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贼眉鼠眼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万人夹道

    非暴力不合作就是顾青的策略。

    李隆基派来的钦差大臣得罪不起,打又不能打,杀又不能杀,那就主动退让,退到让裴周南担当不起的程度,他便知晓利害了。

    军镇节度使不是那么好当的,既要操心军政诸事,又要钱粮供应,战马喂养,兵器维护,将士兵饷,城内发展商业,城外操练将士,入则维系军政将官的拥戴,出则浴血沙场剿匪除霸……

    顾青前世当过领导,带过团队,有充足的管理经验,上任一年多了,处理这些事务仍有些手忙脚乱。

    而裴周南这个监察御史显然不是当节度使的料,第一天就有些扛不住了。而且他遇到的难题都是最现实的问题,粮草,钱财,人心,威望,这些问题不是靠官职就能解决的。

    裴周南接手安西节度使不到一天就快崩溃了。

    当顾青仍在赤河边钓鱼野营时,裴周南已踏上了寻找节度使的漫漫长路。

    在亲卫的带路下,裴周南出城往南行了一百多里,终于在赤河边找到了顾青和亲卫们扎下的营地。

    见顾青坐在阳伞下一脸悠闲地钓鱼,裴周南当时便觉得一口逆气直冲脑门,天灵盖隐隐接收到西天雷音寺暮钟梵唱的5G信号……

    “顾侯爷,您倒是悠闲得很啊!”裴周南咬牙道,努力保持语气平静。

    顾青颇觉意外,欣喜道:“裴御史也放假了?来来,我让亲卫再拿一根钓竿,咱们一起钓鱼,我做的红烧鱼味道可谓大唐一绝……”

    “不必了!”裴周南失控大吼了一声,随即惊觉失态,于是放缓了语气道:“不必了,顾侯爷,您是安西节度使,还请侯爷莫忘了本分,扔下安西诸多军政事务不管,竟然跑到外面钓鱼露营,侯爷,此非人臣所为!”

    顾青眨眼,无辜地道:“安西军不准出营,安西四镇内政事由上下官吏打理,节度使不需要做什么呀,裴御史为何一脸不高兴?”

    “军政主帅怎能渎职怠政,侯爷不在节度使府,可知如今的节度使府有多乱么?”裴周南怒道。

    顾青笑道:“裴御史莫闹,有你在龟兹城坐镇,节度使府怎会乱?”

    裴周南一滞,他知道顾青这几日举动异常的原因,是对他插手干预安西军政事不满,然而他是天子钦差,顾青不敢得罪,索性将所有事务扔了不管,躲在一旁看他的笑话。

    而他,确实闹出了笑话,不仅是笑话,而且是麻烦。

    从长安带来的一千骑队被派出去了,但裴周南并未做什么指望。在西域这片广袤的地面上剿匪不是那么容易的,盗匪不是傻子,不会傻乎乎地站在原地等他们来杀。要有经验丰富的向导,要有布下多年的眼线耳目,还要有久经沙场的将军领兵,才能从容地找到盗匪巢穴,一举剿之。

    所有的这些,裴周南麾下这支千人骑队都没有,这一千人派出去等于是在西域这片土地上无头苍蝇一样乱闯乱撞,不被沙尘暴吞了算他们命大,剿匪?怎敢指望?

    想到自己面对的麻烦,裴周南头都大了,面对顾青时也不敢再大声说话。

    “侯爷,你我相争,何必牵扯无辜之人,何必让安西横生事端。”裴周南无奈地叹道。

    顾青冷笑。

    好话坏话都让他说了,最后反倒变成他顾青无理取闹了,文人的嘴啊……

    “裴御史,你是陛下派来安西牵制节度使的,我明白你的立场,但你能否告诉我,作为安西节度使,我该如何做?”顾青斜乜他一眼,道:“我欲出兵剿匪,你说安西军不可妄动刀兵,我放下一切军政事,你说我渎职怠政,最后还怪我横生事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裴御史啊,你搞得我思路好乱啊……”

    裴周南哑口无言。

    没错,他刚来安西时急于刷存在感,有些事情确实操之过急,不仅犯了错,还惹下了麻烦,盗匪未被剿尽,而致商队频频被杀害,此事他难辞其咎。

    “侯爷,下官承认撤兵的军令欠考虑,犯下了大错,请侯爷看在同为大唐臣子的份上,回龟兹城主持大局,你我之争不可让大唐基业受损。”裴周南诚恳地道。

    顾青翻了翻眼皮,道:“不回去,对了,我打算向长安上疏,请求陛下将我调回长安,这个节度使我不想干了,裴御史之才冠绝长安,不如由你来当这个节度使,或许安西在你的治下能够让大唐威服西域,子民安居乐业。”

    裴周南急了:“侯爷请三思,你我不过口角之争,何必动辄请辞?以后安西之事你我尽可商议而决,撒手不管可就不对了……”

    顾青扯了扯嘴角:“我这人行事霸道,凡事不喜与人商议,裴御史,任何事若商量着办,万事皆废,你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裴周南一滞,脸色愈发难看。

    顾青将钓竿递给身后的韩介,站起身道:“高仙芝走后,安西由我顾青一人一言而决,我对陛下对大唐一片忠赤之心,俯仰不愧天地,陛下将安西交给我,是信任我这个人,陛下让你来安西,牵制的是节度使这个官职,而不是我这个人,这一点,我希望裴御史想清楚。”

    “如果你想不通,安西这片地面上,你我二人只能留一个,不是你走就是我走,如果你能想通,往后关于安西军政事不要胡乱插手,我这人护食,吃的也好,穿的也好,权力也好,谁若把手伸过来,我会忍不住剁了他的手,裴御史上任之前若在长安打听过我的为人,应知我所言不虚。”

    说完顾青转身便走。

    裴周南脸色时红时青,又愤怒又无奈。

    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教训,委实是件非常难堪的事。

    然而此时此刻形势逼人,事实上他裴周南解决不了的麻烦,顾青能解决。

    于是裴周南不得不追着顾青背影道:“顾侯爷,商路盗匪的事……还请侯爷下令出兵,勿使西域商路上再添冤魂了。”

    顾青转身看着他,忽然一笑:“我若下令出兵,你在奏疏上会如何写?”

    裴周南忍着怒气道:“自然是侯爷肃清商路,剿除盗匪,功在大唐社稷。”

    顾青哈哈一笑,转回身继续走,一边走一边大声道:“韩介,派人快马回营,执我帅印传令沈田,率所部五千兵马整军出营,剿除商路盗匪……”

    顿了顿,顾青仿佛故意似的,加重了语气道:“……按老规矩,不留活口。”

    裴周南脸色铁青,却说不出一句话。

    关于盗匪留不留活口的事,他曾经与顾青也有过争执,最后不了了之,没想到顾青如此强势,当着他的面仍下令不留活口。

    一名亲卫上马匆忙朝龟兹城外大营飞驰而去。

    …………

    钓了两天的鱼,顾青终于回龟兹城了。

    领着亲卫们刚进城,所有看到顾青的商人和百姓们纷纷欢呼起来,欢声雷动,直震云霄。

    人们纷纷簇拥在顾青四周,笑着不停地行礼道谢,感谢顾侯爷出兵剿匪,感谢侯爷维护一方安宁,顾青面带微笑,与百姓和商人们一一回礼,态度温和且谦逊。

    裴周南跟在顾青亲卫的身后,见百姓们如此拥戴顾青的场景,裴周南不由五味杂陈。

    就在昨日,就在此地,裴周南也被百姓商人们包围着,不同的是,全城的百姓和商人都在骂他奸佞,骂他祸国殃民,他当时也答应了出兵,也答应一定还西域商路的安宁,可是没人信他,最后他几乎是被百姓们戳着脊梁骨掩面败逃而去。

    而今日此时,同样做出出兵剿匪的决定,顾青却受到了百姓们的夹道欢迎和真心感激,那一张张朴实的脸上带着尊敬和爱戴,每一张表情都是真实的。

    人间百态,众生万种不同,此刻却为了一个人而露出同一种模样。

    裴周南垂头走路,缩在袖口里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到底……我与他哪里不同?都是大唐的官儿,都是真心想为安西的子民们做点什么,为何受到的待遇却截然不同?

    差在哪里?

    夹道欢迎的人群里,一位老人拦住了顾青的路,先躬身行礼,然后恭敬地道:“侯爷,听说咱们安西来了奸臣,从长安来的官儿要夺您的权,可有此事?不管是谁夺您的权,咱们龟兹城的百姓可不答应!”

    老人身后,无数百姓纷纷附和起来。

    “对!当初是谁浴血豁命战吐蕃,保住了咱们龟兹全城的性命,当初是谁减了城中赋税,扩城建市鼓励兴商,让咱们龟兹城越来越富裕,当官谁不会?让咱们普通子民富裕才是真本事,咱们百姓才服他!”

    “没错,我纵然是吐蕃的商人,但我也只服顾侯爷,谁能让咱们商人赚钱,咱们就服谁!”

    一句句刺耳的话传进裴周南的耳中,裴周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身躯气得微微直颤。

    顾青脸上带笑,心中却暗暗叹了口气。

    这帮人该不会是客栈女掌柜请来的托儿吧?说这种话岂不是激化我和裴周南的矛盾么?

    于是顾青微笑道:“大家不要听信谣言,子虚乌有的事,大唐天子英明睿智,明见万里,我也是天子派来的官儿,也是从长安来的,日后安西会越来越繁荣,你们也会越来越富裕。”

    人群再次欢呼,然后以那位老人为首,恭敬地避让一旁,为顾青让出一条道。

    顾青朝众人回了一礼,然后微笑着从人群让出的那条道通过。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李十二娘曾经那句话的含义了。

    “侠”之一字,拆开来便是“万人夹道”,这个字真的很贴切。

    裴周南垂头跟在顾青的亲卫们身后,握紧了双拳一声不吭地走。

    此生受过的最大屈辱,便是此时,此刻。

    个人的屈辱不算什么,可怕的是顾青在龟兹城里受到的拥戴,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安西军将士和龟兹城百姓对顾青是发自内心的敬仰,他的一举一动无论对错,皆被安西的军民毫无理由的信任。

    裴周南忽然察觉到天子的担心并非多余,顾青此人委实有几分本事,来安西上任仅短短一年多,便被军民如此拥戴,若再经略安西三五年,他绝对有登高一呼而应者景从的号召力。

    忠于朝廷,忠于天子,顾青便是大唐之福,若稍有逆举之心,便是乱世贼子,社稷大患。

    此患,不亚于范阳的安禄山!

    裴周南走在人群里抿紧了唇,脸色铁青。

    肩头的使命感也渐渐清晰起来,他明白了天子的忧虑,明白了天子派他来安西的苦心。

    军镇节度使之权,必须有所制约。这一次裴周南确实办错了事,往后他会愈加谨慎地盯住顾青,不能让大唐的安西都护府从此姓顾。

    …………

    沈田所部四千将士出营继续剿匪,与此同时,裴周南派出去的千人骑队果然未出意料,在商路上漫无目的地搜寻了几日后,一无所获灰溜溜地回来了。

    裴周南并未责怪他们,温言宽慰几句后,让骑队回营歇息休整。

    一切事情发生得突然,消失得也突然,几日之后,西域附近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顾青仍旧执掌安西节度使大权,裴周南经此一事后老实多了,对顾青处置的安西军政事很少再干涉,大多数都是含笑附和,与边令诚一左一右简直一对哼哈二将,在安西军大营里毫无存在感。

    然而顾青也没得意多久,几日后,正是酷暑时节,从长安来了一位宣旨的舍人。

    这次的宣旨绝非升官晋爵,而是少有的措辞严厉的训斥责讦圣旨。

    自上次裴周南将边令诚送来的黑材料整理了一番写进奏疏后,长安方面终于有了回音,这次李隆基再不复往常对顾青的和气亲切,而是异常严厉地训斥顾青,责讦他妄杀武将,行事张狂,目无朝廷,与民争利等等。

    言辞异常严厉,顾青跪在地上听懂后不由脑子一阵发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