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监督的日常 黑色的单车

第二百三十章 票房大成功!草野监督大受欢迎!

    “绝赞上映中!草野监督最新作,爱情大好评!”

    “大恋爱!与病魔战斗的二人,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大震撼!《我脑海中的橡皮擦》,引发强烈反响!”

    草野幸确实没有参加首映式,但是《我脑海中的橡皮擦》这部电影,却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首映式成功,而且很快就引发了一波热潮。

    大量的评论涌现,那些参加了首映的记者们动作还是很快的,当然,有说好听的也有说不好听的。

    “草野幸的野心!爱情片第一?”

    《读卖新闻》直接就给了这么一个标题出来,文章中更是批评草野幸有强烈的企图心,想利用这部电影成就爱情电影大师的名号。很明显就是因为之前《日本沉没》的恩怨还没有过去。

    这家报纸的态度,读者们大多都是可以猜到的,不光是有恩怨,而且还是NTV的靠山,能说好话才奇怪,不过,有一家报纸的表现,这次就很让人意外了。

    “过于煽情!草野幸的水准下降了吗?”

    《产经新闻》这可是富士电视台的靠山,可是这次竟然直接批评自家的电影,这是什么情况?

    可最有趣的还得说是朝日方面。

    “特殊的爱情故事!草野幸用心之作!”

    这是《朝日新闻》!

    没错,之前跟草野幸也是有恩怨的存在,可这次竟然帮着说了一整篇的好话。

    许多读者看到这些报纸的表现,他们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谁是向着谁的。

    而接着还有更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

    “草野监督已经可以说是日本年轻导演第一了吗?”

    “我赞同这个说法,我没有开玩笑!”

    “没错,我也认同!”

    以上的对话来自于东京电视台,这个东京放送联盟中排名垫底的电视台,直接在综艺节目中为草野幸大吹特吹。

    难道说草野幸给了这家电视台广告费?

    这似乎不可能呀,因为这家电视台的收视真的很惨淡,就说最近比较重大的事件,那就是《EVA》在这家电视台开始放送了。

    这部动画片一下子就出名了,要知道,这部动画片的监督可是庵野秀明,他可是日本动漫界里非常让人看好的年轻监督,指导过《超时空要塞》《蓝宝石之谜》这样的大热作品。

    可是目前《EVA》的收视率还没有突破10%,要知道,当下热播的动画片收视率,如《樱桃小丸子》这样的佳作,可是在30%以上哦。

    确实有些惨,所以说,草野幸要是投放广告的话,应该不会选这家的吧?

    更有趣的是,东京电视台吹完了之后,TBS电视台也来了。

    “这部电影非常感人,我不相信有人在看了之后不被感动的。”

    “草野监督绝对是天才!”

    “我特别喜欢最后的那一幕,大家一起来帮助真纪,实在是太棒了。”

    TBS这家电视可比东京电视台强多了,结果全程开足马力疯狂吹捧。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可这还没有结束呢,最让人意外的是NTV。

    “本期节目,非常推荐这部热映的《我脑海中的橡皮擦》,满分推荐!”

    “大家应该去看一下这部电影,绝对不会失望的。”

    “千万不要错过!”

    NTV本来就有一档节目是推荐电影的,这次更是非常干脆的发了安利。

    之前他们家的报纸不是还喷的吗?

    怎么现在就转了方向,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许多人已经是完全糊涂的状态了,到底这些电视台跟报纸发生了什么?

    自己竟然跟自己都打了起来。

    一部电影竟然引发了这样的混乱局面,实在是太有趣了,那么,这部电影的票房到底表现的如何呢?

    在10月末上映的《我脑海中的橡皮擦》,在进入11月之后,就公布了第一个票房捷报。

    配给收入2.4亿达成!

    如此一算,票房大概在5亿以上,仅仅几天就有这样的成绩,以这样清淡的电影市场,还有爱情片而言,绝对可以说上一句:

    大成功!

    ……

    已经是11月份了,阳光依旧非常充足,只不过风大一些。

    远处的棕榈树,近处的沙滩,还有沙滩上的泳装美女。

    这里就是冲绳。

    草野幸在银座跟大山社长喝了一顿酒之后,他便直接请假,又一次出来放松了。

    话说,当时大山社长脸上的表情,可着实很精彩,但这个家伙还是很有城府的,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喝酒。

    身处酒店中,躺在沙滩的长椅上,晒着太阳的草野幸回味着东京的趣事,他的心情好极了。

    那么,不如再来一杯鸡尾酒。

    却在这个时候,有个丫头出现在了草野幸的面前,挡住了他的目光。

    “欧尼酱!你在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

    “你是不是在看那些?”

    “哪些……哦,当然不是了,我看她们干嘛。”

    “肯定在看!”

    “真的没有。”

    草野幸很是头大,凉子这丫头竟然也跟来了。

    要说这恐怕是运气不好的缘故,草野幸正准备按照计划来冲绳呢,刚刚要走就碰到了凉子。

    凉子听说草野幸要出去旅游,当下就也来了兴致,软磨硬泡还撒娇,搞的草野幸实在没办法,而且,人家凉子还有非常正义的理由。

    “身为老板,你不能过于压榨你的员工!”

    还能说什么呢?

    草野幸可不是个黑心老板,就这么的带着她一起来了。

    冲绳这里确实是旅游的好地方,就算是眼下这种时节,依旧能看到不少的泳装美女,只是眼前嘛……

    凉子这丫头也穿了泳装哦,只不过是连体的那种,有些类似死库水,毕竟她现在年纪还小,比基尼那么大胆的可不敢尝试。

    可就算如此保守,依旧能看的出来,她发育的相当不错,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感觉。

    草野幸这目光……

    ai!”

    “喂喂,有你这么说欧尼酱的吗?”

    “可欧尼酱的目光太色了!”

    “你不让我看别人,那我还不能看你,那我看谁?”

    草野幸一脸的无奈,话说,他真不是色,只是眼睛无处安放。

    “反正,就是色!”凉子脸上羞红的很,但实际上,她心里有些小得意。

    至少自己在身材上没输。

    草野幸哪里知道这丫头心里想什么,看她脸红,干脆吐槽,“你这丫头不会是兄控吧?”

    这……

    “好过分!”凉子直接就那脚踹了。

    “哎呦。”长椅差点被搞翻。

    两人闹了一阵,直到草野幸把凉子这丫头的脚给抓住,这才制止了她的暴走,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

    “不闹了,不闹了。”脸上更红。

    其实,凉子是有正经事要说的。

    “欧尼酱,那个我看这次好像很乱的样子呀。”

    “什么乱?”草野幸拍了拍旁边的长椅,示意凉子坐下。

    凉子也不客气,坐下之后还晃荡着一双小脚丫,“就是,那个报纸这个电视台的,在谈到《橡皮擦》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说的怎么都乱七八糟的呢?”

    草野幸听后一笑,“那叫乱七八糟吗?不是很正常的嘛,大家的意见不同而已。”

    “可我觉得好奇怪呀,我相信好多人都会觉得奇怪吧。”凉子这边干脆往长椅上一躺,还戴上了一副太阳镜。

    其实,旅游放松就应该这个样子才对。

    草野幸却好像很随意的样子,“我也搞不清楚。”

    这话让凉子不满意,“你怎么可能不清楚呢?你一定明白!”

    对,你这个坏哥哥,就是不说而已。

    其实,草野幸当然看的明白,只不过不太容易对凉子解释。

    所谓东京的乱局,无非就是因为他这个监督呗。

    大概应该是这样的,草野幸这个当下蹿起的年轻监督,在富士电视台内部腹背受敌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出去了。

    就算没有传的很广泛,但在媒体行业里,特别是电视台以及映画公司之间,应该已经被许多人知晓。

    于是乎,应该就会有这样的变化,那就是有人对他这个监督很感兴趣。

    就只是富士电视台内部,东宝、产经、松竹三方都对他有招揽之意,那么,若是这三方最后崩了,也就是草野幸离开富士电视台呢?

    其他的电视台跟映画公司不就有机会了嘛。

    像东京电视台那样的,也许不能说是求贤若渴,可是他们现在的表现也足够说明问题的。

    草野幸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这个变化确实很有趣,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些意外。

    那么……

    “这会影响票房吗?”凉子真的很关心这个问题。

    “你这丫头担心老板的钱赚少了?”草野幸忍不住打趣。

    “哎呀!”凉子有些生气,又坐起来了,她现在就是很难安分的年纪,忍不住掐住草野幸的腮帮,“欧尼酱,那之后呢?会不会影响与那个沟口的作战?”

    这丫头手上晃了晃,倒是没有用力。

    草野幸哈哈一笑,“我想,恐怕这次跟沟口对决的消息,应该已经不胫而走了吧。”

    对,很可能就是有人向外界释放了这个消息。

    凉子听后有些担心,“那……”

    草野幸忍不住啪的拍了这丫头屁股一下,“你觉得我可能会输?”

    “啊呀!欧尼酱!太色了!”

    凉子脸红的不行,这次直接跑了。

    不过,草野幸倒是没有忘记对这丫头的背影说一句,“放心吧,没多久就会有变化的。”

    凉子听了当然很高兴,但却回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就下海了。

    草野幸不管这丫头,这座酒店还是相当安全的,沙滩也是酒店专属的,一切应该OK,他想点一杯酒,却在这个时候,服务生过来了,还拿着他的移动电话。

    “先生,东京的电话。”

    “哦,谢谢。”

    草野幸接过电话,没想到那头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但没多久便记起来了,是深作健太。

    “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

    “当然是问了藤本哥,那个……”

    “有什么事?”

    “我已经按照监督的指示,搞定了那个荻野目洋子了!”

    “搞定?”

    “是的!她现在已经完全的服从我了!”

    草野幸听后脸上的表情怪怪的。

    难道说他们父子二人成了同道中人?推荐阅读:《读档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