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876章 第九次法会

    这次庄冷三人回归故乡,虽然没有找到熟悉的人,却也让她们的仙心更加稳固。

    斩断尘缘,太上忘情,本是一般仙人的修行之道。

    秦笛虽然不要求弟子割断亲情,但也希望她们保持宁静的心情。

    六根清净,才能领悟大道。

    人生苦短,就像秋月春风,渺无痕迹。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人间五颜六色之绚烂,终会慢慢归于平淡。

    平淡才能走得远。

    人安静下来最舒服。人安静时,自然能和天地合一。

    能清净乃是很大的功德。人心浮躁带来痛苦。

    正如佛家所说,六根是贼,人的眼睛耳朵等六根,都在向外跑,把宝贵的精气神都消耗在无用的地方。人拥有太多物质时,也会被物质吸走精气神。所以需要安静下来。天人、仙佛,都喜欢躲到山里。

    庄冷、藿香、李秋水都已经是仙王,自然明白这番基本的道理。她们很快便恢复宁静的心情,继续修炼提升境界去了。

    这一日,秦笛又将弟子庄冷叫来,说要炼制一批丹药。

    大秦国生长着不少的高阶仙草,经过十几万年的培育,已经成熟收获了一批。再加上以前从仙蔽园获得的仙草,还有不少储藏着。

    秦笛决定在临走之前,耗费三千年光阴炼丹,将这些仙草消耗掉。

    庄冷已经能炼制八阶仙丹了,乃是一位难得的助手。

    除此之外,庄冷还有两个徒弟,其中一个男徒,名叫“庄峙”;另一个是女徒,名叫“庄晖”,负责搜捡和传递仙草。

    这两个弟子也是在剑仙界招收的,就像李秋水的弟子李芗、李茆一样,都是同一批进入万花峰,目前已经到了祖仙后期,距离金仙不远了。

    秦笛领着弟子和徒孙,精心炼制了一批又一批的丹药。

    他把六七阶丹药发给朱婉、秦汉承等家人和低阶弟子,将八阶丹药分给晏雪、顾如梅等几位仙王,将所有的九阶仙丹收藏起来。

    因为九阶仙草很稀缺,再加上秦笛的功力受限,还没有踏入仙帝境界,无法凭空收取法则,将其炼制成丹药,因此他只炼制十几炉九阶仙丹,最终得到八十三颗。

    八阶仙丹的威力稍弱,五颗才能让仙王晋升一阶;九阶仙丹威力很强,吞下一颗就能让仙王晋升了。这是因为,九阶仙丹原本是低阶仙帝服用的。

    秦笛没有将九阶仙丹发下去,这其中是有缘故的。

    九阶仙丹固然拥有很强的效力,但也会给弟子带来巨大冲击,容易造成洞天失衡,让仙基摇摇欲坠。

    仙丹的等级越高,蕴藏的仙力和天道法则越丰富。如果修士境界不足,掌握的大道有限,冒然吞服很危险。

    所以秦笛宁愿让弟子多吃几颗八阶仙丹,也不愿拔苗助长,让她们陷入危险的境地。

    反正这些丹药都可以收入玉瓶,再用仙符贴在玉瓶上,让丹药保存数万年。等到将来晏雪等人晋升仙帝后,再吞服丹药也不迟。

    通过三千年连续不断的炼丹,庄冷的功力有了不小的进步,已经到了仙王第二重的巅峰。这些岁月是她最开心的日子,跟着师傅炼丹,领悟无上大道,让她对于大道的理解,远超普通的仙王。

    她不但提升了炼丹的实力,更掌握了高深的火系道法,将自身的本命仙火,祭炼到八阶上品,这为她进阶仙帝,打下坚实的基础。

    等到三千年后,秦笛把弟子藿香叫来,领着她一起铸剑,不但将钟剑锋上仙剑重新祭炼一番,还帮每个人提升本命仙剑。

    钟剑锋上总共有三千口仙剑,其中一半是从地球带上来的,另一半是后来补足的。

    秦笛每隔数万年,便将仙剑祭炼一次,经过多年的祭炼和培养,这些仙剑全部晋升到八阶以上,其中还有一千口九阶仙剑。

    这些九阶仙剑,如果放出去的话,会让所有的仙王和仙君趋之若狂。

    然而秦笛并没有满足,他准备到了彼岸世界后,将九阶仙剑进一步培养到神品。

    在这方世界,因为受到天道限制,不容易突破神阶。

    他的本命仙剑已经晋升神品,那是因为他用自身精血常年温养的缘故。换句话说,他的本命仙剑的器灵,能跟他心意相通,触及到大道法则,因此才能获得突破

    而那些插在钟剑锋上的仙剑,还没有被人炼化,属于“自由”的仙剑,得不到主人的庇护,很难在这方世界获得突破。

    铸剑完成之后,秦笛看看还有千年光阴,于是又炼制了一批护身神符,分发给家人和弟子。

    如此一来,他已经做好了离去的准备。

    随后又过了一个甲子,秦笛举行了第九次法会。

    这是一次空前的盛会,前来参会的仙王、仙君和金仙数不胜数。

    秦笛将前八次法会的内容融汇贯通,随手画出一株株大道树,高坛之上,大道纵横,钟鼓齐鸣,天花乱坠,落英缤纷,那一幕,绚烂光辉,仿佛昙花,深深的刻在每位仙人的脑海中!

    这次法会,历时三年结束。

    到最后,每个前来听道的仙人,都感到不虚此行,得到很大的收获,其中三成的人突破瓶颈,往前迈了一大步!

    这些突破瓶颈的人,一个个激动的五体投地,对着秦笛深深的鞠躬。

    如果秦笛愿意招收弟子,重建春秋宫的话,他很快就能召集足够的人手了!

    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洒下仙道的种子,将春秋老仙的名号播散出去。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假以时日,这些人中的佼佼者,或者说他们的徒子徒孙,侥幸修成九阶仙王,前往彼岸世界之后,还可以聚集在春秋老仙的大旗之下!

    等到法会行将结束的时候,秦笛宣布将拔宅飞升,前往大罗界!

    很多人感到恋恋不舍,这些人在大秦国居住了很多年,已经习惯了在这里修炼,从今以后,该往哪里去呢?

    大秦国这片星陆,之所以崛起于星尘海,靠的就是春秋老仙!

    如果春秋老仙走了,势必将本地的仙灵脉牵走,那么大秦国将变得贫瘠。

    即便春秋老仙留下了仙灵脉,也会有新的仙王占据这片星陆,那些人会不会将居住在此地的金仙,变成属下或者奴隶?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春秋老仙要走,我又怎么能留下来呢?”

    因此,很多金仙和仙君都感到心中不安。

    除此之外,这些人对于秦笛的举家飞升,还感到震惊和不解。

    “秦仙王若是一个人走,也倒罢了,他怎么能带走那么多家人呢?”

    “试想以前的那些个大帝,离开本地时,也只带走了少量仙王级的弟子,秦仙王是不是太托大了?”

    “难道说,春秋老仙比那些大帝还厉害?”

    “依我看,不是春秋老仙比大帝更高明,而是因为他重情重义,不想抛弃家人。”

    “是啊,前面那些大帝,来到这方世界,在这里待了五百万年,只是建立宗门,招收弟子,留下传承,却没有一位大帝,像春秋老仙一样,连续九次,登台讲法!我们这些人,虽不是他的门人弟子,却能听到他讲述的道法,这可是天大的造化啊!”

    “比较而言,春秋老仙讲述的大道很宽泛。没有人知晓,他真正压箱底的手段究竟是什么,这件事是不是有些奇怪?”

    “我觉得他可能出自仙文阁……”

    法会结束后,尽管很多人恋恋不舍,但还是不得不离开。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如果仙都要走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众仙相互道别,缓缓离开大秦国。留在这片星陆上的人越来越少。

    然而也有一些仙人,陷入迷惘之中,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这其中就包括卓鹰、卓庆和郭冰怜。

    卓鹰心中发愁,时不时的发出叹息。

    卓庆面无表情,凝神练剑。

    郭冰怜忍不住开口埋怨:“卓雨和卓绫这两个丫头,也不说回来跟我们告别!尽管她们的命好,能跟着秦仙王离开,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卓家人啊!”

    卓鹰皱眉,摆了摆手,道:“说这些做什么!卓家这么多人,如果都能找到去处,又不用我操心,那倒是好事了。”

    因为卓家上千人口,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他不愁家人走散几个,发愁的是整个家族该往哪里去。

    这不是剑仙界,在剑仙界他高高在上,可以凭借实力,抢占数万里江山,而在这里到处都是仙君和金仙,甚至还有不少的仙王,他一个初阶仙君,在星尘海步步维艰,很难找到舒适的领地,让家人得到充足的修炼资源。

    原本距离大秦国两百仙年,还有一个紫烟国,卓鹰可以前去定居,如今紫烟仙王也要跟着秦笛离去,那么偌大的星尘海,何处还有安宁的地方呢?

    老实讲,卓鹰真正感到郁闷的,不是寻找合适的星陆,而是觉得自己被老天捉弄了。

    看到那么多仙君、仙王,认认真真的倾听秦笛的讲道,看到天花乱坠、落英缤纷的奇景,他感到深深的后悔!

    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而他却因为肉眼凡胎,看不出秦笛乃是大帝,错过了跟随的机缘!如今悔之晚矣,徒唤奈何!

    郭冰怜的心里更不是滋味,然而她没办法说出来。

    正在两个人自怨自艾的时候,忽然卓绫从外面进来。

    此时的卓绫,已经修成了七阶仙君,仙气飘飘,风姿绰约,让卓家人看着羡慕不已。

    “见过太爷爷,太奶,二爷!”

    她对着家人行礼。

    卓鹰还不肯放下架子,板着脸问道:“你回来做什么?秦先生确定离去的日子了?”

    卓绫点点头:“已经确定了。他与九位证道仙王约好,将会在五百年后动身,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他走之前,会不会打碎这片星陆?让它四分五裂?”

    “不会。秦先生说了,他非但不会打碎这片星陆,还会留下一些仙灵脉,甚至连九阶仙阵都会保留下来。”

    “是吗?他准备将这片星陆,交给哪位仙王管理呢?”

    “太爷爷,这正是我今日前来的原因。秦先生说,他并没有完全离开,还在这方世界留下了分身。因此大秦国还在,他愿意给您第二次机会,如果您愿意举家投奔他,做‘春秋老仙’的门人弟子,就不用四处奔波了。”

    “啊?”卓鹰瞪大了眼睛,心中猛然一跳!

    郭冰怜身躯颤抖:“老爷,这可是天赐的良机啊!决不能再错过!”

    卓鹰本是金修,面色泛白,此时变成了赤红色,猛然用力点头:“我同意了,阿绫,你回去禀报秦先生,我愿意举家投奔他,从今以后,唯他马首是瞻!”

    卓绫道:“太爷爷,秦先生说,您必须发下天道誓言,从今以后加入春秋宫,割舍跟掉白帝宫的联系。他说春秋宫跟白帝宫没有仇怨,他不会让你出手对付白帝宫,但因为门派有别,所以希望你跟白帝宫划清斜线,真心实意的效忠于春秋宫。”

    卓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虽然出身于白帝宫,但只是白帝宫的普通弟子,连精英弟子都算不上。昔年白帝离开本界时,就已经解散了白帝宫。我现在形同于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可坚持的呢?我答应了,愿意发天道誓言。”

    “既然如此,太爷爷,太奶,二爷,你们就好生待在家里,等秦先生有空时,将会召见你们。”

    “唔,好!”卓鹰总算松了一口气。

    郭冰怜心花怒放,满脸的笑容,仿佛骤然间年轻了百万岁。

    卓庆也跟着欢喜,问道:“阿绫,你是说,秦先生将留下分身?他的分身处于什么境界?能守住大秦国吗?”

    言下之意,如果秦笛的分身只是金仙,甚至连金仙都不到,那么卓家人还要为保护大秦国付出代价。虽然说宣誓跟随秦先生,但这件事也要了解一下。

    卓绫道:“我不晓得。二爷,我没见过秦先生的分身。”

    卓鹰望着卓庆,沉声道:“莫要多问。秦先生乃是大人物,胸中有万千沟壑,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想当年,秦笛进入青鸟家的时候还是天仙呢!这才过去多久?也就是二十万年,竟然成长为证道仙王!即便他留下一具境界很低的分身,哪怕只是天仙,凭他的手段,也可以再度崛起,只不过多花一些时光而已!

    短短二三十万年,卓鹰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他作为初阶仙君,哪怕是郭冰怜那样的金仙,都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没有寿命的限制了,只要不遇到人劫,不跟人发生剧烈的厮杀,都不会轻易陨落,可以活到地老天荒。

    于是卓鹰在大秦国留下来静静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