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杨晟已过万重山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二十一章 屋内的一场对话

    冬日的阳光从高高的檐顶倾泻下来,杨晟眯着眼睛,享受着晒在脸上温热的感觉,身后的青荷穿着一件暗花云锦裙,手中拿着一包糯米软糕,时不时往嘴巴里塞着。

    自入住馆舍里来,他们的生活就实在惬意太多,主要是每天都有各式的吃食,殿外方正街的豆腐脑,糯米粑,红油水饺,殿内鸿胪馆每日会换着提供餐食,蔬菜粥,荷叶鸡,千层油饼,酱牛肉……虽说不是灵补物,但却滋味丰富味美,人间烟火气十足。

    两人行走在密密层层的聚贤殿建筑内,所过之处,都有人拱手行礼,道声“都令史大人”。无论是平时那些因为是公主近属略带清高的官员,还是一丝不苟的佐臣,都对他态度恭谨,而且眼底藏着畏意。

    虽然他很年轻,但这个年轻人是修行者,而且已经做了很多大事,代表的是蜀山的势力,任何以他的年龄来揣测他行为的事情,都将导致判断的失误。所以每个人宁愿态度恭敬一些,也不愿招惹这个麻烦。反倒是唯独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小瓷人般漂亮的小丫头,能让他们转一转目光,将压抑的心情缓和一下。

    杨晟觉得这种被人惧怕着的感觉,其实也相当之好,至少可以免去了很多与人交往的客套,免去了不必要的社交。

    自那场鸿胪馆的事情发生之后,紧接着就演变成席卷梁都的风波,即便是开国伯都身陷囹圄,曹禹被斩,所牵连出来的一系列事件,开国伯家族也有一些人受到波及,朝堂上开始有御史成群攻讦,趁势要求严查吴郡的一些徇私舞弊或者钱粮案件,乱糟糟熬成一锅粥。

    虽说开国伯家族在这场动荡中声望大跌,甚至可能被大梁朝堂连番攻讦,会损失相当的利益,但另一方面,其家族子弟,目前大梁被誉为大日境最强前三甲的年轻天才王封,却在公主设下的礼宴比武上挫败铁弗部使臣中的代表武勋,大出风头,成了一桩突出事。

    那位武勋是北方白狼部的第一强者乌错,曾一度阻铁弗部西路边军,使铁弗部三年未向西胜草原前进一步,后白狼部降服,铁弗部部主亲自迎接乌错,此人名声也远远传到了大梁。

    今趟先行使团就有此人,公主府一度做了很多准备,结果礼宴上铁弗部使团率先提出比武,乌错气势鼎盛,王封被动应战,却在十招内击败乌错,令王封声名顿时再拔高一截,铁弗部犯边已久,如今还带着不良企图来使,此战事后宣扬得梁都无人不知,大梁人都大大扬眉吐气。

    如今聚贤殿内当差的人看来此事不免异常尴尬,王封确实立了功,而且是对铁弗部的国事,给公主殿下涨了声望,结果杨晟这个新任都令史后脚一步就让他的随从左右手曹禹遭了殃,并连带牵扯出了针对王家的各方围攻攻伐。

    王封如今挟威正盛,兴许他不能左右目前局面,但会不会将王家目前所遭受的一股怨气,冲杨晟而发,而如果这种怨气,转化成暗中的仇恨和手段,那杨晟恐怕就要防不胜防了。

    所以当众人看到了出现在冬日艳阳照耀下迈过月门,向着杨晟所在地拾步而来王封的时候,整个聚贤殿内空气仿佛都凝住了。

    后殿那边,身上有差事匆匆而行的人都破例停下了脚步,纷纷向着这边张望。

    剑拔弩张来形容此时的情景,再贴切不过。

    王封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人,面容冷峻,他是和曹禹齐名的王家另一家将柳烈,曹柳二人乃是今趟王封身边的左膀右臂,负责为他做事,如今王封前脚在使团殿前代表大梁挫败铁弗部,后脚就面对自己一臂被处斩的局面,那么这笔账大概只能向着眼前的这个蜀山弟子来算。

    杨晟看着面前的锦袍王封,对方看上去确实如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眉目冷锐,颀长的身体着着麟纹云袖大袍,向杨晟看来的时候,那一眼气势之盛,好像直接夺了这冬日光华。这是神念强横到一定程度的使然,若此时在他这道目光下的不是杨晟,而是一个低境修行者,恐怕直接就要抵受不住,精神被夺。

    主簿已经匆匆赶到,没有公主和左右丞之时,殿内就是主簿官职最大,但此时看着这样一幕,也吓得是心头一沉,除了立即遣人向公主汇报之外,他最紧要就是制止这两人在殿内发生巨大的冲突,当下连忙开口,“王公子,杨大人,大家都是同处一个屋檐下,都是为公主殿下办事,为陛下办事,都是同脉同门,可别伤了和气!”

    王封转过头来,露出一个灿然的笑意,好看是好看,却让人感觉到像是冰棱作光,锋利如刀,“主簿大人说得哪里话,曹禹罪有应得,是我御下不严,实乃我的失误,我今趟只是来向杨都令史赔罪,甚至对他行事作风多有佩服,来此吐露心情罢了,杨大人英武不凡,不知可否邀请在下入院内一叙?”

    主簿一听要遭,还待再说些什么,便被柳烈出言打断,以是否信不过自家主人所言为由,堵住了主簿的再三劝诫。但主簿却拼命向杨晟使眼色,一会王封如果入了杨晟馆舍院内,两人爆发冲突,把地方给拆了,岂不是来不及阻止?

    杨晟也是和青荷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这王封到底打得什么主意,不过对方敢直接上门,杨晟若是示弱,保管今日他的杨晟回避,便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畏缩。

    杨晟点头,“馆舍内无不可告人之秘,可以请你入内。”

    王封洒然,“爽快。”随着杨晟到门口,他又转过头对外道,“今日只是我和杨兄二人叙话。主簿大人放心,我们不会把你这馆拆了的。”

    柳烈站在外面,注视主簿等人,显然是看守外方,避免主簿待会带人强行闯入。杨晟和青荷交换了一下眼色,青荷也站在院外,她不担心杨晟单独面对王封有什么危险,从蜀山带来的符篆,杨晟的最强手段御斧,就在馆舍之内,随时可以出其不意。而她则负责看着柳烈,如果有什么变故,她要拖住对方,避免其和王封合围联手,其他的,聚贤殿想必也不会任由得事件发展到不可控。

    杨晟打开院落之门,王封拾步而入,杨晟紧随其后,只看到王封径直进了他的房屋,推门走入等待杨晟进来后,王封手一拂,房门关上。

    然后杨晟看到他同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就势在杨晟房内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传音入密道,“杨兄见谅,我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无避碍和你知会一面吧。”

    杨晟微怔,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王封摇摇头,道,“古妖是否如贵蜀山宗所言,真的是关系世人生死存亡的大难?”

    杨晟道,“大梁没有人相信有古妖之祸,更将之视为异端邪说,认为我蜀山宗只是危言耸听而已,为何王封兄相信?”

    “我不是相信,”王封道,“我只是做了个设想,万中之一的可能……如若你们是对的,那么又会怎么样?而后我就发现,这个后果是无法承担的,至少姜胤的事情摆在这里,我愿意协同,乃至从杨兄这里得到更多的证据。”

    杨晟心忖原来大梁也不是没有聪明,或者警醒之人。但并不排除王封另有目的,王封此言究竟值不值得信,还另有一说,杨晟道,“你的家将因我出事,难道你不为此记恨?而且你家将私下做出那些事,难道你不知道?”

    上有所行,下有所效。上有所好,下必甚之。有的事情哪怕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忍,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王封开口道,“这就是方才我托辞,要将我那另一位家将,留在外面,不让他听到你我二人这番对话的原因。因为在此之前,我应该贯彻来自家主的意思,窥探你的虚实,用尽一些手段削弱你,与你定下比武之约,正面击败甚至击杀你。”

    “我不想作为一个傀儡,无端为自己树敌,两名家将,对外宣称是为我做事,左膀右臂,但实际是监视我的作为,并确保贯彻家主给我的任务而已。我虽是王家子弟,但实际我母亲只是王家始乱终弃的一个婢女,若非我母亲得知怀了我故意受罚,在府中最阴暗的角落做着洗涮马桶,干着最暗无天日的脏活累活,才以此为掩护将我生下来,否则我母子二人可能早遭了毒手。

    从我幼时记事起开始,就知道我们生活在那偌大王府的最底层,而我想改变命运,让自己更强,便去偷府中学库丛书,无意间得到了一本再普通不过的运气术,又在被府中麟贵鞭打时无意反抗展露修行天分。由此便被家主看中,选我踏上修行之门,我先后拜数名强者为师,而后出类拔萃,王家将我视作为王家赚取名望的重要棋子,所以岂容我脱离掌控。我母亲虽然如今锦衣玉食,但实则又何尝不知他们是以她为我的软肋,又让曹禹柳烈之类家主极致信赖家将,务必监督贯彻我实施很多本不愿去做违心之事。”

    杨晟知道整个聚贤殿恐怕都在关注他们此间房舍里的一举一动,这里越是死寂,那么外间恐怕人呼吸都会凝重。然而又有谁知道,这里如今进行的是这样一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