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西风啸月

第648章 后续

    司州,一处终年被浓雾所环绕的山谷之中。

    一座寒潭旁,帝江收回了自己的念头,重新睁开了他的双眼。而此时他的双眼之中,则满仿佛能够将五湖四海的焚尽的怒意。

    而伴随着他帝江这边怒意一起,也顿时引得天色骤变,身边周围不少细小的东西,也开始为之颤抖颤栗。

    “可是出了什么事?帝江?”

    眼见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帝江,此时竟然愤怒成这个样子,正坐在其对面和棋对弈的白眉老者,不由开口询问道。

    “玄冥死了,”帝江面无表情的回道。

    死了吗?

    对于这一点,白眉老者倒不意外。

    就像之前帝江所说的一样,玄冥的爆发,惊动了不少人。

    对于旁人而言,可能不明所以。但是对于帝江和白眉老者来说,却能准确的分辨出,那人所修行的功法正是来自于玄冥宝录。

    也就是说,那爆发出半步通玄力量的人,多半就是玄冥。

    而玄冥的实力他们两个人也都了解。

    虽然不错,但是远达不到能突破当前世界战力天花板的地步。

    这也就表示着,玄冥定然是动用了一些非常、甚至是禁忌的手段。那能迫使她动用这种手段的,想想也知道绝不简单。

    所以玄冥死了,倒也是正常事。

    不过玄冥的死,竟然能让帝江恼怒成这个样子,那其中的一些东西,就值得人玩味了。

    最起码白眉老者这边是被勾起了好奇之心,也无暇去理会眼前这一盘未完的棋局,直接:“谁杀的?”

    “天吴,”帝江目露凶光道,显然之前白礼的行为是真的将其触怒了。

    天吴?

    “竟是他?之前倒是小看他了!”

    这倒是有些出乎于白眉老者的意外。

    毕竟在他看来,白礼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却不足以杀死玄冥,或者说更准确一点,不足以杀死动用了禁忌力量,实力达到了半步通玄境界的玄冥。

    然而既然是帝江说的,那……

    不过……就算是玄冥死在了天吴的手里,帝江也没有必要气成这个样子。就向其早先所说的一样,诸天组织十二位核心成员之中,除了帝江之外,其他人皆可换。

    死了一个玄冥,那就再找一个新好了。

    虽然因为超脱之路的开启,可能急了些,困了一些,但只要有心,终归是有办法的。

    怎么……

    似乎也看出了白眉老者的疑惑,因而帝江也不等白眉老者这边开口,便再次开口,直接道:“当着我的面,而且之前我还警告过他!”

    这就难怪了。

    白眉老者了然。

    帝江的脾气他熟悉,一个很自我,也很自傲的人。现被白礼当面打脸,要是不怒,反倒是不正常。

    “那要让人除了他吗?”白眉老者眯着眼道。

    “……不急,”帝江虽然心中怒极,也恨极,但理智却没有丧失,因而在默然了片刻之后,继而回道:“这天吴虽然桀骜不驯,不过也是一把好刀。若是用好了,有奇效!

    就这么除了,未免太便宜他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连爆发了半部通玄境界的玄冥都不是他的对手,怕是除了你我二人之外,下面人也没有能够稳赢其之人。

    到时候,除了能给他送几颗人头之外,也不会有其他结果。”

    “这样啊,”白眉老者重新将目光落于眼前的棋局之上,一边落子一边道:“这么说……就先留着他了?”

    “留着吧,”帝江同样落下一子,继而面无表情道:“为了超脱,这口气我还能忍得。到时候等到一切都妥当之后,我再和他算总账。……当然,账需要留着算,这利息还是可以先收一些。”

    “你想怎么做?”白眉老者挑眉问道。

    “朝廷那边,不是一直想知道谁是天吴吗?”帝江落子直接屠杀掉了白眉老者的一条大龙,同时眯着眼道:“那我们就做做好事,提醒一下朝廷的人吧!”

    不提在白礼这里惨遭戏弄的帝江这边,接下来如何动作。

    另一边,小沛城处。

    玄冥落脚的那处小镇距离小沛本就不远,之前和白礼动手之时,又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出来。小沛城这边自然是不可能视若不见。

    因而就在白礼这边走后不久,便有朝廷的人以及其他势力的人前来一探究竟。

    “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见原来一座小镇的位置,此时竟变成了一个仿佛被陨石坠落,所砸出来的巨坑。所有前来的人,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尤其是当他们走到近处,发现位于那巨坑不远处,被京观的方式堆起来的头颅之时。

    就更是勃然变色,迟迟无法言语!

    同样发现京观的,还有下邳城这里。

    在郡守下令大锁全城,古寺这里,虽然地方很偏,但还是终归被人搜上了门。

    而伴随着那半掩的寺门被人推开,一完全由头颅所堆砌而成的京观,和那一具具吊起来的无头尸体,第一时间便映入了前来搜捕的兵士的眼帘。

    在清冷的月色之下,冷寂的古寺之中。

    这样一幅画面,当即便成为了前来搜寻士兵的梦魇。

    让这些兵士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当然这都是后话,再被惊的险些丢了一半魂之后。这么大的事情,带队的哪敢怠慢。于是便连忙将此事报到了郡守哪边。

    对此,郡守闻言也是一惊。

    而在惊过了之后,便转为了怒。

    好嘛,还来!

    你们没完没了了是吧?

    又这么折腾,我这个郡守还要不要这面子了?

    此时的郡守显然还尚且不知,这头颅被铸成京观者的身份。他还以为是早先将京观摆在城门口的那批人呢。

    毕竟同样的手法,同样今晚拿着令牌来打个招呼。

    因而便将此事交由手下来处理,同时坐等着之前联系他的人找上门。

    准备和对方好好说道说道,大人,我们这下邳的庙小人轻,你看看实在不行去折腾别人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想等的人迟迟没等到。

    而古庙那边负责处理此事的手下,却给他带来了一个相当坏的消息。那就是他们在被吊的尸体之上,发现了几块令牌。

    而其中一块,正是之前找上门的那人,所拿出来的那块百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