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来大唐 农家一锅出

第四百六十八章 蜀商看重士气腾(第五更)

    “你信不过余某人?”余子龙瞪眼,一副要干的样子。

    潘管事微笑以对,他才不怕呢,他此刻代表的是蜀地盐商。

    “还不请潘管事进来。”余子龙也笑了,招呼手下,放行。

    他懂,钱他贪不到了,不如做个好人。

    怎么说送钱的也是个正三品的文散官,比自己品级高。

    在长安能跟陛下扯上关系,不可轻易招惹。

    一群人推着车、扛着袋子进来。

    军士给送水喝,不看在对方辛苦的份上,难道还不看在两缗钱的面子上?

    潘管事等人确实累了,他累,一路着急赶,还要临时雇佣人手。

    干活的不用多说,干活还有不累的?

    大家找地方坐着喝水,余子龙陪在潘管事身边打听李易的事情。

    他和长安有书信往来,对方提到了花露水李东主。

    据说很有钱,跟平康坊的姑娘们关系亲密。

    对,信中重点说李易和平康坊的事情,尤其是南曲。

    这让余子龙心生向往之,漂亮的女子不一定能进南曲,但能进南曲的基本上都漂亮。

    “潘管事,你见过很多南曲的姑娘?馨研大家怎么样了?”

    余子龙不问钱的事情了,他打听重要的事情。

    “没见过,倒是往来书信中说,她们总会去李家庄子。”潘管事给出个答案。

    蜀地盐商不能断了与长安的往来,有铺子在,有人手。

    “那你说李易能吃得消吗?”余子龙一点都尉的样子都没有,说话的时候还挤眼睛。

    潘管事跟着贼兮兮地笑了:“听说馨研大家们一过去,李东主晚上叫喊的声音都能传到长安东城墙上。”

    “那不是好几里么?”余子龙露出惊恐的神色。

    “对呀,李东主拿喇叭唱歌,哎呀,那么多歌呀,可好听了。”潘管事说。

    “那等事情还能用喇叭唱出来?”余子龙继续震惊。

    “可不是么。”潘管事跟着闲扯,不然干什么啊,现在要是睡,一会儿起不来,不如就聊吧。

    当太阳跳出地平线的时候,各家各户炊烟升起。

    平日里两顿饭,家中的男人要出征了,得给吃好好的,不然没力气倒下,就不是多吃一口饭的问题了。

    “去,找兄弟们集合。”余子龙一直在聊,他睡不着,看时候差不多了,大喊。

    一户户的以为要打仗了,先跑出来看情况,若宣布出征,就赶紧回家穿戴,同时背上粮食。

    此次大唐召集七个折冲府的兵力,共计三万人。

    有远有近,说明一个问题,很多折冲府无兵可用。

    大唐连年争战,需要后勤,就是粮食,种地的不能少。

    需要战士,折冲府就去拼。

    有时一个折冲府拼差不多了,就撤了,换个地方重新弄一个折冲府。

    西南蛮的、大食的、吐蕃的、突厥的、契丹的,还打过倭国和暹罗。

    大唐不能集兵于一地去打,敌人就不在乎,那些个周围的势力都发现这个情况了。

    南蛮也要上来咬一口。

    士兵们知道了要打谁,对西南蛮,他们并不是太过在乎,都死人,但能打过。

    队伍集合好,余子龙拿来花名册,交给潘管事。

    他带几个人站在高台上,他喊一句,旁边几个人跟着喊一句。

    “兄弟们,陛下给我们送钱来了,一个人两缗,拿回家,这钱不是抚恤钱,是额外给的钱。”

    余子龙非常直接,一句废话都没有。

    士兵们的胸脯一下子挺起来,有钱?一个人两缗?陛下给的?

    这两缗钱可管大用了,能买许多东西。

    潘管事开始按照名字发钱,每个人都是一样多的东西。

    拿了东西的站在那里,不准离开,以免有人又冒充别人站出来一次。

    泸州的折冲府也开始了,其他地方的队伍还没到,需要等一等。

    拿了钱的军士果然士气高昂,他们看到的是陛下想着他们,就算战死,也会有很多钱财。

    今天的蜀地益州,许多大商人看到了一种镜子。

    比起铜镜来说更轻巧,还不用总是磨,铜镜磨对了,把上面的一层给磨下去,就得重新弄。

    现在的铜镜表层有水银,平时要保养,不是谁都能用的,贵着呢。

    当然,玻璃镜子更贵,新奇呀。

    “杨兄,听闻你这镜子是长安灞水李家庄子所制,还给了你们很多兑换券。”

    有消息灵通,同时又有实力的人找上门来,找杨环晋。

    “有。”杨环晋不隐瞒,为对方泡了茶:“刘老弟,你是想要镜子还是想要兑换券?”

    “兑换券,拿着兑换券,老弟我相信到长安找到李家庄子可以换到镜子。”

    被杨环晋称为刘老弟的人叫刘棣,砍木头的,组织起来一大群人,砍伐完木头在河里放排。

    就是把大木头捆在一起做成木头排子,顺水运输,人有的需要站在上面撑篙。

    一不小心,水流变幻,人就死在河里面了。

    能放排的人都不一般,水性要好,还要会看河中的暗流、熟悉木头的惯性和移动规律。

    盐有盐帮,排有排帮,义字当头,生死无常。

    “刘老弟,我换给你五千缗。”杨环晋沉吟一下,给出数字。

    “少,不够。杨兄看在兄弟一场,多多帮衬。”刘棣不干。

    “此事你没帮上忙。”杨环晋摇头。

    “我知道晚了,没来得及,我以后愿意帮忙。”刘棣表态。

    “刘老弟,你要跨行?”杨环晋又问一下,镜子属于奢侈品。

    “我只想要几面镜子送人,嘿嘿!”刘棣笑起来,给杨环晋一个你懂的眼色。

    “八千缗,不能再多了,但你要给我八千三百缗的东西。”杨环晋让步了。

    “我滴好杨兄啊,一万缗,我给你一万零五缗的东西。”刘棣讲价,愿意多付出。

    “只此一次,我也不多,我一共就有两万缗,这兑换券携带方便。”

    杨环晋看在多出来的钱的面子上答应了,但更多就不行。

    刘棣笑着点头。

    其他有兑换券的盐商,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有人要换,多给钱。

    一个是兑换券方便揣,另一个是镜子大家都想要。

    一共就十面镜子,他们没指望能从盐商手里买到,准备去长安的时候跟李易买。

    在长安的李易都不知道蜀商们嗅觉那么灵敏,宁愿多花二十分之一的钱,也要拿到兑换券。

    别的商人相信盐商不傻,说明兑换券确实值那个价。

    拿到兑换券,就轻松多了,不然远了不说,几十里的路,是运铜钱,还是运绢帛?运一次多少钱?

    运到地方双方在核对,耽误多少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