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八百七十一章、 神女针

    敖摩昂有几分狐疑,不知齐鹜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还是跟着去了。他没有乘龙舟,也没有带手下,就跟着齐鹜飞往潜龙湾的方向而去。

    起初他们是踏波而行,几百里海域对他们来说并不算远。齐鹜飞有心表现一下,要想取得这位龙太子的信任,不能光靠小六子的关系,也要适当展露自己的实力。强者偶尔会同情弱者,却不会与弱者为伍。

    他便念动“或跃在渊”的咒语,也是想看看这水遁术在海里的极限速度究竟有多少,万一将来用到时也好做到心里有数。

    因为到处是水,无需寻找,所以神念动处,念之极限便是水遁距离的极限,一念起,身形就已到了十里开外,这比天仙脚步踏碎虚空还要快上几分。当然,天仙是一个大范畴,七品和八品的差距就非常之大,更何况九品以上的金仙了。他身边这位摩昂太子就是,无论他如何念咒,遁法如何高明,速度如何快,敖摩昂始终在他身边,与他几乎保持平行。

    齐鹜飞不得不感慨,果然是神龙太子,这实力,比一般的天仙不知高出了多少。

    而一旁的敖摩昂心中的震惊比他更甚。

    五行遁术,无论水火金木土,万变不离其宗,天下宗门所用者都差不太多。在海上水遁,就像陆地土遁,用起来当然方便一些,速度也能更快。但遁术使用需要念咒施法,每一次都要消耗法力,连续使用时,越往后消耗的法力越多,CD时间也越长。所以遁术都是非紧急不用,要么潜行,要么逃跑,务求成功。比如逃跑的时候,如果不能把敌人瞬间甩脱,那么还不如老老实实借助法器飞逃更好。

    可眼前的齐鹜飞,不但速度奇快,比常见的水遁之术要快很多,而且中间没有停顿,几百里远遁毫无迟滞。这得要多深厚的法力基础才能支撑下来?而且这法术之高妙显然也和普通五行遁术不同。

    在敖摩昂看来,齐鹜飞的法力修为顶多也就是个中高级地仙,这还是因为冰鳌岛和起蛟泽两次大难不死对他的高估。而今天的表现,齐鹜飞已经两次让人刮目了,一次是和广力神念对峙,第二次就是这借助海水的远遁。

    若非深藏不露,就是天赋异禀。敖摩昂不禁有些怀疑。他和齐鹜飞认识不过半年,谁也不可能在半年之内从一个小人仙进步成天仙。

    齐鹜飞有意测试遁术的极限,故意在潜龙湾喇叭口外的海面上绕了一个大圈,顺便也观察一下有没有异常,万一那位八部天龙菩萨又悄悄回来了呢。当然,这担心也是多余,有敖摩昂在,在这大海之上,谁能逃过龙太子的眼睛。

    到了镇压白龙的地方,齐鹜飞在海面上立定,对敖摩昂说:“摩昂太子,一会儿你所见可能太过离奇,请您做好思想准备。”

    敖摩昂不屑道:“我活了那么久,什么离奇事没见过?”

    齐鹜飞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当先潜入水下。敖摩昂随后跟上。

    进了海底的环形山口,齐鹜飞在那些嶙峋的怪石间绕行。敖摩昂毕竟是龙宫太子,见识广博,修为更深,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奇门阵法,赞叹道:“没想到这里还有如此精妙的法阵,这是你布置的?”

    齐鹜飞说:“我可不敢居功,这里的法阵古已有之,不知是哪位上古大仙布下的,我发现的时候此阵已残,我只是在残阵基础上略做改动,加以修复而已。”

    敖摩昂点头道:“能借助地利修复这种上古残阵,比用材料单布法阵更为难得。”

    二人不再多话,穿过法阵,进入海底山腹中,再从碧水潭口下到镇压白龙的深潭。

    巨大的白色龙躯静静地躺在水底,和当初齐鹜飞初见时并无分别,只是已无一丝生气。好在白玉天龙体不受腐蚀,就连这海水也格外清澈。

    三十六根天龙刺如擎天巨柱,屹立在龙背之上,神念触及,犹能觉其锋芒。

    敖摩昂一见到白龙就大惊失色,愣愣地站在龙首前,先是惊讶,继而惶恐,就连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

    “这……这是……”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相信,可眼前的白玉天龙是真真切切的,在水晶宫隐秘的上古墓穴里,就有这种古老的白玉天龙遗体,历经万劫而不朽。眼前这条龙,是那么的年轻,这样的白玉天龙,找遍四海,十万年内,也找不出第二条来。

    这面容是多么的熟悉啊!

    敖摩昂颤抖着双手,想要去触摸眼前的龙首。但手仿佛有千钧之重,迟迟地伸不出去。

    齐鹜飞没有说话,他不需要说什么,不需要证明这条龙是谁,看到敖摩昂的表情,他就已经知道,这必是玉龙三太子无疑了。他们是亲兄弟,有谁比他们之间更熟悉呢。

    “这是怎么回事?”敖摩昂冷静下来,问道。

    齐鹜飞也不隐瞒,就把当初在潜龙湾和敖霸相识,发现这条白龙,白龙临终遗言等都说了。

    “很抱歉,到现在才告诉你,你也不要怪敖霸,要怪就怪我。这件事迷雾重重,牵连又太大,我不想死,也不像让敖霸死,是我不让敖霸说出来的。”

    敖摩昂沉默片刻,微微点头道:“你做得很对。”忽而目露精光,看着齐鹜飞问道,“现在怎么又说了?”

    齐鹜飞不慌不忙道:“敖霸说过,整个西海,他唯一信得过的人就是你。但那时候我信不过你,而且时机不对,所以才不让他说。”

    “现在信得过了?”

    “信得过了。”

    敖摩昂不再说话,缓步走到白龙面前,伸手触摸龙首触须,忽而大恸,悲声呼唤:“三弟!三弟!……”声音哽咽,闻者泪下。

    齐鹜飞想上去劝两句,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好半天,敖摩昂才止住悲声,末了说一句:“三弟,我定会为你报仇!”

    他转过身来,对齐鹜飞说:“这件事我必须对你表达谢意,说吧,你想要什么,无论你要什么都不过分,我会尽我之力满足你。”

    齐鹜飞摇头道:“我原本是有求于伱,但你这么一说,我却不想求你了。”

    他倒不是什么高风亮节,只是觉得和龙族该考虑更长远的合作,不能仅看眼前,而且敖摩昂如此悲痛是他没想到的,这时候提要求有乘人之危的嫌疑。

    敖摩昂说:“我知道你想求我做什么。今天约见广力,你的目的没达到……”说到广力名字的时候,敖摩昂不禁恼怒,连语调都变了,“放心,你的事我知道,我会去天庭替你说情,西海龙宫在天上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齐鹜飞大喜,这正是他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和广力见面一方面试探广力虚实,另一面也是看看敖摩昂和广力之间的关系,以便决定是否向敖摩昂说出白龙真相。他可没指望真能和广力谈成点什么。

    “那就多谢摩昂太子了。”

    敖摩昂摆手道:“这件事不算什么,最后结果还要看天上那些人的态度,他们要保你,广力要你死也难,他们要你死,我也救不了你。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心愿,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齐鹜飞道:“这就已经很感谢了,不敢再有他求。”

    敖摩昂说:“那就当我欠你一個情,也是我整个西海龙族欠你的情,他日你有所求,尽管来找我。”

    齐鹜飞不好接受,也不好拒绝,便说:“摩昂太子,还是先把天龙刺拔了吧,好将三太子的龙体运回。”

    敖摩昂看了一眼那三十六根巨大的柱子,皱眉道:“天龙刺哪有那么好拔的,你可知这天龙刺的来历?”

    “什么来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当年女娲娘娘镇压域外邪蛇神那伽所用的神女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