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一百二十八章 欢喜快刀盟

    昨天晚上,占据苏州北城区的四个帮会中,最凶狠最嗜血的猛鬼帮出大事了,帮里最能打的一百个打手突然死在了蜀山会馆门口的街上,浑身焦黑,惨不忍睹。

    苏州府衙的捕快和仵作天蒙蒙亮就全体出动,把这堆尸体运到城外火化埋葬。苏州的司法参军特意在苏州最著名的酒楼松鹤楼摆酒,为蜀山派三位女士压惊赔罪。

    这基本上等于苦苦哀求蜀山派别再搞大事件了。此刻这场气氛沉重的酒宴仍在进行中,街上来回奔跑的小乞儿正在为好几个帮会追踪事件进展。

    零食店里吃馄饨的食客们提到猛鬼帮倒霉都是眉飞色舞,喜笑颜开,显然这猛鬼帮相当不受待见,所有人都希望他们早点死。

    雷长夜一边做生意一边分析得到的情报:昨晚上出手的是一位妖神宗的高手。品阶未知,但是从气场上看,薛青衣、钱幂、鱼玄机加起来都没有留下他的把握,那应该在大七品往上,很可能七品巅峰。

    而他以笛子召唤的,却是猛鬼帮的帮众。这说明猛鬼帮和妖神宗存在某种联系。

    雷长夜忽然想到江陵府郑泰源临死之前,变身成为半开明兽半人的妖物,这种妖变似乎和猛鬼帮众的妖变差不多。不过,郑泰源的妖变是自己饮用了妖炼之药。而猛鬼帮的妖变,却是被笛音催发。

    为什么猛鬼帮能被笛音催发妖变?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他们是否和郑泰源一样喝了妖炼之类的妖神宗药物,所以才会对笛子有反应?

    雷长夜越想越觉得紧张。假设妖炼真的能让人被妖神宗驱策,那这和恶春香有一拼啊,而且更加高效。连郑泰源这种世家子都沉迷这种药物,谁知道大唐幻世之中,有多少人为了变强喝了这药?

    有没有大玩家喝这个药啊?他可是知道玩家为了变强,啥事儿都干得出来。

    雷长夜悄悄在小本子上记下来:江南势力一号妖神宗。

    到了午后时分,山塘街上小乞儿们红着脸小脚飞奔,犹如一群欢快的小麻雀奔过蜀秀零食店门前。

    雷长夜趴在橱窗前,好奇地看着他们从眼前跑过。就在这时,一个小乞儿站住了身形:“大嘴叔,快刀盟灭了猛鬼帮,今后阊门再没人管你要孝敬了。”

    雷长夜眯眼一看,这个小乞儿个子在众人中略高一点,小腿如竹竿般细,跑起路来飞也似地快。他到过他的店门前两次,今天一次,前天一次,都白拿了店里的香干。雷长夜没跟他计较。

    他特意停下来传个消息,套个交情,以后好再来店里蹭香干吃。

    “给!”雷长夜拿过一整袋香干,凌空丢给他。他跳起来接住,哈哈大笑地举着香干袋,在一群小乞儿的欢笑追逐中飞奔远去。

    到了黄昏时分,一辆辆运尸车从街侧路过,车上躺着的尸体穿得全是昨夜半巨弥猴穿的皮甲。这应该是猛鬼帮众的尸体。

    快刀盟显示了绝对碾压的实力,在另外两个北城帮会的虎视之下,愣是直接干翻了猛鬼帮残剩帮众,稳固了阊门山塘街这一片的地盘,并占领了西北几条街区。

    街上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今天来就餐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全是过客,没人再进店。

    雷长夜也决定提前打烊,好好休息休息。

    就在他刚准备关门的时候,街道上又传来熟悉而张扬的笑声。店门前匆匆路过的过客们纷纷自动自觉地贴边走,为迎面来的人让开宽阔的通道。

    “追哥,今天真痛快!”

    “那帮猪狗辈,怎当得追哥的快刀!”

    “猛鬼帮那狗头帮主,以为变成只豹子,就能咬死帮主?”

    “可惜了大力哥……”

    “说什么呢!大力哥为帮主挡刀,那是光荣,可惜什么!”

    “就是,我们都羡慕大力哥!下次让我来!”

    “早死早超生,欢喜还来不及!”

    “从今以后你我兄弟共富贵,一统苏北!”

    “一统苏北!”

    一帮人咋咋呼呼地涌进店门,领头正是齐可追。今日的齐可追一身都是血痕,手里还拎着用石灰裹了的一只兽头。他一进门,当啷把兽头丢在矮几上,盘膝而坐,大咧咧地一摆手。

    身后的快刀盟头目们呼啦一声在店里挤坐成一堆。

    “香干,馄饨,越多越好。”齐可追身边的汉子吆喝一声。

    雷长夜看了一眼这个小伙儿,前几天刘大力还在的时候,他就站在刘大力身后,今天他站到了齐可追的身侧。

    看到雷长夜的眼神,齐可追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快上菜!”

    雷长夜点头进屋,将早就准备好的香干迅速端出来,然后同时开了四口锅煮馄饨,并把今天剩下的汤料全都糊撸进锅里。

    片刻之后,店里欢声笑语,所有快刀盟的头目都争相讲述灭杀猛鬼帮的传奇经历。齐可追更是精神百倍,脑门发亮,恣意谈笑,把气氛烘托得极为热烈。

    雷长夜端上馄饨的时候,快刀盟后进来的帮众居然带来了十几罐苏州大酒巷名产竹叶春。

    众人唏哩呼噜吃光了小馄饨,就用汤碗盛酒,满满斟了十几大碗淡绿清亮的酒水,争相与帮主齐可追干杯,一时之间,酒香满溢。

    雷长夜这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苏州名酒竹叶春的样子。这酒以酿造时向酒酿里连续投料以增厚酒力著称,又称为“五酘酒”。虽是米酒,但颇能醉人。

    齐可追和众人痛饮,酒到杯干,快意异常。众人也是纷纷干杯,不甘落后。几轮饮罢,香干、馄饨吃了个干净,十几罐酒只剩三罐。

    齐可追身边的头目一个个脸红脖子粗,不胜酒力。他用力敲打踢踹他们出门,逼迫他们回家睡觉,自己却一个人留在店里继续喝酒。

    雷长夜也只好强打精神,趴在柜台上,等着他喝完走人。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他,还是齐可追,精神都处于迷离状态。他是连续好几天没睡。齐可追是喝得昏昏沉沉。

    “喂……”齐可追喝着喝着,忽然醉眼惺忪地开口。

    “是,追哥。”雷长夜忙说。

    “跑吧。”齐可追哑声说。

    “嗯?”

    “跑得越远越好。”齐可追迷迷糊糊地说。

    “追哥,是我,大嘴。”

    “别像大力一样,死无全尸……”齐可追说完这句话,猛然清醒了一下。他左右看了看,忽然站起身跑出门。

    片刻之后,雷长夜听到店后的小巷里传来齐可追天塌地陷的呕吐声。呕吐声过后,是一种憋得像便秘一样的尖细哭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也就是雷长夜小四品的修为,才能勉强听清。

    过了好一会儿,齐可追才踉踉跄跄地走回零食店,来到柜台前,双目血红地望着雷长夜,将手指捏在嘴前,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

    雷长夜沉默地点点头。

    “大嘴,你干厨子的,宰过这样的畜生吗?”齐可追拎起桌面上的兽头,朝雷长夜晃了晃。

    “没有。”雷长夜摇了摇头,但是他看出来了,这是一只狰的头。传说这只猛兽五尾一头,声如击石,人眼豹嘴,全身豹纹,体型轻盈,动作迅捷,凶猛异常。

    “谁都没见过……”齐可追一脸的茫然,“苏州到底住了什么样的畜生?”

    “……”雷长夜没有说话。

    “不过今天是个好日子,猛鬼帮一灭,从今以后阊北是我的。”齐可追摇了摇头,用力一拍桌子。

    “恭喜追哥,贺喜追哥!”

    “没错,这是大喜的日子,这样好日子还有很多,迟早我会一统苏北。一统苏北……”齐可追说着踌躇满志的话,眼中却全是迷惘。

    雷长夜心中暗叹一声。在这暗潮涌动,藩镇林立的大唐幻世,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一统苏北又能如何?最终都是生不如狗的乱世人。齐可追显然比那些今日不知明日事的头目们想得多。

    但是他的力量还不足以改变任何人的命运。

    雷长夜心里不禁有了一点使命感,如果他的大计进行得一切顺利,说不定苏州会变回几代名臣治理之下的昔日雄州。如果齐可追运气够好,活到明年,也许能看到未来的希望。

    第二天早上,小乞儿们早早聚集到蜀秀零食店前,雷长夜打开店门,照样放上小几和几盘香干,小乞儿们蜂拥而上,一抢而光。

    那个竹竿腿的小乞儿分开众人凑到雷长夜面前:“大嘴叔,咱们苏州大老爷司法参军和新来的几位大人物在松鹤楼喝完酒,立刻说自己生病,躲家里不出门了。”

    “哦,好好。”雷长夜明白这是薛青衣把妖神宗的事情报备给了司法参军。这老油条立刻知道苏州要有神仙打架,直接闭门不出。

    “大嘴叔,要小心啊,夜里别出门,危险!”竹竿腿提醒了一句。

    “谢谢!”雷长夜将一包香干递给竹竿腿。竹竿腿兴冲冲地举着香干和小伙计们飞奔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雷长夜抿嘴微笑,以这种愿者上钩的方法令小乞儿们自发告诉他情报,比主动收买要安全太多了,只希望像竹竿腿一样聪明的小乞儿能更多一点,这样他就有了最起码的情报网络。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石大嘴,又见面了。”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大家给点鼓励哈,多谢多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