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西风啸月

第499章 出手

    给作者15分钟。

    不算难?

    虽白礼这边没有严明,但语调和口气上,孙大人哪里听不出,这送非好送。

    一时间,自是心中恼怒,双目泛寒。

    不过怒归怒,白礼的另一句话也让他不得不想入偏偏。

    那就是话中所言的那更出彩三个字。

    因而沉默良久,这位孙大人才再次开口道:“更出彩的?能说出来让老朽瞻仰二三吗?”

    “这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白礼笑眯眯的回道。

    “哦,这是为何?”孙大人挑眉道:“难不成刚刚阁下所说的,都是妄言,所以举不出实例?”

    “那倒不是,”白礼一副全然为你们考虑的模样,微笑道:“只是我怕说了,会招致孙大人过早的绝望。到时候这一身本领难以完全发挥,再败了,会因此而怨天尤人。”

    “……不信,老朽还真不信,”孙大人眯着眼同样笑道:“所以还请阁下不吝赐教,让老朽看看,能把老朽比下去的俊杰,究竟是何人?”

    “……也罢,有道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慈悲不度自绝人。既然是孙大人执坚持,那白某就不再多言了,”白礼轻笑了笑,继而道:“不知对于尽浮生,尽指挥使,孙大人自比以为如何?”

    “……尽指挥使,孙某自是多又不如,”孙大人目光闪动了一下,继而道。更新最快 手机端::

    白礼也不等人再说出什么来,便又继续道:“那不知较之马服君赵奢,赵宗人,孙大人又自以为如何呢?”

    “马服君金身无双,拳震苍穹,就更非孙某人所能够比肩相望的,”孙大人眯着眼道。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白礼轻笑道:“这两位都是白某送走的,送孙大人,自然就更加得心应手,也更加轻松了。不是吗?”

    “确实,不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阁下所说的都是真的。”孙大人微微颔首,继而直接将话挑明道:“尽指挥使和马服君,却是死于阁下手中才行!”

    “孙大人不信?”白礼挑眉道。

    “老朽的确不信,”孙大人承认道:“所以,阁下如果真能做到的话,就请放手做给老朽看吧!若做不到的话,那也休怪孙某无情了!”

    其实对于白礼的话,孙神通此时是将信将疑。

    既信又不信。

    信是信尽浮生和马服君的死,确实是可能和白礼有关。要不然谈及此事之时,白礼不会那么言之凿凿,又隐隐的表现出那么得意,傲然。

    至于说不信,则是不信这两人是死在公平的战斗之中。

    在他想来,这其中白礼指不定用了什么阴谋诡计,动用了什么陷阱手段。这才至使这是两位位列天下顶尖的那一小组人,命丧在幽州这边。

    因而话音落地之时,便是孙神通出手之际。

    那是何等暴虐的恐怖气息!

    但见伴随着孙神通这边上前一步,一股恐怖而又暴虐到极点的气息,便直接在自他身上开始向外爆发开来!

    顷刻之间让方圆近百里的人,都感觉到了无比的压抑!

    而就在这恐怖而又暴烈的气息在了天地间肆虐开来之时,孙神通那本身不太壮硕的身体,骤起变化。

    整个身形骤然胀大了好几圈,由一个相对于精瘦的汉子,直接变成了一个彪形巨汉。

    那个身形,光是站在哪里,就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而后便见其就这么咧嘴狰狞一笑,其身后的虚空中,一只血红色的巨手便直接自其涟漪处伸出。紧接着一只白首赤足,浑身散发着灾厄气息的暴猿法相,便从其中咆哮的爬了出来。

    死!

    作为出身军中的高手,不同一般江湖人物,还来什么试招之类的套路,一出手便是杀招!

    也不见其有所动作,孙神通的身形便骤然模糊。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而后再清晰之时,孙神通整个人已然直接跨越了十数米的距离,和其身后虚空处的朱厌法相,一同来到了白礼的近前。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

    那只赤红色的法相巨手就这么直接对着白礼压下,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甚至都和大气摩擦出了火焰。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