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来大唐 农家一锅出

第六百五十章 另有好物资本随(第五更)

    带着系统来大唐正文卷第六百五十章另有好物资本随李隆基开心了,哎呀我滴个天啊,终于跟上易弟的节奏了。

    “此物好,要保密,用于军中,会少死多少将士啊。”

    李隆基说完眼圈红了,大唐将士不怕死。

    很多时候死得却不值,军队出征,结果找不好能喝的水,只能喝脏水。

    然后人就拉肚子、发热,最后死去,跟得疟疾一样。

    可以随时烧开水,将士们不用非战斗减员。

    战斗后受伤,没有干净的包扎布,烧热水煮布。

    此次和吐蕃的松州战役与反击战,大唐将士死伤少,正是因为战后外伤处理厉害。

    身上被砍一刀、射一箭,酒精杀菌、缝合。

    即便有痂下结脓,也能引流,或者是揭开结痂再次用酒精擦洗。

    换成以前是看命了,抹一把草灰,包上,或者有条件的上点草药,包上。

    当时也不知道包的布得用开水煮哇!

    现在羽林飞骑带着的是干净的纱布,用棉花纺织的。

    “易弟,此物不可以卖。”李隆基一想到军事用途,便不好意思地和李易说。

    “我又不差这点钱,原本是用在远洋海军身上,既然三哥给出了新的技术,用在陆军上更好。”

    李易不缺心眼,什么能卖,什么不能卖,他清楚着呢。

    李隆基反应过来:“易弟,你现在就开始为远洋海军制作东西了?”

    “不然呢?等海军组建好了,再慢慢想?我还在设计拖网,大海船用的拖网。

    海军需要吃肉,一边航行一边捕鱼。远洋的船上有土,用来种植作物。

    肥料的补充就用海鱼的鱼头鱼骨鱼鳞了什么的,粉碎了,发酵。

    还有船员的排泄物,也可以放在专门的发酵地方沤肥。”

    知道远洋危险的李易,现在努力地琢磨着可以用上什么技术。

    辅助技术在前,船只建造进行中,海员培养也进行中。

    等后两者可以了,其他的辅助东西直接上去。

    “海上捕鱼要带许多麻绳,保存要好。”李隆基想着打渔的事情。

    “不,用棉线,拿猪血蒸煮,无须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可以一直用,十个多月重新蒸煮一次就好,鱼血也行。”

    李易很随意地又爆科技了,有东西,只要他需要,他就能拿出来。

    “啊!”李隆基已经不惊讶了,他只不过是对新一种东西发个声。

    接着他说:“无怪乎你要大量种棉花,以后渔民用上棉线的渔网,可以天天打渔。”

    “主要是船只大小和拖网,现在渔民的小船,用麻网,付出的时间多,收获少。

    关键还是保存技术和商业交流不够,改变一下,海边的渔民生活会更好,比如说大船……”

    李易说到这里的时候,继续给李隆基上课。

    讲渔民的船小,只能在近海捕捞,风浪对小船的干扰太大。

    这个时候需要投资,建大船,海军的船只在渤海湾捞海鲜很容易。

    海边的渔民哪有钱造那么大的船?

    给他们一个投资,他们分期付款,赚到钱慢慢还船贷。

    不止是渔民赚钱的问题,还涉及到了大量肉食品。

    鱼肉难道不是肉?吃了不顶饱?

    资本存在的意义,正是体现在此类事情上,而不仅仅是单纯为了攫取利益。

    “当资本偏离了初衷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国都动荡开始的时刻。”

    李易说着,突然感慨一句。

    李隆基确实在认真听、努力地记。

    他清楚自己不用会所有的事情,只要会用人即可。

    问题是至少得了解一下呀,跟易弟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在了解。

    自己这个易弟除了弹劾人和算计蓝田县官员与蕃邦的时候,其他事情一直很平和,云淡风轻的样子。

    但做出来的事情一点都不平静,越是看上去没有什么大危害的动作,就越发现最后时刻在推动一件更大的事情。

    “三哥,吃饭了,今天有葱油鸡片,是种小锅,里面家了豆芽,葱油还是葱油。”

    李易看看时间,该吃饭了,结束之前的话题。

    正常的葱油鸡片像白切鸡一样,他给变成了小砂锅。

    李隆基其实还想继续听,被李易一干扰,清醒过来,发现再听下去,听不明白了,需要消化一下。

    王皇后拉着儿子到食堂的单间,小家伙一直在吸鼻子,没有鼻涕,他就是闻味道。

    食堂的味道是所有菜的混合味儿,闻着比吃还香。

    李易给了小家伙两个处理好的鸡屁股,小家伙洗干净手,用手抓着咬,一咬一嘴油。

    他还特别爱吃,一个是好咬,能咬动,换成酱牛肉绝对不行。

    另一个是身体生长需求本能,糖和脂肪,孩子会很愿意摄取。

    大肥肉片子,喂小孩子,大多数小孩子很愿意吃。

    还有白糖拌米饭,正常的大人吃不下去,孩子没问题,还觉得是好东西,甜啊。

    当然,给这样的孩子酱油拌饭,结果是一样,还是爱吃。

    对于小家伙们来说,没有咸甜对立,也不在乎肥肉腻不腻。

    单间中还有两个庄户的一岁多的孩子跟着一起吃,被宫女们照看着。

    他俩是之前跟沰儿一起玩儿的,吃饭的时候沰儿就想着跟人家一起吃。

    于是三个小家伙单独一个小桌子,每人抓着一个鸡屁股啃,显得十分开心。

    “沰儿在庄子上,可没有同龄的孩子跟着一起玩耍,看他笑的,多高兴啊。”

    王皇后看谁都顺眼,见自己儿子油蹭得到处都是,也不批评教育。

    因为李家庄子的孩子享受的待遇是同样的,并不是沰儿才可以。

    沰儿吃着,一高兴就把啃了三分之一的鸡屁股给扔了,然后在那笑。

    笑一笑,发现刚才的东西没了,又扭头四处找。

    宫女用温水给洗一洗,又放过去,沰儿抓起来看看,再次扔掉。

    宫女又一次捡起来洗,再放回去。

    另外两个小家伙也学着扔,一起笑。

    李隆基皱了下眉头,李易出声:“一岁多的小孩子,并不认为吃饭就是吃饭,也可以是个好玩儿的游戏。

    他们把东西扔掉,大人捡起来,就像大人打马球一样。

    等再大一大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还作出同样的行为,是另几种情况。”

    李易的意思表达清楚,大人把孩子的吃饭当成正常的吃饭。

    孩子没有这个概念,他们觉得随时都是跟你玩儿。

    陪他玩一会儿,他们自己就不玩了,继续吃。

    他们不清楚把食物扔地上会脏,鸡屁股不洗,也不捡,孩子就可能蹲下拿起来吃。

    果然如李易所说,玩几次,小家伙们就不爱玩了,又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