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修炼开了外挂 周流星位

第八章 纯阳之地的线索

    无论是云无争还是李元兴,都没想到周恒会直接拒绝。

    尤其是云无争。

    他自忖这些天自己在江州城里也算是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同时也让不少齐国人恨得牙痒痒,周恒这样一个齐国的年轻高手,听到自己要挑战,应该会迫不及待的应战才对的啊。

    居然会直接拒绝。

    难道这周恒就不怕被人知道之后,耻笑于他吗?

    “阁下没开玩笑吧。”云无争的眉头皱了起来,道:“莫非堂堂大齐人榜第二,竟怕了我这样一个小小的龙虎榜五十六名?”

    他这话本是想挑衅,并让一旁围观的众多齐国人觉得周恒是怕了他们。

    可没想到话音刚落,就有人开始嘲讽了。

    “区区龙虎榜五十六空空白牙就要挑战我们大齐人榜第二,你也配?”

    “对对,你也配?小南蛮你也不好好找找镜子,就你这点实力,凭什么挑战周恒啊?”

    “人家周恒是纯阳宫第六代真传,天榜第一的师弟,道君的亲传,还是大能转世,是你想挑战就挑战的?”

    “不自量力,小南蛮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就你也配挑战周恒?先回家修炼个五十年吧。”

    ……

    ……

    讥讽的声音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这和云无争先前预想的情况截然不同,听着这些人尖酸刺耳的话语,他的脸都被气成了猪肝色,身体微微颤抖。

    恨不得现在就和周恒动手。

    李元兴则要镇定许多,他无视了四周人群的讥讽,对周恒道:“周恒少侠,你为何不接受我师弟的挑战,莫非真的是觉得我师弟不配?”

    “心里知道就好,何必要直接说出来呢?”周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没这么说啊。”

    “……”李元兴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神情愕然地看着周恒,他没有想到周恒居然会如此的直接,如此的肆无忌惮。

    难道就不怕话说得太满,闪了舌头?

    “周恒!我正经的挑战你,你为何要用言语讥讽我,不敢应战?”云无争强忍着要爆发的怒火,道:“这就是你们齐国人的作风?”

    “我没有用言语讥讽你啊。”周恒一脸无辜地摇头,微笑道:“真要说言语讥讽你的,难道不应该是你这位师兄吗?”

    “两位少侠,周先生是来江州城游玩的,暂时没有要与人交手的意思。”兰楹芝站出来想要打个圆场。

    “我看是不敢在人前动手,怕露馅吧!”云无争已经怒了,阴阳怪气地道:“不然的话,堂堂一个斩杀了真罡境秘六品的人榜第二,何必在面对挑战的时候,顾左右而言他?”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在说周恒浪得虚名,人榜第二的战绩有虚假成分,不敢在众人面前动手,生怕暴露自己其实并不怎么强大的实力。

    “你们真是想得有点多。”周恒也不恼怒,轻笑道,“你我差距很大,你挑战我,总得有一个让我满意的条件,不然的话,我白白应战岂不是亏了?”

    “……”

    “……”

    云无争和李元兴闻言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真是这个理由。

    “开个价吧。”周恒笑道:“不要金银,要让我心动才行。”

    可以薅的羊毛不薅的话,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既然这两人如此诚心诚意的挑战,他也不介意薅两把。

    何况还是南晋来的两个明显图谋不轨的家伙,更加不能放过。

    “一柄利器?”云无争开口了。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比较珍稀的事物,毕竟利器级的兵刃其实并不多见,往往只有七品顶峰中的佼佼者,宗门掌门才会赐予一件利器防身。

    “太少。”周恒摇头。

    “一件利器你都嫌少?”云无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现在骑虎难下,便也只好咬牙道:“那再加一株七品灵药,有疗伤之功。”

    “低了。”周恒又摇头,道:“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你?!”云无争只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在鼓动,这个周恒未免太过贪心。

    “我有一件东西,阁下定不想错过。”李元兴似是下了什么决定,走到周恒身边,袖子敞开,伸手做邀请状。

    “哦?”周恒颇感兴趣,便将手伸进了李元兴的袖子,两人暗中交流。

    七品顶峰的武者,可以通过内气的接触传达相对隐秘的信息,现在周恒和李元兴就是通过双手的内气接触,进行隐秘交谈。

    交谈的过程很短暂,不一会儿,周恒就点了头,道:“好,交易达成。”

    李元兴开出的条件对周恒很实用,是一条关于纯阳之地的线索。

    对于周恒来说,只要找到纯阳之地,就能直接跨越当前的境界桎梏,交汇外景,炼就纯阳真气,立地突破到秘六品的层次。

    周恒没想到自己只是临时起意想要薅两把羊毛,居然会得到这样的好处。

    血赚。

    “师兄,你开了什么条件,他怎么直接就答应了?云无争疑惑道。

    “事后再与你说。”李元兴并没有对云无争解释,而是对周恒道:“那就请周恒少侠与我们一起去斗将台吧。”

    “好。”周恒颔首。

    ……

    斗将台前,已经围了许多人,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

    在周恒和李元兴以及云无争来斗将台的路上,他们要进行比武的消息就疯传开来,一下子就涌来了上千人。

    这些天云无争在江州城里连败许多七品顶峰高手,让大齐百姓恨得牙痒痒,可又没有教训他的武功,只能干看着。

    现在云无争居然他要和周恒交手,这肯定得过去看看,亲眼观看云无争被周恒击败。

    解气!

    几乎没有人认为周恒会输给云无争,毕竟他在人榜上的战绩排名太过耀眼,连秘六品的强者都死在了他的手里,更何况是区区一个云无争?

    每个人都对周恒充满了信心。

    因此,在周恒到来的时候,欢呼声此起彼伏,全都叫嚣着让周恒好好教训一下云无争。

    这让周恒莫名有了一种自己才是反派的感觉。

    当然,这些欢呼声也让云无争和李元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可这里毕竟是齐国,有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周少侠,请上台吧。”云无争率先登上了斗将台,胸膛里战意熊熊燃烧,目光盯着周恒,“让我见识一下纯阳宫的武学!”

    “周少侠,请吧!”李元兴站在周恒的身边,拱手道。

    “先生,小心,这云无争实力不弱。”兰楹芝提醒道。

    “放心便是。”周恒点头笑道,随即便上了斗将台,他这一登台围观的人们顿时热情高涨,人声鼎沸,欢呼声就如山呼海啸一般。

    “想要与你一战,可真是艰难。”云无争冷哼道:“也不知今天之后,你还能不能保持着这般大的架子。”

    “嘿,其实我真的不想与你比武,你的实力太弱,对我没有磨砺武功的益处。”周恒却是神色平静的摇头,苦笑道:“可谁叫你师兄给开的条件很不错呢。”

    “我会让你后悔这个决定的!”云无争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他低吼一声,脚下内气迸发,砰的一下身形瞬间跨越十余丈的距离,直接冲到了周恒面前,以掌作刀,向周恒的脖子劈了过去。

    这一掌并不简单,在云无争出招的同时,就引动了细微的天地元气,交织法理而来,在手掌上形成了一层无比锋利的刀芒。

    并且,这刀芒似是蕴含着一种高高在上,凌驾一切的韵味,仿佛是冥冥中的天意降临,要用这一刀来惩戒凡俗人间的一切。

    此乃天刀门秘传的宗五品武功的第一式,也是云无争所会的唯一一式“天意高莫问”。

    在这一“刀”之下,站在那里的周恒就仿佛是任由天意宰割的凡人,根本就看不出他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毕竟,人在面对天意的时候,怎么可能反抗?

    斗将台各处围观的人里不乏七品乃至七品顶峰的武者,也都能感受到云无争这一刀的强悍,尤其是那些曾被云无争击败的武者,更是面色发白。

    原来云无争与他们交手的时候从未出过全力,从没有施展过这样强大的刀法,这一刀实在恐怖,哪怕现在是以掌为刀,也是强得让人心悸。

    不过,强如周恒,应对这一刀应该不难吧,许多人念及此处,都看向了周恒。

    李元兴也在注意着周恒的动向。

    这一招“天意高莫问”已经是云无争的最强杀招,可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师弟,其实并不指望仅这一招就击败周恒。

    云无争真正的杀招,其实是在“天意高莫问”之后,无论周恒是选择硬接,还是选择躲闪,云无争都有极强的手段,打一个出其不备。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恒动了,他右手抬起,五指张开,看似轻描淡写地向那“如刀天意”拍了过去。

    翻天三掌!

    天地倒倾!

    只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眼前闪过了天地崩塌,乾坤倒悬,寰宇破灭的恐怖景象,即便是高高在上,凌驾一切的天意,也都被当场打碎。

    砰!

    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将众人惊醒过来。

    只见斗将台上,周恒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向前拍落,原本冲到他面前正在向他出招的云无争,竟是已经被拍得横飞出去,撞在了斗将台外的一面墙壁上,并深深镶嵌在了里面。

    结束了。

    就这样结束了。

    没有激烈的交手,没有涤荡起伏的强弱争斗,仅仅就这一掌,便结束了一切。

    这不是比武,这是碾压,这是老爹打儿子!

    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闪过了类似的念头,就算是李元兴都不例外。

    “居然真的这样强大!”李元兴喃喃低语,心惊不已。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估计恐怕是错了,周恒在大齐人榜上的战绩,或许是真的。

    真的有能杀死真罡境秘六品的七品顶峰?!

    简直匪夷所思。

    同时他也有些后悔,感觉自己之前把纯阳之地的线索交给周恒,可能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不过,那毕竟只是第一个线索,自己手里还掌握着第二个、第三个线索,周恒若不跟他们合作,只自己探寻的话,不可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想到这里,李元兴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周恒已经从斗将台上走了下来,拍了拍李元兴的肩膀,笑道:“多谢了。”

    随后,便和兰楹芝一起离开了。

    ……

    客栈。

    “什么?!”云无争惊呼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元兴,“师兄,你把纯阳之地的线索当条件给了那周恒?啊,哎呦!”

    他惨叫起来,捂着胸口坐下,疼得龇牙咧嘴。

    虽然周恒那一掌收敛了许多力道,但对于云无争来说还是过去强大了,在被打散了“刀法”的同时,还被拍碎了好几根肋骨。

    可谓是败得彻彻底底。

    “我自有打算,何况只是第一个线索而已,不算什么。”李元兴的表情很镇定,道:“况且,只凭你我之力,已经找了近一年,都还没有下一步的头绪。

    “如此倒还不如把周恒拉进来,他是纯阳宫的弟子,有纯阳内气,若是有他帮忙,我们更有希望找到第四个线索。”

    “可这样不就要把最后的收获分给周恒?”云无争还是有些不满,道:“我听说纯阳之地蕴含的纯阳力量隐晦而有限,人越多效果就越分散。”

    “谁说要分他了?”李元兴忽然笑了起来,道:“周恒的实力虽强,强到让我之前甚至想过要不要还是别拉他入伙。

    “可转念一想,周恒只知道其中一个线索,并且以为只是有这一个线索,那在整个探索过程里,我们其实是占据主动的。

    “等我们已经掌握了全部线索的时候,可能周恒最少还差两个线索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想要独吞纯阳之地的好处,并不难。”

    “哈哈,好,这个好!”云无争点头,可他又有些担心,“不过,万一周恒拿着这一个线索去找言守一进行推演,直接找到了纯阳之地怎么办?”

    “师弟,纯阳宫可是当世顶尖大宗。”李元兴摇了摇头,道:“越是顶尖的武道大宗,越不会过度干涉宗内弟子的修炼,哪怕是寻找机缘也一样,我们天刀门都是这样,更何况是纯阳宫了。”

    “说的也是。”云无争闻言松了口气,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

    周恒并未在兰家久留,告辞离去之后,他找了一个距离比较近的紫微宫入口。

    前往星海界“许愿池”。

    “许愿:以这条线索为基础,推演出这处纯阳之地所有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