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修炼开了外挂 周流星位

第四十六章 冰冷孤寂广寒宫

    “国师,是国师!这是要来捉拿皇子叶龙啊!”

    “皇子外出刚刚归来,都没见什么人。他是怎么知道殿下要谋反的?”

    “是啊,而且叶龙皇子已经成为了仙师,哪里还看得上皇位啊。”

    “真是不知道国师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空空白牙就要给一个皇子安上谋反罪名?”

    “呵,都怎么些年了,诸位还没看明白,国师拿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吗?”

    京城各处议论纷纷。

    对于这位国师,京城的百姓们已经有颇有意见,平日里敢怒不敢言。

    可现在,这国师已经嚣张到空口说一个皇子谋反的地步,这让许多不得不感到悲哀。

    这样的国家,还有救?

    嘉和酒楼里已经乱作一团,许多客人都被吓得仓皇奔逃。

    周恒和程绛简倒是很镇定。

    在亲眼看到这个国师武承之后,他们心里就微微松了口气。

    这头虎妖虽然已经无限接近于天心境,但终究还没真正达到那个层次……起码现在他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尚未达到。

    那就意味着这场战斗的胜算又大了不少。

    毕竟,再次之前,周恒都是把武承当做天心境来看待的。

    当然,即便这武承可能并没有预料中的强大,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国师,别来无恙啊。”周恒与程绛简一同走出了酒楼,望着正悬浮在空中的国师武承,微笑道,“你来抓我,是你的意思,还是叶锋的意思?”

    “你敢直呼皇上名字。”武承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道:“叶龙,你果然是有谋反之心,对你的父亲,当今的陛下,竟是没有半点敬意。”

    “呵。”周恒摇头冷笑,“莫要口口声声陛下了,你一个接近天心境的修士,窝在朝堂之上是想做什么,是想要做什么?”

    “贫道这是入世修行,体验人间苦乐。”武承一脸慈悲相,背后的百丈道人相散发青光,滋润人心,“叶龙殿下,请随我回宫,说不定皇上念在父子之情上,还会网开一面。”

    “国师,你想错了。”周恒脸上笑容不减,道:“我来京城,不是为了什么皇位,也不是为了什么权势,只是为了你罢了。”

    “妖孽,还不速速显形?!”程绛简适时上前一步,素手扬起,立刻就有层层寒气在虚空凝聚,化作一片镜面,大放光明。

    这光芒通过武承,照在了天空上,并在天穹之上显现出了影响,将武承的本相呈现在了京城百姓的眼中。

    一头体型巨大的猛虎!

    妖!

    国师是妖!

    许多百姓见到这幅情形如遭雷殛,紧接着便是前所未有的愤怒。

    这几年来,祸乱朝纲,将梁国搞得一团乱的国师居然是个妖怪,梁国皇帝居然还重用这样一个妖怪,极度宠信!

    荒谬!

    太荒谬了!

    不知是京城内的百姓们,就连皇宫内的众多皇室众人,以及诸多朝廷重臣也都看到了武承的本相。宝来

    当场就有人冲向了勤政殿,要将这件事情禀告给梁皇。

    一时间,整座京城,皇宫内外,都成了一团乱麻。

    武承却是面不改色,甚至还面带微笑,俯视着周恒和程绛简,笑道:“殿下真是好手段,居然连上古广寒道的传人都弄到手了,有意思。”

    “看来,你觉得自己稳操胜券。”周恒沉声道。

    “不然呢?”武承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就凭你们一个显圣,一个真形,居然有胆子来对付我这样的准妖王,自寻死路。”

    周恒在过去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展现过不弱的实力,世间修士和妖魔都已经把他当作了显圣境界的人族圣贤。

    程绛简名声不显,只是以神识感应判断的话,她就只是一个真形境的修士,这甚至都没被武承放在眼里。

    “自寻死路的是你啊!”周恒身上的气势骤然上涨,太上骑牛的宝相坐镇泥丸宫,体内真气运转,沉声道:“原本还想要询问你占据国师之威的目的,现在看来已然没有必要,先将你击败再询问也不迟!”

    话音未落,他便已经脚踏虚空飞出了嘉和酒楼,转眼间就飞临百丈之上,左手捏诀,右手抬起,只见掌心幽暗,好似容纳一切,更有碾碎苍穹,翻覆天地的真意!

    轰隆!

    天地间传来巨响,一方金色大印凝聚而成,似是要碾碎虚空一般,向着武承显化的百丈道人相头顶砸了过去。

    番天法印!

    “哈哈哈哈!黄口小儿,雕虫小技,隔靴搔痒罢了!”武承却是当即大笑,不闪不避,居然让这百丈道人相猛地抬头,以天灵盖撞向了番天法印。

    轰隆隆!

    惊天动地半点轰鸣声炸开,刺目耀眼的金光,在天穹上四散奔流,若有一条条狂奔的江水,纵横天宇。

    番天法印居然碎了,这一道基于“天地倒倾”施展的绝强术法,竟是就这样被武承显化的百丈道人相给撞碎了。

    “这是……”周恒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他刚才清晰地感觉到,番天法印在撞击那百丈道人相时,受到的并非纯粹的力量反击,还有法则之力!

    百丈道人相其实已经交织了法则,武承随时可以将其展现使用。

    这是完全凌驾于正常秘六品层次的力量。

    这是在境界层面上堪比宗五品的天心境!

    若是人族修士,天心境一成,便是陆地神仙一流,超凡脱俗,在道神不存于世的时代,天心境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若是妖类,则为妖王,统御一方,甚至能建立妖国!

    武承是一尊真正的天心境妖王,并非如他现在所说以及伪装的那样是一名准妖王。

    “呵,殿下,看来你预估错了我的实力。”武承微微一笑,道:“你就随我回宫吧,陛下要见你,只要你不再抵抗,我可以答应你不杀这个广寒道传人。”

    “你还是先想好自己该怎么活着离开这里吧!”程绛简的声音忽然在武承身后传来,她竟是不知何时神魂出鞘,并绕到了武承身后。

    随即,真形显化凝聚!

    霎时间,寒气满天地,一座美轮美奂精致绝伦,却又散发着无尽冰冷和孤寂的宫殿凭空凝聚出来。

    上有牌匾,书写了三个字。

    “广寒宫!”