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两百九十五章 神秘货郎秀

    阴丽华回到江南大营把四个彩蛋给了刘秀之后,刘秀看也不看,就让邓禹等人自己去分,他一个都不要。

    看着他心不在焉的表情,阴丽华暗暗心疼的同时,也很甜蜜。刘秀是多喜欢她的紫凰啊,他现在有多失落,就说明他有多爱她。

    看到邓禹、梁统、窦融等人欣喜若狂的样子,阴丽华嘴角上扬,心里不屑。这种品质的彩蛋,她的刘郎根本看不上,这样的眼力才配做她心目中顶天立地的英雄。

    等到所有人对刘秀千恩万谢地出门,阴丽华把门关上,坐到刘秀身边,小声说:“阿秀,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刘秀微微皱眉。

    “看到了雷长夜的雷公戏。”阴丽华小声说。

    “你可别被他那雷公戏迷住了。”刘秀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在共享空间里看到子辛这帮货的帖子。天天就看他们在争吵用什么英雄好。他们到这个位面来干什么的,全都忘了。”

    “放心,我会是那种人吗?”阴丽华按住他的手,“我只是在雷公戏里看到了……紫凤!”

    “嗯?!”刘秀一听到紫凤这两个字,身子都是一激灵。一个人如果对一样东西太过于执着,很容易魔怔,他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一听到“紫凤”,生理上都有反应。

    “等一下!”刘秀迅速清醒过来,“雷公戏里的紫凤?嗨!那不就是假的吗?”

    “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但是雷长夜对我说,雷公戏里所有出产的灵宠,在这大唐幻世,都有被创造出来的可能。只是机缘未到而已。”阴丽华小声说。

    “哦?你的意思是,紫凤蛋是有可能在大唐幻世存在的?”刘秀眼中精光大盛。

    “正是如此。雷长夜本来是不可能跟我说这些话的,但是我们那阵子不是对他刷了好多玉符来夺回彩蛋吗?”阴丽华提醒他。

    “这么说他是出于好感无意中露出来的口风?不是他在套路我们吧?”刘秀连忙追问。

    “岂会如此。”阴丽华得意地说,“毕竟对于一个女人,他用这个机心干什么?而且这种秘密,告诉我们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义呀。”

    “嗯……确是如此。”刘秀来回踱了几步,终于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他不可能知道最近有神秘货郎的新活动。这个主线人物太深不可测,我看他的眼睛都会感到心悸,不知不觉就想岔了。”

    “阿秀,要不要去刷刷看,也许能刷出你想要的心头好?”阴丽华尝试着问。

    “刷玉符啊,太费人品。我倒宁可去找雷长夜直接买。他手头资源那么多,说不定真能让他炼出一个来。”刘秀沉思着说。

    “阿秀,你也知道现在资金多紧张。现在江南的资金都快被收光了。刷玉符都刷不出来。我们又用了一百万贯买到四枚彩蛋。要知道,到时候没有钱安抚八都兵,我们又要一个个刷好感度,那可真的是玉符黑洞了。”阴丽华嘟着嘴说。

    “嘶……”想到要对着八都兵一个个刷玉符,刘秀就是一哆嗦。一人17个玉符,那就是85万玉符没了。很多冥顽不灵的八都兵还要刷98个玉符。

    不但消耗的玉符让人吐血,而且光是刷这个行动本身就让人吐血。一天盯五万人不停地看,谁都受不了。

    “看来,只有用玉符碰碰运气。”刘秀叹息一声。

    当天晚上,刘秀麾下云台二十八将全都被偷偷派了出去。他们每人带着几十个大玩家,在扬州街头巷尾到处溜达,四处寻觅总是在夜色中出现的神秘货郎。

    刘秀做这个事情,那是驾轻就熟。

    神秘货郎在扬州出没频繁,很多大玩家都已经总结出好几个他最可能出现的地点。一些好事者如江恣意之流,还会时不时在论坛上更新一下,博个关注度。

    扬州活跃的几大公会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每天派数百会员在扬州打晃,神秘货郎一出现,立刻通过公会频道报告给了会长,然后会长带上人手冲过去刷玉符。

    很多时候为了争夺一个神秘货郎,几个敌对公会会大打出手,在扬州上演全武行。

    这些打架的大场面,还在论坛上被人做成视频示众,化为火热好几天的话题。

    刘秀以前追随黄巢,在江南大营低调潜伏,不敢出来公然找神秘货郎。现在黄巢得势,扬州明面上是江南大营的天下,刘秀动员全公会的高手出来找神秘货郎,就是算准了谁都不敢来和他抢。有人敢抢,他还高兴呢,正好趁机消耗他们一波。

    他派出去的精锐成员很快就占领了扬州几个最可能出现神秘货郎的地方。

    三更一到,立刻有人在公会频道里叫了起来:“来了来了,那个男人来了!”

    “说地方!”刘秀立刻问。

    “罗城集。”报警的人再次开口。

    刘秀振奋地一挥拳,那是他最熟悉喜爱的地方。

    开明桥东,忠孝祠以北的罗城集,是宣剑鸿执掌扬州以来大力发展的商业集市。不但有开明大街这样堪比朱雀大街的长街,还破除了唐朝绵延百年的宵禁制度,让南来北往的商贩可以借南北通衢,中外海运之利,在这里进行大宗交易。

    到了夜里,这里还有很多黑市交易,这也是宣家一直以来睁一眼闭一眼的。很多南来北往的刀马贩甚至敢在这里贩卖弩机和塞北的健马。

    黄巢的袖中双弩就是刘秀在罗城集为他置办的精品,接近二品的法宝。

    刘秀快马加鞭朝着罗城集飞奔,心里充满了踏实和期待。刷神秘货郎,这本来就是一个看人品的事情,这个时候人们最看重的就是意头。神秘货郎在刘秀最熟悉最亲切的罗城集出现,这就是个好意头。

    刘秀感到今晚上自己的运气会很好。

    靠近罗城集的一条阴暗的胡同口,窦融拼命在朝刘秀挥手。他并不是第一个找到神秘货郎的成员,但是他却永远是第一个赶到现场控制局势的人。

    “在里面!”窦融简洁地说。

    “嗯!”刘秀赞赏地朝他点点头,纵身下马,将缰绳丢给他,然后一掸袍袖,深吸一口气,负手进巷。

    接着胡同内微弱的星光,刘秀敏锐地看到不远处,一位穿着金纹黑衣的行脚商,背着一枚满是金色符咒的大包裹,正在风尘仆仆的缓缓前行。

    “借问兄台,可有好货否?”刘秀缓步踱到这位货郎的身侧,柔声问。

    这位神秘货郎颤巍巍地转过身来,低垂着头,以沙哑的声音道:“客官可是想要办货?”

    刘秀眼中精光一闪,大喜过望,有戏!

    瞥见刘秀脸上毫不掩饰的喜色,神秘货郎嘴角一抖,随即迅速恢复平静。

    这位货郎,自然是雷长夜以幻真宝鉴符伪装而成。这是他酝酿了很久的行动。自从刚一知道神秘货郎在江南频繁出现,他已经开始算计该如何改扮货郎来赚取海量玉符。

    自从刘秀开始活跃之后,他的目标就更加具体,如何从刘秀身上赚取海量玉符。他一有机会就会在论坛上研究神秘货郎的各种细节,他如何穿着,如何卖货,如何与玩家交流。玩家如何对他刷玉符。

    基本上,神秘货郎消耗玩家玉符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就是刷好感度。这个他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只需要站在那里等待玩家狂刷就好了。一般来说,玩家会从二级好感度刷起,每刷一次失败,就不得不升级一次,一直刷到八级好感度,再往上刷,就没用了。

    第二种方式就是卖货,玩家对着货郎直接以玉符付款,而货郎则给玩家他们想买的东西。

    第三种方式就是卖玩家的心头好,这是雷长夜最集中研究的方式。因为这里有很多骚操作。玩家的心头好不是靠语言交流,而是通过神秘货郎的感知来探查。很多时候,这个感知会出现微弱的偏差。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论坛上不断有大玩家哭爹喊娘,好不容易刷出心头好的选项,但是却买到了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的货,比如想买一把能够发射火符法的法宝,结果却买到了一根烧火棍,想要一把无人能敌的神兵,结果却得到一枚计时的沙漏。

    雷长夜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会做一个感知特别感人的神秘货郎,好好和刘秀玩一玩。

    不过这样的话,他还会面临一个他一直担心的危险。就是如果刘秀决心买他的货时,他是要交钱的。雷长夜从未和玩家正式交易过,并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做。今天,他可以同时验证一下他的猜想,那就是按照论坛上的方法,玩家也是可以和他这种bug人物交易的。

    如果他的猜想失败,他很可能会暴露自己。不过,在他严密的伪装下,刘秀不太可能知道他是谁。到时候,他只要让吴道子出来带他跑掉就完事了。

    如果他的猜想成功,那未来的收益简直无穷无尽。

    “兄台可有我中意的货吗?”刘秀的声音在雷长夜耳边响起。

    “我看兄台与我有缘,且把这珍藏好货,与君一观。”雷长夜微笑着说。

    “嘶……”刘秀呼吸都停止了。这一次他简直太幸运了,连刷都没有刷,心头好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