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贼眉鼠眼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三雌际会(下)

    长戟的主人是一名骑在马上的武士,武士披戴铠甲,翅盔顶上一根天鹅翎羽直指向天。

    武士的周围密密麻麻布满了与他相同打扮的人,大约二百多,将中间一辆豪奢的马车团团围住,马车两旁有十几名宫女宦官,手里捧着翅屏如意金镗等皇家仪仗用物。

    杜封和家丁们倒吸一口凉气。

    这群武士的打扮在长安城内无人不识,正是戍卫皇宫的精锐铁骑羽林禁卫。

    再回忆刚才那声暴喝,“万春公主銮驾”?

    杜封顿时脸色苍白,腿肚子发颤。

    我……何时冲撞了公主銮驾?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啊!

    杜封和家丁们目瞪口呆之时,羽林卫将士可没跟他们客气,一声尖哨后,羽林卫纷纷下马冲上来,手执长戟横刀,如一群虎狼冲入了羊群,对杜封和家丁们一通乱揍,当即便揍得杜封和家丁们哭爹喊娘。

    羽林卫下手狠辣,家丁们却不敢还手,双手抱头老老实实蹲在地上任其殴打,混乱中羽林卫不知被谁授意过了,对杜封下手的人特别多,拳脚也特别重,很快杜封的惨叫声渐渐变得虚弱,脸也肿成了猪头。

    地上躺满一群人,满地打滚哀嚎时,羽林卫将士终于停了手。

    一名羽林卫像拎鸡仔似的将猪头状杜三少拎到万春公主的马车前,使劲扔到地上。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杜封面如土色,口齿含糊不清哀声道:“小人……小人拜见……小人绝无冲撞公主殿下銮驾之意,望殿下明鉴。”

    武士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扫视了一圈被揍得奄奄一息的家丁们,武士一挥手,冷声道:“全部收押,交大理寺发落!”

    杜封大惊,急忙高声道:“慢着!慢着!公主殿下,我爹是杜鸿渐,大理司直杜鸿渐,常出入东宫,与殿下您同饮酒宴,同赏歌舞啊!”

    羽林卫将士纷纷冷笑。

    区区一个大理司直,你还当成筹码了?在公主銮驾前,你这点筹码够看吗?

    没人搭理杜封,羽林卫将士将他和家丁们拎上马,直奔大理寺而去,很快消失在长安城的夜色中。

    围观的人群这时也轰然而散,不敢再看热闹了。

    周围无关的人都走光后,宫女掀开了马车的车帘,一身华丽宫装的万春公主在宫女的搀扶下,盈盈从马车上走下来,脚步不停走到张怀玉和张怀锦姐妹身前。

    三位与顾青有着难以言述关系的女子,就这样第一次正式相见了。

    三女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互相认真地打量着彼此。从头发的发质,到发髻上的装饰,再到对方的容貌,肌肤,身段儿,以及脸上的妆容,和身上的衣裳首饰佩饰等等。

    女人评价女人的目光总是异常严苛且毫无理性的。

    哪怕对方美若天仙,她们都觉得对方终究比不上自己,这不是直觉,这是理直气壮的盖棺定论。

    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只隐藏在阴暗角落的黑哨,只要遇到同类,黑哨便凭空冒出,对方哪怕嘴角多了一粒美人痣,黑哨一吹直接扣去九十分。

    在心里默默吹完黑哨后,内心对对方的评语更是刻薄尖酸得令人发指。

    此刻三女际会,互相打量评判,内心世界前所未有的丰富多彩。

    万春公主:“只比本宫差一丢丢,幸好。”

    张怀玉:“这位公主眼神好奇怪……对了,明日让顾青给我亲手做红烧鱼,好久没吃了。”

    张怀锦:“啊啊啊啊啊啊果然是这个坏女人!上次去大理寺探监的就是她,她觊觎顾阿兄的美色!”

    万春公主:“那根呆木头眼光倒是不错,张怀玉这女子虽说容貌不如我,但有一股飒爽英气,很招人喜欢,可惜那根木头喜欢她,不然可以跟她做朋友,哼哼,本宫凭什么要跟她做朋友?做梦!”

    张怀玉:“这位公主为何一直不说话?好无聊……小炒牛肉也好久没吃过了,明日弄点牛肉,让他一并做了。”

    张怀锦:“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

    万春公主:“张怀锦为何气鼓鼓地瞪本宫?本宫何时招惹过她?话说……这个张怀锦长得也不错,只比本宫差一丢丢,哼!都瞎了眼,居然喜欢一根呆木头!”

    张怀玉:“……明日吃饭时一定要矜持些,争取只吃一碗饭,保底两碗,绝对不能超过三碗,每次总拿三碗饭调侃我,明日他若再敢调侃,废了他!”

    张怀锦:“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头好晕,是说话说多了吗?咦,不对,我没说话呀。”

    如果三女一直沉默下去的话,三人的内心独白大约能编出一百万字的故事,太丰富太水了。

    总之,万春在很不客观地评价姐妹俩,张怀玉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张怀锦一直碎碎念咒,念到脑袋缺氧……

    终于,沉默被打破了。

    首先开口的是张怀玉,她性子清冷,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现在她急着回家准备食材,牛肉不是那么好弄的。

    “多谢公主殿下解围,殿下若无话说,民女告辞了。”张怀玉朝万春抱拳,标准的男人行礼方式。

    说完张怀玉转身就走,张怀锦一呆,急忙结束念咒,追着张怀玉大声道:“阿姐,等等我!”

    万春公主忽然叫住了她们:“张怀玉,明日可否来本宫公主府一叙?”

    张怀玉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道:“不熟,没空。”

    张怀锦猛然回头,两边脸颊鼓起老高,像一只遇到危险而膨胀的河豚,冲着万春嘴唇不停地张合,但没发出声音,看唇形大约又在无声地念“坏女人”咒。

    万春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良久,吃吃地道:“本宫……居然被拒绝了!”

    恨恨地跺脚,万春勃然怒道:“你们得意什么!你们……两个刁民!刁女!”

    独自生了很久的气,万春方才平复了情绪,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了。

    默默回忆刚才张怀玉的打扮和表情,万春黛眉轻蹙,喃喃道:“那根木头喜欢张怀玉那样的女子?打扮出来倒是容易,可她身上那股子飒爽英气却不易模仿呀,而且还冷冰冰的……”

    然后万春试着模仿张怀玉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俏脸一板,表情冷酷,刻意压低了嗓音,语气冰冷地道:“不熟,没空!哎,真学不来……啧啧!呆木头品味真差!”

    …………

    回府的路上,张怀锦蹦蹦跳跳跟在张怀玉身后,嘴里啰嗦个不停。

    “阿姐,阿姐,你一定要提防刚才那个公主啊,那个公主是坏女人。”

    张怀玉不解地道:“你认识她?她哪里坏了?”

    “她觊觎顾阿兄的美色,就是坏女人!”

    张怀玉愣住,接着恍然:“原来她也喜欢顾青,难怪刚才她的眼神怪怪的……”

    张怀锦急道:“阿姐你不生气吗?”

    张怀玉奇怪地道:“我为何生气?有别的女子喜欢顾青,说明他确实值得女人喜欢,这应该是很荣耀的事啊……人家还是位公主呢。”

    张怀锦一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思维够跳脱了,没想到阿姐的思维更跳,这件事的重点难道是顾阿兄值不值得女人喜欢么?明明应该感到威胁啊,应该着急啊。

    “阿姐,难道你不着急吗?一点都不生气吗?”

    张怀玉想了想,道:“有点……压力吧,心里酸酸的,但能忍住。我更在乎顾青的态度,如果他也喜欢那位公主,我想……我可能会有点伤心。”

    张怀锦忽然拽住了她的衣袖,张怀玉愕然回头,见张怀锦一脸凝重,稚嫩的脸上布满了严肃。

    “阿姐,我们必须要联手!”张怀锦正色道。

    “联什么手?”张怀玉满头雾水。

    “联手打败那个公主!”张怀锦握紧了拳头,显示决心无比坚定。

    张怀玉失笑:“怀锦,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不是打败这个就是打败那个,你很能打吗?”

    “阿姐,你认真点,我很认真的!”张怀锦加重了语气,道:“顾阿兄写过一本《三国演义》,你已看过了吧?”

    张怀玉笑了:“上月刚来长安我就看过了,还是你逼着我看的。不过书确实写得好,哎,我都忘了夸他了,明日见他时补上。”

    “莫走题,阿姐既然看过三国演义,那么我就是东吴,你就是西蜀,我们要像赤壁之战一样吴蜀联合起来,才能打败曹操!”

    张怀玉好笑地看着她:“那么顾青是谁?”

    张怀锦不假思索地道:“顾阿兄是汉献帝,谁能活捉他谁就挟天子以令诸侯!”

    张怀玉难得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使劲揉着她的脑袋,将她的发髻揉得一团乱。

    “怀锦,你呀,真是中了邪了,少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你的顾阿兄是有大志向的人,你平时胡闹也就罢了,莫再用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扰他清静,或许,他未来的成就不可估量,尊贵到只娶一位夫人都很丢人的程度,那么你我和那位公主有什么必要争来争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