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西风啸月

第328章 镇西候被刺详情

    韩三。

    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昔日黄次公正是查找了和他有关的相关线索,才招致杀身之祸。

    而他在计划之中,所负责的部分也很重要。

    一是稳住乐重的伤势,虽然在用毒的时候,长孙无忌就已经派人反复的计算过了。但是看诊的医生这么多,鬼知道这其中那位大夫,会用什么莫名的手段加重这位镇西候世子身上的毒。

    到时候,一旦乐重真的毒发死了,那对大行司而言反倒是麻烦。

    二来,这韩三所负责的另一个任务,就是私下向镇西候透露一个消息。

    一个对整个计划而言,都至关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有关于一株灵物存在的信息。

    具体的,全都是由长孙无忌安排人编造并且操作的。

    总之,他只需要在特定的时候,将有关于自己似乎曾在武威城,西郊外的山上采药时,隐约曾见到一灵物的消息,透露给镇西侯。

    并且隐约表示,如果能找到这个灵物,定会对乐重的伤势大有好处就可以了。

    而接下来,则全部都由长孙无忌他们把控。

    包括伪造相关灵物的记载,控制那灵物所在周边地区的居民,让这些人成为计划之中的一部分。

    而后便静等着镇西候上钩就可以了。

    那么镇西候会上钩吗?

    当然会。

    先前就说了,好歹也是父子一场,而且镇西候还手把手、着重培养了乐重这么久。

    现在见有希望了,当然不会放过。

    哪怕这个希望很渺茫。

    因此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镇西候当时便调了一队直属于他的卫士,也没有通知其他人,就这么悄然前往武威城西郊外的那处荒山之上。

    而后事情的发展在大行司的安排之下,和长孙无忌之前所预料到的一样。

    在大行司的人的暗中帮助之下,第二天便找到了灵物。而后一行人马不停蹄的便返回了武威,当面将东西交到了镇西候的手中。

    而这件东西到了镇西候的手,也标志着镇西候的生命,将正式的进入倒计时。

    因为这所谓的灵物,正是那以镇西候尽其所喜欢的天竺奇香为药引的,特殊的软筋酥骨散的三味主药之一。

    也就是说,镇西侯亲手将要他命的东西,给请进了府里。

    接下来,就是计划的重点了。

    长孙无忌直接通过十公子的关系,在安排镇西候当晚侍寝的操作上,动了一下手脚。

    直接将他们计划之中最后一块拼图,也就是一个之前大行司动用了大力气,安排进去的侍妾,给送到了镇西候的房里。

    灵物残留、天竺奇香、以及侍妾身上所抹的香粉,三种材料加在一起,行成那种连镇西候都无法抵抗的奇药。

    而后待镇西候和那位侍妾两相欢好,精疲力尽,药深入体内,爆发之时。镇西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不懂丝毫武功的,侍妾在他眼前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将其直接杀死,并且摘下了他的头。

    最后,这位侍妾便放飞了信号,而后自尽于府中。

    与此同时,伴随着这位侍妾的死,长孙无忌的人也开始准备着手扫尾。

    其中的重点,就是之前被镇西候所派出去的那支,直属于他的卫队。

    将这批人解决了,线索就断了大半。

    而且由于是镇西候私人力量的关系,这些卫士也不为外人熟知,只要尸体没有暴露。外人一时半会也察觉不出来,西凉竟然有十几个人和镇西候一同死去。

    计划简单吧。

    不过是三步,暗算世子,下毒镇西候、而后杀死他。

    就是这么简单的计划,其中却充满了变数。但凡有任何一布出现差错,都会导致计划的失败。

    尤其是其中最关键的投毒,少差一点都不行。

    作为一镇诸侯,镇西候对自己的安全向来上心。

    本身又是半步天人的高手,在加上三代珍藏,镇西候身上有不少避毒解毒之物。因此想要靠投毒来毒杀他,简直难如登天。

    只能采用这种混毒的投毒方式。

    可是这其中也有相当高的难度,那就是实力强大的武者的吸收能力,通常都很强。

    像是这次大行司给镇西候下的毒,一旦三种药材,三块拼图无法在一个时辰之内聚齐,就根本形成不了,那能够放倒镇西候的软筋酥骨散。

    到时候,任你有千般谋划,也会变成无用功。

    因此这其中对分寸的把握,绝不像他表面上所展露出来的那么简单。

    显然,作为大行司主管行动方面的权威者,碎铁衣也深知这一点。所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实际心里,对长孙无忌的这番操作还是比较满意的。

    当然倒不是说碎铁衣赞成长孙无忌的计划,这是单纯以行动环节而论,就连他这个这方面的行家,也未必能够做的比长孙无忌好太多。

    “铁衣大人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来人见在这方面该说的,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便继续问道。

    “手尾收的如何?”碎铁衣沉吟了片刻之后,继而道:“以你的阅历来看,这其中还有那些纰漏和不足的吗?”

    “在这方面全程我都参与,”来人回道:“并未发现有不妥之处。”

    “那今天就这样吧,”碎铁衣站起身道:“有什么事,我会在让人通知你的。”

    来人闻言不由也同样站得起来,准备离开时,突然停住了脚步,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道:“铁衣,万一,我是说万一无忌的计划真的出了问题了,那”

    “不能有万一,也不可以有万一!”碎铁衣直接打断对方的话道:“这结果,无忌承受不起,大行司也承受不起,大周更承受不起!”

    “所以”来人眯着眼道。

    “所以如果真到了那天,”碎铁衣沉默了片刻,继而面无表情道:“我会亲自出手,结果了相关所有,让这件事情伴随着这些,一同烟消云散!”

    “知道了,”来人默然了片刻之后,继而道:“如果真有那天,到时候不用了你出手,我自己就会结果了自身!”

    目送来人就这么离去,碎铁衣便返回了书房。对月相望了片刻,便开始写表,将其中详细简述。

    其中首先写到了正是,长孙无忌之前,和碎铁衣所对答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经奏报,就先行执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