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二百七十七章、 海上侦查记

    齐鹜飞最担心的是盘丝岭的安危。

    他判断这次要出事的地方,不太可能是虹谷县,应该在纳兰城。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纳兰城出再大的事情也不太会影响到盘丝岭。

    反倒是这边的海妖,一旦突破岭西镇进入起蛟泽,那就很容易向东进入到盘丝岭境内了。

    对他来说,最好把纳兰城的人全部调到岭西镇来,防守潜龙湾。

    但他不能这么自私,毕竟纳兰城生活着几千万普通凡人,不管是蝠妖还是魔孚,闹腾起来,遭殃的还是无辜百姓。

    所以他把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只是这么一来,防守力量严重不足。要想阻止海妖,只能另想办法了。

    甘鹏飞毕竟是处长,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

    “秦司长没有给我们明确的指示,但是我想,短时间内不太会有增援力量过来了。如果这伙海妖真和魔孚背后的邪神有关,那今晚之后,它们必有异动。大家要做好苦战的准备。”

    左逸明突然说:“这次海妖聚集的情报有误,导致昨夜一战造成巨大损失,我负有重大责任。我打算出一趟海,再去侦察一番,一定这伙海妖的目的查清楚。”

    甘鹏飞说:“老左,你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事先谁也想不到会这样。”

    左逸明说:“甘处长,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不弄清海妖之歌声音的来源,没有针对性措施,我们的行动一直会处于被动局面。”

    甘鹏飞说:“即便要查,也有别人去做,你先把伤养好再说。”

    左逸明说:“我的伤没事。我知道温队长手下都是侦查能手,但现在是在茫茫大海之上,那歌者一定藏于深海之中。海上侦查,你们谁也比不上我。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没有人比我熟悉这片海。何况,除了我,你们谁还有避水的法宝?没有避水法宝,你们下不了深海,在海水之中,也呆不了太长时间。”

    齐鹜飞不经意地看了左逸明一眼。

    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如此坚决的要求出海侦察?

    他早就觉得左逸明不太正常。

    作为潜龙湾巡视站的站长,在这里几十年,应该对这片海域的每一座岛屿,每一块暗礁都很熟悉。

    一下子聚集这么多海妖,他事先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海妖之歌响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在之前给城隍司的报告里却只字未提,要说他一点都没听出来这歌声的问题,齐鹜飞打死也不信。

    齐鹜飞不动声色,假装支持道:“左站长说的对,如果没有魅惑人心的海妖之歌,这群海妖就只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能不能找到这位歌者,将成为我们能否守住潜龙湾的关键。左站长海上侦查经验丰富,由他去做侦查,再好不过,我愿意从旁协助,保护左站长的安全。”

    左逸明忙道:“不用麻烦齐队长,我一人足矣。齐队长身上也没有避水的法宝,下了水,反而不方便。”

    齐鹜飞说:“我从小在泉水中泡大,水性极好。再说我们四队成立本就专门为了魔事,这海妖之歌很可能和魔道有关,我去查正是分内之事。”

    左逸明笑道:“这海水岂是泉水能比?泉水再深,能深到几米?”

    齐鹜飞没多说什么,而是看向甘鹏飞。

    甘鹏飞点头道:“这样也好。你们两个同行,我也放心一点。记住,只侦察,不惊敌,一定要安全回来。”

    左逸明的脸色微变,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众人便一起把他们送到海边。

    临走之时,甘鹏飞突然给齐鹜飞传了一道神念。

    这神念中包含着的意思,既复杂又简单。

    如果把它翻译过来,就只有三个字:小心点。

    但齐鹜飞却听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甘鹏飞既然通过神念传递过来,当然是不想让别人听到,包括左逸明。

    但他这道神念又说的不清不楚,显然是想让齐鹜飞自己领悟。

    齐鹜飞朝甘鹏飞点点头,然后看着左逸明说:“左站长,我们出发吧。”

    左逸明说声“好”,便架起鱼叉,化作一点乌光,向天上飞去。

    齐鹜飞也御起乙丁剑,紧随其后。

    海上的雨越来越大,厚厚的云层压得很低,几乎与涌起的巨浪相接。

    闪电时不时从云层里爬出,仿佛在风浪中扭动的群蛇。

    然而在云层之上,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那里阳光明媚,碧空万里。

    齐鹜飞御剑穿云而过,和左逸明一起向西飞去。

    大约飞行四五百里的样子,他们便又重新坠入云中,落到海面之上。

    在雷暴云下飞行很容易遭到电击,他们不得不紧贴着海面,利用刚刚涌起的浪头,遮挡天空的闪电,同时也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巨浪。

    风和巨浪的咆哮中隐约传来海妖呜咽的歌声。

    左逸明说:“前面就到了海妖聚集的范围,我们这样过去不行,肯定会被发现,得从外围绕过去。”

    昨夜发动夜袭的时候,离妖岛已经不过几里地的距离,他也没有想到会被发现,甚至在经过齐鹜飞提醒之后,还要执意前行。

    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谨慎了?

    这家伙身上果然有问题。

    齐鹜飞说:“这一带左站长您熟悉,我听你的。”

    左逸明便带着他往东北方向转了一圈,又向西北踏浪而行了百余里后,才向南折返。

    齐鹜飞觉得很好笑。

    这是想绕晕我呀!

    至于这么绕吗?从云层上面直接飞到这里再落下来不好吗?

    不过这一招还是有点效果的,在风暴之海上,不熟悉的话,真是神仙也会迷路。

    齐鹜飞心中默默计算着方位,判断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海妖群岛的西边。

    海面上零零星星的分布着一些礁石。

    左逸明说:“齐队长,我现在要下海去了,你没有避水的法宝,就在这礁岸上守着吧。”

    齐鹜飞说:“左站长,我听那海妖之歌的声音来源好像不在这一带附近。”

    左逸明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觉得声音来源是在哪里?”

    齐鹜飞一指东南方向说:“应该在那边。不如你从水下走,我从水上走,咱们互相之间也好有个呼应。”

    左逸明摇头道:“不行,你从水面上走很容易被发现。太危险了!万一被海妖围住,你一个人怎么逃得出来?”

    齐鹜飞说:“我在上面,遇到危险还能飞天而逃,你在水下不是更危险?”

    左逸明说:“我在海上混了几十年,自有脱身之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在这里等我就行了。”

    齐鹜飞知道左逸明是想支开他,心中暗笑,面上不动声色,道:“那左站长你千万小心。”

    左逸明收起鱼叉,把那张渔网拿出来,往空中一抛,兜头便罩在了自己的身上。

    齐鹜飞这才知道,原来他所谓的避水法宝就是这张渔网。

    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宝贝,能攻能守,能当储物袋,还能避水。

    不过一个独眼中年大汉,穿了一条网纹紧身衣,在水里一扭一扭,这形象实在太过辣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