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四百三十八章 西胡军全灭

    飞鱼大娘船到达甘州以南的张掖河流域时,随船而来的张议潮和他骨干将领们都忍不住把头伸出窗外,观看战场上的形势。

    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吓了一跳。张掖河畔尸横遍野,广阔的草场和河谷铺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仿佛刚刚发生了一场激烈无比的大战。

    “中尉大人,不是说要等天船到达之后,战斗才会开始吗?”张议潮震惊地说。

    “是啊,这个……我们来晚了。”雷长夜苦笑着说。

    他之前全神贯注于操纵两辆驼车与西胡大战,并没有跟其他人说关于张掖河的实时战况。

    “糟了,没有天船和大军援助,光靠驼车军,怕是凶多吉少啊。”张议潮潜伏沙州多年,非常清楚西胡五茹六十一岱的实力。

    他身后的洪辩和归义军众将也都议论纷纷,忧心忡忡。

    “无妨,应该是打赢了。”雷长夜操纵飞鱼大娘船缓缓在张掖河边降落,并放下了缓坡桥。张议潮、洪辩大师立刻带着一群归义军将领从桥上飞奔而下,试图看一看地上死伤的情况。从飞鱼大娘船上高处看过去,地上尸体上因为布满了河泥和灰烬,看不清楚是哪一方的人马。

    他们一个个地扒着尸体,焦急地观看,令他们震惊的是,满地躺着的尸体,全都是西胡部族战士的穿着,显然唐兵不但打赢了这场大仗,而且已经手脚麻利地收拾了战场,所有死伤的唐兵都已经妥善收敛和掩埋了。

    “打赢了!打赢了!”张议潮与洪辩大师直起身来,互望一眼,欣慰无比地说。

    “……”雷长夜有点不好意思跟他们说自己忘了告诉他们驼车军已经和西胡大军开战,这个时候也只好假装刚知道胜负。

    他自从看到宣锦率领驼车军击溃了西胡的中军,就停止了内视,全神贯注开船来接应,希望能让张议潮等人看看驼车军在大草原上的威力,同时看看能不能至少拦截一下西胡军队,勉强凑一个围歼的战果。

    不得不说,万藏寺佛兵骑的凶悍,确实让他有点意外,而赞普老王军事冒险的胆色也超出了他的预计,直接导致了驼车军过早和西胡大军开战。依照驼车军三百辆驼车的数量,是很难打一个歼灭战了。四散的逃兵,雷长夜必须再想办法解决。

    就在这时,一辆驼车从远方飞快地开了过来,在雷长夜面前嘎然停止,里面冒出了汪芒:“盟主,宣帅让我来找你处理一下俘虏的问题。”

    “哦?抓了不少吗?”雷长夜精神一振。

    “太多了,还没数清楚。”汪芒兴奋至极。

    “走吧,张将军,这一战俘虏的胡兵也需要你们来整肃,咱们一起看看具体多少。”雷长夜搓着手说。

    “好……好!”张议潮和洪辩张口结舌地看着汪芒驾驶的驼车,下意识地数着驼车的腿数,心里震撼无比。雷长夜麾下除了天船,这墨工机械也相当吸引眼球。

    汪芒打开车门,让张议潮、洪辩等人进车,雷长夜也坐进副驾驶。一行人在驼车上颠簸行进,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驼车军的主营地。

    这里上百辆驼车组成一个松散的圆环,圈住了一片硕大的空地,里面双手抱头,蹲着数以十万记的西胡士兵。他们手无寸铁,连甲胄都被取下,在空地周围堆了好几大堆。驼车军中十几名会西胡话的战士不停地大声吆喝着什么,似乎是在传达宣锦对他们的训话。

    雷长夜看到眼前如此壮观的俘虏现场,不禁心头一跳:“这么多啊?”

    张议潮和洪辩抢着掀开驼车的顶盖冒出头来,看着眼前乌央乌央的西胡俘虏。他们在沙州城久经大战,稍微目测一下,大约能够知道个数,但是他们算来算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雷长夜从驼车上跳下来,连跑几步来到正在喊话的白银义从身边:“宣帅呢?”

    “中尉大人!”这些喊话的白银义从立刻躬身施礼,并回身一指,“宣帅就在点算战利品。”

    雷长夜立刻沿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朝着一片浩浩荡荡的马群奔去。在那里,宣锦正和一群精于术数的匠造司弟子在点算战马数量。

    “锦儿!”雷长夜扬声道。

    “雷兄,我们打了个大胜仗啊!”宣锦看到他立刻兴奋地大声说。

    “俘获几何啊?”雷长夜连忙问。

    “西胡大军左翼、中翼、右翼、支部翼,孙波翼各有归降,大约合计十五万人。”宣锦立刻开口报数。这个数目显然是她刚核对过的,记忆犹新。

    “十五万人?”张议潮和洪辩都感到极度震惊。因为西胡大军总共也就是二十多万,十五万人是四分之三的数量,这基本上算是土崩瓦解了。

    “赞普老王在混战中被掀下战马,王旗折断,初灵大师背着老王西逃,丢下了西胡大军不管。西胡军士气崩溃,全军请降,只有赞普四卫冥顽不灵,负隅顽抗,全被我军击杀。”宣锦说到这里,忍不住有些得意。

    赞普四卫的反击确实非常勇悍。但是驼车军杀散西胡二十万大军之后,信心倍增,对着赞普四卫开始了雷长夜式的骚操作,战术甩头玩得越来越纯熟,完全把这些负隅顽抗的胡兵当成了练手的靶子。

    赞普四卫奋力冲杀了半天,什么都没杀到,反倒把自己的人马拼了个一干二净。

    四散逃亡的西胡各部看到驼车军的神威,哪里还有半点反抗之心。跑又跑得没驼车快,打又打不过,唯一的选择只剩下器械投降,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大唐的仁慈之上。

    驼车军的这一战,把西胡各部的士气击落到了谷底,不但没有勇气作战,连打马逃亡的勇气都没有了。

    听完了宣锦的叙述,雷长夜忍不住扼腕叹息:“哎呀,我们来晚了啊,没见到这么壮观的投降场面。”

    “噗!雷兄,这场面你也想看,其实十几万男儿跪地磕头,看着也是丢人,不看也罢。”宣锦笑着说。

    张议潮和洪辩侧目望着英气逼人的宣锦,连连摇头:这是何等虎狼之言啊。

    雷长夜合计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如此光靠驼车军,我们就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西胡之患可以彻底缓解了。”

    “雷兄,你来的时候,是否看到初灵大师背着老王的身影?要是能把老王擒获,这一战就算是彻底胜利了。”宣锦略有遗憾地说。

    “嘿,那个老鬼半脚已入鬼门关,等到他逃回高原,我还有一计可以让西胡王朝满门灭绝。”雷长夜眼睛一眯,淡淡地说。

    “这两位是……”宣锦看了一眼张议潮和洪辩大师,忍不住问。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光复沙州的英雄张议潮将军,而这位就是支持光复的沙州释门都教授洪辩大师。”雷长夜连忙引荐,“两位,这就是驼车军主帅,大唐淮南节度使宣锦。”

    “原来是宣节帅,幸会幸会!”张议潮和洪辩大师连忙诚惶诚恐地行礼。率领驼车军歼灭二十万胡兵的主帅,自然而然让他们心生敬意。

    “见过张将军,见过洪辩大师,两位的义举天下传闻,宣锦非常佩服!”宣锦昂然拱手道。

    “锦儿,这一战收降的战马和胡兵,就转交给张将军和洪辩大师整顿,他们在沙州整合各族战士成军的经验丰富,正好可以消化收容这些降兵,壮大归义军势力。”雷长夜微笑着说。

    “遵令!”宣锦笑着把手里的账本递给张议潮,“张将军,这一次收降十五万各族胡兵,其中西胡本部五万人,阿柴部三万人,羊同部四万人,五尺岱部一万人,苏毗部两万人,战马十九万匹,账簿在此,还请点算分明。”

    “是,有劳节帅。”张议潮拿过这份账簿,只感到份量沉甸甸的,几乎无法平举在身前。

    “张将军,你看起来心有顾虑啊。”雷长夜敏锐地问。

    “中尉大人,”张议潮苦笑着说,“俘虏实在太多了,这里的十五万再加上凉州的十万人,我就算把河西十一州的田都种了,也无力消化这么多得人口。”

    “张将军不必担心,我沿路已经打下甘、肃、瓜、凉四州,剩下的七州在西胡大军土崩瓦解之后,传檄可定。我们只需要将这十一城的土地种下我给你的稻种,到了秋收之时,所得的稻谷足以解决数百万人口数年之食。”雷长夜微微一笑。

    “这世上哪有如此神奇的稻谷啊?”张议潮挠着头说。

    “将军,世上本来也没有这么神奇的天船啊。”雷长夜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看着雷长夜胸有成竹的表情,张议潮心头大定,“中尉大人,各部胡族之所以为西胡卖命,就是因为田产稀薄,无力维系生计。如果粮草充足,商路畅通,我张议潮可以把这二十五万胡兵彻底变成归义子民,成为我大唐镇守西域的骨干。”

    “将军放心,西域商路正是我大唐想要光复河西走廊的最大原因。等到战事过后,我会负责重建丝绸之路,把我大唐的商队,一直铺到西天之尽头。”雷长夜踌躇满志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