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夏逆 楚白

第一百一十七章、无福消受

    一个时辰之后,海角城客栈的大厅角落中,潘龙将放在玻璃瓶里面的内丹放在了桌上。

    托赵胜和文超的福,九州世界早已发现并能够制造玻璃。但无色玻璃的制造工艺比较复杂,两人都不会。除非用法术纯化使其褪色,否则九州世界能够生产的只有传统的绿色玻璃。

    潘龙拿出的这个玻璃瓶却是无色的这东西严格来说算是“石英玻璃”,是用纯净的石英砂,或者干脆就是碎块的水晶粉末作为原料,在高温下融解重塑制成。

    它的成本很高,但依然比用法术纯化的无色玻璃要便宜。

    潘龙也曾经考虑过,要不要把无色玻璃的技术研究出来他依稀记得普通玻璃之所以绿色是因为含二价的铁离子,加入适当的二氧化锰,就能将绿色的二价铁还原三黄色的三价铁,然后紫色的三价锰离子和黄色的三价铁离子如果比例合适的话,最终产生的效果就是无色玻璃。

    ……当然,这种“无色玻璃”算是“准无色”,比起石英玻璃的“真无色”还要差了不少。但成本的差距,足以让这门生意变成一个日进斗金的大金矿。

    但这技术究竟该怎么搞,潘龙需要建一个研究所,弄几个实验窑炉,慢慢摸索一下才行……

    看着这个玻璃瓶里面,被潘龙以真气束缚,无法散发邪气的内丹,武极星、孙琼玉、丁老哼和宋小哈都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好奇。

    “这就是……那个蛇妖的内丹?”宋小哈问,“一个返璞归真境界大妖的内丹?”

    “不仅仅是返璞归真。”潘龙说,“如果不是被我们破坏了它的阴谋,或许它能够将自身积累强行堆到天人合一的地步。”

    宋小哈倒吸一口凉气:“宗师境界?!”

    “宗师力量,不是宗师境界。”

    “有区别吗?”

    “宗师境界的强者,可以一直维持宗师的力量。而这种靠堆积强行推上天人合一力量层次的家伙,堆积来的力量用完了,就会被打回原形。”

    宋小哈恍然大悟,看着那颗内丹,若有所思地说:“怪不得这内丹上黑色的部分碎得不成样子,大概就是力量不纯的缘故吧。”

    潘龙也看向那颗内丹,鲜红的内丹上,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黑色碎块,看起来异常狰狞。但却又有一道金色的纹路在其中游走,宛若一条小蛇似的。

    当初亲手将这颗内丹摘出来的他,对于这种情况有着自己的理解。

    “依我看来,这些黑色,是那蛇妖原本的力量它是一条毒蛇,入道之初,应该是凭借本能,以‘毒’作为自己力量的核心。所以它的内丹,原本应该是纯黑的。”

    “那为什么现在红了呢?”武极星好奇地问。

    “它热衷于吞噬生命,应该是吞噬了大量的生命,将气血之力不断堆积在内丹之中,反过来压倒了原本的毒,最终反客为主,让内丹变成了以气血为主要方向。”

    说着,潘龙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难怪它之前布下陷阱的时候,毫不吝惜地使用了大量的毒素。想来是要趁机将更多的毒排出,让内丹彻底纯化。”

    “这有什么好处吗?”武极星问。

    回答这问题的却是孙琼玉:“毒和气血,就力量来说并无高下之分。但修炼气血,只要努力吃、努力锻炼就行。修炼毒素,却需要不断摄入毒素,还要不断增强自身毒性……这太危险了!据我所知,天下妖神里面,没有哪怕一个是主走毒素方向的,这条路看上起没问题,实际上差不多可以算是死路。”

    潘龙眉毛微微一动,这才算是明白了原因。

    这件事,老师并没给他讲过妖怪的修行方法,以及各种渠道的利弊,对他本来就没什么意义。

    “那这内丹还需要继续纯化吗?”武极星问,“里面还有这么多的毒素,没办法用来炼丹吧?”

    潘龙点头,他已经用真气详细分析过这颗内丹。如果想要用它来炼药,那么大概需要舍弃掉接近两成那些都是毒素。

    这些毒素倒也不是无用,或许可以用在别的方面。

    “上面那道金色的纹路,莫非就是当初镇压蛇妖的佛法?”宋小哈问。

    “当然,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武极星反问。

    孙琼玉看着那道流动的金色纹路,若有所思地说:“这妖怪颇具灵性,应该是个热心好学的。若是将这妖怪镇压起来,以佛法熏陶,也许数百年后,真的能让它洗心革面,当个好人。”

    “几百年太久了,还是让它下辈子当个好人算了。”潘龙淡淡地说,“若是它到了九州这边,就公开身份求助,我倒是不介意给它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它既然是在作恶途中被镇压,那就没资格谈什么改过自新主动改过者才配得到机会。”

    众人纷纷点头。

    潘龙这说法很不圣人,但却很符合江湖中人的思路。

    江湖上也有“金盆洗手了结恩怨”的做法,虽然代价很高,但大家是认可的。

    “对了,你说之前它设下陷阱,使用了大量的毒素,那些毒素最后怎么样了?”武极星突然想到,问。

    潘龙正要回答,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那些毒素已经被几位真人联手束缚在那片海区。大家本想要将其拔除,但海中有大妖传讯,要我们留下这片毒海,日后可以让修炼毒素神通的海妖们来此修炼。”

    随着声音,黑脸黑须的马佚走了进来,手一挥,一个尺许见方的盒子落在桌子上,却没有半点声音。

    “那蛇妖的血肉还在处理,正好库中有一批血精丹,就拿这些来抵消你该分到的那一部分血肉吧。”

    潘龙笑了:“马镇守真是信人。”

    “人无信不立。”马佚转身离开,只有声音在空中回荡,“你们拿了东西就快走吧,这段时间你们这些人可把南海闹得够呛。希望接下来几年,能够有安稳日子过。”

    众人相视而笑,然后潘龙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面一排排一层层,都是用细小木格子隔开的赤红药丸。这些药丸外面以蜡封住,但即便如此,也有一股刺鼻的辛辣气味隐约传出。闻了这气味,潘龙倒还好,但其余众人脸色都微微一红,感觉到体内的气血在微微震动。

    两个女子矜持得多,但宋小哈和丁老哼这两个男人可没什么“矜持”,宋小哈看着那些药丸,咽了咽吐沫,忍不住说:“大姑爷(他特么连称呼都换了),这药能让我尝一尝吗?我最喜欢吃辣了。”

    潘龙愣了一下,没料到他说出这么个理由来。

    还没等他回答,丁老哼也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当年行走江湖,最喜欢就是益州和云州的菜肴,尤其喜欢飘着鲜红辣椒的酸辣汤,酸辣汤下饭,我能吃十碗!”

    武极星忍不住说:“老丁喜欢吃辣,我是知道的。小宋你不是吃个川味火锅都要愁眉苦脸的吗?现在你居然说自己喜欢吃辣?”

    潘龙微微一笑,手指一弹,一颗药丸上的蜡衣脱落,顿时一股刺鼻的辛辣气味散开,冲得人几乎要流下眼泪。

    “再给你个机会,好好考虑一下。”

    看着那鲜红的药丸,宋小哈咽了咽吐沫,有些纠结。

    他当然知道这药丸必定对自己有好处,但只是味道就如此辛辣,吞进肚子里面的话,岂不是犹如吞下了一团火?

    “你还是算了吧。”丁老哼不屑地说,“上次咱们吃‘川味楼’的麻辣火锅,你就吃了一点点,结果拉了三天肚子。你要把这个吃下去,能不能增长气血?我不确定。但我敢肯定你会拉得连肠子都掉出来。”

    宋小哈的脸色越发的白。

    “大姑爷,这药还是给我老丁尝尝吧。我是真喜欢吃辣,这辈子吃过的最辣的东西是云州的树椒,那滋味真是终身难忘。也不知道这个怎么样……”

    潘龙有些震惊地看向丁老哼这人竟然能吃树椒?!

    云州有一种大树,会结形状细小如同缩小版辣椒的,一颗颗竖着长在树干上的怪异果实。这种果实被称之为树椒,味道极为辛辣。

    他当初在云州的时候,就被老师坑过一次,吃了一次树椒。连着几天,嘴巴里面都没什么感觉后来才知道,当地人是用这个浸水然后稀释,作为给皮肤杀菌除虫的外用药的。

    可气的是,老师一边吧唧吧唧地吃,一边还笑呵呵地说:“很辣吗?我不觉得啊。一般般吧。你啊,就是缺乏磨炼!”

    潘龙气得鼻子都歪了他前世学过一个冷知识,鸟类并没有“辣”这种味觉,所以无论多辣的东西,它们都根本不在乎。

    你一只根本感觉不到“辣”这个味道的乌鸦,好意思吹嘘“我不怕辣”吗!

    最终,宋小哈还是选择了从心,没有尝尝这药丸的味道。武极星和孙琼玉自然也敬谢不敏。这颗闻起来就很可疑的血精丹,还是进了丁老哼的肚子。

    药丸一进嘴,丁老哼的脸顿时就红了,红色一直蔓延,到最后连双手都一片红,整个人就像是在热水里面泡了半个时辰,刚刚捞出来一般。

    然后就是汗如雨下,转眼间满脸都是,很快衣服就湿了,接下来汗水更是顺着头发、下巴不停地滴落。桌子上、椅子上、地上……湿了一大片。

    过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他才长长地吐了一口充满辣味的气息。深深地感叹:“果然够劲!此物只应天上有啊!”

    “怎么样?”宋小哈急不可耐地问。

    “刚一进嘴的时候,的确辛辣无比。几乎让人有‘嘴巴已经不属于身体’的感觉。但靠着身体本能咽下去之后,胃里就是一股暖气升腾,流遍全身。很多过去积累的暗伤都在这暖气之中浮现出来,开始慢慢修复。”丁老哼说,“别看我流了那么多的汗,但实际上却没有半点疲惫焦渴,反而有神清气爽的感觉我感觉现在状态非常好,甚至好像是年青了几岁。”

    说着,他拿起旁边的茶壶,朝着嘴里倒去,只一口,就把能装五斤茶水的大茶壶喝得干干净净。

    喝完了这壶茶,他的脸上越发有光泽,似乎连皱纹都少了一些。

    “此药还能延寿?”武极星好奇地问。

    丁老哼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摇头说:“并非延寿,只是修复暗伤,让身体状态变好而已也可能是我已经年纪大了,身上的暗伤太多,所以药力消耗殆尽。也许让小宋吃的话,旺盛的气血之力会有助于他修炼。”

    宋小哈看着地上那几乎漫开一滩的汗水,面如土色,连连摇头。

    他是真的怕辣。

    如果不知道这药的厉害,他可能咬咬牙也就吞下去了。但此刻有了丁老哼作为参考,他哪里还敢打这血精丹的主意!

    反正他年纪还不大,自己慢慢修炼,岂不是更加稳妥!

    潘龙又看向武极星。

    武极星脸色一白,连连摇头。

    “我不需要增强气血,我的气血足够强大了。”她大声说,随即意识到这样有些丢人,又压低了声音,“我慢慢修炼就好,真的!慢慢修炼就好!”

    (嗯,十五分钟之后肯定刷新了!)

    丁老哼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摇头说:“并非延寿,只是修复暗伤,让身体状态变好而已也可能是我已经年纪大了,身上的暗伤太多,所以药力消耗殆尽。也许让小宋吃的话,旺盛的气血之力会有助于他修炼。”

    宋小哈看着地上那几乎漫开一滩的汗水,面如土色,连连摇头。

    他是真的怕辣。

    如果不知道这药的厉害,他可能咬咬牙也就吞下去了。但此刻有了丁老哼作为参考,他哪里还敢打这血精丹的主意!

    反正他年纪还不大,自己慢慢修炼,岂不是更加稳妥!

    潘龙又看向武极星。

    武极星脸色一白,连连摇头。

    “我不需要增强气血,我的气血足够强大了。”她大声说,随即意识到这样有些丢人,又压低了声音,“我慢慢修炼就好,真的!慢慢修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