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西风啸月

第257章 琐事

    镇北候府,白夫人所在的房间之中。

    白礼走了,但是镇北候和白夫人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良久,镇北候才再次开口,对着白夫人感叹道“本来,这三个儿子之中,我最担心的就是礼儿。结果没有想到……给我最大惊喜的,反到正是我的这个儿子。真是天佑我白家,有此麒麟儿,要不然年前匈奴来犯……”

    虽然白礼在之前的言谈之中,更多的提到的是此次京城之事的相关。但是既然天门地户的相关已经被白礼坦白披露了,那镇北候自然也明白了,那一年多前,匈奴扣关之时,一直闷声发大财的天门地户为什么会和朝廷硬杠上。

    也同样十分清楚,要是当时没有白礼出手的话,以朝廷布置了这么多年的谋划,镇北府一脉还真是未必不会步了镇东候府的后尘,满门皆灭。

    不过在庆幸自己生了这么个好儿子之后,镇北候和白夫人也不由开始发愁起来。

    没办法,早先按照他们所想。三个儿子,走三条道路。

    大儿子就不用说了,嫡子长孙,按照这个时候的传统,除非白礼的大哥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要不然,这镇北候的爵位注定是要由他来继承,而这幽州之地,也同样注定要交流到他的手中。

    因此自白礼的大哥懂事起,不管是镇北候还是白夫人,都是以未来的镇北候为要求来培养他。

    而白礼的大哥也不负众望,不管是文治还是武功,皆有不俗的表现。虽然可能称不上是惊艳,但也算是位列中上。在加上待人得体,友爱兄弟,算是镇北候府一脉相当适合的继承人。

    白礼和白礼的三弟呢,在侯府继承人已经定下的情况下。自然就不会按照继承人的方法来培养,本来按照镇北候和白夫人的想法,是准备培养成一文一武,来辅佐白礼的大哥。

    至于究竟谁是文谁是武?那就要看两人这两方面的天资如何。

    然而这个时候,白礼这出问题了。

    据名医诊断,五痨七废。

    习武注定不会有什么大成就,说是事半功倍都算是客气的。按照当时名医的说法,就算是在白礼的身上花再大的代价,白礼用尽了努力,终其一生,怕是渡经境界就是极限了。

    而学文,心力憔悴,除非是想早死,要不然,同样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因此白礼这个号,基本上就表示废了。也就是镇北候一脉就白礼兄弟三,而且镇北候就白夫人这么一位结发妻子,家人之间没那么多的势利和龌龊。

    要是像是镇西候那样生有百子,夫人美妾不计其数的话。怕是早就给些银钱,丢在一旁任其自生自灭了。

    暂且将白礼的事情放在一边。说完了白礼,接下来就是白礼的三弟。

    之前提到了,继承人已决。剩下的为其选择文武之道,用以辅佐白礼的大哥。而白礼的三弟,在幼时展露出非同一般的文学才能之后,走的就是文。

    为此,镇北候甚至安排他去文风鼎盛的白鹿书院。

    本来这一切,安排都挺好的。

    可是现在变数出现了,白礼这个镇北候等人一直以来都忽略了儿子,在突然之间,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才能。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就算是单以此次京城之乱来说,哪怕是镇北候身处于白礼这个位置,也未必能够做到白礼更好。

    如此一来,让本身镇北候等人十分满意的白礼的大哥,就有些黯然失色,拿不出手来了。

    当然,要是天下升平、国泰民安话,镇北候根本就不会有愁意,选择按部就班即可。

    然而此时偏偏不是,自当今天子的即位以来,朝廷一直对镇北候他们这几个分封在大周四处边界的诸侯虎视眈眈。为此还以一个界限非常模糊的罪名,除了镇东候一脉。

    而关外匈奴,在屠著单于的统领之下,经过这一些年的励精图治,军容之鼎盛也处在历史的巅峰。

    幽州夹在两方势利的中间,要是没有白礼的出现的话,镇北候可能会觉得有白礼的大哥在,就勉强也够了。然而白礼的出现,却又让了镇北候多了另一种选择。

    那就怪不得镇北候会眉头紧皱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思绪良久,镇北候还是无法做出有效的选择,因此只能暂时先将事情放在一边,喃喃道“左右我这身子骨还能撑些年头,真等了那天,想来应该也……”

    不提镇北候心中的纠结。

    另一边,总算是应付完了镇北候和白夫人的白礼,也终于披着月色返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了点夜宵,白礼便将白四给叫过来,开始询问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北地这边所发生的事情。

    而伴随着白四的叙述,白礼也终于对近期所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相关的了解。

    首先,经过了一年多的休养生息,在白礼离开这段时间,匈奴又一次扣关。只不过幽州这边没有上次那么大规模。匈奴一方只是派遣了小股骑军绕过了关卡侵袭,然后骚扰幽州各地。

    不过他们并没有骚扰太久,很快,便被幽州方的人堵住了。除了少部分之外,剩下的则全部都留在了幽助的一片大地之上。

    相对于幽州而言,并州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可能是因为之前被朝廷一方的人骗了,更多的可能是因为这一年多来的时间,朝廷对外所表现的实在是太糟了。

    先是京城大乱,而后新城损鹰扬,在之后东南决堤,而后更是连三辅之地这块天子脚下的地盘都出现了动乱。

    这一切的一切让有些人看到了朝廷一方的虚弱,自然是也让匈奴认为有机可趁。

    因此匈奴自然是张开了它的獠牙,尽起六十万大军直扑并州,看看能不能从大周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现在按照白四所得到的消息,匈奴怕是已经在并州的界牌关和左龙武卫大将军文鸯,所带领的并州折冲打起来了。

    另外,幽州这里。

    内三司的人又开始不安分了,再次开始在幽州安插人手。

    当然,主要出手的还是大行司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因为那位玉观音玉姑娘在幽州的缘故,因此这人多出现在渔阳周边地区。

    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样。

    而最后,就是之前白礼曾经特别关照过白四,让白四盯着西域。

    瀚海国宝藏的那几张宝图拍卖的日子和地点终于定了,就在一个月后,西域十二国之中龟兹国的国都,延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