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贼眉鼠眼

第五百三十八章 公主身份

    幽静山谷,大军压境。

    一万余人将山谷深处这片如同世外桃源般的村落团团包围,顾青立于中军,静静地注视着那片堡寨。

    顾青还在等,等堡寨中有人出来与他聊聊。

    此时的他不敢下令进攻,因为对方手上有人质,其中还有他的女人,顾青也做不到李云龙那般果断,二营长的意大利炮已经架上了,但他仍然迟迟没下令开炮。

    他在等里面的人走出来,大家一起吃顿意大利面。

    堡寨内,平静中酝酿着狂风暴雨。

    两千余人被团团围住,马燧招募的这些人才操练半年,仅有的几次交战都是小规模的歼敌,上不得台面,此刻被安西军围住,堡寨内顿时人心惶惶,许多人甚至想扔下兵器出去投降。

    王贵和亲卫们昨日终究还是动了手,幸好马燧不是没有理智的人,得知对方是安西军所部后,马燧没敢下死手,暗中下令必须活捉。

    王贵等数十名亲卫都是血性男儿,在顾青的影响下皆是宁折不屈的脾气,一番厮斗下来,对方却只以盾牌相抗,两千人的重重包围下,王贵和亲卫们纵然心存死志,却也经不住两千人的磨耗,没多久王贵和亲卫们便力竭了,马燧这才下令活捉了他们,连同皇甫思思和万春一同押回堡寨。

    嘴上说着不惧顾青的安西军,但马燧终究还是留了一手,听说过安西军数次战捷之余,他也听说了主帅顾公爷的脾气,其人刚烈至极,而且异常护短,别说害了王贵他们的性命,就算伤了他的部将,恐怕都会给马燧这两千人马带来灭顶之灾。

    马燧与顾青并无深仇大恨,他也不愿莫名无端与顾青结此大仇,俘虏了王贵和皇甫思思万春后,将她们带回了堡寨。

    万春有心想亮明自己的公主身份,却被皇甫思思和王贵拦下了。

    在情势没有明朗前,公主的身份亮出来不一定是好事,马燧的这支兵马虽说打着平叛的旗号,但谁知道他是忠是奸,若万春亮出了公主身份,逼得马燧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大伙儿就彻底凉了。

    所以留在堡寨这一整夜,万春始终没亮出身份,跟皇甫思思和王贵关押在一起。

    马燧还算是客气,没有虐待俘虏的举动,他心里忌惮的还是安西军的威名。

    王贵冷眼旁观,发现马燧对顾青颇多不满,对安西军也有些不服气,但对待他们这些俘虏倒也没为难,究其根本,大抵是一种对安西军又敬畏又不服气的心理,才导致马燧的言行如此矛盾。

    一直到今日下午,斥候来报安西军已出现在太白顶附近,显然打算攻进堡寨,马燧这才发现自己果真捅了马蜂窝。

    两个女人,几十个亲卫,几十车粮草,值得顾青动用如此大的阵仗吗?一万多人从襄州出发,长途奔袭来跟他这个严格说来算是土匪的人过不去。

    情急之下,马燧便在密林山涧处设下一处埋伏,结果两军刚交手,乌合之众的麾下部将就被百战精锐之师安西军打了个灰头土脸,伤亡惨重。

    马燧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与顾青的差距。

    具体差在哪里,他也说不上来,他只知道这支兵马如同高山峻岭一般巍峨,人类无法征服。

    匆匆一次短兵相接,给马燧带来了无数的疑问,他仍想不通自己究竟输在哪里,也想不通顾青是如何操练出这样一支虎狼精锐之师的。

    直到听闻外面的将士惶恐禀报,说安西军已将堡寨包围,惊喜万分的万春终于忍不住亮出了身份,她是皇二十九女万春公主。

    拿出了证明身份的玉牌,以及王贵等俘虏的证词后,马燧彻底慌了,他终于知道顾青为何兴师动众派一万多兵马来救人了,原来要救的人有如此大的来头,而他,一不小心劫持了当朝公主,征北大将军瞬间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反贼。

    堡寨正中一栋稍大的房子是马燧的议事厅,相当于梁山好汉的聚义厅。

    此时的马燧在厅内来回踱步,神情满是烦躁不安。

    皇甫思思,万春和王贵等人散落在厅内四周,万春翘着腿悠然自得地一碟用山笋泡制的开胃小吃,一片一片吃得很满足。

    马燧一脸无奈地道:“公主殿下,末将错了,昨日的事真是个误会,打死末将也不敢劫持天家公主呀,末将只是想弄点粮食……”

    万春哼了一声,恢复了昨日之前的傲娇小公举模样,嘴里嚼着山笋道:“顾青来了,安西军也来了,你不必在乎本宫,你打你的,本宫不参与。”

    马燧额头冷汗潸潸,跪在万春面前垂头道:“末将绝无加害公主殿下之意,一切皆是误会,末将愿率部出去投降顾公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殿下和顾公爷勿屠戮我的部将,一切罪责皆在末将,不要牵扯旁人。”

    万春冷冷道:“你还有脸谈条件?昨日你凶神恶煞半路打劫,惊了本宫的銮驾,你说你该当何罪?你麾下的部将想投降,顾青还不一定肯收呢,安西军何等精锐威武,要尔等这些乌合之众有何用?留着浪费粮食吗?”

    马燧沉痛地道:“殿下恕罪,昨日劫持殿下是末将之罪,麾下将士只是听命而为,与他们无关,请殿下高抬贵手,如今正是平叛之时,朝廷也需要兵马抗击叛军,何不留下末将麾下将士,让他们上战场为平叛流血战死,死后也算有个好名声……”

    万春盯着马燧冷声道:“既然干的是盗匪强梁的行径,就不要打什么‘奉天平叛’的旗号,你那一面旗侮辱了我的父皇,侮辱了大唐平叛王师,若天下平叛的王师都似你这般不分青红皂白,见到好东西就抢,大唐才真叫亡国了。”

    马燧跪在万春面前愧然道:“末将也是情非得已,实在是……”

    “不管什么借口,都不是当盗匪的理由,人间有是非曲直,你无论任何解释都说不过去,明白吗?我等昨日乔装成商队,只是寻常百姓打扮,你却悍然下令抢掠,这种行径与无耻无德的叛军何异?亏你好意思自称什么‘奉天平叛’,什么‘征北大将军’,你扪心自问,你配得上这面旗幡吗?”

    旁边的皇甫思思和王贵惊异地看着万春。

    没想到平日里傲娇又刁蛮的公主殿下竟能说出如此大道理,此刻的她神情严肃而高傲,带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意味,此时的她,才真正有了大唐公主的模样。

    马燧垂头跪地认罪,不再说任何解释的话了。

    万春严肃的表情忽然一变,拽着旁边的皇甫思思满眼小星星地道:“不知顾青有没有亲自来救我,如果他也在的话,我真会幸福死了呢……”

    皇甫思思无奈苦笑:“殿下……您刚才那番话说得很好,为何突然就换了模样了?妾身实在有些无法适应。”

    “哎呀,刚才是教训这个盗匪,当然要严厉一些啦,但说起顾青就不必如此严肃了,安西军果然来救我了呢!”万春兴奋地道。

    皇甫思思无奈地摇头,什么安西军来救你,分明是来救我们大家,你以为他只救你一个吗?

    热恋也好,单相思也好,人若自作多情起来,真是万匹马都拉不回。

    万春却不管那些,很多一眼能看清的事被她自动过滤掉了,在她眼里,顾青就是来救她的,而且只救她一人,就这么简单。

    “走走,咱们站在外面看顾青何等的威风,我还从未见过他领军与敌交战的模样呢,一定迷死人了!”

    跪了很久的马燧忍不住道:“殿下,末将不会与安西军交战的……”

    万春头也不回地道:“你交不交战与本宫何干?本宫要看的又不是你。”

    知道了万春身份的马燧再也不敢对她做出任何限制,万春于是便拉着皇甫思思,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厅堂,刚跨出门,便看到不远处的山林里,丛林里,山道上皆密密麻麻布满了安西军将士。

    由于山谷地方狭窄逼仄,顾青的一万余将士根本无法展开布阵,于是万春一眼望去,满坑满谷的安西军,黑底金边的旌旗漫山遍野飞扬飘展,明明未发起进攻,明明没对堡寨动一刀一枪,一万余安西军将士就这样静静地围住堡寨,沉默中弥漫着一股凛冽的战意和杀气,令人呼吸都有些窒息。

    万春何曾见过这般场面,一眼之后顿时心跳加速,脸上泛起一层红晕,激动地拽着皇甫思思的衣袖直跳脚:“他果然来救我了,果然来救我了,安西军好厉害,看看人家的军威军貌,啊啊啊,我要死了!”

    “好威风啊,这些如狼似虎的将士竟然都归他管呢。”

    万春此刻表现得像一位乍遇爱豆偶像的狂热脑残粉,安西军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引发她超分贝的激动尖叫。

    正在众人各怀心思之时,堡寨对面的山林里走出一人,正是沈田。

    沈田独自走到堡寨弓箭射程的边沿时停下,大声喝道:“蜀州郡公,安西节度使顾青出兵剿匪,里面的主将速速将昨日劫持的人马毫发无损地交出来,否则顾公爷必将下令血洗此地,鸡犬不留!”

    万余安西军将士一齐将手中兵器朝地上狠狠一顿,发出砰然巨响,紧接着,众将士异口同声大喝一声“杀!”

    吼声方歇,山林里一群鸟雀扑扇着翅膀四处惊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