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三百六十二章 废止南太仓

    自从南太仓粮饷被盗,长安物议沸腾,人心惶惶。为了稳住朝廷和长安的人心,仇士良威逼开成帝在朝议中永远废除了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的东渭桥仓。这件事让朝廷上下尤其是工部官员们长长松了口气。

    南太仓位置尴尬,现在广运渠半堵不堵,雨水好能上船,雨水不好槽船不通。工部没钱去通淤疏导,更没钱去修缮太仓署,甚至都找不到人来补太仓令这个缺,因此而导致天天朝上有人参他们。

    而因为神策军和仇士良之间摆不上台面的分饷之争,南太仓还勉强维持着它作为收纳天下粮饷主仓的地位,户部就算想要把它关闭,神策军也不答应。

    现在京畿行营失了巴蜀秋饷,仇士良借机发难,废了南太仓,这对于南衙北司来说,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唯一会不满的,当然是神策军诸司的将领。现在所有的朝廷税赋都要收纳进北太仓,直接进了禁苑。

    想要从太仓里多抠出一点钱来,无异于虎口拔牙。

    但是现在仇士良失了粮饷,正在火头上,没人敢站出来为南太仓说句话。

    失窃后的第三天,朝议也有了结论。当天下午,南太仓不但被废止,更被仇士良招来京畿行营军士,一把火烧了,以此来发泄失粮之恨。

    从此这座咸亨年间建立,历时一百七十余年的古太仓最终以这种惨烈的形式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南太仓被毁的消息传到长安,被藏娇楼中的鱼玄机等安排局要员知道,众人都是如释重负。

    他们到长安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废止南太仓,让北太仓成为收纳粮赋的唯一选择。这样才能给飞鱼大娘船停靠禁苑提供机会。

    一旦飞鱼大娘船停在禁苑,他们稍微想像一下雷长夜的各种骚操作,都觉得仇士良吃枣药丸。

    在藏娇楼密室之中,安排局众人纷纷向鱼玄机道贺。当日正是她穿上了钱幂一直以来的行头,打扮成瘦小枯干的摘星叟,在南太仓前演了一场大戏,最后以雷长夜精心为安排局打造的金毛闪光弹弄瞎了守仓两千士卒的眼睛。

    这个金毛闪光弹实在太好用了。只要用一道符火点燃十根火鼠金毛做成的金结,立刻会爆发出一片足以致盲一刻钟的神奇之光。鱼玄机要不是及时捂住眼睛,她也要瞎。

    面对安排局众人的道贺和赞誉,鱼玄机实在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其实她除了变装去演了场戏,基本上这事儿都是雷长夜干的。

    是雷长夜制造的金毛闪光弹,也是雷长夜靠神秘法宝运走了满仓的粮饷。她当年也是夜盗八门的梁上好手,但是她自问没本事偷走全部的秋饷。

    而且最绝的是,雷长夜和永强根本不知道他们会想什么办法去偷南太仓。但是当夜失窃之后,永强第一时间跑到京畿行营自陈其过,仿佛雷长夜早就猜到鱼玄机的算计一样。这就让鱼玄机感到格外的高深莫测。

    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而是药师提前通过入画匣向雷长夜做了汇报。雷长夜则立刻控制永强去做应变,进一步引发了仇士良对自己的垂涎,为未来入长安刺杀宦官集团打下基础。

    而且鱼玄机想出来的摘星叟找永强报仇的戏码,雷长夜也准备大加利用。

    只要永强没有在长安倒霉,摘星叟就会随时出来再偷粮饷。这更让仇士良想把飞鱼大娘船停在禁苑之内的北太仓,以便控制环境。

    现在飞鱼大娘船上粮饷又多了一笔。这艘船对仇士良而言不但是财富之源,更是摆脱乱世人监视的世外桃源,还是他未来成为男人的梦想之地。

    这三重的贪念,已经让这艘船在仇士良眼中,犹如母胎单身汉眼中的绝世美女,早就色与魂授,失去了最起码的戒备。更何况,现在他的心神还全都在对付乱世人和白起的纠结之中,根本没心思去想雷长夜对他还有什么算计。

    在仇士良眼中,能和永强这种大侠肝胆相照,还不吝钱财结交的人,那就是个脑子有包的神经病。和大侠交朋友,比娶一百个拜金娘们都耗钱。这不是脑子有包是什么。

    雷长夜通过暗中布置的宝娃们,对于仇士良的心意了如指掌,心中也是暗暗欢喜。这样他就会成为仇士良的心理盲区,更加方便他谋划诛杀他。

    现在安排局的任务圆满完成,只需要继续留在长安打通各路环节,为飞鱼大娘船进城后的行动做准备即可。

    雷长夜操纵的永强朝夕待在京畿行营之中,与仇飞英、赵环和董炎为伍,每日里聊几句武功,谈几句长安风物,也甚是惬意。他加意与这些京畿将士结交,留为后手。等到图穷匕现之时,这些将士会起到关键作用。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雷长夜站在飞鱼大娘船上,眺望着灯火通明的新扬州城,暗自计算着秋粮收获的日子。

    当初他让齐可追种下的2500亩Y双优稻子长势喜人。他本来以为这些稻子种下去太晚了,又有着巫世种的血缘,在人间界可能会长得不好。没想到它们在江南的水田里如鱼得水,长得飞快,抽穗也极快,眼看现在到了十一月份,这些稻谷可以和江南的晚稻一起收割。

    雷长夜想着把这近3万石Y双优稻谷作为种子,作为明年关中、汉中、巴蜀和江南春播的储备。

    现在,他只等着东南八镇的消息了。

    临近秋收的季节,东南八镇为了向新立的淮南节度使宣锦表忠心,争取扬州罗城新区和雷公镇暴风港的进驻权,在秋粮收割季节刚到的时候,就按照朝廷支度均摊之数,优先把各镇粮饷整合完毕放入府库,一到府库粮饷足额,他们就以飞马快船通知扬州节府。

    因为今年八镇税赋交付方式和往年截然不同。他们不用自费组织漕运和民工将粮饷运抵扬州水陆转运使司缴纳,然后由淮南的漕卒运往长安。

    今年有了雷长夜全新升级过的飞鱼大娘船,他可以驾船来到东南各镇,依次收纳各地粮饷,集中空运到长安。

    这可是千年未有的一大奇观。各镇观察使和兵马使交付粮饷的心气儿和往年都不一样。往年给朝廷赋税,不但要自己筹措,还要自己征集民夫漕船运往扬州。这就像蓝海星位面交税还要亲自打车去一趟税务局。

    就算是忠心于朝廷的观察使们也觉得烦的一B,加上这乱世的漕运一塌糊涂,运到扬州能剩下一半粮饷就不错了,还要换一句朝廷的斥责。再忠心的臣子摊上这件大麻烦也是一肚子的不乐意。

    现在雷长夜开船来亲自上门征缴,各地方镇只需把税赋放到指定仓库中等着提取就完事儿了。如此省心之下,自然也调动了各地方镇官员交税的热情。因为他们的税赋都会足额运往长安,这是他们表忠心的绝佳机会。

    长安朝廷在许多方镇要员心中还是有着崇高地位的,并非四十八方镇各个要反。

    在十一月份之后,经过一段热火朝天的建设,扬州罗城新区和雷公镇已经初步建成,暴风港也开始接待来往扬州的海船,成为瓜洲渡之外另一个卸货码头,分担了扬州城内早就不堪重负的海船流量。

    因为暴风港的新开和瓜洲渡的持续运行,扬州地面的货品吞吐量每日激增,来扬州的海船也越来越多。

    罗城新区和雷公镇商铺的争夺,成了各地方镇势力和各大商行的重中之重。为了向雷长夜争取表现,大家都是抢着要帮他筹措东南八镇的粮饷。

    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除了做雷公戏和雷公牌的生意,现在加做了扬州货运的生意,把许多大商行的名贵货品收纳在货仓之中,等到赋税粮饷收齐,一起运往长安。

    他收的空运费用并不便宜,但是仍然让整个江南的豪商巨贾趋之若鹜。因为现在各地方镇不但克拿卡扣,更重要的是很多想要起事的方镇已经开始硬抢好货,囤积资财。江南收来的货物,很难顺利运到京师,在东西两市出售牟利。

    就算是拿到了长安,遇到仇士良的神策军,也难逃新一轮的盘剥。

    但是傍上雷长夜这样的大腿,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雷长夜船里装的是东南八镇的税赋,朝廷的命脉。那他就是朝廷的财神爷,就算神策军都要叫他爹,谁敢动他手下的商人。

    而且坐着飞鱼大娘船飞越万水千山到长安做生意,脱离各镇节度使的桎梏,把珍奇货物运给长安权贵赚大钱,这简直是江南商人们的最大梦想。

    现在扬州已经成了百货云集之地。海外运来的东西在江南卖不上价,必须要运往巴蜀、汉中或者长安才能赚到大钱。其中尤以长安最为赚钱。从扬州到长安的商道就是当今天下,乃至全世界最赚钱的黄金商道。

    而雷长夜便成了掌控黄金商道的男人。

    现在他每天在船上都会遇到旁敲侧击问他粮饷筹措进度的商人。

    “雷老板,粮饷筹措得如何了?”

    “差不多够了。”

    “真的够了吗?不需要再补点?”

    “不需要。”

    “还是再补点吧。”

    “讨厌,不用。”

    “你才讨厌,就让人家再补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