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夏逆 楚白

第二百三十二章、帝壬辰眼前一黑

    人犯了错,当然就要承担后果。

    大夏可没有“培养干部不容易”的说法,官员犯了错,想要免职几个月然后平级调动到别的地方继续当官,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至于错一次升一次官,顶着群情沸腾而飞黄腾达的……真当江湖豪杰们不会表演传统的“半夜摘人头”戏码?

    小惩大诫,巴掌重重举起轻轻落下,打得轻而叫得惨,大致上,顶天了也只能这样。

    比方说赵冲这次的麻烦,理论上说,他是可以上书请过,然后被处罚一下,降个级什么的,大致上也就能糊弄过去了。

    可赵冲并不敢这么做。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甚至于比自己有着才子之称的曾孙更加明白。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两百多位巡风使死在狱中,他都脱不开干系。

    何况,他作为保守派的领袖之一,此刻保守派和变法派彻底撕破了脸,他就站在了风口浪尖。若是不想办法退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粉身碎骨!

    巡风使们的怒火很快就要爆发,他必须抢在那之前洗白自己。

    所以他立刻就开始写奏折,不到半个时辰,他的奏折已经被送到了帝壬辰的面前。

    奏折上,他先解释自己绝无管理地方牢狱的能力,然后就认罪请罚,言辞恳切、态度坚决,一口咬定自己昏聩无能,应受重罚。

    帝壬辰看着这份奏折,脸色阴沉。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旁边的黄袍老者:“皇叔,依你所见,这事情真的和他没关系?”

    “我打了他一掌,趁机将神识打入了他的脑海。后来他被我唾骂,只是不安和茫然,并无别的情绪。”老者回答,“除非他暗地里修炼了能够伪造念头的手段,否则应该是真的不知情。”

    帝壬辰脸上的阴沉之色消散了几分,却又泛起了怒气。

    “真是废物!”他怒冲冲地说,“身为刑部尚书,朕也不要求他能够控制四面八方的牢狱,可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身为刑部的主官,甚至都没有得到消息简直荒唐!”

    老者叹气,心中却微微一笑。

    他知道,赵冲这一关是过了。

    虽然丢官在所难免,估计还要减爵,乃至于有别的处罚,但最起码不至于送了全家性命。

    二百多位巡风使死在狱中这件事,倘若真是赵冲指使,那非但赵冲要死,他满门上下怕是只有未成年的孩童和嫁出去的女儿才能活命,成年男子一个都别想活得下来。

    当今天子不是凶残好杀的人,可再宽厚大度的天子,最多也只能容忍官员伸手捞钱,绝无容忍伸手杀人的道理。

    帝甲子有云:赏赐和处罚,是一个组织里面独属于领袖的权力。这权力可以通过规矩或者法律授予官员,却决不能允许任何人用别的方法来篡夺。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没得商量!

    帝壬辰怒骂了几句,然后便让宦官去传赵冲进宫。但他还没来得及下令,便被一件突发的事情给打扰了。

    天下闻名的妖神之一,流光界之王,“铁王”铁飞燕因为长子铁鹰被杀,已经来到神都。如今这位妖神正在神机营休息,他的儿子铁隼在帝壬辰的女儿帝清河陪同下来到了皇宫,很快就到御书房。

    “铁鹰死了?!”帝壬辰大吃一惊,脸上的怒气也瞬间被担忧甚至惊慌所取代。

    他是天子,可天子在妖神面前,其实也不是多有面子。

    毕竟妖神长生不死,天子……一千年来,都换了几十个了。

    铁飞燕当年能够自立一界,拒绝帝甲子的征召,实力之强可想而知。在“义乌”毕灵空横空出世之前,他就是九州世界仙佛以下的最强者,没有之一。

    甚至于,当年他纵横天下的时候,击败过的仙佛可不是一个两个……

    能够说服铁飞燕派出儿子入朝为官,是当年“刀帝”帝乙亥最得意的事情之一。也正是因为这位妖神明确摆出了支持大夏的态度,才让帝乙亥时代因为政变篡位而带来的风潮大大减弱。

    这么多年来,铁鹰虽然占着兵部侍郎的位子不挪窝,也不做事,相反不断给历代兵部尚书们添麻烦,可只要他在,就意味着铁飞燕依然支持大夏这对大夏来说,真的很重要!

    纵然大家都知道,铁飞燕不大可能真的为了保护大夏而拼命,可这位绝代妖神的态度,依然足以影响很多立场不是那么坚定的中间派。

    但如今,铁鹰死了!

    这意味着什么,谁都明白。

    纵然铁飞燕可能通情达理,不为此找大夏朝廷的麻烦,但他也绝不可能再留下一个儿子在大夏当官。

    明白一点说就是,大夏失去了他的支持。

    何况……谁保证铁飞燕不会找大夏朝廷的麻烦?

    人家现在住在神机营那边,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

    朝廷上层和那些老前辈们大多知道,大夏朝廷和神机营说起来是一家人,其实关系并没有那么融洽。

    大夏朝廷是“武帝”帝甲子的传承,神机营是“文相”文超公的传承。武帝和文相当年起义军打天下的时候是生死之交,可最后双方却翻了脸、分了生死。

    作为文相传人的神机营,固然是维护大夏的重要力量,却也一直在被大夏朝廷忌惮着但凡是书读得多的都知道,文相其实并不赞成乾纲独断子孙相传的帝制,他推崇的是贤德共议定期更替的共和。

    他曾经说过“共和并不是一种很完善的制度,但至少和帝制相比,它能兼顾更多人的利益我辈流血奋战,为的也不过如此罢了”。

    据说文相当年对于大夏的规划是三代君权独大、三代君王和朝廷二元、三代君臣商定法律,九代之后,天子即从实权的统治者退为仅仅具有宗教和文化性质的“天之大祭”。

    若是当年那最后一战赢的是他,可能如今的大夏皇朝已经变成大夏共和国了吧……

    在这种背景下,铁飞燕选择住在神机营等消息,几乎可以说是挑明了告诉大夏君臣,自己对大夏十分不满,日后若是昔年绝代双雄留下的道路之争再次爆发,他会站在文相的那一边。

    想到这一点,帝壬辰就觉得眼前发黑,心口发闷,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又快又重,脑袋晕乎乎的忍不住想要躺下休息。

    可在那之前,他却还有一件大事必须解决。

    他要接见铁隼,把铁鹰被杀这件事弄清楚,而且将责任推卸出去。

    这个锅,如今的大夏真的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