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等千年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师父去哪儿了第四百七十七章、一等千年齐鹜飞坐在西山顶上,问身边的狐狸:“你还记得轩辕坟在哪儿吗?”

    狐狸望着远处的云,摇头道:“不记得了。”

    “那是你出生的地方,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生下来就被养母抱走了,那一段记忆很模糊,有不少是养母告诉我后,我再想象出来的,我也不确定真假。”

    “你养母在哪里?”

    “她一生漂泊,居无定所,是个苦命人。”狐狸幽幽地叹了口气,

    “那她最开始养你的地方是哪里呢?”

    “太久太久了,我记不清了。那时候我还不能化形,养母去给大户人家当厨娘,她说我是条小奶狗,那家主人就同意她带我进去,想着也就是多条看门狗。又觉我长得可爱,庄园里的小孩都喜欢和我玩。后来我渐渐长大,他们发现我不是狗而是狐狸,就要打杀我,连带着我养母也受了牵连,说她是带着狐狸精来害他们的。

    我养母拼死护着我苦苦哀求,终于保下我一条命。我记得我们被赶出来那天正下着大雪,因为走得急,养母什么都没有带,又冷又饿,差一点冻死。幸亏一个好心人把我们引到一间破庙,又给了我们半张饼,才得以躲过一劫。

    养母因受了风寒,只能在破庙里住着。我每天到山林中去捕些野兔野鸡之类,但养母坚持不吃活物,只愿以雪水充饥。

    好在老天保佑,她活了下来。三天后风雪停了,她的高烧也退了。我们离开破庙,一路乞讨,后来又找了一户人家做帮佣。不过她再也不敢把我带进去,我就在庄园外的树林里躲着,每天晚上,她就给我带些吃的来。

    我为了躲避庄园的狗,经常东躲西藏,有一次遇到了猎户,躲得远了,迷了路。养母找了我好几天,但为此又把工作丢了。

    我们就又换了地方,可因为种种原因,大多数时候是因为我,没有一份工作能做长。就这样,我们一路往南走,有人家需要女佣或者厨娘的时候,她就去干活,被赶出来了就沿路乞讨。慢慢的,她的眼睛就瞎了。”

    狐狸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站直了身体,遥遥的望着南方。

    齐鹜飞问道:“眼睛为什么瞎了?”

    “哭瞎的。”狐狸说。

    “哭瞎的?”齐鹜飞有些不解,“听你讲来你养母不是个不能吃苦的人,心地又善良,为什么会哭,还把眼睛哭瞎了?”

    狐狸说:“她是因为思念他的儿子。”

    “她儿子怎么了?”

    “我听她说,她儿子是当年皇帝钦点的状元,还娶了丞相的女儿为妻,回来接了她准备去江州赴任,但走到半路的时候,她忽感不适,就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为了不耽误他儿子上任,就让他们先走。可这一走,从此音讯全无,所以她一直在找她的儿子和儿媳。”

    齐鹜飞觉得这个故事好熟悉,想起了一些端倪,却又不敢肯定。

    “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踪?”

    狐狸说:“那时候我灵智初开,还不会说话,就只是听她喋喋不休的讲,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既然她儿子是状元郎,又是丞相家的女婿,她为什么不去告官,却一路给人做帮拥?”

    “她去找过官府,但官府的人都不相信她,只以为她是个疯婆子,胡乱攀咬权贵亲戚。所以我们就一路南行,先到了她儿子要上任的江州。但是到了那里一问,却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去官府打听,又被轰了出来。

    随后她又固执地去了京城,在丞相府门口喊冤。可是没有人相信她的话,说丞相家的小姐和她的夫君都活得好好的,年前还有信寄回来。她见不到丞相,绝望之余,就只能回老家海州,指望着她儿子如果还活着,有一天能回老家去寻她。所以我们才会一路往南走,因为海州在南边。”

    齐鹜飞脑子飞快地转着。

    江州,海州,状元郎,丞相女婿,哭瞎了眼睛的老婆婆……

    这不就是他前世读过的那部西游记里的记载的唐僧西天取经所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的第一难吗?

    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回的目录:陈光蕊赴任逢灾,江流僧复仇报本。

    齐鹜飞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狐狸。

    狐有九难,佛有九九八十一难,而他们的第一难竟然在空间和时间上高度重叠,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那后来呢?”齐鹜飞问道。

    “后来我就跟着她到了海州的家。她因为看不见,就全靠我带路,我就成了她的导盲犬。每天太阳下山的时候,她就让我带着她到村口,问我有没有看到她的儿子回来。

    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好在那个小小的村落里的人们都很善良,经常救济我们。

    再后来,我就能化成人形了,就做了她的干女儿。我就一直照顾着她,她经常念叨,要是她儿子在家该多好!

    她说要让我做她的儿媳妇,她不要那个什么丞相的女儿,也不要儿子去做官。她只希望儿子和媳妇能陪在身边,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可是,他终究没有等到他儿子回来。”

    “没有等到?”齐鹜飞感觉故事的走向和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你一共跟了他多少年?”

    狐狸说:“从她收养我那时候开始算的话,大概十八年左右。”

    “十八年……”

    齐鹜飞记得西游记里记载的陈母张氏的确受了十八年的苦,但是十八年后年轻的玄奘找到了她,并用舌尖舔过她的眼皮,让她重见光明了。

    随后便是丞相殷开山率军灭匪寇,陈光蕊复活,一家团圆的美好结局。

    可是听小狐狸这么讲起来,似乎完全不一样。

    “你确定她到死都没有见到她的儿子,或者孙子什么的?”

    “没有。”狐狸摇头道,“是我给他送的终,因为没有钱买棺材,还是村里人帮忙砍倒了一棵大树,临时做起来的。

    养母死了以后,我就去了山里。那时候我的根基很浅,修为很低,很容易被人看出来。如果不是村子里的人朴实善良,我的身份可能早就被揭穿了。

    随后几年,我还经常回去,到她的坟头祭拜。直到几十年后,整个村子因为战乱和瘟疫而变成一片废墟。

    刚巧那时我遇到了指点我修行的神人,是她告诉了我,我出生在轩辕坟,是九尾金毛狐子,她还告诉我狐有九难,我只经历过一难,今后的劫难要到很久很久以后。

    那时候玄装法师已经把真经取回来,她让我沿着法师西行的路线一直往西走,直到穿过一座七色的桥就可以停下来了,化解我劫难的人,会出现在那里。

    我一路向西,来到了盘丝岭,刚好下了一场大雨,雨后,我看到一条彩虹横跨整个峡谷,久久不散。

    我从没见过如此明亮艳丽的彩虹。

    我想着就是七色的桥吧!

    于是,我就在西山住了下来。

    我等啊等,这一等,就等了一千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