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成了二周目BOSS 宝蓝海洋

第598章 胜负已分

    之前克蒙分析过,门组织里有一位或多位影流成员,不然影流组织当时借道穿越锦鲤洲有诸多不合理之处。

    此刻,克蒙看见黑衣绅士疯狂分裂影子,像抽大动脉血一样,疯狂抽取书中屋的影子。

    又或者,是他把影子输入书中屋的影子当中,进行残无人道的身体争夺权。

    “你这个实力……难道是影流的长老!”书中屋阴沉道,空气里形成了无形的大手,朝黑衣绅士压了过去。

    下一秒,黑衣绅士的身体被压爆,但是脚下的影子却消失了。

    “死了?”书中屋喃喃道,“不对,它进来了!”

    书中屋的情绪大波动,开始了意识领域的争夺。

    到了这一地步,克蒙反而看不见它们在意识层面的厮杀,只能通过情绪或声音默默分析他们的战斗情况。

    意识流争杀非常危险,动辄会死。

    哪一方的意志更强,就能坚持更久,这是耐力方面的比拼。

    然后看双方的精神力大小,谁强,谁的进攻性更强。

    其次还有精神抗性,这是防御层次的东西,玄而又玄,很难说清。

    当初,克蒙几千抗性与影流头目的影子大战,勉强能顶。

    书中屋实力爆涨后,克蒙不知道它的精神抗性是否有所提升。

    很快,影流组织的长老吃到了苦头,它用书中屋的身体,发出了尖叫声:“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精神力比我还强!”

    “被真神眷顾的我,岂是你能入侵的!给我死!”书中屋又夺回控制权,在虚空里大喊大叫道。

    两者进入了白热化的争夺,情绪越发混乱,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就如同家中顽童用遥控器在两个电视台之间不断地切换。

    克蒙的苏醒时间快到了,眼前这般激烈的争夺战那么重要,克蒙可不想清醒。

    默默地设计自然醒的时间,一般都是八个小时,身体的生物钏非常准确。

    也就是说,还有半个钟时间他即将苏醒。

    “应该能在半个钟内分出胜负吧。”克蒙心想。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

    克蒙等得心急?两者的斗争也在十分钟后谢幕。

    影流长老的气息淡了,书中屋存活到最后。

    但是克蒙能感觉到?书中屋的灵魂不够纯净?好像被不要命的疯野狗咬了一大口,神智有可能不清醒。

    “我赢了?你看到了吗,那个偷窥我的家伙。”书中屋喃喃道。

    “哈哈?哈哈?他实在太蠢了,我可是被真神眷顾的书中屋。”书中屋喃喃自语道。

    书中屋明明可以不说话,但是不把心里事说出来,怎么与人分享胜利后的滋味。

    书中屋能感觉到?那位偷窥它的存在还在。

    “门组织……居然派人杀我?不对,这家伙是影流的人,不一定是金门主的授意。”书中屋喃喃道。

    说罢,它把门上了,暂时不想打开通往门组织的大门。

    这扇门让它产生了不好记忆?本来想迎接门组织的人,没料到被影流的长老入侵影子。

    若是没被真神眷顾的它?还真的会被影流的长老成功入主。

    但是影流的长老千算万算,没算到真神赐予的实力?书中屋成功地守卫了自己的灵魂。

    但是影流的长老发起疯了,还是从身上咬下一块肉?让它头疼不已。

    “影流的人应该是门组织的卧底?门组织如此高尚?怎么会截杀我这个被真神眷顾的生灵。”书中屋又一次对空气说道,好像在与克蒙商量。

    克蒙知道,书中屋只是想肯定自己的立场罢了。

    书中屋哪怕被影流长老来了一记入侵大法,心底的信仰依旧没有变化,依旧向往全知全能,而门组织的信仰又十分对它胃口,它相信门组织不可能是这么无脑的组织,一定有明智的人。

    想罢,书中屋又一次开放了大门,对门内发出了引力波。

    克蒙用最后即将苏醒的时间,用邪神自带的引力波知识,分析了一波书中屋输送的知识。

    书中屋把反杀影流成员的事报了过去,强调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欢迎门组织高层前来调查。

    书中屋没有把影流长老留下气息抹除,实际上这种气息也不好抹除,它手里也没有心焰蜡烛,那件物品已经被它献祭给真神了。

    过一会儿,克蒙满身遗憾地苏醒,并没有看到最后。

    望着天边的光亮,克蒙知道那是调查局的某物品调试过后的天气,保持内部天气与外界一致,让克蒙不至于每天生活在阴沉沉的天气里。

    克蒙没心情上课,也不想上班,一门子心事,想看书中屋的后续,就如同大型连续剧看到一半还想看,便叮嘱雪莉一声,“我还要睡觉,你继续看着。”

    “是,主人。”雪莉低头道。

    汤圆也汪的一声,表示明白。

    克蒙又一次催眠入睡,沉沉的它,在梦里睁开了眼睛。

    通感书中屋,影流幕后的存在,还有其余杂七杂八的东西。

    分屏多开,对于克蒙来讲已经是随手而为的事情,非常简单。

    很快,克蒙又一次看见了书中屋的通感画面。

    才离开不到十分钟,书中屋内部又迎来了新客人。

    书中屋突然警觉,对空气说道:“老弟,看了七小时五十分钟,现在又来偷看我,这是打算连夜蹲我吗?”

    书中屋已经没有昼夜之类的时间观念需求,但固定的通感时长让它警惕。

    书中屋内的客人也紧张起来,他并没有感知到屋子里有其他陌生人,便问道:“是谁来了?”

    “是一位没有礼貌的家伙,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你感知不到,是你的灵性知觉太低了,如果你的灵性也有我一样高,会感知到它得存在。”书中屋哼哼道,有种炫耀的即视感。

    小客人说道:“我的灵性知觉在门组织也不低了,一些来自虚空中的未知存在只要敢看我,我必要知道,怎么可能有我不知道的事物在注视我呢?”

    “我说的一切都是的,我敢以真神保证。”书中屋说道。

    这位小客人露出了几分疑虑的表情。

    克蒙看着书中屋,看见这位身材矮小的孩子,那脸蛋,那语气,是101室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