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卒过河 惰堕

第2273章 无言的结局

    终于,开始收尾了!

    虫群在减少,而半仙们则是越聚越多,多到数千人,多到已经可以不用翼人和前列星的力量,多到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围,已经可以突!

    也只有到了这一刻,娄小乙才能真正舒一口气,这次的虫族红泛潮已经控制住了!

    也许未来还会有其它地方爆发红泛,还极有可能会失控,但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他能做好自己的事,但宇宙的事他兼顾不了,这是整个宇宙修真界的问题!

    雪羽和素-人神色复杂的来到了他的面前,骤经巨变,几乎让她无法承受,但她还是强自镇定,不愿暴露出自己的软弱,

    “提刑!翼人幸不辱命,此番一战,翼族死亡六成往上,剩下的也无不带伤,其中有很多都损了根基……”

    娄小乙静静的看着她,“觉得很难接受?觉得人类太残忍?”

    雪羽没有回答,但正是这样的沉默,就代表了她心中的真正想法!

    娄小乙指了指前列星方向,淡淡道:“如果没有你们,那么就是他们!你们觉得他们会抱怨么?

    可能会!但却绝不会认为这是其他人类对他们的惩罚!

    就近原则,发生在哪里,哪里就要主动担负起责任!没什么好说的!

    就像前列星独自抗拒你们翼人数十万年,有的人走了,却有更多的人来了!

    这就是责任!人类和其它种族的不同就在于,哪怕他们仍然会抱怨,但当他们扛起责任时,就绝不会退缩!”

    素-人就觉得他说得很好,她们熏衣宗就是不远万里来的那一批,主动置身于抗击翼人的前线;她也抱怨过,抱怨得不到宇宙修真界更多的支持,抱怨上面为什么不根除这样的隐患,但不管怎么抱怨,她们都从未生起过离开的心思!

    但雪羽和她的心思不一样,她可不是过来听别人说教人类的伟大的,但好在,娄小乙是个非常懂得人心操控的人!

    翼族,已经消减得差不多了,大棒抡过,该給些甜枣了。

    “此番战罢,该心伤那些逝去的英灵?还是欢庆不易的胜利?每个种群都有自己的方式,有的开追悼会,有的办庆功会,我们人类的习惯是,欢呼来之不易的胜利!

    我听说翼族有一种很特别的仪式?是为风舞大会?只有在最神圣的场合才会举行?我觉得,现在就正当时!”

    雪羽心中暗生怒意,没错,风舞大会是翼族最盛大的仪式,可是此情此景下,族群损失大半,让他们如何有心思来举行这样的盛会?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娄小乙淡声道:“如果翼族举行这样的盛会,我可以保证这里的绝大部分半仙,超过五千名内外景天精英都会参加!”

    雪羽一怔,随即明白了这其中代表的什么!五千内外景天半仙,如果再加上他们的师长友朋,那就几乎是整个宇宙修真界的半数,在这样的场合上搞联欢,就意味着得到这些半仙精英的认可!也就意味着他们所代表的主世界无数人类界域道统的认可,也就意味着翼人终于在主世界中堂堂正正的站稳了第一步!

    这不就是他们期待了近百万年的心愿么?

    盈盈拜下,“多谢提刑成全!未来但有所命,敢不生死相随!”

    雪羽自去安排,留下素-人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有点不敢说,不过只要一想起他扮僵尸时的猥琐,就仿佛忘记了此人的凶残,

    “雪姨又被你忽悠了!再有所命,翼族非得绝根绝种不可!”

    娄小乙微微一笑,神色变的温柔下来,“素-人姐姐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么?都像你们这么想,我为了人类的福祉,得背多大的黑锅呢!”

    素-人就看着他,心中寻思,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修士的性灵和他的外在表现相差那么大?大得仿佛就是两个人一样?

    一个猥琐蔫坏的普通人,一个凶残霸道的枭雄?

    娄小乙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声说道:“我就是我,从来未曾改变过!只不过因为某些无法逃避的责任,无法躲藏的变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去适应!

    终有一天,我还会回到原来的我,因为现在的日子过得太累!”

    素-人警惕的看着他,“还好,你没有说是因为背负全人类的希望……”

    娄小乙轻笑,“全人类?关我逑事!我就只管身边的人……”

    ……对虫族红泛潮的围剿,接近了尾声,这是一次一开始险象环生,但最后取得圆满结果的范例,有赖于数方力量的精诚合作,尤其是翼族的无私奉献,最终落下了圆满的帷幕。

    一个不落,所有的虫族都被斩杀当场,甚至还有半仙对整片战斗空域进行净化,也包括异次元空间的净化。

    只有做得干净些,才是不折不扣的大功德!

    漫空的残肢断骸,大多都是虫子的,但也掺杂了翼人和人类的;胜利了,但气氛却谈不上欢乐。

    翼人便在这样的压抑下,开始了他们曾经万年才一次的风舞招魂,也同时开始了盛大的庆祝活动!

    所有在场的修士都受到了邀请,也很少有人拒绝,除了极少数真正有事的,也是仔细说明了必须离开的原因!

    人类是个健忘的种族,这样的特点有助于他们永远乐观向上,但沉重的东西却会被选择性的忘记!这是本能,倒也不是刻意针对谁。

    所以对翼人来说,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怎么趁热打铁,在大家都对翼人的奉献还记忆犹新时,加固这层关系,并取得或明或暗的认同。

    这肯定不可能留下某种契约,甚至也不会有口头上的承诺,但今次一战必将随着半仙们之口传遍宇宙,形成舆论趋势,自然而然的,翼人也就取得了他们融入主世界第一步的成功!

    “别相信所谓的契约!契约的存在其实就是用来打破的!连人类自己种族内的契约都有时效性,特殊性,就更别提其它!

    我们剑脉奋斗了数万年,也没争取下什么别人对剑脉互不侵犯的契约,这就是主世界的真相!”

    娄小乙提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