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从此长天无恨,独留一鹜孤飞

    “洁白全无一点瑕,羲皇敕赐上皇家。花神不敢轻分拆,天下应无第二花……”

    齐鹜飞喃喃地念着。

    这首诗很熟悉,他肯定读到过。但一定不是这一世,如果是这一世,他的记忆绝不会模糊。

    修行人能唤醒一切记忆,所以学习什么的从来不是问题,天仙道法看一遍就全都能记住,难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

    理解靠悟性,悟性不够,记住了也没有。

    这首诗应该是他前世读到过的。更新最快 电脑端::/

    他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这是宋代诗人胡仲弓的诗,诗名《琼花》。

    还是要感谢这一世的修行,改造了大脑,否则这么冷门的诗人和作品,又是前世的记忆,一定想不起来。

    “琼花……琼花……”

    齐鹜飞忽然心跳的厉害。

    羲皇敕赐上皇家……这不就是“王家”吗?

    王家的琼花王琼花!!!

    齐鹜飞有种窒息的感觉,心脏陡然停顿了一下,就好像铁牛的锤子在他胸口猛地敲了一下。

    花神不敢轻分拆,天下应无第二花……

    果然是人间绝色啊!

    世上美人大多各有特色,比如绥绥之妩媚、冬月之清雅,一眼便令人怦然心动。然而王琼花,看上去并无特别突出的特色,可细思之,她却无一处缺点,竟然是完美的。

    洁白全无一点瑕,这不就是说她的完美吗?

    这一首诗,仿佛就是为她写的。

    相隔两世,世间竟有这样的巧合,真是不可思议!

    天下应无第二花,即便是现在,齐鹜飞早已先入为主的把她当做寡妇,当成了照顾自己的大姐姐,可在他依然在心底里隐约觉得王姐是最美的。

    若是自己一百年前遇上了她,也会动心的吧?

    不对,一百年前,不正是自己遇上了她吗?

    他想起了端木薇和他讲过的关于王琼花的过去。一百年前,和一个落魄修士私奔而走……

    原来那人是魔教教主?难怪她什么都不肯说?没人知道她男人是谁,后来是怎么死的。

    尹长天死后?她一定伤心欲绝?所以才一个人躲到了虹谷县,连纳兰城都不愿回去。

    不对!

    她为什么要待在虹谷县?

    难道她知道我会来?一直在等……

    齐鹜飞觉得这个想法有点疯狂。

    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转世到这个世界,成了黄花观的一名弟子。

    除非这一切都是师父无机子安排的。包括让王琼花来虹谷县城隍司上班。

    难怪当初一直觉得师父和王琼花之间的关系不一般?齐鹜飞甚至在心底里默认把王琼花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师娘。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尹长天是自己的前世?王琼花是尹长天的爱人。王琼花是师父安排到虹谷县的,尹长天的转世也很可能是师父安排的,而转世的关键就是那面镜子。

    所以自己才会带着那面镜子转世。

    随后,师父就从南赡部洲把自己带到了盘丝岭。

    这样一想?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齐鹜飞把凤魂玉收好。

    接着蹲下身?小心翼翼的从尹长天身上的那件血色披风脱了下来。

    接触到血罗衣的那一刹那,他感觉身心俱震,仿佛触电一般。

    无数个身影在眼前晃动,万千种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血罗衣上沾染的历代教徒之血,十万魔魂在此刻被他激活。

    他们仿佛对这位新主人不太满意?怀着对旧主的恋恋不舍,竟企图吞噬齐鹜飞的魂魄。

    齐鹜飞起初以法力相抗。

    但十万魔魂之力岂是那么容易扛得住的。

    还好他可以随意进出镜中世界?在太极池中恢复法力。

    就这样相抗多时,他还是无法控制这些魔魂。

    但他又有些不甘心?最后祭出自己的元神。然而当他的元神真魂与这些魔魂刚一接触,这些魔魂便都受了神之召唤似的?全都安静下来?等待神的指令。

    齐鹜飞明白?这件血罗衣已经认他为主。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他的确就是魔教的教主。自己的元神和这些魔魂是不会欺骗的。 :(/

    他把血罗衣脱下收好。

    这时候,尹长天的尸体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刚才还如活着的真人一般的脸庞,此时已经变得干瘪苍老,出现了如沟壑一般的皱纹。接着就连皱纹都没有了,完全失去了水分,干巴巴的紧贴在骨头上,变成了沙漠中风干的干尸。

    齐鹜飞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自己”一点一点的尸变。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就仿佛自己正在亲身经历从生到死的变化。

    老子说:出生入死……

    就是这个吗?

    他渐渐明白了一些修行的关窍。

    紧接着,尹长天的身体开始裂开,由里到外透出光亮,就像爬满云层的闪电。当闪电越来越密集,最后便只剩下了一团光。

    齐鹜飞也感觉自己被光明包围了。

    光明灭去,消失于虚空之中,一切又恢复了黑暗。

    他发现自己回到了矿道外,就站在那片坍塌的石壁前,手臂前伸,手掌贴着石壁。

    他又听见了一声凤鸣之音,隐隐约约的,仿佛在遥远的远方。

    然后,他听见叶春来的声音:“差不多了吧,这里实在太热了,我有点受不了,我们回去吧。”

    齐鹜飞转身,看见叶春来就在身后,还有小青和昆奴。

    小青还拿着芭蕉扇在轻轻地摇着。

    叶春来看着他说:“你出汗了,原来你也会出汗,这我就放心了。”

    齐鹜飞说:“我们回去吧。”

    他们一起沿着废弃的矿道往外走。

    在即将走出矿道时,他回头看了一眼。

    世上再无尹长天,只剩齐鹜飞。

    ……

    从矿道里出去,外面是明媚的阳光。

    叶春来问齐鹜飞还要不要去别的地方走走,齐鹜飞说有点累了。

    他们便回到风来镇。

    齐鹜飞先去检查了一下叶问天的身体,又问他这一天在家里得修行进展如何。

    叶问天如实回答,提出了许多疑问,齐鹜飞都一一解答。

    这孩子的确天资聪明,是难得的修行材料。

    只要这一关过了,将来修行成就绝不会太低。

    这一天正是中秋,也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叶秋黄很高兴,还开了一坛老酒。

    饭后,叶秋黄拿出一块玉,对齐鹜飞说:“这是我家传的一块玉,祖训有言,非人勿传,若遇有缘人,即赠之。我曾经想给红霜,但红霜没要。如今问天拜齐先生为师,就当拜师礼吧,请先生不要嫌弃。”

    齐鹜飞微微一笑,也不推辞,就收下了。

    一切真真假假,他此刻心中已经了然。

    前尘仙缘,莫问荣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