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杨晟已过万重山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三十四章 最大的隐秘

    贾芸有时候看着两人的身影,总觉得公主笑容更多了,两人往往一起看一本书,时而相对而视闲聊,在贾芸看来,就差耳鬓厮磨了,而她当然要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毕竟关系公主清誉嘛。

    所以她中途端着果盘,循着机会给两人送过去。杨晟似无所觉,倒是正阳发现了贾芸的意图,偶尔瞪两眼过来,也不知道是责备她此时的行为,还是在责备她对完全没有的事捕风捉影严防死守。

    只是贾芸把果盘放两人之间,正阳说着“这是贡品,尝尝!”的时候。杨晟拿起来吃着,看着正阳拿着蔬果,一副等他反应的模样,还是让杨晟心头怔了一下,这段时间,确实是在公主府里待得久了点。

    主要还是因为皇家秘笈的吸引力,当然,和正阳公主相处起来的日子,还是很舒适的。她会在旁纾困解惑,甚至能提出一些创见,这对两人解析秘笈深入探讨,都有很积极的意义。

    看到杨晟的目光,正阳立即侧开头,嚼着嘴里的果子,顾左右而言他,“这是高山郡的牛油果……好吃吧……”

    有抵达公主府的急报打断了三人的小憩,而后杨晟就收到了王封的消息。

    他有些沉默,王封实际给他观感不错,却没想到遇上的是这样的结果。

    贾芸道,“铁弗部真的是蛮族啊,这群野蛮人,公主你怎么可能嫁到北方去!”毕竟王封是正阳公主请来的客卿,而且此前有所交集,现在得知这个消息,贾芸情绪低落,只觉得那北方蛮夷,当真凶狠残暴,更加为正阳公主未来担心。

    正阳摇摇头,示意不必忧虑,“铁弗部看似来势汹汹,其实是为了试探大梁虚实,因为今趟国典之后,父皇就有意应对防范北方的威胁,铁弗部届时便搅不起风浪。”她又看向杨晟道,“这次若是铁弗部少主赫连霄找你挑战,你千万不可中计应战,因为无论胜败,都能被铁弗部借此作文章,搅浑水。且待忍他一忍,国典之后一应准备完毕,北方就将派以重兵,和铁弗部算总账。”

    杨晟问,“国典?”

    贾芸解释道,“按照惯例,每年三月,大梁各地都会举行上巳大典,梁都则是由陛下主持祭祀,可谓是最大的盛事,届时不光是朝中大小官员,就连太浩盟各大宗门分部,都会到场庆贺,可以看到修行人乘骑仙鹤瑞兽巡天,民众们欢呼拜谒的场面。这是我大梁一年以来最重大的节日。”

    正阳公主道,“铁弗部的事情,可以不必理会对方,国典临近,宫城内阵法启动,将严禁比斗的发生,对方使团到了梁都,便也只能在划定的区域呆着,只要不理会他们,他们也掀不起任何风雨。还有一件事,父皇要在御书房见你。”

    杨晟一怔。这意味着,自己打通了大梁皇室的关节了?

    正阳公主道,“你现在已经是大梁四境第一人,于情于理,身为大梁皇帝,都要对你做出肯定,无论父皇届时赐予你什么东西和身份,都意味着你和你背后的宗门在我大梁已经得到了认可。届时外界质疑的那些身影和流言,相信也会压制不少。”

    “等你面圣之后,蜀山宗也就在国典受邀宗门之列。”停顿一下,正阳公主微笑,“我希望今年的大典之上,能看到蜀山宗诸位仙师的风采!”

    ……

    王封败亡的信息已经传到了整座梁国京都,据闻开国伯王禄赶往京都告状,雷声大雨点小,最终此事还是没能惊动圣上,梁皇出奇的沉默,有的人看来,这就是暴风雨之前的沉默。

    似乎感受到了这阵不同的风雨,抵达梁都的铁弗部使团驻扎北城的馆驿之中,并不入内城,去往更高层级的鸿胪馆。

    于是似乎一个外城一个内城,意想中的铁弗少主找杨晟挑战的事情,王不见王,也没有发生。

    入了梁都的铁弗部,一路过来的嚣张跋扈,似乎也至此消停了下来。

    杨泽则是回到了聚贤殿,接下来就是准备入宫面见那位传闻中的梁皇。

    回到驿馆的时候,青荷还嘟着嘴,“好嘛,这几天都在公主府厮混,就留我在这里独守空房,无聊死了!”

    “独守空房不是这样用的,”杨晟白了他一眼,“至少我们的计划已经走前了一步,和大梁皇室建立联盟,那便至少去了一大威胁,否则太浩盟防我们,大梁官方如果再有军队兵锋指向我们,我们就真的不用混下去了。如果能够拉拢到梁皇的助力,赢得大梁的信赖,我看如今大梁皇室,也防备太浩盟手伸得过长,最重要的是如果有大梁的行政体系帮助,我们对于找到那支血魔妖脉,就会敏锐得多!”

    青荷点头,“你连胜双甲,被正阳公主和梁皇接见的消息传回峰内,大家都很振奋呢!玄睿问你,是不是打算干脆把公主娶了,这样和大梁的同盟就更加根深蒂固了?”

    杨晟很想现在就过去给玄睿脑袋上敲上一记。

    “对了,这段时间桃叶姐也来过了。听说你在公主府,她又离开了。”

    杨晟愣了一下,“她没说什么?”

    青荷似乎想了起来,指了指庭院方向,“对了,她说她又临时想起了一招剑意,喏,就在那里。”

    杨晟看过去,庭院中间的山石那处有一道剑痕,真意至今凝聚其中不散,只是看得人莫名脖颈发凉。

    ……

    杨晟坐着,心头微一悸动,原来是吴令聪已经和罪狱山的赵子恒连上了线,高皓风果真是很有手段。

    罪狱山第八层,暴露自己炼炁士身份,并且擅自剿灭了凉关盘踞马匪,此案牵引到了数名朝中官员,倾轧下来被作为党徒逮捕的吴令聪,被罚往罪狱山,并且罪狱山内管事被知会“特别对待”,于是原本第五层刑罚的他被罚到八层,走上了背起背篓,在严寒和潮湿的地底深处挖掘深层岩石的苦役之路。

    连番拷打和地底酷寒之下,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同时内体枯竭,眼看着可能就要成为那些被淘汰带走掩埋的尸体,一个男子在他面前停了下来,递来了一块混合苦艾灵草的馒头,说,“吃吧。”

    整个罪狱山都知道这个人叫做赵子恒,前七里宗七杰弟子,只是入山之后,一度曾差点成为废人,成为掩埋场底下的那些枯骨。

    可是不久之前,他也是从这种濒死状态下熬过来,第八层的几个“龙头”,在一场惨烈的殴斗之中,终于不得不承认了他重新制定了罪狱山地下秩序的事实,虽说他那之后并没有代替那几个“龙头”压榨众人,但他独来独往,便没有人再敢招惹他。

    现在他在这个似乎当初和他有着相似命运的人面前,丢下了一块馒头。

    背着比旁人更大一倍,原矿石亦是沉重一倍背篓的赵子恒道,“不要放弃,所有人都遗弃你,并不可悲。可悲的是你自己,最终也要放弃自己。”

    说完他满是血肿的手紧了紧背篓的鲛皮绳,那绳子上是经受了背篓沉重力量后在他双肩磨出勒割渗透的血渍,“活下来,继续走。”

    赵子恒正待从他身畔迈步,那人起身抓住了他褴褛的裤子,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激动,感动。但随后便被军士给拖了下去,赵子恒挨了几鞭子,继续前去背灵炁矿原石,但手里面,已经多了一枚伪装得极其像是石块的小牌子。

    待到宝贵的歇息时辰,他蜷缩在山洞里,刺破自己的手掌,血液浸润到了那块石牌上,而后感受到了什么,他将自己隐藏在身体内部一处窍穴的灵炁,释放出来,沿着经脉,注入那枚染血的石牌中。

    嗡得神念微震。

    罪狱山内和山外的世界,内外交感。

    赵子恒神情震动,片刻后,他神念于那头共鸣。

    “……杨晟?”

    ……

    “受苦了。”

    这枚杨晟花费了大价钱从瓦屋脉墟市购得的他心通鸟篆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和赵子恒建立的神念沟通,就仿佛在耳畔话语一样。实在是极其玄妙。

    “你这是在可怜我?”赵子恒嘲讽,“这可不是你造成的,我只是在维护我七里宗该遵守的道理。”

    嘴硬得不得了啊。

    杨晟有很多话准备对那头赵子恒吐槽,但考虑到这枚昂贵的他心通鸟篆实际上拥有寿命,双方神念交感的越频繁,其损耗越快,到得一定程度,这枚鸟篆就会化成石粉。

    所以只能长话短说,通过赵子恒的讲述,原来赵子恒经历磨难,眼看着要扛不下去的时候,居然误打误撞,遇到了在第九层地底的一名异人,赵子恒所遇到的并非其本人,据那人所言,他被七条锁链穿身,关在更深的地底,镇压地底寒泉,若非此人,第八层的酷寒,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做苦役的修行者可以承受的。

    而那人能透过地底寒气,将一抹元神离体,但最多只能到达第八层那个深渊洞口。赵子恒所见到的并不是实体,而是类似实体的元神出窍。

    见到那人元神之时,赵子恒体内经脉折损大半,几乎是个废人,但对方却另辟蹊径,给了赵子恒另一套修行法门,能让他在体内另开天地,修复经脉,重新走上另一条修行之路。但代价是要帮地底那人脱困。

    这是没有选择的一条路,答应那人之后,赵子恒便在那人指导下调动地底寒气,在体内另辟天地,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没想到果真修补了经脉,重新炼出了内灵炁循环。否则面对地底那些倾轧,恐怕他也早就死了。

    “那人是谁?为什么被关在罪狱山最深处!”

    “这也正是我想要探究的,那人并不与我言说,只告知有一天我能出去,帮他复仇,他才会告诉我。”

    “我也问他,为什么他会被镇压在罪狱山深处,究竟是什么人,要这么折磨他。既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

    “他怎么说?”

    “他只是说,他保存了一个秘密,那个折磨他的人,就是为了让他说出那个秘密,才刺穿他的七处窍穴,而后让这罪狱山的彻骨寒气,不停撕扯他的肌体乃至灵魂,又不至于把他给冻死,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军士把铁链拉上一点,供他从衰弱中稍许恢复,便再度将他下沉至寒泉,再度受苦。他在被拉离寒泉的时候,是距离上层最近之时,于是凝练元神,借助寒气通道,终于撞见了我。所以他将我视为唯一的机会。”

    杨晟道,“我会在合适的时候,营救你出来。”

    赵子恒神念传来,“并不着急,因为我已经答应了那人,所以我要先完成他的愿望!”

    ……

    罪狱山最深处寒泉里,有一个人正承受酷刑折磨,而究竟是什么人,居然遭受这样的酷刑,其人非但没有身亡,还能凝聚元神,和赵子恒取得一念联系。由此推之,那人的修为,该强到什么样的地步?至少杨晟认为自己在那种地步,还能活下去。而且哪怕是大梁五境的修行者,杨晟也不认为能承受那样的酷刑。那么至少说,那名地底修行者的修为,恐怕要达到五境巅峰,甚至六境?

    杨晟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聚贤殿的方昭书院一脉,对方甚至还为之前往文库查阅了一下近些年来大梁的刑典记录和太浩盟大梁文书,都没能找到什么人犯下了滔天大罪被镇压在罪狱山地底深处。

    这就奇了怪哉。

    更何况还有一点,那人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以至于被施于了那样的酷刑。

    但有一点,那人被拉离和放入地底寒泉都需要军士操作,说明了对他施于刑罚的,仍然是罪狱山军事体系,能调动这套军事体系,并对其施加影响力的,其实是三方势力,一是大梁官方。二是太浩盟的伏龙营。三是负责大梁灵炁矿脉分配运作的白麓书院。除非找到那些操控刑罚的军士究竟是属于大梁,还是伏龙营,或者是白麓书院的执刑者,才能具体确定是哪一方。

    但这非常机密,而且不易调查,因为罪狱山的军事体系,是大梁最核心的机密之一。杨晟将事情对高皓风一说,还让高皓风谨慎行事,不必着急,最重要是不要打草惊蛇。

    杨晟有预感,这必然牵扯到大梁深水之下,巨大的隐秘。甚至可能,还和那支古妖一脉,有所牵连。

    这个秘密还待揭开,杨晟就要准备进宫面见梁帝。

    ……

    ……

    准备进入御书房之前,杨晟在正阳公主的带领下,抵达了皇宫。

    正阳公主还在反复告诉杨晟注意事宜,一旁的贾芸觉得公主好像抢了自己很多的台词,但反过来说,公主实际上是很在乎这场会见的吧。

    “陛下能召见你,实在是证明了杨晟你如今举足轻重,这也是为你宗门正名的良好时机,所以我家殿下话多了些,你可不要在意。毕竟就连殿下,也近有大半年没有见过陛下了。”

    正阳公主不失寒气的看来,“我话很多吗?”

    贾芸连忙捂嘴,“公主请恕奴婢多嘴之罪!”

    正阳才转向杨晟,“父皇不理朝政,只想着炼丹,大哥又被软禁,父皇下了禁足令,谁都不能见我大哥。这些年朝局动荡,北方不稳,这才是导致我那位二皇兄倒向太浩盟,白文武躲在瓦屋脉不敢出头,铁弗部在北境不安分的因素!好在父皇似经历最近的事件,有所松动,今年也要亲自主持大典了,甚至更有准备镇稳北方的意向。杨晟,父皇召见你,这就是眼下一切正向好的一个开端!或许……这真是由你们所带来的变化!”

    贾芸又不失时机的道,“公主好久没有这样的心情和兴致哩!”

    正阳公主再次不失寒气的看她,“你话很多啊……”

    “啊啊,公主请恕奴婢多嘴之罪!”

    入了皇宫之内,在内侍官的引领下,贾芸就不能再入内宫了,由正阳公主和杨晟一并来到御书房外,正阳公主站住,道,“父皇召见你一人,我在你面圣之后,再禀明见他。”

    杨晟点头,深吸一口气,在内侍的引领下,走过一条横架在小湖之上的弯折桥道,走向湖内中心岛的那座建筑。

    在奇花异草的掩映之间,杨晟转过步道,远处的殿堂,正隐隐在望。

    ……

    走入地底的深重寒气雾霾之中,赵子恒背着沉重的背篓,步行到了那处深渊之外,今日便是那人元神出没的日子,果然在雾气尽头,那人元神凝成的消瘦身材,缓缓浮现。

    一见到赵子恒,他神色一厉,怒声道,“你身上有什么!?”

    赵子恒一惊,对方元神已经欺身而来,一条枯瘦的手臂穿破雾气,一把将赵子恒握住喉咙,抓向半空,与此同时,赵子恒身内的那枚鸟篆,出现在了对方手里。

    “你这是!?刺探我!?”那元神已经浮现出了狰狞之态,他原本以为赵子恒是一个契机,若赵子恒亦是外面人处心积虑套出他秘密的设计,一线机会就此湮灭,可想而知他会如何震怒。

    眼看着对方就要失控,赵子恒连忙将事情紧急相告。他们有共同的利益,对方选中他也并不是适逢其会,也是了解到他的处境,蜀山宗要把他救出去,赵子恒觉得将这个信息公开告诉他,并不会造成恶劣影响,毕竟他在可以走的时候选择不走,而且有这样的机会,亦能让对方脱离苦海的可能大大提升。

    听到了赵子恒的解释,那人元神握住鸟篆,为了确认,元神直接震荡鸟篆。

    此时杨晟正在前往御书房的路上,忽然心头一悸,他眉头一皱,原本约定了和赵子恒的通讯时间,怎么不偏不倚会在此时?难不成有了变故。还不待杨晟做出将这枚鸟篆销毁的紧急反应,一个声音在杨晟脑袋里面震荡开来。

    “你就是蜀山宗的弟子!?”

    那道神念之强,杨晟险些晕眩,控制住身体,才不至于倒地。前面的内侍官转过头来询问,“杨卿身体不舒服?”

    杨晟连忙道,“没有,只是太过于紧张。”

    那内侍官释然一笑,“没有关系的……我家圣上,相当好说话的。你可是连胜双甲,我大梁如今响当当的人物啊,不过你这样,任谁第一次面圣,都正常……”

    杨晟解释过去,正住心神,神念回应,“你是谁?”

    “很好,赵小子果然没有说谎,没有让我失望!……既然到了这一步……那我就告诉你们,我到底是谁”

    因为那枚他心通鸟篆是通过赵子恒的血脉联络,所以哪怕现在那人元神掌握了鸟篆和杨晟通讯,但赵子恒仍然承担着媒介的作用,他也知晓两人之间的神念交流。

    他喉咙一松,眼前元神放下了他,开口道,“在下……王神宗!”

    杨晟毕竟是蜀山宗的山中人,哪知大梁过往,所以并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

    然而赵子恒却震惊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眼前的瘦削干尸一般的元神,“你……你就是王神宗!那位大剑仙王神宗!?”

    不怪赵子恒震动,大梁往前推十年,修行界除去太浩盟各宗,本土亦诞生了一位超卓高手,此人自号剑仙,饮酒作诗,挥就无数传世篇章,极情入剑,修得了一手超凡入圣的剑道,当时便被誉为大梁修行界第一人,修为在五境巅峰,只差一步可入真空境界,从此天地逍遥任遨游的王神宗。

    关于王神宗的故事,大梁至今说不尽道不完,不仅仅是那些让无数女子闺阁思慕落泪的信手成诗,更是他曾经的那些治国篇章,引得朝堂大动,因此大梁便以国师之礼,册封这位大剑仙。

    这原本是大梁一些辉煌故事的起始,但这些过去,却因为一件事而就此抹去封存,甚至成了大梁人人人避而不谈的隐晦。

    那就是国师王神宗,涉及废太子一案。王神宗和太子白楠曾经就是莫逆之交,白楠仰慕其才华,王神宗也视对方为酒中知己,甚至不羁的他愿意担任国师,外界说来都是看太子的面子。

    但此事便引动这位国师王神宗为太子一党,太子被废之时,王神宗据说当年也一去不返,世人都认为他厌倦了王朝政局变幻,同情知己,又转为心灰意懒,便从此远走天涯,离开了大梁。

    从此世人只叹息当年大剑仙的风采,至今仍然是绝唱。

    然而谁知道这样令人惆怅神往的故事之中的主角,今时今日,就镇压在这罪狱山最深的地底,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被穿身的七条巨链带动,沉入寒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杨晟摆正了心头的动荡,稳住了心神,知晓此时的罪狱山地底,肯定一个重大的秘密,正浮出水面,他不急,只等着下面双方交流完毕,告诉他那个答案。

    他继续向前,然后转过了那些丛林掩映,看到那座御书房的时候,饶是他再如何心神重新收罗,此时也如遭重击,身体一摆。

    前方的内侍官收回目光,内心嘲讽,“这真是被圣上的天威所慑啊,呵,还是四境第一人呢!”

    而杨晟颤动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御书房,飞架的檐角,从侧立面的线条上,赫然正是姜胤魂魄中所呈现出来的那副样子,一个“丰”字型的飞檐结构!

    难怪楚桃叶和瓦屋脉弟子地毯式搜索京都,至今也无所获。因为从制式上,就没有其他的房屋,可以参照这样的设计,整个大梁,没有任何一栋建筑,可以引用如此的建筑。

    因为这处建筑,根本就是在皇宫之内,而且是内部最隐秘的地方。

    当今大梁圣上的书房!

    杨晟看着此间的大梁,湖泊浮着淡淡的雾气,各种奇异灵花弥漫,远处是皇宫巍峨错落有致的建筑和园林,和仙境也不无二致。

    甚至在天气好的时候,泛舟这座湖泊,行走在那些步道之间,那是美妙到足以让人忘忧的体验。

    然而望着这一切的美景,杨晟只感觉到,眼前的大梁,是一片冰窟,而他正通身逐渐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