮啊圣主!”

    “???”

    什么玩意儿?

    其他恶魔被释放了?

    我怎么不知道?

    然而,全身浸泡在潮水中,像是置身在一个滚筒洗衣机里被甩来甩去的圣主根本没有争辩的机会。

    “做这些的时候,你是否有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个鬼地方?”

    ‘我也不想的啊,但谁又想得到,那个小偷的套路实在是太深了!’

    这就像是网络骗子,骗光了你的存款不说,辛苦得来的车房也被一波带走,自己一觉醒来,光溜溜的躺在酒店大床,全身酸痛。接起电话来还被老婆说要离婚,这这这!

    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惨字能诉说的!

    ‘遭罪啊!’

    被扔在像是滚筒洗衣机的潮水中狂甩了几个小时,终于等到芭莎泄愤之后,掉出来,像是条死狗一样趴在一块漂浮的陆地上。

    “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圣主躺在地上,喘口气的功夫。芭莎从远处飞了过来,尾巴缠绕上圣主的腰间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两个恶魔面对面。

    “什么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让我说些什么?”圣主晕晕乎乎的,下意识的想要扯开芭莎的尾巴,但力量尽失,身躯也只是普通龙族的他又哪儿来的反抗力。

    “装,你又在这儿给我装?信不信刚才的待遇再来一次?”芭莎下意识的就觉得圣主嘴硬,想帮他开窍一下。可紧接着,尾巴的触碰却完全感受不到圣主体内的力量。不管是火气,还是符咒全都消失了,只留下当初他们七大恶魔给圣主刻印在灵魂中的诅咒,松了松尾巴,张张嘴,芭莎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等等,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嗯”

    轻轻一声,但就连芭莎都能明显感觉到,这声音中饱含的委屈跟茫然。

    被封印,被赶回地狱,再被封印,再被赶回地狱。刚开始身体还好歹是自己的,可后来不仅丢了符咒,火气也没了,还又被赶回了地狱。再强大的恶魔也遭不起这种委屈啊!

    芭莎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看圣主不似做伪的样子,开口道:“告诉我,你还记得些什么?”

    “你们给我种下了诅咒,而我被人从地面上召唤,出去就遇到了陷阱,当时便被封印再往后的事情,我就一概不知了!”

    “一年前?”

    芭莎听到后都惊了,这可是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啊!可在这段时间里,虽说不是天天吧,但早期的时候,圣主跟他们交流还是很频繁的,这时间上根本对不上啊!

    震惊之下,就连尾巴都不再紧紧地束缚着,让圣主找到了个机会,逃出了老远:“你说,恶魔们被释放出去,是谁?”

    看着芭莎指了指自己,圣主先是茫然,随后老脸一红。当然不是羞愧,而是气的。

    “该死的小贼偷了我的身体还释放其他恶魔”

    注意到芭莎打量的目光,圣主话题一转:“我是说,诅咒仍然在我身上你看,现在其他恶魔都脱困而出,我这边,是不是,劳烦芭莎你解除一下咒语?我应该恢复自由之身了吧?”

    “你说什么?你跟我要自由?”

    一听到这个芭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先不说恶魔的诚信问题,光是她自己现在还被封印在地狱中,这该死的圣主就不配跟她谈这个问题。心中这样想,她同样也是这样说的:“我仍然被困在地狱中,你说这话怎么对得起我?我想我应该除掉你!”

    “我该做的都做了,可那个小贼从中作梗,你不能怪我!”

    话音未落,圣主就再被扔进了浪潮中,像是脏衣服一样被扔来甩去的,好生凄惨。

    而芭莎听此一番话也是彻底绝了靠圣主的想法。这个家伙,一无所有的,想在地狱生存下去都难,更别提依靠了。

    所以说,要出去,还是得自救。既然你波刚为了逃走,连身体都不要了,那现在也别怪她再废物利用一次!

    这么想着,芭莎中断了魔力,头也不回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赶去。而在她身后,无力的圣主被甩飞撞在一块岩石上,弱弱的趴着缓解着眩晕跟恶心,但双瞳中明暗不定的光芒,却仍然预示着他的内心并不像实力表现的这么软弱可欺。

    与此同时,借助波刚的部分身体,作为消耗芭莎强行打通了地狱跟现实的隔绝。地上世界,欧洲,正在跟地魁交代什么的啸风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下一刻,一扇古朴的铜镜从二楼的走廊飞了下来,看着其中荒芜,熟悉的景色,以及其中芭莎一脸愤恨的表情。他心中涌起一丝愧疚,跟一丝疑惑。

    “芭莎?找我有什么事儿?”

    仓促的整理了下心境,让自己尽可能显得平静一些。随后示意地魁不要随便说话之后,啸风才开口说道。

    “呵呵,你们真以为自己封印了圣主?”开口就是老芭莎了,嘲讽到位。

    啸风心中悚然一惊,但下一刻却告诉自己不慌。规则大家懂的都懂,除非恶魔被封印,否则地狱门是不会消失的,就算往其中填补多少东西,把整个地球都送进来,地狱门也认死理,就是要封印所对应的恶魔才行!

    想到这些,啸风松了口气:“哈哈,不然呢?借助人类之手,打开了地狱门,圣主切实被封印到了地狱。想来,现在已经到地狱,你跟他见过面了对吧?”

    从容的从身旁取过一杯热茶,啸风慢慢品茗着,轻声开口道:“别担心,圣主是因为他违背了我们恶魔之间的约定,招惹了众怒,才会让大家联手绞杀。可他答应的事,即便他没完成,其他兄弟们也会帮忙的!只是潘库宝盒如今还在圣主的那些手下那里,要找的话需要一点儿时间。一千年都等过来了,芭莎你也不必急这几天吧?”

    “我倒是不急,而且也有一个圣主回来了,可就是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你们口中的圣主了!”

    说着,一股细细的水流在芭莎的手中汇聚,几经变换形成了圣主的模样,色彩也被染上了黄绿相间的颜色。

    就说嘛,啸风心中安慰的叹了口气。然而,这时,一旁的地魁看着对面儿的影像却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裤衩是紫红色,我记的不应该是绿色的吗?” ???

    地魁,你发现了华点!

    啸风赶忙睁眼定睛一看,果然,圣主身上唯一用来遮羞的沙滩裤居然是紫红色。这跟他们之前打碎了盔甲后见到的绿色有天壤之别。啸风甚至都怀疑了这是芭莎欺骗他们的鬼魅伎俩,为的就是让恶魔们不会抛弃她,可转念再看,这次不一样的地方却不仅仅是那条沙滩裤了。

    龙角,龙首,鳞片,四肢,尾巴从头到尾,芭莎所呈现的这个圣主跟他们所见到的圣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

    对,两者确实很相似,这点没错!

    但他们见到的圣主,一如远古强盛时期一般,头角峥嵘,全须全尾的恶龙模样。

    可芭莎见到的,却更像是一个披了龙皮的绿色大蜥蜴难不成,就被吸摄封印,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圣主都有时间来换个裤子,做个造型?

    “芭莎,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不,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你们该怎么做!”随手散去了模型,芭莎轻笑道:“打开地狱门,放我回去,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们,否则等待灭亡吧!”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