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卒过河 惰堕

第436章 去向【为盟主譚山長加更】

    两人在石塔上互叙别离,娄小乙也总算是知道了他不在轩辕的这五十年,穹顶都发生了什么,当初孔雀宫事件的后续处理。

    实话实说,他很满意!

    烟婾就知道他,“你是不是很满意?终于可以不用当大师兄了?可以自由自在的出去快活而不需要担当什么责任了?”

    娄小乙想否认,却无法忍住憋不住的笑意,在这位师姐面前,他也无须遮掩什么。

    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他开心的了,当大师兄,他就不是那块料!心理上极度排斥!

    如果仅仅从实力角度上来讲,五十年前他就是轩辕筑基修士的大师兄,就更不用提现在,虽然每个人都在进步,但没人有他这样本质的提高!

    但这不代表他喜欢做大师兄,可能会有人说这样的心理就是没有担待,但他不在乎!

    他不喜欢发号施令,颐指气使,领袖群伦,一呼百应……他就喜欢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危险上修去扛,琐事跑腿的去做,他自逍遥天地间,这才是他真正向往的修行生活。

    至于蒙冤?昭雪?有什么打紧?个人名誉在宗门利益,在修真大势前一文不值,这道理他懂!实力不到一个程度就不要想绝对的公平,有时候不公平也能带来好处的……

    比如他被掠来五环,这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比如因为被误解摄入孔雀翎空间,得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如果当初大家都相信他,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请求孔雀翎出面,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一切!

    然后,他修行上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反宇宙空间?做梦去吧!

    福祸相依,如果每一次的祸都能带来不一样的福,那么,娄小乙想了想,也未必自己就能抗过这每一次的祸而不死呢!

    还是见好就收最好!

    “现在的大师兄是哪个?”娄小乙需要搞清楚了。

    烟婾就叹了口气,不过她其实也是不喜欢娄小乙去做那什么大师兄的,不过却是私心,普普通通的娄小乙让她更觉的亲近,而且既然朋友不快乐,为什么要一定逼着他做不喜欢的事呢?

    “现在穹顶领头的筑基修士是内剑的光华师兄,不过在外剑,还是原来的二师兄他们在牵头,最近也没出什么出色的新人,更没有怪胎!

    我估计你回去的话,光华师兄的地位不会变,但在外剑,虽然你没有大师兄之名,但一定有大师兄之实,这是跑不了的,内外剑斗那一幕可不是轻易能忘记的,

    最重要的是,五环筑基排行榜你一直牢牢占据十一的位置,外剑都以你为荣呢!”

    娄小乙苦笑,他就知道,有些低调不是你想装就能装的,实力在哪,排名在哪,就混不成普通吃瓜群众!

    烟婾关心道:“你现在回穹顶么?小乙,有些事既然躲不了,那就无须躲,反正你的惫懒在外剑也是出了名的,再懒点也就无所谓,宗门这边既觉得有亏欠于你,对外你也不再是当初的大师兄,想来也不会有那么多事!说实话,你这惹麻烦的能力,很多师叔都很头疼呢!”

    娄小乙一笑,真诚道:“师姐,谢谢你的关心,在这里等我了数十年,连澡盆都准备好了,让我这才有机会……”

    烟婾柳眉倒竖,这人就总能把好端端的意思給表现的猥琐-下-流,

    娄小乙就呵呵笑,“对别人,我不会说我的行踪,但对师姐,总要对的起那惊艳一瞥……”

    敏捷的闪过烟婾飞来的拳头,“我不会回穹顶,也没什么意思,我的目的地是鱼跃之崖,还请师姐暂时代为保密,也包括烟波那大嘴巴!”

    烟婾停下了拳脚,她意识到了什么,“不回穹顶?鱼跃之崖?你疯了!你去那里不会是想……这有意义么?你想证明什么?你不想做大师兄,可你的所作所为却让穹顶谁敢坐上大师兄的位置?

    这不是你,混吃等死的娄小乙!”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一伸手,从纳戒中取出一把断剑,“师姐还认得它么?”

    烟婾当然认得,“这是光北师兄的断剑,小乙你……”

    娄小乙点点头,“是的,是光北师兄的断剑,你知道的,光北师兄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鱼跃之崖能插上属于他的剑器!

    他走了,这个愿望就由我来替他完成!这是当时在狼岭我給自己定下的目标,现在,我觉得是时候完成它了!

    我这人师姐你也知道,最不愿意被一些东西束缚,但一旦有了,我就一定会完成它!”

    烟婾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怪物,“小乙!我也知道光北师兄的愿望!可他的愿望只是在鱼跃之崖插一把剑,是排名前十的修士满十年后都会有的荣誉!

    不是亲自去鱼跃之崖插剑,那是本质的区别!你现在去就只能摆明一个态度:唯我独尊!

    会有无数的修士来挑战你的!榜上的,榜下的,法脉的,体脉的,你都不能拒绝!

    这是两回事你懂不懂?就算你拥有压人一线的实力,可你也不可能做到在鱼跃之崖仗剑十年!

    你的一切,战斗中的各种底牌,都会被人看的清清楚楚,分析的明明白白,一定会有能克制你的修士出现!

    这太危险了!除非是名金丹站在那里接受筑基的挑战才有可能十年不败!你是不是看英雄传记看傻了?那是传记,有许多的虚构其中,不是真实的!

    不行,我不同意你去!”

    娄小乙就温柔的看着她,“师姐,我已经不是五十年前的娄小乙了!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完全不同!

    本来我就是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完成光北师兄的愿望,只花十年,直达巅峰!可前期出了些麻烦,才让我在排行榜上不上不下的晃着,这非我所愿,但现在,却是另一回事!

    至于底牌,他们摸不清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的底牌是术法!”

    烟婾完全不信,“娄小乙!我和你说的是正经事!你非要去,都没人給你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