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来大唐 农家一锅出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餐饮基数新品优(第二更)

    冬日的阳光里,小雪轻飘。

    如此的天气在此地并不常见,一年中能看到一两次便不错了。

    几乎无风,雪花反射和散射阳光,洒洒地落下,让人看了,似乎天地间充满了晶莹。

    “师父,格格巫怎么那么可恶呢?”小丫头昨天看了一集蓝精灵,对里面的反派人物念念不忘。

    她到现在还未吃饭,只是刷了个牙,喝一杯温水,一百二十毫升左右。

    需要等,以前不知道,小丫头跟正常人一样吃喝。

    自从清楚小丫头的症状,李易开始严格控制。

    “因为它羡慕蓝精灵们的好日子,它自己不去努力获取,反而坑害别人。”李易用最浅显的话来说。

    “对呢,师父,我为什么只能喝一百二十毫升,你说的毫升的水?”

    小丫头看别人吃饭,有点馋,她居然学会了毫升这个单位。

    “因为每一个人的膀胱储尿量不一样,正常来讲,孩子还有八十毫升,一百毫升等不同分类。

    大人也有三百三十五毫升、三百五十毫升、五百和五百五十毫升。

    在非特殊情况下,一次性饮水的量,不要超过膀胱容积。”

    李易慢慢说,小丫头现在其实可以承受一百八十毫升的水。

    但是!可但是!喝一百八十毫升,胃要想下,内脏肺部受牵扯,同时肾脏也是如此,对心脏泵压有直接影响。

    包括小丫头刷牙时候用的牙膏,都是李易单独兑换的,不让小丫头用青盐,以免早上吸收时候心脏跳动过快。

    现在就喝这点水,不给吃饭,等半个时辰左右,再吃东西。

    还不能说喝完水躺着,那样对肺部压力依旧大。

    引起咳嗽、心悸等症状。

    “是这样嘛?”小丫头记住了,师父好厉害!

    队伍吃过早饭起程,小丫头还是没吃饭,李易守着。

    李易烤了面包,都是小面包,卡通图案的,蓝精灵。

    他亲自做,等大弟子身体机能喝水后开始正常运转,才能给吃。

    面包没有奶油,面却是六零粉,加一杯羊奶。

    鸡蛋没有,都打在蛋糕里了。

    “等回到庄子,咱们慢慢样,手术之前必须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不要怕,有人奉献。”

    李易脸上不存在任何悲戚的样子,他露着笑容,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声音刻意低沉一些,带着磁性,从喉咙压制着发声。

    这是行为心理学中的正常应用,一般人听到这个话的内容,还有声道的共鸣,会安心。

    一个好的谈判专家必须掌握这个,最好是送给单独绑架人质的人一些牛奶,含糖量很高的牛奶。

    理论上,当对峙的时间足够长,对方还未做出伤害人质的行为,就可以判定对方可以被催眠。

    催眠不代表听你的命令,它的含义很广。

    当对方摄入过多的糖分,又能有声音对对方的听觉系统形成一定的甘于时,催眠是必须的。

    李易用出来,稳定大徒弟的情绪,稳一点,再稳一点,别出事儿,不然还要救。

    是的,李易守着小丫头,按照小丫头现在的症状,她想死都困难。

    小丫头吃饭都坐在救护车里,与李易训练和治疗百姓时的护士们非常警觉,时刻准备着。

    如东主突然下令,整个救护车要运转起来。

    大家都很放心,尤其是李隆基等人。

    救护车设备齐全,在这等情况下,呆在救护车里,要是能突然死掉,你是怎么死的?

    换成李易那时,就是ICU。

    所有的器官俱衰竭,ICU里一样可以维持你生理活动,除非是脑死亡。

    李易加上救护车,就是绝对的保障,不存在任何意外。

    整个队伍,谁要是能在此刻直接死掉,那是拿刀抹脖子自杀?

    “师父,最好的医者是不是总带着怜悯的神色?”小丫头感觉舒服多了,她在猜测。

    “是冷漠、是霸道。比如一个人处在生与死的中间,你说这个不会死,来吧,那么这个人就可能活下来。

    你要是说,哎呀,你这个病、你这个伤,哎呀,太晚了,患者活下来的几率就低。

    医者要展现出一种自信,表情、语气,要经过专门的训练。”

    李易非常有耐心,教徒弟,饭菜也跟着来了。

    煎豆腐,豆油煎的,不是豆腐脑。

    煎完了,浇卤儿。

    卤儿里面有胡萝卜丝、海带丝、圆葱丝、西红柿丝、木耳,其中西红柿是李易兑换的。

    不是他那时的保存期长、产量高的、外皮像塑料布一样的西红柿。

    为了徒弟,李易也是挺拼的。

    现在就开始调养,不然手术的时候状态不是最佳,会影响手术效果。

    像有炎症的时候,手术之前要先消炎。

    除非是急诊手术,那没办法,讲究的是先救命,后治伤。

    “师父,卤里还有虾仁呢。”小丫头开始吃饭了,发现打的卤儿里的东西好多好多。

    “等有机会的,我带你去海边,还有吐蕃、北边的草原、非洲……现在不叫这个,就是挺热的地方。”

    李易说着将来的事情,他确实想带李隆基等人出去玩耍。

    小丫头吃饭前接受了一次检测,吃完饭,又是一次检测。

    “师父,这个病是不是很难医?”小丫头可怜兮兮看着李易问。

    以前她都认命了,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当遇到了神仙师傅,自己出问题的一瞬间,师傅说没问题。

    “技术是现成的,不困难,等为师拿死囚练一下。”李易直言不讳。

    因为他知道太多的东西,比如他那时几十年前,死囚的器官是可以移植的。

    有的甚至是故意不直接打死,保持鲜活。

    死囚在被摘器官的时候还能说话呢,骂着‘我草你们的吗啊,你们也是个人啊。’等话。

    啥?没有?对!没毛病,说好的了,是谣传,实际上不存在。

    就是说明当时有些事情不够公开和透明,是滴,让人有了造谣的空间和机会。

    然后,稍微晚点的旨意到了,毕构被人敲开了门。

    门卫得知是羽林飞骑,不敢怠慢,去找毕构。

    毕构披个军农大,客厅里面站着看报信的人:“什么事儿?”

    “户部还要加大基础投入,主要在于研发方面。”

    羽林飞骑一边递信一边说,意思是他知道信里说得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