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卒过河 惰堕

第60章 震怒

    “小乙长大了,姨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帮你……”

    娄小乙握住了她的手,“您一直就在帮我,以后也一样,唯一的区别是,请允许我以后也帮你们……

    彩姨,这事是不是不告诉母亲为好?如果让她知道我们两个都在想着怎么作弊,饶不了我们的!”

    彩环姨苦笑,“老了老了,竟然和你这小猢猻达成统一联盟,你说我这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仅此一次,以后你若不老实,姨可不会因为和你有这么个共同的秘密就迁就你!”

    走到门口,彩环姨回头看了看他,“小乙,姨这次确实没有为你找媳妇,因为我坚信你能考取文状!可这不是你放纵的理由!去李府别院,你就不能避讳着点人?”

    娄小乙汗颜,连连作揖,这是和李二姐友谊幽会的风声传到彩环姨这里了,其实,这并不是他的大意,反而有点刻意,

    人设,是需要经营的,想隐藏一方面,就要暴露一方面,还有什么比一个比风流放荡的名声更能遮掩他修行者的本质呢?

    ……当天晚上,一桌雅风楼的酒席被送进了娄府,这是有人特意为娄家公子点的,

    娄小乙关起门来独自享用,像母亲和彩环姨,她们基本上是不沾外面酒楼的席面的,嫌太油腻。

    一共八个菜,却不知道答案藏在哪里,也没个提示,每个瓷盘上都贴有菜式的名称,否则从没去过雅风楼的娄小乙,恐怕都认不出一半来,春秋鸭,翡翠肚,闻道鱼,竹筒肉,八色拼盘,开花香炸,老家豆腐,为师饼,四荤四素,是一桌很实惠的席面,也不显奢华。

    雅风楼是座很特别的酒楼,实话说,在普城属于中档层次,它的特点是每一道菜式都以经史书策的一句词,或者某个典故为名,所以这地方是读书人的最爱,比较雅嘛,虽然哪怕冠以文词,鸭屁-股还是鸭-屁-股!

    菜肴都是瓷器所盛,这种信息也不可能烧铸在瓷器上留下罪证,所以,只可能在八道菜肴中。

    跟我玩这套,就不能耿直点么?

    把八道菜都吃遍,肯定能有所获,但这显不出他娄小乙的头脑!

    把八道菜名在心中过了一遍,有了点眉目,端过那盘闻道鱼,伸箸入鱼嘴,一夹,夹出一个密封严实的油纸包,心中啐道:闻道,文盗?这是李三在骂我么?

    拆开油纸包,嗯,里面还是一层油纸包,看来这李三还不算傻,知道这东西搁鱼肚子里久了,容易被浸透,再拆,还是一层油纸包……

    娄小乙就有些怒,这李三是在故意捉弄他么?

    打开最后一层油纸包……空空荡荡,没了!

    意识到被捉弄了,娄小乙反而来了兴趣,这明显是李三在考验他的智力,就没想过如果他真猜不出会怎样?不过对他来说,真若明日问上门去,那可就有点丢人。

    仔细端详这桌席面,很快便有了发现,那就是,每个盘子都是不一样的规格,特点就是个个不同,奇形怪状,都有缺陷,有的缺个口,有的凸出一块,不是被摔的,而是本就是故意如此烧结的,

    雅风楼送餐不可能安排这样的餐盘,那必定是统一制式,才方便携带,那么不言而喻,菜可能是雅风楼的,但有人换了装盘,是谁多此一举?除了李三那个无聊的,好像也没人会做这种无意义的破事。

    娄小乙有了猜测,开始动手拼装餐盘,果然,每两个餐盘总能找到能完美契合的,比如,春秋鸭和八色拼盘对在一起,凹-凸相合,严丝合缝,就形成了一个大的椭圆形食盘,以此类推,竹筒肉和开花香炸能合在一起,翡翠肚和老家豆腐配合,闻道鱼和老师饼相凑……

    照夜国夏闱大考,就是四道题目!

    两道贴经,一道经义,一道策问,最后评判总成绩,就是士子能不能考取文状的依据。

    春秋鸭和八色拼盘合在一起,其实意思就是,经书【春秋】第七篇,为什么不是第八篇?因为八色拼盘被李三吃掉了一色!毫无疑问,这就是这次考试的其中一道贴经题,就像前世的填空,覆盖前后两句,只留中间的让考生作答。

    同样的,翡翠肚和老家豆腐合在一起,意思就是经书【老家庄注】的翡翠篇,就是另外一道贴经题。

    竹筒肉和开花香炸摆在一起,便是经义文章题目竹筒开花,这是儒家一个很出名的典故。

    闻道鱼和老师饼放在一处,意思明确: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师!这是策论题目!

    不会错了,一定是这样,娄小乙解得谜底,反倒没有兴奋的念头,而是深深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人们让人敬畏的智力!

    一个经商人家,就能把这样一个可能会招至毁家灭族的舞弊行为做到如此天衣无缝的地步,让人哪怕明知道李家在泄题,也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菜都是雅风楼的,自来有之,你能管的到我点什么?

    普通凡人都如此,那修行人会怎样?有点不寒而栗!

    娄小乙有点后悔他下午的行动了,不是该不该去做,而是应该准备的更充分些,最起码,长衫就应该多穿几件,多换几次,自己因为怕热,只套了三件!

    还有很多其他的……

    ………………

    普城,最中心的地方,一片高大巍峨的官房区,在其后部一处偏僻隐蔽的所在,一个便服中年人正闭目养神,看似宁静,但不断在太师椅扶手上敲动的手指却暴露了他心中的焦灼。

    今天方式了一件事,让他心中很不安,他需要一个答案,一个是继续下去,还是就此罢手的答案!

    虽然在这个城市他的话就是近乎唯一的声音,但这个世界中还有一些神秘的存在,你可以在大义上把他们贬的一文不值,但真正的高位者却很明白那些神秘代表了什么。

    那不是能轻易招惹的,也不独是他,也包括照夜国很多地位还在他之上的大人物!

    现在,他就不得不依靠那股力量的帮助,否则,以他手底下那群废物的能力,要搞明白这件事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最关键的是,有一些隐密也不能让这些捕房的大嘴巴知道,与其这样,还不如不查。

    只有那些具备神秘能力的人,才有能力在很短时间内获得真相,最让人放心的是,他们对凡世间的勾心斗角并不感兴趣,只做事,不问缘由,这才是他向他们寻求帮助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