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昆吾奇

第八百七十四章、 风流人物

    齐鹜飞喝了很多酒。这一次,他没有装,是真的喝多了。他很想一醉,所谓一醉解千愁。可是,不知是他的法力提升了还是酒量变好了,春月楼的仙酿怎么都无法让他彻底醉去。

    这种想醉又不全醉的感觉有点难受。

    “春月,你的酒不行啊。”齐鹜飞大着舌头,“这样的酒,怎么能留住客人呢。”

    春月从他手里夺了酒杯,说:“你醉了。”

    齐鹜飞试图把酒杯夺回来,没成功,也就索性随她去,只说:“我没醉。”

    春月说:“我见过太多人,醉了说自己没醉的。”

    齐鹜飞说:“你见过的人多,可有几个在你面前说真心话的?”

    春月神色一暗:“不错,我只是一个风尘女子,哪里配听真心话。他们心中所想的,不过是我的身子。”

    齐鹜飞忽然一激灵,酒立刻醒了。他听得出来,春月有点生气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对不起。”齐鹜飞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如何说下去。

    春月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干了,又倒了一杯。

    齐鹜飞用手摁住了杯口:“别再喝了。”

    春月似乎真生气了,把他的手拨开,又把酒灌进嘴里,幽幽地说:“你又没说错,不用道歉。”

    齐鹜飞知道劝解无用,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只能不去触碰。他站起来,默默走到门边,手拉着门把手把门拉开一条缝,忽然又把门关上,回头说:

    “春月,你就不想改变这样的生活吗?”

    “改变?”春月一愣,“怎么改变?”

    “脱离勾陈大帝的掌控,获得自由之身。”齐鹜飞神情一脸认真地说。

    春月浑身一颤,杯中酒洒出来,弄湿了她的手。她用震惊而好奇的眼光看着齐鹜飞:“你怎么知道的?”

    齐鹜飞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春月。他很清楚,说出这句话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勾陈大帝设在人间的眼线,是绝大的隐秘。人知道的秘密不能多,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何况是有关勾陈大帝的?只要春月往上一报,也许明天,齐鹜飞和整个盘丝岭就灰飞烟灭了。

    可是他相信春月不会上报。这不是赌博。没有什么可赌的,也没有下注的筹码,这就是作为一个朋友的真诚的劝解。他虽不尽了解春月,但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不管春月,还是赵夕阳,他都希望他们能过上真正幸福、自由的生活。

    齐鹜飞不说话,春月也不再追问。她沉默着,手举着酒杯,直到齐鹜飞开门出去,始终不动,彷佛石化了一般。

    许久之后,她才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空空的门口,幽幽地说:“我也想,可是我又能去哪里?你,会收留我吗?”

    ……

    齐鹜飞下了楼,酒未醒透,感觉头有点晕,往外走的时候,他瞥见角落里坐着一个人,穿一身名贵的绸衫,长得白白胖胖的。

    齐鹜飞的酒一下就醒了,浑身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因为这张脸他见过,在狮驼岭时。

    他晃了晃头,确定自己没有认错。

    卞庄!

    也就是天蓬元帅,如今的天河军区司令。

    他怎么会来春月楼?

    好在卞庄应该不认识自己。齐鹜飞不想招惹这位大老,准备快速离开,可是这时,他看见卞庄忽然朝他招了招手,就像在等一位老友的酒客那样自然。

    齐鹜飞的心咯噔一下。

    他认识我?

    仔细回想,在狮驼岭的时候,卞庄应该是没见过他的。卞庄出现的时候,齐鹜飞躲在寅将军的洞穴结界里,后来他施展水遁术逃遁,被卞庄追踪,但那时他是隐身的,卞庄没见到过他。

    要说卞庄认识,那也只能是陈光化上山那天,西游四人组躲在云层上的时候见过他。

    这家伙朝我招手干什么?

    莫非他来春月楼是为了我?

    齐鹜飞强装镇定,走了过去。

    “你在叫我吗?”

    “坐。”卞庄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请你喝一杯。”

    齐鹜飞坐了下来。他想看看卞庄究竟想干嘛。这么大一位神仙,别人想见都见不着,这么好的交流机会,当然不能放过。和猪八戒一起喝酒,换个人这牛能吹一辈子。

    卞庄拿了一个杯子,放到齐鹜飞面前,又拿出一个酒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举着杯,悠悠地晃着,看着他。

    酒一倒出来,齐鹜飞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这绝对不是春月楼的仙酿,春月楼所有的好酒他都喝过,眼前这一杯酒,仅从香味和神识能察觉到的凝而不散的灵气,就可断定比春月楼的仙酿强上百倍。

    而奇怪的是,刚才卞庄在喝酒的时候,齐鹜飞并没有闻到这味道,直到卞庄在他面前倒了酒。也就是说,这酒的香气和灵气不会扩散,只在喝酒人面前才有。

    这是天河的好酒吗?比乔坤的唤仙葫芦里的酒如何?

    齐鹜飞忽然被勾起了酒虫,迫切的想要尝尝这酒的味道。

    他端起酒杯,一仰脖,把酒喝了下去。

    酒入喉,彷佛春水灌田,青苗破土,黄芽顿生,九天清冽,直入丹田。

    齐鹜飞忍不住赞了一句:“好酒!”

    卞庄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忽问道:“你就不怕这酒里有毒?”

    齐鹜飞笑道:“如此美酒,就算有毒,我也认了。”

    “呵!”卞庄这一声也不知是赞叹还是嘲讽,“如此还算个风流人物!”

    “过奖了!”齐鹜飞拱了拱手,拱手的时候顺手把杯子递过去,那意思,您再来一杯呗。

    卞庄哈哈一笑,又给齐鹜飞倒了一杯,道:“春月楼的女人够美,酒却不够美,今日你既得美人,又得美酒,应不枉风流性情了。”

    齐鹜飞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上楼见春月,自然瞒不过卞庄这样的高手,幸亏今天和春月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提到了勾陈大帝,以卞庄的地位,也许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或者他知道了也好,至少勾陈的地位,卞庄也惹不起,不管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齐鹜飞至少多了一层安全保险。

    他也不解释,微微一笑,再引了一杯,一脸陶醉之情。他原本就有些醉意,加上这两杯酒,醉的更厉害了。但他似乎还嫌不够,又把酒杯推了过去。

    卞庄说:“我的酒没毒,但易醉,你能连喝两杯而不倒,在人间也算不错了,但若再喝……”

    齐鹜飞打断道:“能得天蓬赐饮,就算醉死,又何妨!”

    这下轮到卞庄愕然惊讶了,浓眉一竖,道:“你认识我?”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