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卒过河 惰堕

第747章 太玄中黄

    “你真的不去五环?”

    就在一刻前,南真人这里刚刚送走了一位客人,

    冰客很坚决,“不去!弟子生是崤山人,死是崤山鬼,此心昭昭,可鉴日月……”

    南真人摆手止住他,“说人话!别学有些人的口花花,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冰客于年前于云顶结丹成功,随即返回崤山巩固,然后便是这次的浮筏往返!在崤山的规矩,内剑弟子无条件送穹顶,外剑筑基需要选拔,外剑金丹同样无条件送五环,只要你愿意!

    冰客干笑道:“娄师走前和弟子有过交代,他在负责崤山教育百年大计,需要一个标杆,榜样,典范……弟子去了五环就只能是反面典型,还谈什么教育,要做榜样就只能在崤山!所以,弟子不能走!”

    南真人苦口婆心,“你看,娄小乙已经失踪,生死不知,他的百年教育大计也就只能作罢;而且当时給他下达任务的也是我,现在,我的建议是,你其实可以跳出这个任务的束缚!”

    冰客把头摇的波浪鼓一样,“不成不成,娄师只是失踪,又不是死亡,我还没拜他为师,他怎么可能就死了?

    尽忠职守,是我辈修士之根本,尤其对我剑修来说,一诺千金,如果任务改变,当由娄师亲自向我下令……当然,如果您强制……”

    南真人就很无奈,“我强制你做甚?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以此为理由留在崤山偷懒混日子!你这处境才有起色? 不放到一个蓬勃向上的环境中就可惜了!”

    冰客嘿嘿笑? “弟子留在崤山,也能让很多人蓬勃向上!在崤山? 也在云顶? 弟子的任务多着呢!至于环境,您大可不必担心? 娄师说了,在哪里都有大道? 都有上境之路? 可不仅只五环穹顶,我既然当初能走出来,未来也一定会走出去!”

    南真人按住额头,有些头疼? “你在云顶? 做事不要太过份了……”

    冰客笑的神秘,“您放心,早晚云顶会变成我崤山的别宫,只要您給我时间!

    不会太过份的,我在云湖列岛拜了个师傅? 有他罩着……”

    南真人彻底无语,这个? 又拜师了?

    崽大不由爷!也蛮好,充满了变数? 也充满了希望!

    他知道,像是黄小丫? 像是冰客? 这些人都没说实话? 没说他们留在崤山的真正原因,不过是为了等一个人。

    小鹰,开始有追随者了!

    黄小丫说了几句话,自顾跑了,老真人细数崤山人物,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这是他的责任,不耽误每个有潜力剑修的机会。

    突然想到一人,身形一晃,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千秀峰下的一处洞府中,洞府里,一名修士正在盘坐养伤。

    南真人就皱皱眉,“怎么这一次伤的这么重,需要宗门給你其它助力么?”

    李培楠摇摇头,目露狠色,“不必!哪里摔倒的哪里爬起来!上次我和冰客两人有些大意,现在他也结丹了,想必又有不同!”

    南真人恍然大悟,有些日常行动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其中过程,但既然这厮是和冰客一起出的任务,伤成这样似乎也很正常?能不死撑回来,也是个奇迹!

    “有一条去往五环的浮筏,你来崤山也十多年了吧?也算是兢兢业业,四处转战,功劳不小!有没有意愿换个修行环境?换个更大的舞台?”

    李培楠摇头拒绝,“我在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做!有太多需要证明的地方!莫欺……

    哪里不是修行?我就留在青空!”

    南真人也不再劝,叹息一身转身离开,临出门时还是忍不住交待了一句,

    “恩,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道理是不错的!但是,有时其实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换个同伴什么的……”

    老真人走了,李培楠就很是奇怪,换人?为什么要换?冰客这家伙刚好结丹,正是得用之时,而且他也很熟悉云顶,其他人哪有这个条件?

    没什么好怕的!他李培楠是出了名的打不死,早晚找补回来!

    ………………

    太玄中黄,中黄山山门今日来了一个客人,手持黄庭道符,欲见太玄中黄当代金丹大师兄!

    大师兄这个名词,在当今的修真世界很是盛行,可以帮助宗门对这个层次的修士做垂直管理,更了解这个层次修士的诉求,困惑,内部纠纷;

    筑基有筑基的大师兄,金丹有金丹的大师兄,当然到了元婴及以上层面就没有了这个位置,因为宇宙广袤,无法靠一人顾及。

    大师兄,需要在实力,修为,名望,地位,资源,人脉等各个方面都是翘楚才能胜任,却不是单单在某个方面拔尖就能担当的;在剑脉,剑修就看谁打架斗战厉害,但在法脉,法修们考虑的东西就更多,方方面面的都要兼顾到。

    太玄中黄当代大师兄名顾援,是名非常出色的金丹巅峰修士,在周仙上界也非常有名。

    两人在太阁相见,互叙别情,都是九大上门的大师兄,也曾有过数面之交,这是必须的联系,如果下面的师弟师妹互相间有了龌龊,在他们这个层面就是打个招呼,沟通几句的事,就不至于闹到高层,是维持修真界平衡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顾援开口笑道:“是什么风把尹兄吹来了?你我上次见面还在五十年之前,岁月如烟,再过五十年,能够坐下来沟通的就未必是你我了呢!”

    尹相公也很感慨,“顾师兄我观你气息,怕不已经在开始准备了吧?我却要慢了半步,还在州陆间奔波!”

    顾援摆摆手,“有甚区别?开始的早未见得结束的早!尹兄此来,有何事体?你若再晚来半月,怕是都看不见我了!

    你我两派素来交好,有事直说,我也好妥善安排!”

    尹相公也不客气,他很清楚,对方这是再过半月后就准备闭关冲境了,真若如此,他倒也不是就找不到太玄的其他的大师兄级别的,但终归不像找顾援这样有名望的来的方便,而且交代下来的事别人也做的更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