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八百五十二章、 他也是妖

    老钱终于还是没能认出齐鹜飞,倒是很高兴齐鹜飞帮他打开了电视,因而把他认定为朋友。

    齐鹜飞查探了老钱的伤势,魂之伤的确难以修复了。想想也是,哪吒都无能为力,自己更不可能了。他原本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哪怕牺牲掉一支九幽束魂草,也要把老钱治好。可是老钱的魂受了魔噬而残,并非去了黄泉或别处,九幽草也招不回来。

    齐鹜飞黯然神伤,临走给老宋留了一笔钱,让他好好照顾老钱,别让老钱受委屈。

    他本想给老钱换个房子,但想了想,老钱在这儿住了半辈子,早已熟悉了,换地方未必好。何况这里有很多老钱这样的人,老宋就是一个,老钱搬了,其他人怎么办?搞特殊化并不符合齐鹜飞的观念。要搬也是大家一起搬。

    他暗暗把这事儿记在心里,打算过阵子就办。城隍司的事,县政府肯定会给面子,无非是钱的问题。其实城隍司有钱,随便腾挪出一点来,搞个新的安置小区不难。哪怕城隍司的经费看得紧,或者新上任的司长不愿意,齐鹜飞也决定了,就从盘丝岭工程里挪一点出来,让端木家或者王家的工程公司来做,无非让县政府批块地出来的事。

    当然,这只是节外小事,眼下还有生死攸关的重要事情。

    他把与邓忠和辛环会面的情况详细说与了陆承。陆承沉思良久,说:“没想到那日云端之上还有这许多事情,是我失算了。”

    齐鹜飞笑道:“这怎么能怪先生失算,谁能想到那几位大人物会来,而且四个全来了。他们一个个修为境界不知到了哪一层,就算用卦推演,也是干扰太多,非圣人哪能算出来。问题在于,他们来恐怕不是为了看戏,不知其目的是什么,上面不问,却让我去问,简直岂有此理。”

    陆承说:“他们四个身份地位特殊,上面对其有所忌惮,怕弄出事情来,想让你去搅浑水。话说回来,他们四人齐聚,这千多年来都是罕有,只怕还是与西游有关。若我估计的不差,应和陈光化是同一个目的。”

    “不死金蝉?”

    “应该是了。”

    “可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此物直接来取就是,我盘丝岭谁能挡得住?何必费这劲,还躲在云上暗窥?”

    “无论佛道,皆讲机缘。机缘机缘,机在缘前。若不择机,则必受其害,光有缘也不够的。”

    “您说的这个机,是指机会,时机,还是动机?”

    “都有吧。”陆承说,“若陈光化在教主面前所言都是真的,此金蝉乃金蝉子留在世间的三魂之一,而金蝉子已得道成就旃檀功德佛,是灵山未来首席的主要竞争者。他的本体三魂不可能丢在世间。就算是传言有误,不是三魂而是三尸,那也当斩不当留。你把那天陈光化和雷云生说的话再说一遍给我听,一字都不要落。”

    齐鹜飞便凭记忆把那天的事又详细复述了一遍。

    陆承听完沉思片刻,道:“此事有些蹊跷啊!”

    齐鹜飞说:“我也觉得蹊跷,所以先前不敢乱说。听陈光化和雷云生所言,他们的干爹竟像是当年唐僧的父亲?或者是唐僧吃了他们干爹的儿子,所以后来留下三只不死金蝉,是将他儿子的三魂封印金蝉体内?这实在太过离奇了吧。”

    陆承摇头道:“空穴来风,必有其因。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不死金蝉的‘不死’二字上。我久历江湖,也曾听过关于天命之子的说法。说大劫将至,天命之子应运而生。谁能啖其魂,谁就能躲过天劫,长生不死。”

    齐鹜飞笑道:“哈哈,这特么怎么听着和吃一口唐僧肉就能长生不老那么像。”忽然停了笑声,一脸惊愕,“这,这难道是同一件事?!”

    陆承点头道:“现在想想,很有可能啊。西游往事已过千年,至今流传着吃一口唐僧肉长生不老的传闻,据说一路上的妖怪也都是为了这个而前仆后继。曾觉得这很可笑,那些妖怪个个都是大妖巨擘,谁稀罕长生不老呢。但长生不死就不同了。一字之差,境界何止相去千万里。”

    齐鹜飞当然明白这一字之差究竟差在哪里。不死,就意味着能抗过天劫,甚至亿万载的大劫。

    “所以那些妖怪想要的其实是长生不死,是天命之魂?”

    “理应如此。”

    “照这么说,是灵山派人强占了天命之人的肉身甚至魂魄,搞了一场西游,把天命搬运到灵山去了!可是……”齐鹜飞觉得有点讲不通,“这种事天庭怎么会答应?最后又为什么把不死金蝉留在世间了?”

    陆承说:“天庭答不答应,我们不得而知。但要天庭答应其实也简单,只要他们有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敌人就行了。”

    “你是说……”齐鹜飞想不出天庭和灵山有什么共同的利益,毕竟那太高层次了,但共同的敌人或许有,比如,万教。

    陆承点了点头,又说:“至于留下三只不死金蝉,或许也是早就计划好的。所谓天命,是天道之命,不是天庭之命,所以天命在谁,不是天庭能决定的。天命之子也不可能强夺,天庭夺不走,灵山也夺不走,只能借其气运。西天取经,就是借运之行。行运之后,其魂不能带上灵山,也不能杀死天命,就只能还回去。”

    “那为什么要借金蝉来还魂呢?”

    “教主可曾在西游之外听说过金蝉子的名号?”

    齐鹜飞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其实我早就有此疑惑了,传闻唐僧乃如来二弟子金蝉子转世,因犯错被贬下界,经西游后功德圆满才重回灵山,成为旃檀功德佛。可翻遍佛家典籍,在此之前未见有金蝉子的记载。”

    “哼!犯错被贬,猪八戒如此,沙和尚如此,白龙马亦如此,真是千古不变的好借口啊!”

    “您是说,都是假的?”

    “世间本无金蝉子,金蝉之名,暗合脱壳之意,此为一。”

    “其二呢?”

    “其二是我的猜想,金蝉可能实有所指。”

    “实有所指?”

    “或许就是灵山的一只蝉,久在佛前听闻,开启灵智,渐修大道,从而有了这一场机缘。”

    齐鹜飞一愣,惊讶道:“您是说,唐……他,他也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