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争取女盗王

    阿德莱德的神情悠然自得,犹如拥有了整个巴黎的女王,慵懒而傲慢,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个被雷长夜囚禁的盗贼。雷长夜对她暗暗佩服,在如此绝境之中还能随遇而安,轻松应对,如果不是涵养极高,那就是疯得很彻底,无论是哪一点都不容小视。

    “我总觉得让你来绑架我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你成功。”雷长夜淡淡地说,“他只是希望你死在我的手里。这样他就有了一个讨伐我的借口。” :(/

    说完这句话,雷长夜小心地观察着阿德莱德。她面不改色,只是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移开不去看雷长夜的眼睛,而是悄悄瞥了一眼塞纳河的波光,随即又不留痕迹地转了回来。

    “啊,这些阴谋勾当与我无关,我只要你炼金的配方。就算他不来求我,迟早我也要来找你,更何况他还给了我不菲的定金。”她俏皮地翻了翻白眼,掩饰住眼神中的变化。

    “你是说那枚可以让你的炼金术更加高效的戒指吗?”雷长夜随口问。

    “嗯?你怎么知道!”阿德莱德终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露出吃惊的神色。

    “因为这颗戒指是我配发给皇家魔法骑士团的魔具之一。”雷长夜说到这里,微微冷笑,“而且,这并不是最昂贵的一枚哦。”

    “那个该死的吝啬鬼!他明明说这是找遍大陆都没有的稀世珍品。”阿德莱德眼皮一跳,对她扯谎,又没有被她当场发现的男人是不可饶恕的。

    “如果盗王阁下和我合作,我给盗王提供的炼金魔具又岂止区区一枚戒指。”雷长夜深深地望向阿德莱德的眼睛。

    “……”阿德莱德略显刻意地侧头躲开了雷长夜的视线,实际上眼珠已经在灵活地旋转。

    “他还掌握着你为恶魔城召唤阵提供魔材的证据?”雷长夜看到她的表情,追问了一句。

    “……”阿德莱德默然不语。

    “你也不想要自己的恶行由法兰克最权威的机构公诸天下……”雷长夜摸着下巴仔细思索着,“你为维京人提供魔材,除了委托人、维德和维京人,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本来应该没别人。不过谁知道他们有多少耳目。”阿德莱德眨眨眼睛。

    “又或者,他们就是帮助维京人建筑法阵的元凶。”雷长夜终于下定决心语不惊人死不休。

    “吓?”他的话终于让一脸自矜的阿德莱德变了颜色,她显然没想到雷长夜竟然能猜到这一步。

    “他们让你来绑架我,有可能是灭口的手段之一。你还有向你订魔材的人留下的清单吗?上面的笔迹就是证据。”雷长夜冷然道。

    “……”阿德莱德眯起眼睛,紧紧抿住嘴唇思索片刻,突然冷哼一声,“该死的!”

    雷长夜的话引发了阿德莱德的回忆。她的确保留了一份当年向她订下海量魔材者的货品清单。她照着这个长长的清单偷了整整三年,摸遍了整个法兰克领主和魔法公会会长的宝库和卧房。这份清单陪伴她的时间比她任何一个情人时间都长。

    这份清单上的笔迹她做了鬼都认得。在完成了这份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子之后,她感到这辈子能干的最刺激的事都已经做完了,甚至准备归隐,并把这张清单当成了纪念品。

    但是,她却被另一个更刺激的委托从归隐的准备中摆脱了出来除掉炸毁赫尔海姆,击溃恶魔联军的男人,从大唐手中夺回塞纳河的明珠巴黎。

    她得到的定金是这枚她梦想了一辈子的炼金戒指。这枚戒指对于其他任何魔法师,甚至炼金术士都意义不大。因为此刻的炼金之术在欧洲方兴未艾,还没有任何一个炼金师达到她现在这般超凡绝俗的成就。炼金戒指对他们的提升也就是从菜鸡变成菜鸟而已。

    但是对她这种卡在境界的瓶颈,多年没有寸进,甚至快要打算放弃的炼金术士来说,这枚戒指让她有了突破瓶颈,晋升到全新境界的契机。它代表着希望,人类最伟大的财富。

    鉴定出这枚戒指的神奇,阿德莱德记得自己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失去了所有的机警和沉着。而这位神秘的任务发布者又抛出了另一个王炸:一旦成功除去雷长夜,巴黎新建造的圣天母珍宝馆将会被纳入阿德莱德的产业,她可以在巴黎全新的商业区归隐,成为巴黎名媛,巴黎首富和大陆最尊贵的炼金术士。

    阿德莱德再也没有犹豫,毅然取消了自己的退休计划,召唤出所有的手下,整装待发。在即将成行的前夜,神秘任务发布者再一次到来,向她显示了自己尊贵的身份,并提醒她,如果想要在新巴黎永世居住,必须销毁与她过去有关的一切,重新开始,否则这份承诺就算是他也无法保住。

    阿德莱德明白破釜沉舟的道理,于是当着他的面,毁去了自己的巢穴和其中的一切,包括她保存至今,奉若珍宝的魔材清单。

    现在她回想起来,也许这一切正是他雇佣她的原因,否则他没必要让她当面毁掉自己的巢穴。

    进一步想想,他们怎么知道她的巢穴所在?为什么对她在维京人营地的行动步步监控,甚至连她的拍档都被莫名其妙地处理掉?

    只有一种可能,当年用这份难以置信的丰厚奖励报酬驱动她进入狂盗模式的始作俑者,早就想要事后处理她,清理手尾!

    一枚戒指和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让她烧毁了那份唯一可以作为证据的清单,还把她送上了和雷长夜对抗的死路,阿德莱德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甚至大过了雷长夜对她的欺骗。

    雷长夜只是稍微利用了一下她自作多情的虚荣,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这是棋逢对手的较量。而这帮家伙,他们根本把她当猴在耍!

    “怎么?你有这份清单?可以确定是他们?”雷长夜追问了一句。

    “我已经没有了。”阿德莱德吐了口气,彻底放弃了伪装情绪,“他们让我毁去了和过去关联的一切,我所有的战利品,包括那份清单。”

    “阿德莱德,这实在不像你的行事风格啊。”雷长夜跟着叹了口气。

    “他们给的太多了,至少在当时看来如此……”阿德莱德幽怨地看了一眼雷长夜,“我哪知道你比他们还富有?新来的外乡人。”

    “现在,你的委托以失败告终,你的人也被我抓住。你为任务的失败付出了自由的代价。这是否可以算是终结了这一份魔法雇佣契约?”雷长夜沉声问。

    “算。我与他们的契约已经履行完结,我作为一名雇佣盗贼,又处于自由身状态。”阿德莱德说到这里咬住嘴唇,朝雷长夜露骨地一笑,“雷,你需要什么我的服务吗?”

    她说完这句话,不经意地想要解开胸前衣物的纽扣,但是她惊讶地发现她的衣服就像长在她身上一样,怎么扯都扯不掉。

    “咳咳,阿德莱德阁下,在我的魔法世界,着装有严格的要求。”雷长夜尴尬地说。

    阿德莱德不甘心地转了一圈身子,震惊地发现她的裙子就仿佛铁做的,怎么旋转也撩不起来。

    “你这简直无情!”阿德莱德惊了。

    “呃,当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这些衣物都会恢复正常。”雷长夜低着头,不想看阿德莱德尴尬的样子。他感觉这个时候的阿德莱德特别像进入女英雄画中身的王伯当,打滚翻跟头就是撕不开衣服,还会被天雷轰顶,那份尴尬就别提了。

    “你们中土大唐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阿德莱德忍不住吐槽。

    “礼仪之邦。”更新最快 手机端::

    “我是要在这个地方住一辈子吗?在你的魔法世界里能自杀吗?”阿德莱德开始慌了。

    “盗王阁下,你的一生都在冒险和炼金中度过,冒险和炼金你更爱哪个?”雷长夜不再纠缠之前的话题。

    “你这是相亲吗?好吧,冒险和炼金其实二而一,一而二。炼金术不断地探索人与世界交互的极致,以等价交换的法则换取超出凡尘的神奇魔法,这是人类最终极的冒险,远远超越任何我在真实世界的历险,甚至超越了生死的边际。”阿德莱德昂然说,“与炼金的历程比较,尘世的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

    说到这里阿德莱德朝雷长夜眨眨眼睛:“怎么样?爱上我了吗?”

    “盗王阁下这样的人并不需要爱情来充实生活吧。”雷长夜笑着摇摇头。

    “我不需要,但是我的虚荣需要。”

    “不知道阿德莱德阁下能否跟我到吕岱安的武盟分部走一趟。”雷长夜走到阿德莱德面前,伸手一引。

    “好吧,虽然我作为清洁女工的那段日子里,曾经在分部门前转过,但是没找到机会钻进去看看,正好让我开开眼界。”阿德莱德一只手拎住裙线,一只手挽住雷长夜的胳膊,一副欧洲贵妇的雍容姿态。

    雷长夜引着阿德莱德从武盟分部的正门走进去,进入了正厅。在正厅摆着一张巨大的炼金试验台,台上摆着所有欧洲已经出现和未出现的所有炼金器皿,很多器皿甚至现在还没发明出来。但是以阿德莱德的聪明智慧,她一眼看出了这些器皿的作用,并被它们的设计巧思彻底惊艳。

    “雷,你果然是个炼金的天才!”阿德莱德冲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