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来大唐 农家一锅出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岁月交替不该急(第三更)

    “李易要尚公主?”张孝嵩关心了。

    “娶,不是尚。公主叫出嫁,不是出降。”秦离不同意,我东主凭什么当上门女婿?

    上门其实就是说尚,男人遵从妻子,或妻子的家族,即娘家。

    只不过到了后来,就是一个说法而已,公主如果自己不找事儿,丈夫还算是一家之主。

    吐蕃娶大唐的公主,可就不是说尚公主。

    到自己东主李易的面前,凭什么就尚?信不信东主把你长安给炸了?

    “对!”张孝嵩赶紧附和。

    “京兆府和沿路的百姓都在捐东西,我等若再丢了这里,诸位,想想吧!”

    郭知运不愿意去管李易跟公主的事情,他是总指挥。

    他看着蜀地的人源源不断把东西送来,然后拿东西走去卖钱,再送东西过来。

    河流上沿岸的百姓给东西,京兆府的百姓一村村、一县县地捐。

    京兆府的富商一次就上万缗的东西给送来。

    要武器有武器,要被褥有被褥,要衣服有衣服,要混凝土有混凝土,要药物有药物。

    感觉整个大唐在为自己这边出力,之后的哪一天被吐蕃给反功了,回头看看那些东西。

    “怎么可能丢?我们都说好了,以后弄到了东西的一成利,给将士们的家人送回去。”

    王君葵不怕,守在这里的将士有功劳、有好处。

    何况吐蕃到现在没派兵过来,青稞已经收了,咋不打?

    在他考虑的吐蕃那边,金城公主最近日子最为好过。

    大唐把整个黄河流域给占了,她是大唐的公主,吐蕃百姓应该针对她才是。

    不,实际情况并不是。

    大唐那么强,吐蕃人甚至不敢给金城公主脸色看,怕她生气。

    在外之人的地位,取决于自己故乡国家的武力。

    自己的祖国越厉害,在外面越安稳。

    尤其是公主? 金城公主李奴奴现在吃着葡萄和雪糕? 葡萄就是能带皮一起吃的。

    大唐的回信来了,告诉说这地方不能让? 不过可以合作? 合作不?

    金城公主无法决定,她只知道大唐兵太能打了。

    自己带来的人腰杆直了、下巴抬了? 其他的妃子跪了。

    “奴奴,要不要跟他们合作?”尺带珠丹年岁还不够大? 他更依恋金城公主。

    主要是金城公主端庄? 她从小就在皇宫长大,气质不同。

    “都听夫君的。”金城公主端来她煲的汤,用高压锅煲的。

    是的,她有高压锅? 还有一个双筒的望远镜与温度计。

    尺带珠丹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冷? 冷就对了,都下雪。

    喝热汤,然后……然后半个时辰不到,他就耀武扬威地在床上宣布胜利。

    他以为他厉害,并不知道金城公主给他用了药。

    金城公主想要一个孩子? 她看出来了,大唐攻势如潮。

    感觉就是前出、稳固、后勤跟上、常态? 再前出……

    她没有爱,她只有地位? 最好是有个儿子。

    爱是男女之间无保留的付出,而不是算计。

    金城公主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尺带珠丹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

    当一个男人拥有许多女人? 或一个女人拥有许多男人的时候? 存在的只有利益。

    爱情是荣辱与共,生死相依,他们没有。

    尺带珠丹对于金城公主是很纠结的,金城公主气质好、漂亮,他喜欢。

    又因为金城公主是大唐的人,自己的宰相等人希望自己多家宠爱其他的妃子。

    他还不知道金声公主的心在大唐还是在自己,打大唐的时候,金城公主不能说什么。

    没打过大唐,还要求金城公主写信求和。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自己随时可以跟她共度美妙的夜晚,又要求她给大唐写信。

    尺带珠丹自己都纠结,我究竟是怕大唐,还是为了金城公主的温柔和美貌才总去她那里睡觉?

    今晚他的表现就比较好,金城公主跟他吃烧烤,喝酒。

    天刚黑,他吃着喝着,就把金城公主给抱起来。

    半个时辰,足足半个时辰,两个人继续吃喝,然后他又把金城公主抱起来。

    一次次的,一直到天亮。

    “问问大唐,还有其他的方式没?”

    尺带珠丹看到了关于大唐和吐蕃在黄河一带的商贸合作文件。

    在他的感觉下,这个达成了,比自己以前赚到的多。

    “没有,就这几种选择。”大唐的官员摇头,朝廷定下来了,不可更改。

    “我们要煤,很多煤,我家夫君说的。”金城公主表态。

    于是陇右采到的煤开始向吐蕃这边运输,尺带珠丹感觉很高兴。

    看,自己这个媳妇儿,一句我家夫君,大唐就得给煤。

    这个情报很快传回长安,

    “往后尺带珠丹只能有一个媳妇儿,就是李奴奴。”李易伸手接着飘飘落下的雪,对周围的人说道。

    “李东主,实在不行我过去一趟吧。”

    郭子仪自从有了重机枪,而且练习好了之后,他就总想带着去前线。

    他练成了,像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一般。

    他就想在三千米的距离上用重机枪的点射打掉敌人的一个个指挥人员。

    他不指望能够杀掉统帅和将军,打小将或者队正就行。

    除了羽林飞骑,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被打掉了小将之后还能完成战术目标的。

    羽林飞骑的强,在于每一个人都可以当将领,一级级顶上去。

    哪怕是普通的士兵,也识字、会计算、懂绘图、知战术、晓战略。

    打羽林飞骑打不掉指挥系统,除非把羽林飞骑给打没了。

    敌人不是,他们接受的教育差远了,主要干掉指挥人员,整支队伍就废了。

    “我去不是更好么?你以为你有重机枪就行?我飞过去,把吐蕃的赞普和大论抓起来,岂不是更容易,要不你跟我一起飞?”

    李易不想用自己的手段结束战争,一个民族的崛起,必须是民族整体的认同。

    不然大家直接干掉领导人多简单啊,李易那个时候有,然后呢?自己的利益有了么?没有!

    把对方的头领干掉了,然后获得的资源并不多,就是石油,同时还要面临着人家的报复和仇恨。

    李易不愿意弄这样得事情,必须是整个民族的日子好过了,崛起了,用软硬实力直接碾压才是正确的。

    “要过多少时候啊?”郭子仪着急了。

    “你才多大岁数?过了冬天,远洋船队出发就好了。”李易一点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