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五百八十九章、 争论

    还有一件让齐鹜飞非常担心的事情:从以往的迹象来看,魔孚每一次出生,下一任胎母都已经选择好了。魔孚这次如果真的进了狮驼岭,在狮驼岭中妖化出生,它的下一个胎母会选择在哪里?狮驼岭可没有人,总不会是不会是参加宗门大会的这些人。

    离狮驼岭最近的人类聚居地就是虹谷县了,又是最早发现魔孚的地方。虹谷县里面可能就有它预定好的下一个目标。

    虽然齐鹜飞现在已经不是虹谷县城隍司的人,秦玉柏也不再担任司长,但毕竟黄花观算在虹谷县境内,所谓城门失火殃及鱼池,魔孚若再出现在虹谷县,对盘丝岭可没什么好处。

    而且无辜的老百姓惨死,齐鹜飞不能明知不管。所以他提醒秦玉柏最好去和陈光化打个招呼,让他做好防备。

    秦玉柏却说这件事情他去说不合适,因为他和陈光化之间本来就有旧怨,现在又处于竞争关系,他去说对方未必会信。所以秦玉柏的意见是,他向上面汇报,再由上面去通知陈光化做防备,但这样一来中间有个流程,会浪费一点时间,甚至如果上面出现意见上的不统一,那么等陈光化知道的时候,可能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私下里还是要有人去提醒一下陈光化。

    齐鹜飞斜睨着眼睛,看着秦玉柏说:“司长,你不会是想让我去说吧?陈司长可不见得会信我!”

    秦玉柏说:“你说不说是一回事,他信不信你是另一回事。陈光化这个人我了解,小心思不少,但能力是有的,大局观也不缺。在这种时候,你可不能因为私人恩怨,误了大事。”

    齐鹜飞想想也只能如此。不管他和陈光化之间有多少矛盾,在魔孚出世这种大事上,容不得半点马虎。他不可能为了看陈光化的笑话,就故意隐瞒这种事情。

    别了秦玉柏,齐鹜飞准备回盘丝岭和陆承去商量一下,因为眼下的事情实在有点多,又有些杂乱。盘丝岭和岭西镇的发展计划在宗门大会到来之际,不得不放缓一下步调。

    至于七绝山的文小曼那边,秦玉柏自然会安排人盯着,倒不用齐鹜飞担心,无非就是等着看上面的态度,如果能请来照妖镜,对着文小曼一照,把魔孚照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如果请不来照妖镜,上面的人态度暧昧,那么接下来的局面就会有些复杂。齐鹜飞必须要好好计划一番。

    其实他心里隐约怀疑,上面有人在故意放任魔孚的成长。包括之前的蝠妖,从起蛟泽一战来看,蝠妖固然实力强大,但也不至于被十万天兵围困,还能从容逃脱,而且是闻天尊亲自出手了。

    还有在起蛟泽中,自己和敖霸已经身处绝地,明明两边援军都已经到了,哪吒和灵山那条龙两位三太子,为什么要出手阻拦?

    再联想到此次宗门大会改为狮驼岭行动的突然性和许多不合理处,齐鹜飞觉得,如今的天庭内部的权力斗争可能已经到了非常夸张的程度,而看似和平稳定的三界,正酝酿着可怕的危机。

    齐鹜飞很不喜欢这种自己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不可控的感觉。必须进一步了解更多的真相,否则的话会一直处于被动之中。

    他打算去和春月谈一谈,因为春月的背后,明显有一个庞大的势力,至少是有一个处于高位的人物。

    现在的春月楼每天都热闹的不得了,从中午开始到后半夜,几乎都是满座,而且很多人一坐就是一天。这些都是聚集到纳兰城来的修行人,修行人自然喜欢到修行人扎堆的地方,互相高谈阔论。

    齐鹜飞到的时候,春月不在。他给春月发了条消息,春月回消息说让他等一会儿。

    楼上的包厢都已经满了,齐鹜飞也不想这个时间公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楼上春月的房间去,所以就只好在大厅里等着。

    大厅也坐满了人,连角落里都没有了位置。春月楼的服务员认识他,就把他引到吧台,在旁边的一张小板凳上坐下来,又给他泡了茶。好在没有其他人认识,倒也没有人来烦他。

    大厅里一片嘈杂之声。大家在谈论的最多的无非就是谁能在这次宗门大会上夺魁。

    那些实力强大的门派,自然都有各自的拥趸。

    比如道门的平顶山莲花派,金兜山金兜派,黑水河衡阳派,通天河陈家庄,荆棘岭木仙庵的烟霞派……包括纳兰城的端木家族都是大热门。

    而佛门之中实力派也不少,最强的当然是小雷音寺,此外还有祭赛国的伏龙寺,乌鸡国的宝林寺,比丘国的镇海寺等等,实力都不容小觑。

    这时候有人说:“你们别忘了,玉真观也来人了,那可是灵山脚下的大庙,就在凌云渡口,过了凌云渡,就到大雷音寺了。”

    有人就说:“你这是扯淡!玉真观又不是来参赛的,他只是来观礼,要是他也来参加,那是不是咱们五庄观也要参加?镇元子大仙一来,哪个和尚秃驴敢站出来?”

    另一人就说:“你这话不对,镇元子是地仙之祖,五庄观是咱们地仙的祖庭,如果镇元子大仙都参加了,那灵山的佛祖菩萨也要下场,这样才对等。”

    “对等个屁!佛祖要是下场,那老君也要下界来掺合掺合了,看谁怕谁!”

    ……

    争论很快变成了没完没了的争吵,从一个小小的宗门大会扯开去,变成了谁是三界第一人。

    这个话题自然是没有结果的。

    从古至今,这种争吵就没有断过。

    所谓“三界代有圣人出,各领风骚数万年。”

    从早期的羲皇、盘古,到后来的三教圣人,再到后来封神之战后形成了佛道两分,再到天庭壮大,变成新的格局。

    要说现在这局面,圣人们打起来谁输谁赢不好说,这就像狮子打架,让旁边的一群蝼蚁去判断输赢,是判断不出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是权力还是地位,目前的三界第一人肯定是玉皇大帝。

    其次是灵山佛祖。

    三清地位尊崇,是道的象征,但他们都已退居元老院,和火云宫三圣以及女娲娘娘一样不问世事。

    至于鸿钧老祖,有没有这个人都还不知道。有一种说法是,根本就没有鸿钧老祖,那只是修行人想象出来的,在封神大劫以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鸿钧老祖,但是封神之后,他的名字就忽然传遍了三界。

    传言他住的紫霄宫在三十三天之外,无尽虚空之中,属于道的本源发端之处。用现在的话来说,他生活在宇宙最初的起点之中。那实际上已经不属于现在这个宇宙,既然不属于这个宇宙,那么他存不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三界第一人永远是个谜。

    但修行界需要这样的话题,这种话题可以增加人们的向往。让信仰者更加虔诚。就像娱乐圈的粉丝争论哪个明星最好看,哪个歌手唱的最好听,哪个演员最具实力……

    这种争论永远不可能有答案,但娱乐圈需要这样的争论,以维持自身的热度。如果大家都很冷静、很理性,那谁还会去买演唱会的票?所以歌唱得好不如粉丝多,戏演得好不如粉丝多。

    天上的神仙也许也是如此。过去争的是香火,现在争的是流量。

    齐鹜飞静静的听着那些争论,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人越多的地方,消息就越多,这也是人们热衷于往人多的地方跑的原因,就像互联网上的论坛,哪里人气旺,人们就会涌向哪里,流量就像黑洞一样,吸引着盲目的人群和贪婪的资本。

    这时候终于有人喊了一句:“行了,别吵了,这些事情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圣人动动手指就能把狮驼岭夷为平地,却要我们这些人到里面去打生打死,你们说这里面会不会是有什么阴谋?”

    “不要动不动就阴谋论好不好?”有人反驳道,“这是宗门大会,虽然今年的规则不尽如人意,但实战的模式比以往不知道好了多少。以前那些什么论道啊,演法呀,简直就是作秀,毫无意义。”

    “对对对,问道太无聊了,品物嘛,我们没钱的人又啥都买不起。唯一有趣的就是演法,可是这也限制那也限制,最后就变成了大门派的表演。哪有真刀真枪的打上一仗来的痛快!今年这样,我看挺好的。”

    “其实也不是说阴谋,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你们说今年的宗门大会会不会爆冷门?”

    “爆什么冷门啊?参会的名单都已经出来了,大多数人也已经到了纳兰城,你看看哪个像爆冷门的样子?”

    “你们觉得福陵派怎么样?他们是第一次来参加宗门大会,但听说实力很强。”

    “哪个福陵派?”

    “福陵山云栈洞啊,这你都没听说过吗?”

    “福陵山云栈洞不是高老庄的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高老庄从传承上来说是一体的,但内部一直有两个分支。高老庄的人大多数都姓高,只有猪八戒的直系后裔姓朱。姓朱的一直想掌握高老庄的大权,但是因为人数少,一直不得逞,所以两边并不怎么和睦,听说今年闹掰了,姓朱的人就干脆搬了出去。福陵山云栈洞,本来就是猪八戒下界后的老巢,他们现在去了那里,也算是正本清源。这样一来高老庄就等于干脆斩断了和猪八戒之间的联系。”

    “原来是这样。可那有什么用?本来高老庄也不是最强的。现在分成了两派,那就更不行了。”

    “你可别小瞧了他们。朱姓一脉,可是猪八戒的嫡系后裔。现在刚刚独立出来,那老猪还不得想办法帮衬帮衬,让他们在宗门大会上露个脸?”

    “那也不可能让他们夺魁吧?”

    “当然不可能的!福陵山云栈洞在什么地方?那根本就不在西牛贺州。高老庄本来就在乌斯藏国,不属于西牛贺州的地界,也就是因为离万寿山比较近,才让他们参加这边的宗门大会,而不是去南赡部洲。真以为咱们西牛贺州修行界的都是摆设呢?让一个南赡部洲边缘的宗门到我们这里来夺了魁,那不是成了笑话了!”

    “那倒也是。”

    “你们知道黄花观吗?”

    “黄花观?你说的是虹谷县盘丝岭的那个吧?”

    “对,就是那个。黄花观的掌门大弟子齐鹜飞最近风头很盛啊,现在已经当了海巡站站长了。盘丝岭和狮驼岭相接,这算得上主场了吧?有主场之利,这家伙又是天庭内部的人员,会不会……”

    “你想多了!齐鹜飞的确风头很盛,但那也就他一个人。观主无机子出门远游,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大概率是不会来参加这次专门大会了。黄花观是个小门派,观主不在,除了齐鹜飞,就剩他两个小师妹。”

    “听说他最近收了个徒弟。”

    “才十来岁,还没发育呢,能有多大本事?一个年轻人带两个女娃加一个小孩,这样的团队,如果不和别人结盟的话,不要说号山莲花这样的大派,连我们散修随便组个队都能压他们一头!”

    “但我听说,他和端木家族关系匪浅。端木家的千金很可能会嫁给他,这样他就是端木家的女婿了,你说端木家族会不会和他结盟?”

    “结盟是不可能了,端木家自己派出的人就已经达到了人数上限,顶多也就是支持点丹药资源什么的。说到结盟的话,这次最强的,应该是密云宗吧,听说密云七杰来了两个,那可都是地仙级别的高手,潘子墨更是半步天仙。谁要是能够和他们结盟,那才叫实力大增!”

    “既然那么强,他们为什么要和人结盟呢?”

    “你是不了解规则吗?组成的队伍,必须是地仙加人仙啊,而且地仙的人数不能超过人仙,密云宗来的两个都是地仙,他们怎么组队?”

    “原来是这样啊……”

    “看你这样子,莫非也是动了心,想和他们结盟?他们就住在金圣宫大酒店,你可以去碰碰运气,看他们看不看得上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