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贼眉鼠眼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定计设伏

    战争无法取巧,总有避无可避之时,顾青努力保存实力,可是当要面对无法逃避的正面交锋时,终究还是要下定决心与敌死战。

    作为一军主帅,顾青必须具备战场预判能力。

    截断叛军粮道的那天起,顾青就猜到安禄山必然会派援军来洛阳,毕竟粮道是所有军队的命脉,任何主帅都不可能任由自己的命脉拿捏在别人手里。

    天亮之后,安西军帅帐擂鼓聚将。

    帅帐内众将齐聚,大家的目光都看着坐在主位的顾青。

    顾青今日没穿戴铠甲,而是简简单单一袭长衫,头发梳理得很精致,戴着一顶黑巾璞头,再配一把鹅毛扇的话,看起来就像一位仙风道骨的军师,坐轮椅的那种。

    帅帐内的将军们打量顾青一阵后,纷纷窃窃私语。

    顾青原本很阳光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阴霾。

    “你们这是啥反应?有啥话直说,莫当着我的面鬼鬼祟祟说悄悄话。”顾青冷着脸道。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李嗣业为人最耿直,咧嘴笑道:“侯爷,大伙儿都说侯爷今日的扮相很迎人,像白面书生,以前大家只觉得侯爷面相太过威严,一脸不高兴随时要下令杀人的样子,没想到侯爷装扮一下也是不错的,人不可貌相啊。”

    顾青闻言,原本不高兴的脸更加不高兴了。

    世上夸人的话千千万,唯独“人不可貌相”这一句让被夸的人听了心情复杂。因为里面充满了逻辑悖论,话义是夸他的本事,但同时却以相貌为参照物,用贬低相貌的修辞手法来抬高其人的本事,让人听了内心五味杂陈,不知该说谢谢还是掀桌子翻脸……

    “李嗣业,散会后自己围着大营跑十圈,跑死了我另外找个将领任陌刀将,安心上路吧。”顾青和颜悦色道。

    众将轰然大笑,李嗣业一脸苦涩,讪讪地闭嘴。

    笑声渐歇,顾青环视众将,沉声道:“诸位,马上要有大战了。”

    众将一惊,但没人出声,目光坚定地看着顾青,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顾青缓缓道:“咱们截了叛军粮道,安禄山必然发兵来夺,而这条粮道咱们绝不能让,所以,这是一次殊死大战,安西军操练数年,风雨无阻,但一直没打过像样的大战,这一次机会来了,我要看看咱们的安西军究竟是个什么成色,能否担得起‘天下第一’的名头。”

    常忠起身道:“侯爷放心,安西军天下第一,此战之后实至名归!”

    众将纷纷附和,帅帐内群情激奋。

    顾青笑了笑,道:“天下第一的名号不是咱们关上门自己封的,要让天下所有人都公认,包括敌人。所以在战前,咱们必须要好好布置,否则闹出了笑话,往后再有人提什么‘天下第一’可就是赤裸裸的讽刺了。”

    众将抱拳凛然道:“请侯爷下令!”

    顾青将众人召到沙盘前围了一圈,指着沙盘道:“叛军主力如今仍在潼关,潼关的高仙芝封常清已坚守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估摸双方折损不小,叛军可能还剩十二三万左右的兵力,安禄山若欲抢回粮道,必然会派遣援兵,但潼关也很重要,甚至比粮道更重要,所以我估计叛军援兵人马应该不会超过五万。”

    “咱们安西军也是五万,叛军也是五万,算是旗鼓相当,尤其是咱们全是骑兵,又有三千陌刀营,总的来说,咱们安西军是占了优势的……”

    “但我们还要提防洛阳城内的守军,叛军援兵到达后,洛阳城的守军不可能没有动作,我估计高尚会派出大半的守军出城,与援兵会合后,趁势大之时与咱们城外决战……”

    顾青环视众将,笑道:“诸位,以我用兵的风格,你们猜我会老老实实与他们决战吗?”

    众将纷纷摇头。

    自从顾青上任安西节度使以来,大大小小也打过几次仗了,但顾青从来没有与敌人正面列阵交锋过,他从来都是搞阴谋诡计。当初对吐蕃军是半路伏击,对庆州则是围点打援,也是半路伏击叛军援兵,前几日叛军袭营,顾青仍是不动声色地设下伏击,叛军差点全军覆没……

    总的来说,顾青用兵的风格就是伏击,兵法上称之为“攻其不备”,说难听点就是背后敲闷棍。

    “侯爷打算如何伏击?”常忠率先问道。

    顾青不满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伏击?也许这次我就硬刚了呢,咱们摆开阵势,面对面与叛军决一死战不行吗?”

    众将一脸无语地看着他。

    你本就是用兵鬼鬼祟祟的人,为什么要改变风格?

    “侯爷,做自己,好吗?”沈田诚挚地道。

    顾青呵呵冷笑,指了指他:“散会后你跟李嗣业一起跑圈,跑到死。”

    指着面前硕大的沙盘,顾青沉默片刻,道:“好吧,这次我还是想小小的设个伏击……”

    众将纷纷释然。

    侯爷做回了自己,幸甚。

    顾青用力揉了揉脸,暗暗叹息。这辈子难道就没机会堂堂正正摆开阵势跟敌人大战一场?为何每次都搞得如此鬼鬼祟祟?

    指着沙盘上距离洛阳城二百多里外的一片山脉,顾青道:“此处名叫‘崤山’,咱们设伏的地点就在这里。”

    众将急忙凝神望去,见崤山附近山脉连绵起伏,恰好连接着潼关与洛阳之间,北临黄河,东接洛阳,地理位置不算险要,设伏似乎……有些勉强。

    “侯爷,崤山固然易于隐蔽大军,但山下其道狭窄,不利大军展开,若与敌遭遇,双方损失都很大,似乎有些……不值呀。”常忠讷讷道。

    沈田也壮着胆子道:“侯爷,末将也这么认为,咱们安西军全是骑兵,山道伏击还不如在平原上摆开阵势,以骑兵冲阵,胜算更大。”

    顾青摇头:“不,这次的主角不是骑兵,也不是寻常的将士,而是……”

    说着顾青忽然抬头,注视着李嗣业。众人随着他的目光,视线也都纷纷投到李嗣业脸上。

    李嗣业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脸,道:“你们都看我作甚?”

    顾青轻声道:“李嗣业,这一次,该拿出陌刀营的威风了。”

    李嗣业拍着胸脯,粗声道:“侯爷有令尽管吩咐,陌刀营将士除非全部战死,否则绝不后退半步!”

    顾青指着沙盘上的一个位置,道:“李嗣业,你麾下的陌刀营今夜开拔,全部驻扎在此处……”

    李嗣业一看,顿时喜上眉梢:“函谷关?”

    “没错,函谷关,此关向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称,这次所有的伏击,都是围绕函谷关而设,你麾下三千陌刀营便在关道上列阵,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给我坚守两个时辰以上,能办到吗?”

    李嗣业猛地一挺胸膛,大声道:“末将领命!少于两个时辰,末将不劳侯爷动手,自己拔刀抹脖子!”

    顾青沉默片刻,低声道:“嗣业,这次……陌刀营的折损可能不小,你要有心理准备。”

    李嗣业一愣,然后洒脱地一笑:“吃的就是这碗断头饭,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侯爷平日好吃好喝供养着陌刀营将士,就是为了今日,吃了喝了,就该为侯爷豁出命去。”

    顾青叹了口气,然后又道:“常忠,刘宏伯,你二人率两万五千兵马,在函谷关附近的崤山远处埋伏,不要太近,否则会被敌军斥候发现,最好离函谷关二十里以上,待叛军接近函谷关后,陌刀营在关道上狙击叛军开始,你们再马上急行军奔赴函谷关,将叛军的后路封住,山道狭窄,前路有陌刀营当关,后面有你们封住,这股叛军必败。”

    常忠刘宏伯抱拳领命。

    顾青看着李嗣业道:“这就是我为何要陌刀营坚守两个时辰的原因,你要坚守到常忠和刘宏伯二人率军赶到,然后你们前后夹击,这股叛军便可歼灭了。”

    李嗣业大声道:“侯爷放心,末将一定守到咱们的伏兵到达函谷关。”

    但众将心中仍有些疑惑,按侯爷刚才的布置,还有一万多兵马没安排,既然是一场大战,不可能有人闲着,所以这支兵马用来作甚?

    顾青很快解答了众人的疑惑,看着沈田笑道:“我还有一个计中计,沈田,就看你行不行了……”

    沈田挺胸恶声道:“李嗣业他们都行,末将凭什么不行!”

    顾青缓缓道:“函谷关战事一起,洛阳城必然会得到消息,叛军援兵在函谷关受阻,洛阳城的高尚必然焦急,有很大概率会发兵赴函谷关救援叛军,洛阳城如今本就只剩一万多兵马,若高尚发兵离城,城内应该只剩数千叛军……”

    “沈田,你率剩下的一万两千兵马在洛阳城南面五十里外隐藏埋伏,一旦斥候探得洛阳守军出城,你便率军占下洛阳城,用计也好,强攻也好,数千守军对你来说应该不难,能办到吗?”

    众将恍然,接着纷纷露出钦佩之色。

    原本以为侯爷只是为了狙击叛军援兵,没想到还埋了这么一手好棋,竟要趁机打下洛阳城,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日剖析之后,众将却赫然发觉,似乎……不是不可能,攻占洛阳城有很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